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636 死也不瞑目一

第六百四十七章保持聯系
  司徒南所找的這個地方荒無人煙,方圓十里都沒有人影,極為偏僻和安全,根本不會有人發現,最適合干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司徒南的車隊緩緩停下時,史秀妍等人已經下車等著,手里全部拿著真家伙,畢竟雙方都不信任彼此,所以有所準備最好。
  十幾個手下下車后,司徒南這才不緊不慢的下車,車燈把這里照的仿若白晝,縱然是大晚上,遠處的雪山也能清晰可見。
  下車后,司徒南縮了縮身子,這荒郊野嶺的還真不是一般的冷,偶爾還能聽見野獸的叫聲,普通人還真不敢來這樣的地方,除此之外,他還在悄然打量對面的情況,雖然不用太過擔心,可還是留著神。
  當司徒南走到史秀妍的面前后,穿著羽絨服將自己包裹嚴實的史秀妍沉聲道“司徒先生終于來了,我還以為司徒先生會食言?”
  “說到自然做到,答應的事情,又怎么會食言,不然讓大嫂白等這么久?”司徒南不輕不重的回道,別看史秀妍表面很平靜,可司徒南知道這女人內心很激動,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事情的結果。
  史秀妍雖然對司徒南沒什么好感,可現在畢竟要利用他,事情沒有結束,就不能對他態度太過,所以笑道“司徒先生既然這么說,那看來一切都已經辦妥?我要的人呢?”
  司徒南底氣十足道“我司徒南做事,從來不會失手,把二爺抬下來”
  站在他后面的兩個保鏢打開距離最近那輛車的后座們,隨后將身上裹著浴巾早已駕鶴西歸的唐云鶴抬到史秀妍的面前,然后放在地上。
  史秀妍眉頭緊皺道“司徒先生,你似乎忘了我們的約定,我要的是活人,不是死人”
  “活人死人對于大嫂來說有區別么?大嫂最終的目的不就是想讓二爺死么?我倒是想把二爺請過來,可有些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沒有辦法,二爺要逃,我只能這么做了,不然,大嫂連死人都見不到了”司徒南不卑不亢的回道,心里卻在嘟囔,真要讓你見到活人,臨死前的唐云鶴還不知道會說些什么,勞資才不會給你活人。
  司徒南的話讓史秀妍沒有辦法反駁,史秀妍長嘆一口氣,不想糾結這個問題,只要是唐云鶴本人那就行了,本來她還想見到唐云鶴活人,然后質問他為何如此狼子野心,連自己的親哥哥都敢殺了,現在看來已經沒有機會。
  史秀妍蹲下來,伸出手拉開裹在唐云鶴身上的浴巾,再用手電筒照著那張已經蒼白的臉,雖然心里早有準備,可看到唐云鶴的容貌時,還是被鎮住,強忍著惡心感,史秀妍認真觀察后,確定這是唐云鶴本人,而不是掉包的山寨品,這才放心。
  站在旁邊的張幸緊跟著過來,也檢查了一遍,確定后,對著史秀妍點點頭。
  “老二怎么死的?”確認無誤后,史秀妍起身冰冷的問道,不知為何,心里卻有些莫名的失落和負罪感,她也不知道為什么,或許是想到叱咤川渝多年的唐家兄弟都隕落而感慨吧。
  司徒南不輕不重的回道“逃跑時,胸部中槍而死”
  “唉,就這么死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史秀妍感慨道,畢竟是信佛的人,外表裝的再強硬,內心也是柔弱的,這一切無非是迫不得已,她只想給唐寧保駕護航。
  司徒南知道這是史秀妍的有感而發,并沒有冷嘲熱諷,只是詢問道“現在怎么辦?對外怎么宣布,消息怎么發出去?”
  “你有什么建議?”史秀妍回過神詢問道。
  司徒南差點吐血而亡,感情這女人還沒有想好后續的對策?不過他并沒有發火,只是說道“如果大嫂沒有更好的建議,我覺得明天早上過后再對外宣布,二爺深夜心臟病突發而死,這個處理方法,大嫂覺得怎么樣?”
  史秀妍若有所思道“我突然想到一個更好的建議”
  “大嫂說”司徒南疑惑道。
  史秀妍冷笑道“既然當初他們殺害云龍后,嫁禍給紅爺,如今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嫁禍給那個趙爺,這樣正好能讓紅爺相信我們的誠意,全力支持我們,兩家聯手,對付那個趙爺”
  史秀妍說完,司徒南沉默,這個女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說她心善又心善,說她狠的時候,也真夠狠的。
  “如果第一次用這個招數,確實有出奇制勝的意思,可第二次再用,就不算高明了,再說大嫂何必如此操之過急的決定和紅爺合作,不管是大爺還是二爺在位時,出發點都是為圈子爭取最大化的利益,所以我希望大嫂慎重,二爺死后,趙爺那邊自然會擔心唐家的新政策,他肯定會找大嫂,到時候看看他的籌碼,我們再另作打算”司徒南循循善誘的說道,他可不希望史秀妍去給趙出息找一個大麻煩,這會讓趙出息懷疑他的能力,所以必須得穩住這個女人,不能讓她亂來,只要爭取到足夠的時間就行。
  史秀妍仔細思考以后,覺得司徒南說的不無道理,自己確實有點著急了,應該隨機應變,而不是現在就決定和紅爺合作。
  旁邊的張幸也支持司徒南的建議說道“我覺得司徒先生說的對,大嫂要慎重”
  “既然這樣,那就按你說的做”史秀妍思索良久回道,
  司徒南淡淡道“好,我知道怎么做了”
  這時候,史秀妍突然想到一件事,臉色微變,盯著司徒南道“那個賤人呢?”
  司徒南本來想渾水摸魚過去,誰知道史秀妍一直惦記著嚴若語,不過司徒南早有對策,搖頭道“大嫂,對不起,這件事我沒辦好,讓她給跑了,我正派人在追”
  史秀妍大怒道“你說什么?你讓這個賤人跑了,司徒南,你到底能不能行,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我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我一定要殺了那個賤人”
  司徒南不理會史秀妍的暴怒,只是回道“這都怪我,我沒想到她背著二爺還和二爺的保鏢勾搭在一起,這位保鏢我已經買通,誰知道今晚動手時我才發現,他提前帶著嚴若語跑了,現在也沒個人影,不過我一定會全力找到她”
  “這就是你辦事的能力?”史秀妍繼續質問道。
  司徒南好歹也是有點脾氣的,不屑道“大嫂,一個女人,至于么?”
  “你”史秀妍有些惱火道,可是強壓著怒火,最終還是搖搖頭道“算了算了,能找到找到,找不到就算她命大,她要是聰明點,早點離開成都,不然遲早死在我手里”
  “大嫂說的是”司徒南隨口附和道。
  史秀妍這時候吩咐道“老二的尸體你帶走,怎么處置你決定,明天早上再通知我,到時候我們見面,再對外宣稱老二心臟病突發而死”
  “大嫂放心,我心里有譜”司徒南點頭回道。
  史秀妍沉聲道“既然這樣,我先撤了,你們回酒店,明天見”
  于是,史秀妍帶著她的人馬,浩浩蕩蕩的離開西嶺雪山,司徒南則帶著眾人再次回斯堪的納酒店。
  回到斯堪的納酒店時,已經是凌晨三點半,唐云鶴的身體放在中間那棟木屋別墅里,房間開著窗戶,深夜這里的溫度很低,所以不用擔心尸體腐爛。
  司徒南獨自住在自己那棟木屋別墅里,手下已經打電話告訴他,安全將嚴若語送到市區,那是司徒南早就安排好的秘密住處,明天早上嚴若語將用假.身.份.證坐火車離開成都,前往杭州。
  掛掉電話后,司徒南這次毫不顧忌的用自己的手機撥通趙出息的電話,深夜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趙出息早已睡著,傍晚從重慶回來的齊思躺在他的懷里,像只慵懶的貓咪。以往趙出息都會關機睡覺,不過知道這個周末會不太平,并未關機,只是調成靜音震動模式,手機震動數秒后,趙出息這才醒來,拿過手機,又是一個陌生號碼,趙出息接通后,還沒等他說過,司徒南便直接說道“唐云鶴死了”
  趙出息整個人瞬間清醒,像是打了激素一樣,冷靜詢問道“一切順利?”
  “按原計劃進行,并未出現意外”司徒南底氣十足道,所有的布局終于等來現在的收官,接下來的目標就是史秀妍和史家兄弟,而他們的命運已經成定數。
  對司徒南,趙出息根本不用多說什么,所以只是說道“那就,保持聯系,隨時配合你”
  掛掉電話,趙出息有些興奮,拿下唐家,已經指日可待了,看眼旁邊往自己懷里挪了挪的齊思,趙出息抱緊她,再次入睡。
  第二天,天亮,就像那天宣布唐云龍的死訊一樣,唐家對外宣布,唐家二爺唐云鶴,昨晚死于心臟病突發,川渝再次震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