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635 女人很容易滿足


  司徒南本不想這么做,他最開始的計劃不是這樣,只是派人刺殺唐云鶴,自己再出面救唐云鶴,然后帶著唐云鶴逃離斯堪的納酒店,最后直接把唐云鶴帶到史秀妍那里,到時候史秀妍想怎么著由著她。
  不過后來想想,這個計劃不妥當,唐云鶴活著見到史秀妍就有可能說出多關于自己的事情,給自己增加未知的風險,所以最后才選擇第二個計劃,自己送唐云鶴最后一程,省的到了史秀妍手里再受折磨,自己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我真沒想到,會是你”唐云鶴此刻狼狽至,全身幾乎**,只穿著內褲,臉色蒼白無力,因為他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想到誰都有可能殺他,卻沒想到會是最信任的心腹從背后捅這么一刀,這一刀,真是捅的他徹底絕望。
  司徒南緩緩向前,坐在大廳里的沙上,沉聲道“要是二爺早就知道,我現在也不會站在這里,不好意思,二爺,得罪了”
  整個木屋別墅已經被封鎖,唐云鶴除非有頭六臂才能逃出去,他氣的有些顫抖,可是強迫自己冷靜,最終一步一步的走下樓梯,走向司徒南。
  司徒南沉聲吩咐道“給二爺把衣服拿來”
  一位手下立刻回房間給唐云鶴拿衣服,房間里還有兩外兩位男人保護著嚴若語,這是司徒南早就吩咐好的。
  “司徒南,你隱藏著真夠深的,沒想到啊沒想到,沒想到我唐云鶴會敗在你的手里”當走到司徒南的面前后,唐云鶴氣急敗壞的說道,明顯很是不甘心。
  司徒南嘆口氣道“二爺,別生氣,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我沒辦法,有人要你死,我不能讓你活著”
  “誰,是不是史秀妍那個狗.娘養的婊?”唐云鶴想都沒想的罵道,除過史秀妍這個婊想讓他死,還能有誰?只有這個婊的可能性最大。
  司徒南點點頭道“確實,大嫂早已經知道大爺是您殺的,所以她一直在謀劃除掉你,我只是順手幫忙而已”
  唐云鶴質問道“她給了你多少錢,能讓你冒這么大的風險,司徒南,我對你不薄,你現在在唐家的地位也不低,有什么是你得不到的?”
  “大嫂給了一個我無法拒絕的價格,所以我只能這么做,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不是么?”司徒南嘆氣道,不可一世的唐家走到今天,還真是讓人可憐。
  這時候手下已經拿來唐云鶴的衣服,唐云鶴邊穿衣服邊問道“多少錢?”
  “兩個億”司徒南淡定自如道。
  唐云鶴聽到這個數字,明顯一愣,隨即哈哈笑道“還真特么是大手筆,你不怕你有命拿沒命花么?”
  “所有人都會這么說,可這并不是二爺要操心的事,我敢拿自然有命去花,要是沒這個本事,我司徒南敢冒這么大的風險?”司徒南冷笑道,唐云鶴還是把他想的簡單了,也難怪他今天吃這么大的虧。
  唐云鶴有些自嘲的笑著,笑的很是辛酸道“司徒南啊司徒南,我真是瞎了眼了,會被你從背后捅一刀,當初設計讓我殺我的大哥的是你,今天要殺我的還是你,我們唐家兄弟居然會都死在你手里,這還真特是個天大的笑話啊”
  “二爺,我想你說錯了,讓大爺死的是你,讓你死的是大嫂,這些都和我沒有關系,我只是替人辦事而已,不過放心二爺,我會替你報仇的,我想用不了多久,大嫂也會緊跟著你們的步伐的”司徒南一臉玩味的說道。
  唐云鶴皺眉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二爺難道不懂么,二爺會死,大嫂也會死,只有她死了,這一切才算結束”司徒南一字一句的說道。
  唐云鶴猛然驚醒,毫不猶豫的撲向司徒南道“司徒南,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要針對我唐家?”
  司徒南不理會緊抓著他衣領的唐云鶴,平靜道“二爺,士為知己者死,我司徒南只認這句話,我當初給過您機會,如果那次我向您借錢,您能借給我,也就不會有今天了,我司徒南肯定會忠心耿耿,您一直讓我忘了這件事,可我怎么能忘,您不借也就算了,可您何必再羞辱我司徒南,我司徒南這輩幾乎沒求過別人,更沒欠過別人,所以您如果借我錢,我肯定會加倍奉還,您知道我那錢是干什么用么,是給我女人看病用的。可惜,您不借,自然會有人借,所以這一切,都是早就注定的”
  “誰,我想知道是誰?”唐云鶴已經明白,司徒南根本不是給史秀妍賣命,他的背后還有別人,而這個別人他根本不知道是誰。
  司徒南松開唐云鶴的手,在他耳邊低聲道“趙爺,趙出息”
  唐云鶴幡然醒悟,沒想到司徒南的幕后主居然是那個年輕人,那么他們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整個唐家,幾乎是一瞬江,唐云鶴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想明白了,設計殺大哥,陷害紅爺,聯手對付紅爺,這一切都是早有預謀的。
  “司徒南,我特么要殺了你”唐云鶴怒吼著沖向司徒南,想要殊死反抗。
  可惜,他終歸不是司徒南的對手,司徒南抓住他的胳膊,直接撂翻出去,該說的也都給他說了,那就讓他上吧。
  “送二爺上”司徒南轉過身,沉聲道,見慣生離死別的他,對于這種事情,早已經心無波瀾。
  七八個手下立即圍住唐云鶴,窮途末的唐云鶴再次反抗,可惜終究寡不敵眾,沒過一會就被制服,一位手下掏出裝著消.音.器的槍,照著他的胸口就是兩槍,一代梟雄唐云鶴,緊跟著他哥哥唐云龍的步伐,一命嗚呼。
  至此,川渝大響馬,遂寧勢力的領者,唐家兄弟,徹底成為歷史,唐家從此開始不再輝煌,逐漸沒落。
  從始至終,司徒南都背對著唐云鶴,直到數分鐘后,手下走過來道“司徒先生,一切已經處理好”
  司徒南這才轉過身,瞅眼正在處理現場的眾人,抬頭道“別留下什么痕跡,準備好車,馬上離開這里”
  “明白”手下點點頭回道。
  司徒南再次問道“嚴若語在哪?”
  手下指著二樓道“在樓上”
  “等我下來”司徒南吩咐道,隨即上樓。
  臥室里,不知道生什么的司徒南坐在床上,用被裹著自己的身體嚇的臉色鐵青,生怕眼前這兩個男人把她怎么著,如果真想把她怎么著,她也沒有反抗的余地,不過這兩個男人似乎對她沒興趣,只是守著她,一句話也不說。
  司徒南走進來的時候,嚴若語正在呆,司徒南瞅眼嚴若語,示意兩位手下出去,讓他和嚴若語單獨相處。
  嚴若語這個時候才回過神,像是找到主心骨一樣,連忙跑下床抱住司徒南,顫抖道“我好害怕,我好害怕”
  “不用怕,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司徒南輕撫著嚴若語的后背,感受著她絲滑的肌膚說道,可惜他沒有任何情.欲。
  嚴若語低聲啜泣,不管如何,她也只不過是一個女人。
  “唐云鶴死了”司徒南不輕不重的說道。
  嚴若語沒聽清楚,低聲道“你說什么?”
  “我說唐云鶴死了”司徒南再次重復道。
  嚴若語愣住,隨后突然抱緊司徒南嗚嗚嗚的哭起來,司徒南嘆口氣道“從今天起,你不用再過這種提心吊膽的生活了,一會我會讓人送你回市區,什么都別帶,天亮直接離開成都,我讓人陪你去杭州,你在長角散散心,短期別回成都,什么時候可以回來,我會通知你”
  “我怕,我能不能留在你身邊伺候你”嚴若語抬起頭,淚眼朦朧的問道。
  司徒南堅決搖頭道“不能,待在成都不安全,我也沒空照顧你,聽話,你是個聰明的女人”
  嚴若語不再說話,只得聽話,不然生怕惹怒司徒南,也是,至少能離開成都,至少這樣的生活結束了。
  數分鐘后,嚴若語穿著一身男裝跟著眾人走出別墅,司徒南這是擔心周圍有史秀妍的眼線現嚴若語,會給她帶來殺身之禍,誰知道,史秀妍恨死嚴若語了,巴不得殺了他。
  停車場那里,幾輛車已經準備好,眾人坐車離開斯堪的納酒店,好像什么都沒生過一樣,唐云鶴的尸體和司徒南同處一輛車,向著他們約定的地方而去。
  中途,一輛車離開車隊,兩個男人帶著嚴若語回成都市區……
  西嶺雪山山腳下某個荒涼的地方,此時這里停著五輛車,眾人都坐在車里面,誰都沒有下車,一輛車是司徒南的人,剩下四輛車都是史秀妍的人馬。
  張幸和史秀妍坐在一輛車里,這會已經是凌晨兩點,史秀妍見還沒有什么動靜,不禁皺眉道“怎么還沒來?”
  張幸淡淡說道“嫂,會不會有詐?”
  “周圍環境你都勘察過了?”史秀妍不放心問道。
  張幸點頭回道“都已經提前排查過,沒什么情況,要不再等等?”
  “那就再等等,量他也不敢亂來”史秀妍冷哼道。
  十幾分鐘后,司徒南的車隊終于出現,張幸看見遠處的車隊,沉聲道“大嫂,來了”
  史秀妍瞅眼不遠處的車隊,為謹慎的吩咐道“讓大家準備好家伙,小心點”
  說完,這才下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