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4-0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4-0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4-05)     

混世刁民641 下一個簡姨一

試想一個半月前,司徒南告訴呂方,唐云龍是唐云鶴殺的,現在史秀妍要殺唐云鶴,唐云鶴肯定會死,唐家要徹底完蛋了,你呂方想不想跟我一起玩點大的,不用你呂方干什么臟活累活,也不用你冒任何風險,只需要你在最關鍵的時候喊一聲,我支持你司徒南就夠了,而你呂方能得到的是,從此不再是唐家的家臣,也不用再給唐家效力,自己可以完全掌控川東南內江和資陽兩大重鎮,以后那里的利益完全可以歸你呂方所有,成為川渝土皇帝,就問你呂方敢不敢跟玩一票大的?
  當時的呂方是什么想法,呂方只覺得司徒南瘋了,但是唐云龍死于唐云鶴之手,也確實讓呂方震驚了,沒想到唐云鶴居然敢殺了自己的親哥哥,這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而現在,已經知道內幕的史秀妍又要殺唐云鶴,呂方無法接受這一切,可這一切就是事實。↗小說,
  司徒南讓他跟著一起干票大的,不用他操任何心,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他司徒南干,輸了,你呂方依舊是唐家的封疆大吏,唐家沒人敢把你怎么樣,贏了,你呂方從此就是土皇帝,自立門戶,不再依附唐家。
  呂方肯定不敢輕易下決定,但心里已經動搖,司徒南再次蠱惑道,不用這么早做選擇,咱們做個賭約,如果唐云鶴死了,你就跟著我干,如果唐云鶴沒死,你想怎么著就怎么著,不過你現在必須保持中立。
  這個妥協的建議,呂方猶豫片刻后,隨即答應。于是才有后來,唐云鶴和史秀妍拉攏呂方,呂方態度曖昧,都不給答案。
  今晨當得知唐云鶴死了后,呂方頓時興奮起來,因為整個唐家現在他還忌憚的只有唐云鶴,唐云鶴一死,他還怕誰?就憑在唐家內部毫無根基的史秀妍以及小屁孩唐寧?他呂方在唐家根深蒂固,完全可以無視他們,所以,呂方第一時間給司徒南打來電話,他的意思是現在就揭竿而起,直接逼宮史秀妍,不過司徒南讓他莫著急,因為史秀妍的背后還有史家兄弟,史家兄弟不倒,他們不能動手,不然會付出很大的代價,呂方想想也是,史家兄弟在遂寧勢力圈人脈和影響力很大,這不是最好的時機,不過呂方從司徒南的話里已經聽出一些意思,那就是司徒南對于如何對付史家兄弟,儼然已有對策,呂方心里也在猜測,史家兄弟的勢力可不小啊,史可明是遂寧的政法委書記,史可力算是遂寧地區首富,這兩兄弟要是能被扳倒,司徒南可就牛逼大發。
  兩人還沒好好聊聊,史秀妍就已經派人過來請呂方了,派過來的傭人對著呂方客氣道“呂先生,太太請您過去聊聊”
  呂方并不意外,剛才兩人只是隨便說了幾句,并沒有深聊,現在史秀妍有時間了,自然要找他好好聊聊,安撫住他。
  “你告訴太太,我這就過去”呂方對著傭人隨口說道,然后轉身又對著司徒南呵呵笑道“老寡婦坐不住了,其實她自己也怕控制不住唐家這些家臣們”
  “去吧,別讓她起疑心”司徒南沉聲說道。
  等到呂方離開這里后,司徒南望著整個人來人往的唐家別墅,不禁感慨道,樹倒猢猻散啊……
  唐云鶴的喪禮繼續進行中,消息也在一步步的發酵中,從中午開始,來祭拜唐云鶴或者送花圈的人越來越多,唐家外面的山路上停滿了車,這也算是唐家最后的盛宴吧。
  下午兩點多,當一排車隊出現在唐家別墅門口的時候,整個別墅瞬間騷動起來,因為川北紅爺譚鴻儒來了,沒有人會想到譚鴻儒會這么早過來,畢竟至少名義上,唐家現在還和紅爺出于對立狀態,唐家眾人依舊以為大爺唐云龍是死于譚鴻儒手里的,不過譚鴻儒并不擔心,因為有史秀妍在。
  唐鴻儒等人下車以后,就被數十位唐家手下圍住,人群中更是有人喊道讓他們滾出唐家的地盤,跟當初譚鴻儒去遂寧祭拜唐云龍的時候差不多,只是相比于那次,這次的反抗力度小了不少。
  李文清等眾人將譚鴻儒圍在中間,一步步的往唐家大門口挪動,眾人不敢放松警惕,只是當走到唐家門口的時候,卻被堵住去路。
  走在前面的李文清對著門口的唐家手下喊道“快去稟告你們家主子,川北紅爺前來祭拜唐二爺”
  “這里不歡迎你們,你們快快離開”守在門口的一位唐家中層沒好氣的說道,周圍的手下們也就跟著喊道,離開這里,這里不歡迎你們川北人。
  李文清懶得搭理這種道“讓你們主子出來說話”
  相比于上次,這次李文清很客氣,因為知道一些內幕,知道史秀妍已經和紅爺這邊接觸了,兩邊聯手的可能性很大。
  就在這位中層準備繼續叫板李文清的時候,從里面跑出來一位手下喊道“太太有令,請紅爺進來”
  李文清一把推開那位中層,其余人也趕緊讓開,譚鴻儒等人這次順利進入唐家別墅。
  譚鴻儒等人沒走多遠,張幸已經在那里迎接他,客氣道“沒想到紅爺會來,太太在靈堂等著紅爺,紅爺這邊請”
  在張幸的帶領下,譚鴻儒等人來到靈堂,規規矩矩的給唐云鶴上香,唐云鶴跟唐云龍長的有幾分相似,畢竟是親兄弟么,靈堂中央,唐云鶴的巨幅黑白照片掛在那里,眼神和煦,面帶笑意的望著眾人,如果人死后停留在另外一個空間,也不知道唐云鶴看到這一幕會是什么反應。
  唐家眾人站在一邊,司徒南呂方等心腹們站在他們的后面,譚鴻儒祭拜完唐云鶴后,走過來和家屬握手,一干心腹們都很冷靜,走到史秀妍面前時,譚鴻儒淡淡說道“嫂子,節哀”
  史秀妍平靜道“謝謝紅爺遠道而來”
  結束完祭拜后,史秀妍對著眾人道“你們在這里待著,我和紅爺聊聊”
  張幸等人陪著史秀妍前往別墅,李文清徐守望老賀左福衛晉等人也跟著譚鴻儒,在別墅門口的時候,譚鴻儒對著眾人道“你們在這里等著就是”
  徐守望有些不放心道“鴻儒,還是小心點好”
  “沒事,這里是唐家”譚鴻儒笑了笑,搖頭說道,他譚鴻儒向來有膽,還怕這點風波?
  于是,兩邊的手下們都站在門外,譚鴻儒和史秀妍并肩走進別墅里,從洛陽而來的左福衛晉以及洪河望著唐家,左福不禁笑道“這排場,不小啊”
  “大戶人家,不都這樣,洪家老太太死的時候,比這風光多了”衛晉沉聲說道,他們對于川渝的水還沒有摸清,但畢竟是大戶人家出來的,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土鱉。
  左福樂呵道“你是巴不得老太爺也趕緊死,老太爺太強勢了,壓著你們這些外人”
  “我到無所謂,早已經習慣,只是希望洪河能有好的前程,畢竟他也是洪家的血脈”衛晉搖搖頭回道。
  旁邊的洪河不說話,他心里也藏著一只猛虎……
  別墅里面的史秀妍和紅爺,一個是要做一下個簡姨的寡婦,一個是最近內憂外患的梟雄,兩人坐在一起,能聊些什么?
  譚鴻儒最先開口道“恭喜大嫂,終于如愿以償”
  “我們唐家過喪事,紅爺這開口恭喜,又是幾個意思?”史秀妍不動聲色的說道,儼然不想被動。
  譚鴻儒呵呵笑道“恭喜什么,大嫂自然知道,我覺得我們兩家現在沒有必要這么生分,大嫂想干什么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大嫂也明白,我們放開了說就是”
  “我需要你支持我在唐家立威,你需要我掌控唐家后和你聯手對付那個趙出息,皆大歡喜”史秀妍直言不諱的說道,畢竟這里只有他們兩個人,上次該聊的也都聊過了,所以沒必要虛偽。
  譚鴻儒皺眉道“我想知道,趙爺有沒有聯系大嫂?”
  “你是不信任我?”史秀妍皺眉道。
  譚鴻儒搖搖頭道“大嫂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希望了解他的動向,好做出應對之策”
  “只是打過一個電話,大概意思是希望兩家能繼續聯手,不過他太天真了,我怎么可能和他聯手,我丈夫是死在他和老二手里的,我下一個要收拾的就是他”史秀妍冷哼道。
  見慣這個圈子的爾虞我詐和背信棄義,譚鴻儒可不會輕易松口,繼續道“我怕他會許諾大嫂無法拒絕的利益”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鴻儒,我本不是你們這個圈子的人,沒有辦法,我才站出來,所以你不用拿你們圈子的想法來猜測我,不管他趙出息給我什么利益,殺夫之仇我怎能不報?”史秀妍堅定不移的說道。
  這話也讓譚鴻儒放心,譚鴻儒詢問道“那大嫂說吧,需要我怎么支持?”
  “我需要人手,我自己沒有多少可信的手下,還需要你隨時配合我”史秀妍開口說道。
  譚鴻儒呵呵笑道“大嫂放心吧,早已準備好,我的人就是你的人”
  史秀妍滿意的點著頭……
  成都市區,趙出息在錦江俱樂部待了大半天,譚鴻儒到龍泉驛的消息已經傳到他這里,黃土親自過來告訴他,趙出息并不擔心道“他倒是很著急啊,想要先發制人”
  “我們該怎么辦?”黃土詢問道。
  趙出息笑道“不著急,按原計劃進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