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37 死也不瞑目二

第六百四十八章下一個簡姨?(上)
  短短半年時間,叱咤川渝多年的唐家兩兄弟皆死于非命,這個消息無疑震驚川渝,如果說唐云龍的死算是意外,那唐云鶴的死,大家就不得不多想了。想想當年的唐家多么風光,兩兄弟一內一外,絲毫不懼川北紅爺和黑寡婦簡姨,三分鼎立不可一世,再看看今天,紅爺安然無恙,簡姨稍差踉蹌入獄,可他們唐家兩兄弟,卻都駕鶴西歸,真是物是人非啊。
  不過這川渝,向來都是江山無限好風水輪流轉,有人消逝于歷史的長河當中,就會有人重新站在他們的尸骨上建功立業,不過是城頭換大旗而已,這不,就有一位趙爺橫空出世。
  清晨,龍泉驛半山上煙霧繚繞,有種仙境的感覺,可惜此時不遠處的唐家別墅里的眾人卻無心欣賞這份美景,別墅院子里早已停滿車,整個別墅周圍被眾多手下把守著,嚴禁任何人靠近。
  在成都的唐家高層心腹們已經趕過來,不在成都的心腹們也都在趕往成都的路上,唐云龍那棟別墅的忠義堂里,唐家如今的主心骨史秀妍坐在上位,史可力坐在旁邊,下面坐著站著諸多人,唐寧正在打電話,張幸和司徒南正在商量一些事,李叔同則眉頭緊皺一言不發,還有在成都的唐家本家,比如唐寧的姑姑和姑父,這兩位在唐家公司都有位置,還有兩個唐云鶴上位后提拔的心腹,一個接替已死的蔡司接替公司事務,一個跟著司徒南處理灰色方面,至此唐家的核心圈也只剩下在外地的龐元和呂方沒在。
  每個人都眉頭緊皺心事重重,可誰也不知道對方在想些什么,剛開始史秀妍一直在接電話,很多電話都是遂寧勢力其他大佬打過來詢問具體情況的,到后來史秀妍索性把手機給唐寧,讓唐寧處理這些事,她好安安靜靜的待會。
  看不出半點悲傷,相反臉上還帶著笑容的史可力緩緩走到史秀妍旁邊,在他耳邊小聲嘀咕道“姐,這下你心滿意足了,以后唐家就屬于唐寧了,沒人再對你們有威脅了”
  “你以為會這么簡單,下面這幫人可不是吃素的,沒了唐家兩位爺,遂寧其他勢力還不趁機起來,以后的唐家才會更加艱難”史秀妍不是沒有遠見的人,她早就料想過以后的事情,唐家兩位爺死了,這幫手下會服她和唐寧?遂寧那幫狼子野心的大佬能不趁火打劫,他們被唐家壓了這么多年,巴不得趁勢而起。
  史可力冷笑道“就憑他們,我倒要看看誰敢,我和大哥可不是吃素的,絕不會讓人欺負你們母女”
  “那就好”史秀妍不溫不火的說道,要說史可力不圖唐家什么,打死他都不信,不過這些東西誰吃都一樣,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己人,史可力的實力越來越大,他們唐家也就越安全。
  等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史秀妍清了清嗓子說道“你們商量的怎么樣了,這事該怎么處理?”
  眾人面面相覷,誰都不敢說話。
  司徒南往前走了兩步道“人死燈滅,二爺出了意外,這是誰都沒想到的,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沒有辦法阻止,我們要做的是,替二爺處理好接下來的事情,我覺得現在兩件事是重要的,一個是二爺的喪事,一個是沒了兩位主子,唐家以后該怎么辦,不過我覺得第一件事是最重要的,第二件事,等喪事結束后,我們再討論,不過也沒什么討論的,沒了大爺二爺,唐家還有人在,唐寧雖然沒經歷過什么,可畢竟是唐家的血脈,況且如今已經二十多歲,大爺二爺二十多歲的時候也早就打江山了,再者還有大嫂,至于我們這些唐家的手下,吃唐家的飯自然要為唐家赴湯蹈火,畢竟大爺二爺對我們不薄,我們不能因為他們不在了就變樣”
  “司徒先生說的對,我也是這么想的”張幸站出來附和道,他自然是要跟司徒南站在一起的。
  史秀妍適時說道“唐家能有你們這些人的人才,實在是讓人欣慰,現在唐家就剩下我們孤兒寡母兩人,以后還得多靠你們”
  張幸連忙回道“大嫂放心,我們這些人,生是唐家人,死是唐家鬼,愿為唐家肝腦涂地”
  不過,有個人卻有不同意見,這個人就是李叔同,沉默好久的李叔同這時候站起來道“你們說的話,我都認同,作為唐家的手下,這是我們必須做的,但是在坐心里難道沒有疑問,二爺真的是心臟病突發而死的么?去西嶺雪山前二爺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心臟病突發呢?而且我沒聽說過二爺有心臟病,退一步來說,到現在為止,我們都沒有見過二爺的尸體,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我們大家見到后,才知道二爺是不是心臟病突發,如果真是那樣,我們畢竟盡全力為唐家保駕護航,可二爺要不是心臟病突發,那事情就大了。同時,我還有一個疑問,二爺是跟嚴小姐一起去的西嶺雪山,現在嚴小姐人呢?所以,我懷疑,二爺不是心臟病突發死的,是有人蓄意謀殺二爺,我們要找到這個兇手,替二爺報仇”
  “李叔,你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二爺是被人謀殺的”張幸氣勢洶洶的反駁道。
  唐寧不清楚這里面的事情,皺眉道“李叔為何懷疑?”
  “二爺的死,誰最先知道的?”李叔同質問道。
  司徒南早就料到這個李叔同會壞事,沉聲道“是我,我發現后送去的醫院,同時通知大嫂等人”
  史秀妍有些生氣,這個李叔同還真是挑刺,唐云鶴這邊,針對他們最強硬的就是李叔同,看起來客客氣氣,可絕對是個頑固分子。
  “我跟著司徒先生一起去的醫院,同行的還有很多人,醫院開出證明是過于興奮激動,心臟病突發而死,至于你說的那個賤人,我已經讓人把她送到外地,我不想看到那個賤人,現在你還要懷疑什么?”史秀妍沒好氣的說道,能聽出來她的惱火。
  李叔同不依不饒,因為從始至終他都對司徒南這個人不信任,總覺得這個男人的城府實在是太深了,他能慫恿二爺殺大爺,自然就有可能出賣二爺。
  李叔同依舊不信道“沒有見到二爺,我保留自己的意見”
  “云鶴現在已經去世,你能不能讓死者安息,是不是每個人懷疑,那都要去打擾云鶴,李叔同,你到底是何居心?”史可力站出來,大聲喊道。
  唐云鶴和唐云龍的那位妹妹,若有所思的盯著史秀妍,她似乎在想些什么,按道理,她最有資格發言,可是她卻一言不發,只是眼睛看起來紅腫,明顯傷心過度,旁邊是她的丈夫,一個縱欲過度的男人,這男人沒什么實力,只是娶了個好媳婦,這些年靠著唐家,吃喝嫖賭無所不作。
  “二爺身體向來很好,怎么可能出現意外,難道你們心里沒鬼么,諾大個唐家,現在兩位主心骨都走了,我看著唐家要完了”李叔同氣的大吼道,這話看似危言聳聽,可誰都知道,沒了唐家兄弟,這唐家自然再不可能像以前那樣輝煌了,就憑史秀妍,就憑唐寧?
  史秀妍大怒道“李叔同,你放肆,沒了大爺二爺,這唐家還有我,還有唐寧,來人,把他給我弄出去”
  很快,從外面進來幾位心腹,直接把李叔同架住,李叔同大喊道“放開我,我自己會走,我一定要找到兇手,替二爺報仇”
  這時候,司徒南已經面露殺機,所有的一切都按照計劃在進行當中,他不能容忍變數出現,李叔同是好人,可有時候,就怕這些好人。
  等到李叔同出去以后,史秀妍這時候開口道“大家別理他,現在我們說正事,老二的喪禮是重中之重,我們一定要給他辦的風風光光,葬禮在成都辦,不折騰老二,下葬的時候我們再回遂寧,唐家大小事務現在由我負責,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和唐寧,老二的喪禮由司徒先生和張幸負責,散了”
  說完,史秀妍又對著司徒南道“司徒先生隨我來一趟,我有事要問你”
  司徒南點點頭,跟著史秀妍上樓而去……
  另一邊,最先得到消息的趙出息卻根本不著急,今天他沒有像往常那樣去晨練,一直抱著齊思睡覺,齊思睡醒的時候發現趙出息還在旁邊,頗有些意外,她一醒,趙出息也就跟著醒來了。
  “你怎么沒去晨練?”齊思有些不解的問道,她不是什么矯情的女人,雖然也想每天睜開眼睛看到趙出息,但她知道趙出息有自己的生活規律,要隨時保持身體強度。
  趙出息搖搖頭,在齊思額頭吻了吻回道“偶爾也可以偷懶享受生活,幸福不就是老婆孩子熱炕頭么?”
  說完趙出息的手攀上了齊思的翹臀上,故意作怪起來,換來齊思的嬌嗔道“別鬧了,趕緊起床吧,都八點多了”
  “得,不解風情,我還是起床吧”趙出息故意說道,齊思白眼他。
  趙出息在床上和媳婦打情罵俏,樓下的眾人卻早已忙成一團,陳安逸和黃土早早已經到六號別墅,他們已經知道唐云鶴死了的消息,本來是要和趙出息商量大事,誰都知道平日里比誰都要起的早,可今天偏偏睡起懶覺,誰也不敢去打擾他,只得在客廳里等著。
  除此之外,六號別墅的電話也已經打爆,陳濤孔林以及在川北的芙蓉都打了數個電話,因為趙出息昨晚接完司徒南的電話后,早已料到今早的情況,所以果斷關機睡覺,眾人打不通他手機,只能打到六號別墅。
  八點半的時候,纏著齊思洗了一個鴛鴦浴的趙出息終于下樓,裴卿挽著他的胳膊,兩人已經在一起這么久,倒像是剛剛陷入熱戀的情侶。
  看見趙出息出現,黃土等人連忙走過來道“外面都已經亂成一鍋粥了,你倒是八風不動”
  “不就是唐云鶴死了么?”最先得知消息的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道。
  黃土皺眉道“你已經知道了?”
  “這么大的事,我怎能不知道”趙出息呵呵笑道。
  早已安排好一切的黃土繼續說道“喬峰等人在錦江俱樂部等著,陳濤孔林以及芙蓉姐都打來電話詢問,我告訴他們,等你起來,會去錦江俱樂部開會,現在我們出發過去”
  “這么著急干什么,先吃完早餐再說”趙出息不緊不慢的說道,說完便帶著齊思前往餐廳,只留下在風中凌亂的幾個人。
  黃土若有所思,看來這事情,又和趙出息脫不了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