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34 不是你想的那樣

司徒南的話,是對嚴若語的善意警告,如果嚴若語真敢私自離開西嶺雪山,那么司徒南的心腹將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嚴若語,他不會讓嚴若語干擾到這次計劃,畢竟他等這一天已經很長時間了。
  司徒南沒有回成都市區,而是來到龍泉驛的唐家別墅,也不知道唐云龍當年找的那位風水大師是不是冒牌貨,這棟豪宅不僅沒有讓他們唐家風生水起,相反現在卻要家破人亡。
  司徒南來唐家別墅,名義上是來拿唐云鶴讓他拿的東西,實際上是來見史秀妍的,果不其然,司徒南剛進唐云鶴的別墅沒多久,史秀妍那邊就派人過來了,說是太太請他過去喝茶。
  司徒南不緊不慢的來到唐云龍的別墅,唐寧沒在,對于唐云龍這個兒子,司徒南不怎么厭惡,相反有點喜歡,這孩子在公司很吃苦,每天工作十四個小時以上,晚上更是加班到深夜,對于自己不懂的事情,都會虛心詢問公司里的高管,說實話,確實是個做事的孩子,可惜唐家的家業,不僅僅是做事能夠繼承的,需要的是掌控大局的能力,不然就算是把唐家交到他的手里,遲早還是被人玩死。
  司徒南進來的時候,史秀妍已經泡好一壺上等的普洱茶,今天不比往日,沒有外人,只有史秀妍獨自一人待在唐云龍先前的會客室里,桌上這套茶具都是她從遂寧帶來的,都說物有靈性,也不知道這套被她養了很多年的差距是否有靈性。
  “司徒先生,坐”史秀妍沒有起身,只是伸出手很是客氣的說道。
  司徒南臉色平靜坐在史秀妍的對面,史秀妍不溫不火的給司徒南倒茶,茶留三分后說道“如果沒有變數,司徒先生應該剛從西嶺雪山回來?”
  “你已經知道,還需要再問我一遍?”司徒南冷哼道,對于這個沒有多大本事,卻想力挽狂瀾的女人,司徒南打心眼是鄙視的,他一直覺得,女人就該做女人該做的事情,而不是越俎代庖想要掌控唐家,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像簡姨那樣,翻云覆雨,還有她那個趾高氣昂的堂弟,不過是這些年靠著唐家和他哥哥的勢力掙了點錢,就以為老子天下第一了。
  史秀妍呵呵笑道“自然要問一遍,有些東西確定點好,不然容易讓人措手不及”
  “唐云鶴已經在西嶺雪山,你的錢我也已經收到,他后天下午應該會回市區,最好的動手時間是明天晚上,你準備好了?”司徒南懶得廢話,直言不諱的說道,唐云鶴陪嚴若語去西嶺雪山,嚴若語要待一周,唐云鶴中途有事要回市區,但會不會再去,這就存在不確定因為,因此最好的動手時間就是明天晚上。
  史秀妍臉色微變,她等這一天已經很久,沉聲道“我這邊一切準備就緒,應該是我問,司徒先生你有沒有準備好”
  “那就明晚凌晨過后動手,地點我會通知你,你只需帶人在那里等著,到時候我親自把他送過去,由你處置”司徒南不茍言笑道,眼神滿是冰冷。
  史秀妍躍躍欲試道“那我就等著司徒先生的好消息,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到目前為止,史秀妍依舊沒有全信司徒南,雖然她手里有司徒南的兩大把柄,可誰知道這男人是個什么角色,到時候他要是反手和唐云鶴埋伏自己,那自己就得不償失了,所以,她已經讓張幸組織好人手,全部都是練家子,每個人更是帶著槍,以保萬全。
  三言兩語事情已經談好,不過司徒南隨口問道“聽說大嫂有意要和川北紅爺合作?”
  “你聽誰說的?”史秀妍臉色微變道,這件事足夠隱秘,司徒南怎么會知道,這讓她有些意外。
  司徒南故意說道“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三方勢力爾虞我詐,各方肯定都在雙方埋著棋子,大嫂既然做了,肯定就會有人知道,據我所知,唐云鶴已經知道,不過對他來說,這已經和他沒有關系,我只是在想,如果大嫂干掉唐云鶴以后,拋棄趙爺,如何應對趙爺那邊的盛怒?”
  史秀妍瞇著眼睛,沉默良久,想要知道司徒南為什么這么問,良久后回道“那我們換位思考下,如果是司徒先生你,你會怎么做?”
  “我?我會選擇紅爺”司徒南不假思索的說道。
  聽到司徒南的話,史秀妍忍不住笑出聲,司徒南果真是聰明人啊,回道“既然司徒先生都會這么做,那我肯定也會這么做,云龍的死,難道沒有那位趙爺的參與,如果他不參與,云鶴又怎么會敢這么做,然后拋棄紅爺,聯手他對付紅爺,我現在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掌控唐家后,肯定會拋棄那位趙爺,紅爺被我們兩家壓的喘不過氣,現在聯手紅爺,那就是雪中送碳,絕對能給唐家爭取最大的利益,所以,這是最明智的選擇”
  司徒南呵呵一笑道“那倒是,不過這些和我已經沒有關系,希望唐家在大嫂的領導下,能夠越來越好”
  “謝謝”史秀妍若有所思道。
  周六,風和日麗,不過天氣預報說,又一波冷空氣即將南下,現在已經是十一月底,下周就要邁入十二月的地盤了,冬天的味道越來越濃,大街上美女們都已經換上冬天的衣服,相比于冬天,男人們更喜歡夏天,臃腫的衣服遮蓋住了美女們性感的身體,喪失不少有趣的東西。
  今天趙出息一身素衣,帶著陳安逸黃土周易和郫縣保安基地的幾個教官,來到成都郊區的陵園送別在巴中出事的兩位心腹,他們都是成都本地人,所以送別他們的還有他們的家屬,趙出息給兩家家屬每家兩百萬的賠償,同時讓人安排他們家屬的工作,以后的孩子上學工作等等都會持續幫助,這是簡姨在的時候就訂下的規矩,對此,趙出息很欣賞簡姨的做法,只有這樣,才能人心所向。
  送別完犧牲的兩位心腹,趙出息緊跟著又來到醫院看那位重傷的心腹,圈子里專門有負責后勤的團隊,所以這些瑣事都不用他操心。
  時間還早,趙出息和陳安逸黃土周易師叔來到錦江俱樂部,少婦林敏有些日子沒見到趙出息,顯的很是高興,畢竟趙出息今天沒有打招呼就來到錦江俱樂部,錦江俱樂部里還有不少圈子的中高層,眾人大驚失色,連忙向趙出息打招呼,其實很多人都沒見過趙出息,可趙出息身邊圍繞著黃土陳安逸,眾人自然清楚這是誰。
  眾人來到三樓喝茶,林敏親自過來服務,只是沒過多久,趙出息就讓其他人都離開,轉而和黃土等人商量重要的事情。
  “可能要有變數了”趙出息吶吶自語道。
  黃土不解道“什么意思?”
  趙出息沉聲道“這兩天嚴密監控唐家和紅爺的動靜,有任何風吹草動,都要向我匯報”
  “要出大事?”黃土繼續問道,對于趙出息說的這番話,他很迷糊,難道趙出息那邊有行動,可趙出息的行動他都清楚,沒什么動靜啊。
  趙出息不說話,只是吩咐黃土他們這么做,他知道一旦那邊動手,司徒南就要危險了,一切都有可能出現變局,雖然司徒南有能力掌控一切,可他現在要面對的是史秀妍和紅爺兩邊,按照司徒南自己說的,史秀妍肯定會想辦法除掉他,因為他知道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所以趙出息要給司徒南一個穩固的大后方,隨時支援司徒南,保證萬無一失。
  傍晚,司徒南再次出前往西嶺雪山,晚上八點多趕到酒店,這時候嚴若語和唐云鶴剛剛從外面玩回來,正準備吃晚飯,司徒南沒吃晚飯,便陪著她們一起吃晚飯。
  吃完晚飯以后,唐云鶴喊司徒南跟他一起去泡溫泉,嚴若語也跟著一起去,西嶺雪山的溫泉在川渝是比較有名的,畢竟靠著雪山么。
  唐云鶴并不忌諱司徒南的存在,三個人泡一個溫泉池,當嚴若語穿著黑色的三點式比基尼出來的時候,司徒南的眼神有一瞬間的停留,唐云鶴瞅在眼里并沒說什么,女人的性感就是要給男人看的,只是有些男人只能看不能吃,他很享受別的男人看嚴若語那**裸的眼神,這讓他很有成就感,就像當初他看嚴若語的時候一樣。
  嚴若語臉色微紅,有些矜持,唐云鶴便笑道“若語啊,放開點,司徒是自己人”
  嚴若語白眼唐云鶴,就差說沒個正行,她還不知道唐云鶴什么意思,故意顯擺唄,不過對于自己的身材,嚴若語有著足夠的自信,不然怎么可能把唐家兩兄弟迷的團團轉。過會,服務員送來紅酒和果盤,嚴若語倒好紅酒以后,就游到另一邊去,偶爾會偷瞄眼司徒南,對于司徒南,嚴若語是又愛又恨,恨的是這個男人掌控著她的命運,就像隨手捏死螞蟻一樣可以玩死自己,愛的是這個男人翻云覆雨的能力,唐家兩兄弟以及那個蛇蝎毒婦史秀妍都被他玩的團團轉,女人喜歡強者,嚴若語就是這種類型,不然當初她也不會選擇唐云龍。嚴若語在想,司徒南沒有毀容前,會不會也是一個帥哥,她沒有見過唐云鶴口中那個司徒南的女人,如果那女人是美女,她便可以確定司徒南以前也是個大帥哥,要是那樣,自己說不定真會愛上這個男人。
  只是可惜的是,他似乎對自己的身體沒有興趣,也是,自己不是什么好女人,不過是唐家兄弟的寵物而已,他自然不喜歡。
  喝紅酒,泡溫泉,賞美女,唐云鶴這生活真是愜意,快到晚上十一點的時候,三人這才回到房間。
  司徒南沒有開燈,抹黑找到酒店提供的廉價紅酒,拿著杯子坐在客廳里自飲自酌,過會又掏出一包煙,點燃,連抽三根后才停下,客廳里滿是煙的味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司徒南只等著凌晨的到來,就像是春天播下種子的,等著秋天豐收一樣,這樣代表著這盤局最后收官時刻的開始,絕對是驚艷全場。
  一個小時后,終于到了午夜十二點,司徒南的嘴角露出一絲嗜血的笑容,誰都知道,他幾乎不笑,這只能說,他興奮起來了。
  整個斯堪的納酒店已經沒有什么人影,除過光亮的路燈等等,木屋別墅區靜悄悄的,這時候,突然一聲尖叫打破深夜的寧靜。
  司徒南知道,該結束了,起身不緊不慢的走向緊鄰著唐云鶴的木屋別墅,另外一棟木屋別墅里這次跟著來西嶺雪山的保鏢都是他的心腹,一半是趙出息派給他的小隊成員,一半是他自己培養的死忠,至于今晚執行任務的,也是同樣的組合,一半小隊成員,一半死忠。
  唐云鶴的木屋別墅里,整晚被嚴若語勾引,加上心理那點變態想法,唐云鶴早已欲火焚身,回到別墅后就和嚴若語開始在床上大戰三百回合,做完兩次后,唐云鶴已經筋疲力盡,嚴若語**著身子準備去洗澡,剛走到臥室門口,臥室的門突然毫無征兆的打開,只看見門口站著五六個男人,嚴若語下意識失聲尖叫,還沒等她回過神,已經被人直接推開。
  這一聲也算是喊醒床上的唐云鶴,唐云鶴畢竟是久經沙場的老手,反應神,從床上一躍而起,唐云鶴沒想到有人會在這里殺他,大驚失色,幾個男人相視一眼,十分有默契的往前逼近。
  誰知道唐云鶴順手抓住床上的被子直接扔向那幾個男人,趁著這個空隙沖向外面,奈何當他沖到外面以后才意識到情況有多嚴重,樓上樓下十幾個人已經封鎖所有出口。
  只穿著內褲**著身體的唐云鶴站在走廊里眉頭緊皺,他如果仔細看的話,這些人大部分都是跟著他來西嶺雪山的保鏢們。
  “你們是什么人?”唐云鶴大聲質問道。
  司徒南這時候推開木屋別墅的門,緩緩走進來道“二爺,受驚了”
  一瞬間,唐云鶴立刻明白所有事,他知道自己完了,這次真特么是,死也不會瞑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