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645 不著急

(下)
  今天茶與酒安安靜靜,沒什么客人,更沒有什么熟客,趙出息到茶與酒的時候,老爺和秦伯都不在,詢問老張他們后才知道,好像是有什么老領導來成都,老爺得去見見。
  胡雨嘉就在二樓的雅間自己泡茶喝,難得她有這份心情和心境,趙出息腳步輕穩的走到竹間,徑直坐在胡雨嘉的對面,笑道“干媽,最近公司不忙么?怎么有空找我喝茶?”
  “我找你干什么,你能不知道?”胡雨嘉頭也沒抬的笑罵道,早就知道趙出息這小總是喜歡以退為進的策略,非要讓她自己開口。
  趙出息把玩著紫砂茶杯,嬉皮笑臉每個正行,這茶與酒的二樓總是這么清靜,老爺倒是選了一個頤養天年的好地方。
  “聽說唐家那位唐云鶴死了”胡雨嘉不輕不重的開口道,這時候已經抬起頭盯著趙出息看。
  趙出息嬉笑點頭道“我知道,聽說了”
  “也是,你是趙爺,你怎么能不知道,不過,你別告訴我這事情和你沒關系,我查過了,史可明是唐家唐云龍妻史秀妍的堂哥,唐云龍死了,唐云鶴現在也死了,唐家就剩下史秀妍和她兒唐寧了,你偏偏在這個時候對付史可明,∈你說,你該讓我怎么去想?出息,你現在都會利用干媽了”胡雨嘉沒好氣的說道,儼然是帶著絲不悅。
  趙出息收回那玩世不恭的笑容,認認真真的說道“干媽,你答應幫我的時候,不就已經知道我這葫蘆里賣的不是什么好藥了”
  胡雨嘉有些可氣的嘆著氣,正如趙出息所說的,當初答應幫趙出息的時候,她就知道趙出息肯定沒什么好事,但是史可明的違反亂紀證據確鑿,她才選擇順勢幫趙出息一次,卻沒想到趙出息的背后,下著這么一盤大棋。
  胡雨嘉沒好氣的搖著頭,碰到這樣的干兒,自己也是沒有辦法了,什么心思都被他猜透,胡雨嘉只好說道“話是這么說的,你是我兒,我不幫你幫誰,但你也得告訴我,你到底想干什么,至少我得幫你把把關,不能讓你做玩火自焚的事情”
  “干媽,你放心,我心里有譜呢,不會亂來”趙出息自然不可能這個時候告訴胡雨嘉他要干什么,那還不得把干媽嚇壞了。
  胡雨嘉見趙出息不說實話,也就懶得再追問了,何況趙出息的身邊有那么多有能力的高人,會幫著她照看著。
  “我從省紀委那里已經得到消息,史可明的事情調查的差不多了,都是在暗地里調查的,沒有驚動任何人,這得多虧你給的證據,現在正在定性,不出意外的話,幾天以后就會有確切的消息”胡雨嘉直接把趙出息想知道的事情說出來,他把趙出息送來的那些東西直接交給了省紀委龔書記,龔書記自然要問這些東西從哪來的,胡雨嘉肯定不能說是趙出息給的,只是說遂寧官場有人匿名送到老爺那里的,老爺覺得事情比較嚴重,就讓她直接送過來。不知不覺中,這母兩就把老爺也給忽悠進去了,也算是瞞過了龔書記,龔書記總不可能親自去問老爺。隨后這段時間,她一直關心著這件事,直到省紀委里面的熟人告訴他,事情已經差不多了,她這才來告訴趙出息。
  趙出息生怕驚動史家兄弟,讓他們有所準備,或者說史秀妍這邊警惕提高,問道“干媽,這事沒有驚動遂寧那邊吧?”
  “紀委辦案,你放心,龔書記親自督辦的,想來還沒人敢有那么大的膽”胡雨嘉搖頭笑道。
  干媽胡雨嘉的話,讓趙出息終于放下心,自己該做的已經做完了,現在只等司徒南那邊的下一步動靜了……
  傍晚,唐家眾人護送著唐云鶴的遺體回遂寧老家下葬,譚鴻儒那邊有徐守望帶隊前往遂寧,趙出息這邊有孔林陳濤前往,孔林陳濤并沒有放松,一直想找機會和唐家的核心人物進一步交涉,不過現在唐云鶴的葬禮比較重要,唐家核心人物還顧不上這些,或者說,史秀妍意思已經明確,唐家核心們也只能照著這個意思辦。
  按照趙出息的意思,好好休息了一段時間的馬成才終于重新來上班,周易終于不用又當司機又當保鏢的,總算是輕松多了,這天晚上趙出息陪著齊思看完電影回到蔚藍卡地亞,沒有讓馬成才早早回去,閑來無事就讓他陪自己在別墅院里喝酒解悶,齊思在樓下健身房和任曼鍛煉,她每周至少要鍛煉次以上,以保持好自己的身材和體型,女人可以不漂亮,但身材必須要好。
  “小馬,這幾天休息的怎么樣?”趙出息隨口詢問道,馬成才替他辦了這么大的事情,理應好好放松放松,趙出息早已讓人安排好,這幾天這個小應該爽壞了。
  馬成才有些拘謹的說道“挺好的,就是閑了,我不喜歡閑著,閑著我就發慌”
  “那就找個女朋友,有女朋友,就不會閑著”趙出息半開玩笑道,看一個男人的行,可以看一個男人對他的女人如何,如果把自己女人都不當回事,這個男人肯定心性不正。
  馬成才呵呵傻笑著,戀愛對他來說是遠的,除過那次失敗的戀愛,他至今還沒談過,頂多就是找個小姐瀉火,或者搞一夜情那種,天亮說拜拜。他覺得,現在的自己對未來,對自己,對很多東西都很迷茫,對自己都不能負責,又如何去給別人負責,而且現在事業尚未成功,現在又剛好有一份天大的機遇降臨,他不想錯過,也不想分心,只能等功成名就的時候再考慮個人問題,也就是先立業再成家。
  “還是算了,現在的我,不適合談戀愛”馬成才搖搖頭道,有些莫名的失落,或許是想到往事了。
  趙出息能看得出來,于是故意問道“看來以前談過,還受過傷?”
  “談過,受傷算不上,就是覺得有些可惜,那時候的我挺煞.筆的,沒想多的事情,只顧著自己,自私,她離開我,我能想明白,任何女人都忍受不了那樣的我,她是一個缺少安全感的女人,我給不了她未來,她有權利找個更好的”馬成才低著頭,這些傷心往事,他是不愿意提起的,只是今天有感而發而已。
  看來,是馬成才當初對不起那個女人了,趙出息淡淡一笑道“還有沒有機會?”
  “沒有了,他已經結婚有孩了,那個男人對她很好,我去看過她,很放心,知道她會幸福,而我只能繼續孤獨的走下去,或許有一天,我也會找到那個跟我結婚生孩的女人”馬成才抬起頭自嘲的笑道。
  趙出息拍了拍馬成才的肩膀道“好好努力,只有你自己實力越強站得越高,遇到她的概率也就越大”
  “所以,我很感謝趙哥給我這次機會,這輩我馬成才,絕不會辜負趙哥”馬成才有些激動的說道,誰讓從遇到趙出息開始,他的生活就徹底發生改變了。
  趙出息呵呵笑道“那就好”
  第二天中午,唐云鶴在遂寧老家正式下葬,約莫兩人去給唐云鶴送行,這其中很多人是見證了唐家兄弟從無到有,直到成為川渝大響馬,現在兩個人都死了,似乎也代表著一個時代的結束。
  孔林陳濤表現的很淡定,葬禮結束后,當天他們找到呂方張幸,閑聊了十幾分鐘,但都沒有什么有利的進展,這讓他們很是失望。
  最后,只得離開回成都,這趟遂寧之行,算是沒有任何收獲。
  接下來的兩天,唐家整體氣氛萎靡不振,史秀妍的意思是這幾天大家都累了,讓好好休息兩天再討論唐家的未來,關于唐家的所有項目和計劃都暫時擱淺,沒有辦法,誰讓史秀妍現在是唐家名義上的主人。
  唐云鶴下葬后的第二天傍晚,司徒南被史秀妍派到遂寧,史秀妍讓他主動去跟遂寧各勢力的大佬接觸,試探了解他們的動靜,唐家也知道,這些人才是最要擔心的主,他們都虎視眈眈的準備蠶食唐家。
  就在司徒南離開沒多久,張幸被史秀妍叫到唐家別墅,這幾天沒怎么在唐家待,只是每天過來轉悠一圈的史可力也在,唐家別墅的客房還住著譚鴻儒的人馬,這是譚鴻儒留給史秀妍備用的,衛晉和洪河都在。
  “大嫂,你找我有事?”張幸走進客廳,皺眉問道。
  史可力一臉狐疑的盯著張幸,那眼神很是刁鉆毒辣。
  史秀妍起身淺笑道“張幸啊,大爺在的時候,你就是大爺的心腹,沒少幫大爺辦事,更沒少吃苦。大爺不在了,你也忠心耿耿,特別是最近這段時間,你沒少幫我,你放心,這些事情,我都記在心里,我史秀妍心里有譜,誰對我好,誰對我不好,我都記著,以后都會一一還回去”
  “大嫂,我張幸能有今天,都是唐家給的,做人要知恩圖報,這是我張幸的原則”張幸底氣十足道。
  史秀妍點頭滿意道“這話我喜歡聽,所以我才一直這么信任你,今天找你來,是有件事要讓你去辦,想來你自己心里也清楚是干什么”
  “大嫂,是想?”張幸瞇著眼睛陰狠道。
  史秀妍知道他已經猜到了,于是道“是,你猜的沒錯,我讓你去遂寧殺了司徒南,他知道的多了,必須死”
  “大嫂既然想讓他死,我張幸一定辦到”張幸冷哼道。
  史可力不輕不重的說道“聽說,他可是高手,你確定能辦到?”
  “雙拳難敵四手,何況我早就想好對策,因為我知道大嫂肯定會要他的命”張幸不以為然的說道。
  史秀妍皺眉道“譚鴻儒給我們留了幾個高手,用不用給你派去?”
  張幸嘴角微微抽蓄,眼神有些閃爍,不過并未被發現,及時回道“大嫂,這種事情,不必讓外人插手,何況,外人要是知道,對大嫂也不好”
  “我也是這么想的”史秀妍確實有些忌諱,如果張幸能辦到,自然不需要外人插手,于是道“你確定不會出差錯?”
  張幸冷笑道“絕對不會”
  “好,我相信你”史秀妍最終決定到,能辦這件事的,也只有張幸,畢竟張幸的身手在唐家算是名列前茅的。
  從唐家別墅出來,張幸不禁有些感慨,果真是狡兔死走狗烹,不過狡兔是狡兔,可司徒南可不是走狗,他是一條吃人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