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626 一個承諾

第六百三十七章做不到
  對于趙出息和二胖的關系,從西安時期就認識趙出息的徐林很清楚,他們是完全可以彼此換命的兄弟,趙出息可能不清楚二胖背后那位林家男人的背.景,可以前就廝混于四九城的徐林很清楚,在他還沒有發跡的時候,林家那位男人就已經名揚四九城,他的背后,編織著一張誰都不清楚的人脈關系網,這張網從兒時就已經開始,到今天足以讓他手眼通天,相比于那些自以為攀上幾位皇親國戚或者達官貴人就認為自己能橫行四九城的逆襲屌絲草根,本就有著紅色血統的林鎮北,跟他們那可是天壤之別。
  徐林的意思很明顯,是想讓趙出息找二胖,讓林家男人牽線搭橋給予幫助,或者他直接幫忙最好。
  聽到徐林說出二胖后,趙出息明顯陷入沉思當中,關于林家的歷史,他知之甚少,或者說關于老太太和二胖的身世,他都知之甚少,但他知道的是,不管是已故的老太太還是初出茅廬的二胖,絕不是普通角色,不是誰都敢起名林三無的,不是誰都能請來周易師叔給他當保鏢的,也不是誰都能讓胡家欠一份天大的人情,以至于現在胡家,更是全力幫他。
  當初二胖要北上回京的時候,趙出息并不知道二胖要干什么,說實話,那個時%一%本%讀-小說Www.YBdu.coM候他在成都剛剛處于扎根期,他更希望二胖能留在成都幫他,以他和二胖的本事,絕對能在成都打下一片江山,但二胖既然選擇離開成都回北京,趙出息尊重他的選擇,因為他知道二胖絕對是在權衡利弊后做出的選擇,如果能留下,他絕不會離開,何況,林家的根基在北京,老太太當初也希望二胖能回去。
  只是二胖回去要干什么,能干什么,趙出息當時不清楚,后來才知道那個林家男人,聽說他背.景很大本事不小,但背.景多大本事多么不小,趙出息心里還是沒個譜,直到上次去北京后,趙出息才清楚,關于二胖,關于林鎮北,關于以前的林家是多么的流弊,他知道這才剛剛揭開冰山一角而已。
  “你知道林鎮北?”徐林能說讓他去找二胖這話,趙出息便已經知道他這話后面隱藏的意思,二胖自然沒有這么大的能量,但二胖背后的林鎮北有。
  徐林沒有煙癮也沒有酒癮,只是偶爾抽點喝點,但都有局限性,這和當年的他完全是天壤之別,那會的他,工作的時候煙一根接著一根,應酬的時候,酒時常喝到不省人事。既然已經提到林鎮北,那么接下來聊天就比較順暢了,不用再藏著捏著,徐林抽著煙平靜道“十多年前,我就已經知道林鎮北,他比我大一輪,有幸見過兩面,只得甘拜下風”
  “他真有那么大的能量?”趙出息不解的問道,如果林鎮北真有那么大的能量,為什么老太太和二胖又要遠離北京呢?
  徐林仔細琢磨,不知道如何給趙出息解釋林鎮北這個男人,低聲道“他是一個很復雜的人物,身上流著紅色血液,卻又成為林家的義子,繼承了兩家的血脈,所以才能有今天的林鎮北。至于他的能量,從來沒有人去懷疑,不管是他和曾經某位黨內元老的關系,還是后來又和兩位老人的忘年交,或者還是他在紅色圈子里的人緣,都是被外人津津樂道的,所以,如果西蜀控股想要一開始就搶占先機,就要看能不能攀上林鎮北”
  “老徐,我懂你的意思,只是二胖是二胖,林鎮北是林鎮北,我雖然和二胖情同手足,但未必林鎮北就會幫我,像他這樣的男人,可不會僅僅只因為我和二胖的關系,就送我一個順水人情,要知道這不是小孩子過家家”趙出息深思熟慮道,況且,他也不知道如何去和二胖開口。
  徐林淡淡一笑道“不試試怎么知道,如果不行,我們再另想辦法,這只是一個捷徑,同樣,也不是唯一的路”
  “好,等時機成熟,我找二胖聊聊”趙出息點點頭回道,這事也就算這么擱淺。
  整個上午,趙出息都在辦公室忙碌,十一點的時候,還和西蜀集團中高層開了一個會,算是動員大會,為從今天已經拉開的集團股改最后一場戰役打氣,高層倒是偶爾能見到趙出息,中層們已經幾個月沒見過這位名義上的董事長。
  吃過午飯以后,趙出息終于可以休息半天,順便準備晚上的歡迎晚宴,不過他答應帶齊思去麓山國際高爾夫打球,并不打算食言,何況他也有些日子沒打球了,手有些癢癢,現在傷恢復的差不多,可以娛樂娛樂。
  齊思過兩天就會辭職,開始籌備屬于自己的設計公司,不過具體還得和蕭湘商量商量,只是到現在為止,齊思回國還沒見過蕭湘和蔣開山,也是事情忙的天昏地暗,還好今天兩邊都有時間,正好這次六哥帶著閨女也來成都,晚上還會參加西蜀集團的歡迎晚宴,晚宴結束后,大家去時光酒吧小聚。
  趙出息和周易到IFS國金中心時,齊思已經在樓下等著她,周圍不少男人想搭訕卻鼓不足勇氣,齊思瞅見熟悉的奔馳G65,立刻滿是笑意的走向趙出息,趙出息給她打開車門,自己開車,周易則又開著齊思的阿斯頓馬丁。
  趙出息的高爾夫裝備都在麓山國際高爾夫球場的會所里放著,以前每次都要隨身攜帶,最后怕麻煩索性直接仍在那里,打球的時候直接拿出來。
  今天的天氣還算給面子,大中午的太陽高掛,在這種初冬的季節里,絕對算的上好天氣,趙出息帶著齊思兩人在草坪上過招,趙出息傷勢未愈,所以不能做劇烈運動,大多時候只能看著齊思玩,順便指點指點齊思的動作。
  女人打高爾夫球沒有男人那么有力量,但勝在優雅,比如齊思,她揮桿的力度可能不夠,但動作身體姿勢都比較標準,整個后背和臀部形成的曲線讓人很是迷戀。
  趙出息經常來麓山國際打球,所以認識不少熟人,不過這其中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熟人瞅見他后,都會客氣的點點頭,然后帶著絲戲虐的眼神看向齊思,也是,誰讓趙出息今天又有美女陪著,而且和以前的又不同,都說看男人的實力,要看他身邊的女人,以宋青瓷吳欣和齊思的級別,趙出息這實力,自然深不可測。
  下午三點的時候,和趙出息最熟悉的那位老人準時出現在麓山國際的球場上,不用猜都知道這位老人是誰,蘇西洛的父親,蜀都集團的幕后老板蘇遠平,蘇遠平剛到球場就已經注意到在果嶺打球的趙出息和他身邊的齊思,如果是以前,蘇遠平可能會嘀咕,這小子也不知道是干什么,身邊總是不缺美女,但是自從上次知道趙出息的身份后,蘇遠平對此已經不大驚小怪,因為就算是出現再多的美女,對趙出息來說也不算什么,誰讓他是川渝赫赫有名的趙爺呢?
  想到女兒蘇西洛那天告訴他的話,你們肯定想不到,這個如今在川渝風生水起的趙爺,兩年前不過是我們蜀都集團在西安項目工地上農民工。
  趙爺,農民工?
  兩個永遠不會相交的身份,卻最終出現在一個人的身上,而且只不過是短短兩年時間,這讓蘇遠平時常思考,他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男人。
  知道趙出息的真實背.景身份后,蘇遠平并不打算主動過去找趙出息聊天,他只是背著自己的球包,向著另一個方向而去,自己玩自己的,趙出息和齊思玩的比較盡興,所以并沒有注意到蘇遠平的出現。
  大半個小時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沒打多久的蘇遠平便坐到休息區,感覺有些力不從心,而這個時候,玩的有些累的趙出息和齊思也正好過來休息,所以雙方避不開要見到。
  趙出息看見蘇遠平后,大腦迅速思考一些問題,比如蘇西洛有沒有告訴蘇遠平他的身份,有沒有說過他們之間的宿怨,蘇遠平會怎么做,是裝糊涂呢,還是什么都當做沒發生?
  “蘇叔,好久不見了”趙出息帶著齊思走到蘇遠平的面前,主動開口說道,齊思不知道蘇遠平的身份,只是淡淡點頭。
  蘇遠平并沒有裝不知道,而是平靜道“趙爺的身邊總是不缺美女”
  “蘇叔,這是我的未婚妻,她叫齊思,蘇叔以前不是總要給我介紹女朋友么,我說已經有未婚妻,蘇叔不信,這次也算是帶來讓蘇叔見見”趙出息故意避開前面的趙爺兩個字,笑呵呵的介紹著齊思。
  蘇遠平有些意外,這才認真看向齊思,趙出息順勢說道“齊思,這位就是我給你說過的蘇叔,經常和我一起打球”
  “沒想到蘇叔要比我想象中年輕”齊思面帶笑意再次點頭打招呼道,這種場面話,她也會說。
  “客氣了,你也很漂亮么”對于美女,蘇遠平自然不會拉著臉,笑著說道。
  趙出息轉身對著齊思道“媳婦,幫我點杯西瓜汁,加冰塊的”
  齊思早已習慣和趙出息的相處方式,很識趣的離開,給趙出息和這位蘇叔騰出空間。
  “看來西洛已經給蘇叔說過我了,我也沒想到蘇叔會是西洛的父親,看來我和她之間,還真是緣分未盡”趙出息坐在蘇遠平的正對面,笑著說道。
  蘇遠平盯著趙出息道“我也沒想到,兩年前蜀都集團西安工地上的農民工,如今卻是川渝翻云覆雨的趙爺”
  趙出息聽到這句話后,不再說話,看來蘇西洛已經將所有事告訴蘇遠平了,既然這樣,他們似乎沒什么要聊的了,他趙出息注定是要將蘇家踩在腳底下的。
  “雖然你是趙爺,但我蘇遠平并不會因為你是趙爺,而有意巴結你,這是我做不到的,何況咱兩能成為朋友,并不是因為這個,只是因為我覺得你這個年輕人不錯”本來蘇遠平先前的打算是,從此和趙出息保持距離,可是后來想想,自己喜歡這年輕人并不是因為他的身份,而是他這個人,所以才會說出這番話。
  “沒說?”趙出息心里嘀咕道,看來蘇西洛只是說過自己以前的身份,并沒有說自己和她的故事。
  有趣了,趙出息不知道這蘇西洛葫蘆里賣的什么藥,難道她以為這樣,自己就能放過她們蘇家么?沒門,我趙出息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