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63 獅子搏兔驚艷全場


  第五十九章試試
  未經人事,還是個正兒八經老處男的趙出息狼狽不堪的跑回房間,整個后背全濕,可見剛剛那場面是多么的讓他心驚膽戰,比去和祁連大山里的畜生們斗智斗勇都要吃力,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勇氣和膽量調戲蘇西洛,雖然說最終結果是道行不夠反被調戲落跑,可剛剛那香艷的場面可不是哪個男人能把持得住,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差槍走火釀成大禍。
  趙出息不知道蘇西洛為何突然如此劍走偏鋒,考驗自己?還是外冷內熱需要一個男人發泄生理需求?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后者的概率太小,蘇西洛還不至于寂寞到這種程度。不管如何,趙出息都知道,只要自己越過這道紅線,那么第二天肯定是卷鋪蓋走人,蘇西洛是他走出大山的第一個跳板,這種賠本買賣他可不做。
  躺床上,想要抽根煙才想起那包芙蓉王全特么給了張茅盾。趙出息恨恨不平道“特么的,下次再勾引老子,老子就真把你嘿咻了,別看老子是處男,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
  最終趙出息意猶未盡的舔著嘴唇樂呵道“長的好看,皮膚白,胸大,腿長,屁股翹。這娶回鳳凰村得羨慕死多少人?”
  此刻坐在沙發上捧著茶杯尚未離去的蘇西洛要是知道這狗犢子的想法,會不會如同少女般的嬌羞?
  經過這么一折騰,趙出息困意全上來,沒過多久便昏昏欲睡,這一覺徑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保姆蔣姨喊她起床吃早餐,趙出息洗漱完一臉疲憊的下樓,正好碰上蔣姨的眼神,蔣姨那眼神似乎在說,年輕人要節制點……
  蘇西洛還沒下來,趙出息懶得管她,昨晚吐得那叫一個昏天暗地,差點胃都吐出來,現在餓的直難受,狼吞虎咽不顧形象的開始掃蕩,蔣姨知道趙出息昨晚的喝的比較多,吐的胃難受,將熬好的粥和牛奶遞給過來道“小趙,先喝點粥和牛奶,潤潤胃,對身體好”
  蔣姨是本分人,不然以蘇西洛這么挑剔的性格也不會選她當保姆,蔣姨家里有兩個孩子,兒子已經成家立業,女兒在北京讀研究生,老伴年輕時便出事離開,和兒媳婦的關系一直鬧的很僵,氣不過便出來當保姆,一來能掙錢,二來樂的清凈。丈夫以前是廚子,所以她跟著也會做飯,在家政中心培訓過一段時間,現在干什么都得心應手,蘇西洛對她很滿意。
  “謝謝蔣姨”趙出息接過粥笑道。
  蔣姨心疼道“以后少喝點酒,年輕人要懂得保養自己的身體,等老了全身都是病”
  這個時候蘇西洛正好起床下樓,自然沒穿昨晚那香艷睡衣,趙出息故意搖頭晃腦道“生活所逼啊”
  “被誰所逼?”蘇西洛并沒有往日那么冰著臉,而是面帶笑容的問道,只是看似來是笑里藏刀。
  趙出息沒察覺到這細微的變化,很沒骨氣的回道“沒事沒事”
  吃完早餐,蘇西洛去換衣服,耿師傅已經來接趙出息,至于蘇西洛這段時間一直由公司另外一個司機負責接送,趙出息走出曲江龍湖盛景的時候別提多么的牛氣,一眾保安對他已經算是頂禮膜拜。
  去汽修廠的路上,耿師傅故意打趣道“破.處了?”
  這話差點讓坐在旁邊喝水的趙出息噎住,嗆的直流眼淚,緩過氣后哀怨道“耿叔,多大人了,還為老不尊,你覺得就算是蘇總投懷送抱,我敢要么?”
  耿師傅輕拍趙出息腦袋罵道“你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保不準昨天晚上就已經生米煮成熟飯,在我面前還裝。投懷送抱?別說蘇總投懷送抱,你小子那心思我還能不知道”
  “愛信不信,反正我是清白的”趙出息閉著眼睛愛理不理道。
  耿師傅真相暴走這牲口,瞧著得瑟的樣子,清白你大爺……
  有人歡喜有人愁,趙出息兩次入住蘇西洛的別墅,這待遇已經讓某些人氣的暴走,能夠暴走的人自然是蘇西洛的天字號備胎徐少卿,你若安好備胎到老,徐少卿完美的闡釋了這句話的真理。不過像他這樣有錢有背景的大紈绔自然身邊不缺女人,高富帥就算是當備胎也不是屌絲能夠相提并論的,可有時候屌絲確實能夠逆襲高富帥,比如趙出息赤裸裸的逆襲。
  當得知趙出息昨晚再次夜宿蘇西洛的別墅后,一直顯的比較冷靜淡定的徐少卿再也無法壓制自己心中的怒火,蘇西洛是他打算娶回家當媳婦的女人,現在卻被趙出息這個土鱉山炮拿下,這是對他赤裸裸的羞辱。正在秦嶺山下修身養性的徐少卿緊握雙拳,眼神陰狠道“蘇西洛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我徐少卿連個民工都不如?”
  在愛情面前,不管什么樣子的人,都會走火入魔,徐少卿也不例外……
  “徐少,怎么辦?”徐少卿瞇著眼睛望著大霧朦朧的終南山,站在他旁邊的中年男人低聲問道,男人身材偏瘦,光頭沒有眉毛,長著一副天生的反派臉,卻是個狠角色,算得上徐少卿的狗頭軍師,之前得過一場大病,差點沒了命,是徐少卿覺得他有能力,治好他的病,后來病好后便一直跟著徐少卿。
  “管樂,我和蘇西洛的事情,你比誰都清楚,你說他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徐少卿生氣是生氣,可還不至于迷失心智沒有頭腦,他的最終目標是蘇西洛。
  管樂微躬著腰,戰戰兢兢,沒一點鋒芒,懂得在主子面前仆人應該是什么角色,輕笑道“這個難說”
  山腳下的空氣比起西安城里,可是天壤之別,猛吸口氣似乎都能延年益壽,這幾年政府對秦嶺的管制愈發的嚴格,全面禁止商業開發秦嶺,之前在山上以及半山山腳很多非法建的別墅都已經被強制拆除,除過那些背景深厚加上建的比較早的大型別墅小區,徐少卿的別墅沒在深山老林里,他不喜歡太過安靜,沒那個心性修身養性,他的別墅在秦嶺山下有名的紫薇山莊小區,背靠秦嶺北麓,旁邊便是亞建高爾夫俱樂部,配套設施齊全,是西安有名的高檔別墅小區。這段時間比較煩躁,徐少卿便帶著管樂來這里靜心,沒想到這才沒來兩天,便得到這個讓人惡心的消息,實在掃興。
  “平心而論,蘇西洛若想結婚,我肯定是他的第一人選,只是當年落下這些后遺癥,得慢慢消化。我知道他是在利用我,沒有我的人脈關系,蜀都集團在西安哪能發展的這么快,她也不敢得罪我,不然蜀都集團在西安將是寸步難行。蘇西洛對我不至于討厭,也談不上喜歡,只能說是復雜吧。”徐少卿皺眉說著他和蘇西洛之間的故事。
  “蘇西洛是個女強人,她短時間里肯定沒有結婚的想法,徐少若真想娶他,還得熬幾年”管樂低頭說道。
  徐少卿浪蕩的笑道“正合我意,我還沒玩夠,如果結了婚,她這樣的女人一旦知道我在外面敢包養女人,肯定會玩死我,我還不想玩火自焚。趁著這幾年,能玩盡量玩,以后就收心了。”
  “只是現在突然出現個趙出息,讓我有些看不懂蘇西洛。她不至于能瞧上趙出息,可兩次夜宿別墅,說沒什么事,我也不信。這個趙出息到底是什么背景,真如表面上那么簡單,我不信”徐少卿繼續說道。
  “要不試試?”管樂建議道。
  徐少卿冷笑道“那就試試,我也想看看蘇西洛是真對這山炮有意思,還是拿他來惡心我。他不是在那個山水情洗浴中心當保安隊長,那就去哪里鬧鬧”
  “山水情的老板和孫犢子的關系?”管樂提醒道。
  “你覺得孫犢子會為這個和我翻臉,他巴不得我欠他人情,你給他打個招呼就行”徐少卿不以為然道。
  管樂點頭道“我這就去辦”
  管樂走后,徐少卿瞅著對面別墅陽臺上一位良家少婦道“蘇西洛,我不信你能逃出我的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