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621 士為知己者死

第六百三十二章擔憂
  本已收官的廣元再起波瀾,這讓趙出息意想不到,而且還是如此大的事情,芙蓉姐和黃土親自出手,跟著他們去廣元的小組成員居然能兩死一重傷,黃土還輕傷,這讓趙出息根本不敢去想,最重要的是,對方居然只有三個人,單槍匹馬殺到廣元,就把廣元捅了個窟窿,雖然對方也付出一重傷一輕傷的代價,但這可是狠狠的打臉趙出息啊。
  譚鴻儒從哪突然找到如此強勢的幫手,難道他還隱藏著自己不知道的底牌?趙出息陷入沉思當中。
  電話中兩人沒有詳談,芙蓉和黃土會帶著這隊小組成員在傍晚回到成都,陳安逸王勝河將帶人接替他們,以防剛剛拿到手的廣元再出現別的事情。
  坐在書房的趙出息一直在想事情,直到周易敲門走進書房,沉聲問道“齊思打不通你的電話,打到我這里,問你在哪,今天中午還要不要去胡家吃午飯?”
  “沒事,我一會給她回電話”趙出息手機在樓上放著,所以齊思打不通就打到周易那里去了,他以為趙出息有事。
  周易見趙出息眉頭緊皺臉色不太好看的樣子,詢問道“有事?”
  對于周易師叔,趙出息沒有什么隱瞞的,點頭低聲回道“廣元出事了,三個人單挑芙蓉黃土以及四個小隊成員,我們兩死一重傷,黃土輕傷”
  周易聽完趙出息的話,難怪趙出息如此沉重,原來出了這么大的事情,能讓芙蓉和黃土都無法對付的角色,想來不普通啊,對于這兩個人的身手,周易心里很有底數。
  “誰干的?”周易下意識問道。
  趙出息瞇著眼睛回道“紅爺的人”
  “你在想這些人從哪里來?”周易很明白趙出息在想什么,如果譚鴻儒的背后還有更強勢的勢力,那對他們來說,絕對不是什么好事,都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要是摸不清楚譚鴻儒的底牌,他們就很有可能被玩死。
  趙出息沉聲道“這事怪我,昨晚黃土告訴我譚鴻儒那里最近出現幾個身份不明的陌生人,我并未在意,現在才知道,這幾個人不簡單”
  “我去查查?”周易淡淡說道,這事不小,摸清楚最好。
  趙出息搖搖頭道“不急,具體過程還不知道,等芙蓉姐和黃土從廣元回來再說”
  廣元那間四合院里,芙蓉和黃土剛剛安排完事情,芙蓉看起來沒什么大事,黃土臉上有點輕傷和淤青,左肩膀的傷有點重,現在抬不起胳膊,重傷斷了幾根肋骨和一條腿的小隊成員已經被送進廣元人民醫院,喪命的那兩個已經在清晨直接被送回成都,黃土和芙蓉中午要見廣元本地的幾位有錢人,在廣元的話語權比較重,不然他們早上直接跟著一起回成都。
  怎么會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一來他們有些大意輕敵,二來確實是對方實力比較變態,特別是那位最先出現在四合院的男人,實力太過變態,更是隱約能壓住芙蓉,能壓得住芙蓉的人,川渝絕對不超過一只手。
  至于那兩位年輕男人,更是越戰越勇,如果是一個人的話,黃土絕對能應付,可是兩個人加起來對付黃土,一開始黃土可以撐住,但越往后黃土露出的破綻越來越多,兩個男人的套路不固定,會很多種拳法和腿法,加上后來體力明顯下降,黃土自然陷入被動,所以等到小隊成員趕過來的時候,黃土不再戀戰,配合三名小隊成員同時進攻那兩位年輕人,場面局勢瞬間扭轉,兩位年輕男人處處被壓制,其中一位更是被黃土重創。
  一直跟芙蓉單挑的那位中年男人,這時候意識到局面不好,所以暫時打退芙蓉后,直接強插到這邊的戰局,男人一出手,直接重傷一位小隊成員,實力根本不是一個級別,他幾乎一個人能應付大半攻擊,芙蓉緊跟著追過來后,場面瞬間就徹底亂了。
  兩邊各有勝負,如果一直這樣下去,那邊估計會被留下來,所以中年男人果斷選擇撤退,而芙蓉和黃土不該做的就是追,他們確實有些莽撞,想要留下這三個人。
  當他們追出去不遠以后,兩個年輕男人分散逃離,中年那人單獨逃離,黃土帶著兩個沒受傷的男人追擊那兩個年輕男人,中年男人單獨離開。
  本來事情已經落寞,他們這邊只有一位小隊成員受重傷,黃土受點輕傷而已,可他們偏偏追了出去。
  追出數百米遠后,當槍聲響起時,黃土才意識到自己沖動了,沒想到他們還有接應的人員,都帶著真家伙,由于措手不及加沒有預料到,兩位小隊成員中槍而亡,黃土僥幸躲過這么一劫。
  倉皇逃離,另外一邊,芙蓉也沒有再追到中年男人,整個晚上,他們都被牽著鼻子走。
  “這次的事情我會負責,是我太過魯莽,不應該追出去”處理完一些事情后,黃土有些自責道,兩死一重傷的代價卻是有些大,他已經想好回成都后如何向趙出息請罪,畢竟這么大的事情,得有人負責。
  芙蓉臉色冰冷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如果有錯,我也有錯,我們太輕敵了,在這里的時候就不該盲目的追出去。事情已經發生了,這是無可挽回的事實,現在要做的,是查清他們的來路,查清譚鴻儒和河南那邊的關系,我們如何應對這個變局,這才是重中之重”
  黃土沉默,芙蓉姐雖然說的對,但這次的事情確實是他的失誤。
  此時德陽譚鴻儒控股的某家民營醫院特殊病房里,站著頗多的人,病床上躺著吃虧重傷的安盛,昨晚前往廣元的衛晉和他兒子洪河也都在,除此之外便是譚鴻儒、鬼叔和左福,以及配合廣元之行,最后時刻開槍槍殺兩人的李文清。
  “安盛怎么樣?”譚鴻儒詢問站在自己旁邊的李文清,事情的經過他已經知道,本來他就沒想著會有多大的收獲,對于李文清最后開槍他也沒斥責,那種地方開槍并不會有人聽到,所以不用顧忌什么,雖然沒能拿下黃土和芙蓉,但譚鴻儒并不失望,至少已經告訴趙出息,他譚鴻儒可沒那么簡單。何況最后還殺了他們兩位心腹,重傷一位,輕傷黃土,這已經是收獲,穩賺不賠的買賣。
  再者,譚鴻儒還有別的打算,左福衛晉以及洪安兩家這兩位年輕人剛到成都,并不清楚成都的水深,特別是兩個年輕人心高氣傲,有些不把川渝放在眼里,這次任務也算是敲打他們,讓他們知道,這里可不是洛陽,更明白他譚鴻儒在這里站穩腳跟是談何不容易,退一步來說,他在川渝,可比他們洪安兩家在河南勢力龐大。
  唯一讓他有些不舒服的是,本來不想和洪家安家再牽扯到任何關系,到頭來還是沒有辦法避過,看來他和洪家安家注定是孽緣。
  李文清小心翼翼的說道“得休息半個月才能恢復過來,最近不能下床”
  “嗯,醫院這邊,你負責”譚鴻儒吩咐道。
  李文清點點頭,他生怕譚鴻儒遷怒于自己,這沒辦法,又不是自己的錯,是這三個男人不讓自己跟著去,非要他們自己完成任務,本來他的意思是,把他們引出來以后,直接殺掉,可是他們偏偏不肯這么做。
  洪河有些惱怒,面對李文清不悅道“這是我們的是,你不該開槍,這對我和安盛是侮辱”
  “我只是做我該做的”李文清本就對這兩位心高氣傲的主子不悅,要不是他們是紅爺的親戚,他一點都不會把他們當回事。
  左福看向洪河道“洪河,這里不是洛陽,不要義氣用事,更不要影響到你小姨夫的事業”
  洪河還想說什么,衛晉用眼神制止住,示意他閉嘴,同時道“他做的很對,我說過,如果一對一,你們兩誰都不是那個男人的對手,如果是你們兩個一起,肯定有把握殺了他,當時安盛已經受傷,如果你們逃不走,很有可能一個都別想走”
  洪河氣不過,只得閉嘴,何況這里還站著老祖宗,其實他生氣的是安盛受傷,這讓他很難受,誰讓他和安盛是兄弟。
  至于床上的安盛,則緊閉著眼睛,沒完成任務還受傷,這讓他無法面對在坐的諸位,本來是過來建功立業,現在卻躺在病床上,丟人丟大了。
  譚鴻儒緩緩往前幾步,看著坐在病床上的安盛,淡淡說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拿得起更要放得下,當年我帶著你姑姑離開河南,來到川渝,那個時候的我,除過一身本事,一無所有,我受過比你更重的傷,吃過比你更慘的虧,遭過你沒有遭過的白眼,如果你連這點事情都不能接受,那這里不適合你,你以后也不會有更高的成就”
  譚鴻儒說完這番話,安盛這才睜開眼睛回道“姑父,我知道,你能有今天成就,肯定經歷過很多事,我不是承受不了打擊,我只是覺得,我沒幫你做成事,沒法面對你”
  “這僅僅是開始,以后需要你的地方還很多,如果你真想幫我,那就好好養傷,以后自己把自己的面子撿起來“譚鴻儒語重心長的說道,如果說恨安家洪家,他恨的也是安家洪家的老一輩,這些年輕人跟他無冤無仇。
  安盛咬牙道“好,我一定會把面子撿回來”
  譚鴻儒拍拍安盛的肩膀,不再說什么,對著衛晉點點頭,隨即帶著鬼叔和李文清離開病房。
  還沒走出病房,李文清變告訴他道“爺,史秀妍到德陽了”
  譚鴻儒玩味一笑,翻手為云覆手為雨要的是腦子,而不是匹夫之勇,他很早就明白這個道理。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