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4 查


  第六十章配不配
  正如徐林所說,紅顏禍水,趙出息沾惹上蘇西洛這尊菩薩,總歸要付出一些代價,要么自斷退路拿下蘇西洛,要么下定決心斬斷瓜葛,不然對于他這個沒背景無靠山的小嘍嘍來說,無非是引火上身。
  蘇西洛談不上徐少卿的逆鱗,可徐少卿一直堅信蘇西洛是他心愛的玩具,他怎么玩都行,現在有人想要搶他心愛的玩具,這對于他來說是無法容忍的,既然半路上殺出來趙出息這不明背景的程咬金,那他倒真想看看,趙出息是看似表面那般平庸的小人物,還是扮豬吃虎的猛人。
  魑魅魍魎,金剛菩薩,一試便知……
  趙出息自知自己的出現肯定讓徐少卿煩惱,可他小看了徐少卿的手腕,自以為他對徐少卿構不成絲毫威脅,兩人很明顯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可惜徐少卿就是如此的小氣,何況尚不清楚他的背景。
  練半天車,修半天車,又從駕校拿了幾本理論知識的書,趙出息這一天過的還算充實,去山水情上班前先回趟醫院,老太太的氣色好轉,這多少讓趙出息放下心,正如醫生告訴他的,年紀大了,一切都是聽天由命,坐吃等死,活一天是一天,休想與天爭命。
  不去上工的二胖乖乖待在醫院里安安靜靜的陪著老太太,有時候坐著發呆,有時候拿著本《黃帝內經》自顧自的翻閱,這書反正趙出息是看不懂,二胖自己卻看的入神,津津有味。趙出息有時候很奇怪,老太太是怎么教出二胖這怪物的,不說別的,光是這泰山崩于眼前而不亂的沉穩便是旁人無法比擬的,似乎任何事情都不會讓二胖自亂陣腳,這近乎恐怖。
  “站在門口偷偷摸摸干什么,還不進來?”閉目養神的老太太感覺到門口有人,睜眼瞅見盯著二胖發呆的趙出息,故意板著臉呵斥道。
  趙出息樂呵樂呵的跑進來,二胖對著他嘿嘿的傻笑,趙出息白了眼這貨,有意冷落,二胖一頭霧水,只好拿著書跑到窗戶底下去,趙出息把從駕校拿回來的書放到桌子上,轉頭問道“奶奶,今天感覺怎么樣?”
  年輕時老太太那是有名的尖酸刻薄,沒少得罪人,就連自家老頭子都頭疼,可老太太在為人處世這方面那是沒的說,不光有上海灘大戶人家的城府手腕,還有北方豪門望族的大氣豪邁,和老頭子一個唱紅臉一個唱黑臉,配合默契,直到老頭子走后,林家家道中落,老太太生怕那些狼子野心的自家人和虎視眈眈的仇家斷了林家這香火,這才遠離是非之地,一走便是十多年,最終落腳在這古都城墻根子下。
  現如今年老,老太太這性子卻沒多大變化,沒辦法,世態炎涼人情冷暖,這些老太太比誰都看得清,可唯獨對孫輩慈眉善目,不然以趙出息這種大山里走出來的刁民,老太太根本瞧不上眼,更別說讓他走進那道門,這種鳳凰男,他見過太多,最終皆是狼子野心,喂不飽。
  “能吃能喝,活一天是一天”老太太搖頭道。
  趙出息拉著老太太的手不高興道“奶奶您這話說的我就不愛聽,出息從小就是孤兒,別說爺爺奶奶,連父母都沒有,現在好不容易有個疼出息的奶奶,時不時還會給出息下廚,這待遇從來沒享受過。所以啊,奶奶,您得長命百歲,將來還要給我和二胖抱孫子”
  “這嘴現在越來越能說了,不過說的奶奶高興,行,奶奶就長命百歲,給你們抱孫子”老太太瞇著眼睛滿臉笑意的回道,對趙出息現在可是和二胖同等的待遇,至于為什么,老太太有自己的算盤,算不上精明,只能說,無奈之舉。
  二胖聽到老太太這話,就跟吃了蜂蜜似的,嘿嘿笑的愈發的甜……
  耿師傅晚上有事,不能送趙出息去山水情,趙出息在醫院待不了多長時間就得去上班,給老太太剝了個蜜橘,老太太拿著橘子半天才說道“出息,聽三無說,你和一個姓蘇的閨女走得近?”
  趙出息一愣,回頭瞪著二胖,和蘇西洛的關系是有些復雜,可還不至于到男女關系,老太太這話很明顯是把她倆當成這種關系,趙出息連忙說道“奶奶,您別聽二胖瞎扯,我只是蘇總的助理”
  老太太很平靜的回道“我沒說你和這蘇總是什么關系,只是讓你帶她來見見我,奶奶看看這丫頭怎么樣,要真不錯,你倒是可以追她”
  趙出息苦笑道“奶奶,人家是大小姐,長得漂亮,高學歷,家里資產數億。我一大山出來的農民,哪配的上。我跟著她,不過是希望自己能有更好的前途,畢竟,相比于工地和山水情,她那里至少起點更高”
  老太太一臉不高興道“出息,配得上配不上不是你自己說了算,也不能現在看。謙虛是好,可該有的骨氣要有,自己得先看得起自己。你給奶奶說,二十年后的今天,你還是今天這般平庸”
  趙出息毫不猶豫的點頭,如果二十年的時間他還混不出個子丑寅卯,那他還是遲早滾回祁連山最好,別丟老和尚的人。正如老太太所說,人自己得先看得起自己,不管二十年后是否能混的出頭,此刻,他都堅信自己能出頭,老和尚那句話,一直留在心中。
  “那便是,二十年后的你,能配得上她么?那時候誰配不上誰,還得另算。我爺爺當年不過是上海碼頭普通的工人,我奶奶是上海有名的大家閨秀,可我奶奶就是看上了我爺爺,任誰說她都打定主意嫁給我爺爺,最后愣是被家里趕出來,我奶奶不僅不后悔,還感到慶幸。二十年后,你知道什么情況?”老太條開始說起一些往事,時間有些久,久到自己差不多都要忘記,只能從野史上找了。
  趙出息徑直搖頭,內心卻有些驚訝,正如他心中一直的疑惑,老太太可不是普通人,能做的一手好菜,能秀的一手針線活,能唱一口京劇,能讀那么多書,這樣的老太太,普通么?
  “二十年后,我爺爺已經是馳名上海灘所謂的大人物,商界政界軍界都得給他面子,這時候再也沒人說我爺爺配不上我奶奶,盡是夸我奶奶眼光我。”老太太繼續說著這些不為人知的歷史。
  趙出息愣在原地,久久回不過神,沒想到老太太會有如此故事……
  “配得上配的不上,不是你說,不是別人說,得用時間和現實告訴別人,配得上配不上”
  趙出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老太太給他上了堂不溫不火的客,至少讓他明白最后這句話,一切得用時間和現實告訴別人,趙出息最終答應老太太有機會帶蘇西洛來見見她。
  從醫院出來,趙出息趕緊坐公交車去西影路,連續請兩天假,趙出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到山水情后,于叔出乎意料今天晚上沒有來,趙出息等了大半小時,都沒見于叔的人,估摸著于叔今晚是不會來,只好召集保安們問問這兩天發生的事,安排好晚上的執勤,從上到下巡視兩遍,稍顯心安。
  相比于往日,今晚的生意有些少,休息室里的小姐們無所事事,打麻將的打麻將,打牌的打牌,玩手機的玩手機。到處都是白花花的一片,修長的美腿,波濤洶涌的酥胸,趙出息路過休息室,站在門口,瞅著里面的情況,卻沒有一絲欲望,視若無睹。
  十六號瞅見趙出息,連忙小跑出來,小姐們嘰嘰喳喳的說著一些謠言緋聞,眼神里皆是鄙夷。趙出息瞅見十六號出來,往走廊深處走了幾步,十六號緊隨其后跟上,滿臉擔憂的問道“這兩天你怎么沒來上班?”
  趙出息能感受到十六號的關系,輕聲道“出了些事,有些忙”
  十六號抬著頭,用柔弱的聲音問道“用我幫忙么?”
  趙出息搖搖頭回道“沒多大事,現在已經處理好,這不來上班了”
  “哦”十六號有些失望的回道。
  趙出息好笑道“感情我得真出點事讓你幫忙,你才開心”
  十六號幽怨的瞪著趙出息,趙出息這笑話沒逗笑她,她淡淡一笑道“那天謝謝你幫忙,改天我再請你吃飯,順便叫上耿師傅”
  “沒事,你弟弟那邊沒露陷吧。”趙出息嘿嘿笑道,任何人在十六號面前都有種保護她的欲望,她天生就是那種小女人,只是在山水情待的時間長長了,不得不偽裝自己,不然容易受傷,趙出息依舊能記得起剛認識她的時候,她那種心如死灰的冰冷。
  十六號搖頭笑道“沒有,估計他真把你當姐夫了”
  “咳咳”趙出息尷尬的咳嗽,連忙轉移話題道“那你趕緊給他找個姐夫,好讓他放心你”
  十六號瞅見趙出息的尷尬,嬌笑道“看把你嚇的,放心吧,等離開這里,我就找個男朋友”
  “那好,那好”趙出息撓著頭回道,卻能瞧見十六號眼神中那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憂傷。
  “不說了,我先進去了”
  十六號說完便逃離,似乎一分鐘都不想待……
  山水情洗浴中心對面的馬路停著輛奧迪A6L,徐少卿的狗頭軍師管樂帶著兩個男人正盯著山水情,其中一個男人便是之前徐少卿讓查趙出息背景的男人,眼神犀利,身材魁梧,手上青筋暴起,天生的老虎手。開車的男人則面帶微笑,看起來普普通通,絲毫不起眼。
  “管爺,你說的我們都記住了”青筋暴起的男人沉聲說道。
  管樂點頭道“給點教訓便行,放心,就算你們把山水情拆了都行,孫犢子和山水情老板那邊我都打好招呼,至于警察,沒人會來”
  “那我們就放心了”開車的男人笑呵呵的點頭道。
  管樂揮揮手道“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