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27 只等好戲上演

第六百三十八章穩了
  蘇遠平剛開始說的話,讓趙出息以為蘇西洛把所有事情已經給蘇遠平說過,不然蘇遠平怎么可能知道,這其中自然包括兩人之間的恩恩怨怨,蘇遠平要是知道,肯定會選擇和自己保持距離,應該是隨時警惕著自己報復他們蘇家。
  可蘇遠平后來說的話,讓趙出息又有些疑惑,蘇遠平的意思很明顯,他知道自己趙爺的身份,依然把自己當做朋友或者球友,更不會因為自己這層身份而有意巴結自己或者忌諱一些事而保持距離。
  前前后后一思考,趙出息覺得,蘇西洛應該是選擇性的告訴蘇家有關自己的事情,比如自己趙爺的身份以及在西安的一些事,但并未說出兩人之間的恩怨,顯然,蘇西洛是怕蘇遠平擔心,更害怕蘇家恐慌。
  她想一個人擔下這一切?蘇西洛啊蘇西洛,你總是如此的自負,一個女人一旦自負,就有些可怕了。
  蘇遠平一番話下來,以趙出息對蘇遠平的了解,這確實是他的心里話,這個老人在商場是什么樣子他不知道,但和他相處這么久,倒是覺得還不錯,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只可惜他是蘇西洛的父親。只當朋友,保持距離,不牽扯利益往來,蘇遠平想說的就是這些,趙出息淡淡一笑,已經想好對策。
  “蘇叔既然這么說,那我也就說兩句,正如蘇叔所說,我們彼此能成為朋友,不是因為彼此的身份,而是覺得脾氣相投能聊得來,這是前提,我不知道蘇叔還愿不愿意把我這個年輕人當朋友,反正我是愿意把蘇叔當朋友,雖然我和西洛在西安有些矛盾,但那都是我們年輕人之間的小事,我和西洛是我和西洛,我和蘇叔是我和蘇叔,一碼歸一碼。我也不希望蘇叔因為我另一層身份而有所變化,都說君子之交淡如水,如果變味了,這是我和蘇叔都不愿意看到的,我更不想因為我這層身份,而讓蘇叔有所顧忌,從而放棄我這個朋友,如果那樣,我確實有些心寒”趙出息用心良苦的說道,這番話角度把握的很好,把蘇遠平想說的,自己該說的,都全部說出來。
  蘇遠平聽著趙出息的話,不禁暗暗點頭,這年輕人能用兩年時間從一個普通人成為趙爺,顯然不無道理。
  “那我到有個問題想問問你,你為什么謊稱自己叫趙成?”蘇遠平的語氣已經有些放松,他最開始的話,也是想表明自己的立場,身份歸身份,朋友歸朋友,能劃清界限最好。
  趙出息輕笑道“雖然很少有人知道趙爺叫趙出息,但我得防備有人知道,不然就像蘇叔所說,他和我認識一開始就抱有目的性,這樣不好。再者,蘇叔要是知道我是趙出息也就是趙爺,蘇叔還會把我當朋友么,我想不會吧”
  “有意思,你這個年輕人讓我覺得越來越有意思了,西安的趙出息,成都的趙爺,這跨度,要不是西洛親口對我說,我想怎么我都不會信這是同一個人”蘇遠平笑意盎然的說道,幾番交談下來,兩人算是把身份這個問題終于說開了。
  趙出息有些感慨道“人生就像是一場冒險,誰也不知道會經歷什么,會發生什么,蘇叔不敢想,我也不敢想,但這一切確實發生了”
  “行了,年輕人要有活力,別長吁苦嘆的,沒想到我有幸能認識大名鼎鼎的趙爺,不得不說榮幸,怎么樣,趙爺,我們比比?”蘇遠平拿起球桿起身對著趙出息說道,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趙出息跟著起身,不過卻笑道“那蘇叔,我們還像以前那樣,該怎么就怎么,不理會這些瑣事”
  “你都不在乎,我還能在乎,不是誰都能認識趙爺的”蘇遠平哈哈笑道,一改剛剛眉頭緊皺的樣子。
  趙出息搖頭苦笑道“你這老頭子”
  說完,兩人拿著球桿前往果嶺,蘇遠平根本不會知道,他的女兒,是這個男人生平第一個恨的女人。
  趙出息和蘇遠平切磋球技,奈何身體緣故只得落敗,還好齊思這時候回來,于是就變成齊思和蘇遠平切磋,不管是長相氣質,還是察言觀色說話做事,在外面齊思從來不會給趙出息丟份,所以很快就博得蘇遠平的好感,讓蘇遠平不禁感慨,趙出息這未婚妻除過在事業上可能不如自己女兒,其他地方并不差自己女兒。
  不過,以趙出息現在的身份,他的女人并不需要在事業上有所建樹,如今蓬勃發展的西蜀集團,絕對是川渝民營企業的翹楚。
  一直待到下午五點,打完球以后,蘇遠平和趙出息齊思并肩離開麓山國際高爾夫球場,蘇遠平邀請趙出息齊思去蘇家做客,不過趙出息以晚上有事婉拒,蘇遠平也不在意,笑道以后機會多著。
  由于要準備晚上的歡迎晚宴,趙出息和齊思直接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準備,這種比較正式的場合自然得好好收拾收拾,這可不是兄弟幾個待路邊攤吃烤肉。
  洗完澡換衣服,齊思開始靜心打扮趙出息,挑襯衫、領帶、西裝、皮帶、皮鞋,最后是腕表,捎帶著再給趙出息收拾收拾頭發,半個小時時間,換了不下十套衣服,齊思終于大功告成,趙出息站在鏡子前,有些不相信這是自己,看來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得好好打扮。
  至于齊思自己,早已經選好衣服,暗紅色的禮服,由于外面天冷,晚上他們還要去時光酒吧,所以外面披著風衣外套。
  晚七點半,趙出息趕到錦江賓館貴賓廳的時候,西蜀集團今晚要參加晚宴的高管都已經到齊,總裁徐林、副總裁張超、總經理范離、執行董事兼董秘宋青瓷,以及徐林靠著關系從跨國財務公司挖來的財務負責人,西蜀集團出席的便是這些高管。
  等到簽約儀式結束以后,為適應新的發展變革,以及未來在國際市場的發展,西蜀集團高層結構也將重新架構。
  這算是趙出息第一次帶齊思參加西蜀集團的官方活動,同樣這也代表著從今天開始,他將從西蜀集團的幕后開始走向臺前,以增加自己的社會影響力,這也是徐林給他設計的路徑。
  除過那位挖來沒多久的財務負責人,其他人趙出息都熟悉,他們也都見過齊思,看到如此出眾漂亮的齊思,都客氣的打招呼,宋青瓷今晚也不差,在任何場合她都不會被其他女人搶去風頭,包括和齊思在一起,她有這個資本,一身裁剪得體的灰色鉛筆連衣裙給她加分不少,脖子上那串項鏈,好像是她和趙出息一起買的,不是什么名牌大牌,只不過是和趙出息在黃龍溪古鎮時買的。
  齊思和眾人打過招呼后,自然去找宋青瓷,徐林主動走到趙出息面前道“馬上就要開始了,今天你可得好好表現啊,這些大佬以后可都是我們的股東,別看份額小,但日后雙方公司合作的機會會很多,西蜀集團想要發展,想要放眼全國,以后乃至世界,都需要盟友”
  “放心吧,我知道”趙出息點點頭。
  幾分鐘后,入股西蜀集團的六家公司高管代表以及西蜀集團的重要合作伙伴緩緩出現,徐林宋青瓷帶著趙出息和齊思一一介紹,央企國企私企以及財團,趙出息或多或少都見過幾次面,所以算不上陌生,至于后來出現的重要合作伙伴,就更加熟悉,這其中包括干媽胡雨嘉和六哥陳野。
  趙出息這一桌坐的都是董事長級別的,西蜀集團這邊只有他和齊思徐林坐在這一桌,胡雨嘉自然而然坐在趙出息旁邊,她有這個底氣。
  晚宴由宋青瓷主持,她主持這種活動輕車熟路,走上臺拿著話筒說著該說的那些場面話,接下來是徐林致辭,徐林的話就比較實在點,大多都是西蜀集團的發展和藍圖,給眾人化一個大餅,大家邊喝酒閑聊,邊聽著徐林致辭。
  趙出息卻和干媽胡雨嘉聊著別的,胡雨嘉笑呵呵道“你昨天給我說的事情,我已經了解過,是不是遂寧政法委書記史可明?”
  “干媽怎么知道的?”趙出息和不遠處的央企二把手致意點頭喝酒后,小聲問道。
  胡雨嘉淺笑道“可別小瞧你干媽的本事,我從省委省紀委那里打聽到,先前舉報史可明就不少,這兩天更是突然急劇增多,有私企老板,也有政府官員以及退休領導,所以我想,你想說的也是史可明吧”
  趙出息有些詫異,沒想到司徒南的辦事效率如此之高,他自然不知道,當天晚上打完電話,司徒南就和唐云鶴商量過針對史家的對策,唐云鶴肯定聽司徒南的,兩人連夜辦這件事,第二天各種舉報信就已經到省委省紀委以及市委市紀委那里,因為司徒南擔心耽擱到后續的事情,他們現在比較著急。
  趙出息正愁什么時候把東西送過去,既然干媽已經知道,那就好辦了,趙出息笑道“干媽猜的沒錯,正是史可明”
  趙出息還打算解釋解釋,徐林這會已經說完,沉聲道“下面,就有請我們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趙出息先生給我們致辭,大家掌聲歡迎”
  眾人皆起身看向趙出息鼓掌,胡雨嘉趁勢說道“明天你就可以把東西拿過來,我直接送到省紀委龔書記”
  趙出息知道這事已經穩了,于是面帶笑意,大步走向臺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