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646 誰能笑到最后一

第六百五十七章**迭起(上)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嗜血的狼,走到哪都不會遮蓋住自己的鋒芒,更不會忌諱任何威脅,因為他有這個實力挑戰一切。至于狗,永遠都只能被調教成終于主人的寵物,是狼還是狗,一切都是注定的。
  司徒南知道史秀妍肯定會殺自己,絕對不會讓自己這個跟他狼狽為奸的盟友茍活,誰讓自己不能得到她的信任,既然得不到信任,知道的太多,終歸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從唐云鶴死的那一刻起,司徒南就足夠小心謹慎,因為他知道下一個肯定是他。
  這不,預料當中的事情,就要發生了。
  張幸開車沒走多遠,就已經打電話向司徒南通風報信,告訴司徒南,史秀妍已經下了殺他的命令,司徒南不以為然,讓張幸按照原計劃進行,原計劃是什么,就是張幸帶著司徒南派給他的那幾位心腹執行這次任務,外人司徒南肯定不敢相信,生怕走漏風聲,想來事情結束以后,史秀妍也會追問這些人,自己是否已經死了,別看史秀妍是個女人,可女人的心思細膩啊,特別是在這些小細節上,所以比史秀妍更謹慎的司徒南才不會犯這種低級別的錯誤,其次司徒南是對張幸的不信,他向來不信任何人,他手里有張幸太多把柄↘,w≦ww.,張幸被自己完全掌控,而張幸現在又是史秀妍身邊的紅人,保不準張幸會做出另外一種選擇,畢竟司徒南不能掌控人心。
  至于張幸,史秀妍肯定沒想到,她選擇相信的這個人卻是司徒南的傀儡,她肯定還不知道,整個唐家最近發生的這一切,都跟張幸脫離不了關系,拋去背后的趙出息,如果說司徒主謀,那么司徒南的副手就是嚴若語和張幸,唐云龍和唐云鶴的死,都和張幸脫離不了關系。正如司徒南猜的那樣,對于張幸來說,這確實是一次機會,但張幸不敢冒險,史秀妍和司徒南相比,實在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史秀妍自以為自己掌控一切,卻不知道,這一切全是司徒南給她布的局,張幸根本不知道司徒南還有什么底牌,更不知道這唐家誰還是他的人,未知是最恐懼的,所以張幸依舊選擇支持司徒南。
  司徒南去遂寧,呂方回川東南,史秀妍的本來意思是讓呂方多待兩天,可呂方不愿意,他生怕史秀妍在他的地盤安插人手,所以唐云鶴下葬后,便迫不及待的回到川東南。
  史秀妍讓司徒南去川東南的本意是,試探遂寧那些大佬的動靜,看看他們有沒有對唐家蠢蠢欲動,不過司徒南聊的卻不是這些,別看這些大佬的勢力沒有唐家大,但不管是唐家也好,還是他們也好,都是遂寧勢力圈的,在遂寧這個圈子里,他們也是有話語權的,司徒南要想那下唐家,事后不被這幫人從背后捅刀反戈,就得得到這幫人的支持,他們想要什么,無非還是利益兩字。
  夜深人靜以后,沒有外人的唐家別墅冷清中又有些讓人慎得慌,唐云鶴那棟別墅徹底空蕩蕩了,傭人保姆什么都被清退了,畢竟以后那里不會再住什么人了。
  唐寧從公司回來后,有些筋疲力盡,史秀妍熬了一鍋烏雞湯,讓保姆給唐寧和史可力都盛了一碗,對她來說,只有家人才能讓她真正信任。
  “唐寧,以后這唐家,就得你撐起脊梁骨了,不能讓外人認為我們唐家就此沒落了,媽知道你還小,可有些事情沒有辦法,誰讓這唐家,也就剩你一個男兒了?”史秀妍苦口婆心的說道,在唐寧的面前,她才像一個正常的女人,正常的母親。
  史可力喝著雞湯在旁邊附和著道“唐寧,別嫌你媽啰嗦,舅舅知道讓你回國,你心里有些不舒服,舅舅也知道這段時間你壓力很大,可是沒有辦法,誰讓你是唐家的子孫,你若不繼承這份事業,難道也把他交給外人。不過你也放心,沒了你二叔,還有我和你大舅,我們會不留余力的幫你,希望有一天,這川渝又有一個唐爺,那就是你唐寧,我想這樣,你爸和你叔叔才會欣慰”
  唐寧不傻不笨,能在美國考進名校說明智商沒問題,他不是三歲小孩,已經是二十多歲的成年人,雖然媽媽他們還把他當孩子。最近發生的這些事,讓他有些心力交瘁,唐家是靠什么出身,唐寧心里很清楚,唐家怎么會發生這些事,唐寧也明白,沒有辦法,誰讓唐家身處在利益的中心。
  其實,唐寧很不愿意接受這份事業,可媽媽為了他已經坐到這步,他要是再不接手,只會讓媽媽傷心,何況他也沒有辦法,正如二舅所說,他不接班,誰接班?
  “媽,舅舅,我知道你們想說什么,最近發生的這些事,我看不懂,也不想懂,但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所以,你們放心吧”唐寧只得這么說道,從一個男孩成長成為一個男人,是需要經歷很多事情的,而他的路才剛剛開始。
  史秀妍點點頭,聽到這樣的話,她很欣慰,她能知道唐寧內心的抵觸,或者他更愿意享受在美國的大學生活,他在那里有朋友圈,或許還有正追著的姑娘,一個電話,讓他放下所有回國,誰也無法接受,可這時間,又有多少事,是你想怎么就怎么呢?
  “去休息吧,看你挺累的,明天還得忙公司的事”史秀妍揮揮手,示意唐寧去休息吧,她還有事要和史可力商量。
  唐寧喝完雞湯,便上樓休息去了,客廳里只剩下史秀妍和史可力兩人,史可明為避嫌,一直和唐家保持距離,有什么事情都是讓史可力傳話,或者直接打電話。
  “老大那邊怎么說的?”史秀妍皺眉詢問道,老大在遂寧那個圈子的話語權很重,誰都不敢輕視這個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除非你不想在遂寧地盤混了。
  史可力底氣十足道“老大說了,誰敢針對唐家,他就針對誰,不會讓外人欺負唐家”
  “有老大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史秀妍長舒一口氣道。
  史可力呵呵笑道“等到司徒南一死,這件事情也算是落幕了,我們就要開始第二階段了,呂方那邊必須得維持住,公司這邊得全力接管,至于譚鴻儒那邊,我的意思是放一放,等過段時間再說,你覺得如何?”
  史可力是個商人,商人在商言商,他更希望唐家整合以后,再想這些事,不過這次史秀妍沒有聽史可力的話,而是直言不諱道“你不懂,這些事情是我答應譚鴻儒的,如果背信棄義,極有可能將譚鴻儒推到趙出息那邊,要是他們兩家聯手,唐家離死就不遠了”
  史可力想想,似乎真有這種可能性,最終還是支持史秀妍的決定……
  都說做戲要做全套,司徒南晚上忙完以后,一直在酒店里等著張幸,哦,是等著張幸來殺他,能有這么安忍不動的心境,怎么愁干不成大事?也是,司徒南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那真是從鬼門關不知道爬了多少來回,想當年在中越邊境當雇傭兵的時候,經常往來于原始森林,那里面很多地方都是禁區,有些更是當年對越自衛戰的主戰場,越南人不知道埋了多少地雷炸彈在里面,可是因為安全,所以不得不走,相遇那樣的環境,現在這又算得上什么?
  約莫到晚上十一點的時候,張幸這才到遂寧地界,按照約定好的計劃,他直接打電話把司徒南喊到遂寧的郊區,司徒南驅車到這里的時候,張幸已經在這里等著。
  “張幸,辛苦你了”司徒南見到張幸后,不動聲色的說道。
  面對司徒南,張幸沒有半點氣勢,想當初,司徒南的地位哪能和他相提并論,誰能想到,這個不眨眼的小人物,最終折騰出一場波瀾。
  “司徒先生,接下來我該怎么做?”張幸沉聲問道。
  司徒南沉思后說道“我死以后,你就得多做一些工作,在我沒有確定再次露面前,所有事情你都謹慎點,什么時候做什么事,我都會通知你”
  “譚鴻儒的人現在在唐家,我們是不是要提防?”張幸詢問道。
  司徒南不以為然道“不用管他們,他們做不成什么事,不過他們的動靜,你得隨時告訴我”
  “知道了,司徒先生”張幸默默點頭道。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司徒南的車仍在這里,自己步行離開,另外一個地方有心腹接他,張幸做好現場后,這才帶著人悄然離開,不過他們直到后半夜才回到遂寧市區。
  回到遂寧市區后,張幸連忙打電話給史秀妍,他知道史秀妍肯定在等消息,果不其然,電話剛剛撥通,史秀妍就迫不及待的接通,沉聲道“怎么樣?”
  “雖然有些棘手,不過最終沒有出意外,他已經死了”張幸氣喘吁吁的說道,這是為了讓史秀妍更加相信他。
  聽到這個消息,史秀妍長舒一口氣,終于放心了,良久才回過神道“處理好現場,別露出什么痕跡”
  張幸低聲回道“大嫂放心”
  不過很多人還不知道,今晚還發生了一件事,也就是在張幸見司徒南的時候,在遂寧的另一個地方,被司徒南派到遂寧來的李叔同,在回遂寧家里的路上,被一輛沒有掛牌的面包車當場撞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