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20 一環套一環二

第六百三十一章江湖規矩
  有些人追逐金錢,有些人貪圖權利,有些人享受名譽,不過有些人更愿意攀登人生的巔峰,翻過一座又一座的高山,挑戰一個又一個的高手,洪河和安盛就是這種類型,洪河還好,本來在洪家就是被邊緣化的人物,衛晉是入贅洪家的,贅婿連進族譜的資格都沒有,按道理洪河本應叫衛河,奈何按洪家規矩必須姓洪,對此洪河并不在意,所以洪家對他根本不給予厚望,只是知道他的武藝在洪家年輕一輩里是翹楚。
  安盛就不同了,這貨就是個奇葩,他不像洪河,他可是安家正統,安家對他本應早有安排,經商從政或者當兵入伍都可以,但這貨就是游手好閑,干啥都不用心,不是打架就是鬧事,索性安家老爺子便吩咐不管他,由著他,等他自己慢慢長大成熟再說。
  兩人唯一喜歡的就是武藝,格斗擒拿散打太極八卦詠春,從小癡迷于武學,什么把式套路都喜歡琢磨,小時候每年寒暑假還去少林寺受訓,洪家在嵩山那邊有一個規模比較大的武校,兩人以前最喜歡的就是去那里,幾乎挑戰了那邊同齡的所有高手。
  有家世,有背.景,又有實力,所以兩人有目中無人的底氣,洪河還好點,安盛猶甚。
  衛晉翻進四合院以后,洪河和安盛就快速撤到一里外的樹林中,衛晉的策略是吸引里面的人到樹林那里,好守株待兔,不然在四合院里,他們人手居多不好動手,何況還有監控設備等等,都不是上上之選。
  四合院的房間里,就在芙蓉和黃土爭論關于趙出息和宋青瓷感情問題的時候,突然所有燈光毫無征兆的熄滅,整個四合院瞬間陷入黑暗當中。
  因為天生的警惕,反應神速的兩人同時不說話,黑暗中只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幾秒后黃土瞇著眼睛道“什么情況?”
  芙蓉帶著絲冰冷的氣息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看來我們有客人深夜到訪不請自來”黃土冷笑道,他可不會以為這是意外或者拉閘限電,作為廝混于高危行業的他們,出現這種事情后,都會下意識做最壞的打算,這也算是職業習慣。
  窗外月明星稀,月光穿過窗戶灑在屋內,里面的人能看見外面的情況,此時黃土和芙蓉已經看見四合院內靠近他們的位置站著一個男人,幾乎是同時,黃土和芙蓉出手,閃電般的殺向院外。
  出乎他們意外的是,那位男人并沒有逃離,等到他們出來的時候依舊站在那里,此時此刻,四合院里大多人已經睡著,包括跟著他們一起過來的幾位心腹,尚未被驚醒,畢竟外面還沒有大的動靜。
  “是你”黃土和芙蓉出來后,黃土立馬認出這個男人是誰,這個男人正是前幾天從德陽發來情報照片中譚鴻儒身邊那幾個陌生人之一,芙蓉臉色微變,似乎知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以譚鴻儒那邊的能力,不可能不知道他們在廣元,男人敢單槍匹馬的殺過來,自然有他的底氣。
  果不其然,黃土的話還沒說完,男人就連招呼都不打,如同猛虎下山直接沖向黃土,照著黃土就是連環彈腿,那力量像是能一腳踢翻一頭數百斤的野豬,黃土不敢硬碰,連忙往后退出數步,男人一擊未中,并不心急,落腳后棲身而進,連續的組合拳攻向黃土的面門,這次黃土并未退避,而是迎難而上,他就喜歡這種強硬的對手,能激發他內心的狠勁。
  男人的拳法有些雜亂,變幻多端,沒有固定的套路,黃土剛開始能應付,到后面有開始吃力,愈發的意識到這個男人不簡單,就在他走神的一瞬間,男人的直拳穿過他的雙臂,一拳擊中他的肩膀,黃土向后退了數步。
  旁邊的芙蓉看在眼里,有些擔心了,因為她已經意識到黃土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她開始深思,譚鴻儒從哪里請來這樣的高手,如果這幾個陌生人都是這種級別的高手,那他們就要頭疼了。
  黃土雙拳緊握開始蓄力盯著男人道“看來譚鴻儒請來高手了,有點意思”
  說完黃土開始認真起來,別人跑到他家來打臉,他要是被揍的鼻青臉腫,那說出去可就真丟人了,所以黃土今天打定主意,不管付出多大代價都得拿下這個男人。
  陌生男人正是衛晉,數招之后,衛晉心里就已經知道眼前這個男人的實力,同樣有些震驚,看得出來,這男人的年齡不大,只比洪河安盛大幾歲,可他的實力完全在洪河安盛之上,假以時日,絕對能成為一代宗師,前途不可限量。
  就在黃土準備迎接衛晉的第二波進攻時,衛晉卻突然改變方向,悄然攻向站在旁邊不遠處的芙蓉,因為譚鴻儒那邊告訴他,這個女人的實力排在川渝前五名,是那位曾經叱咤川渝的竹葉青女王簡姨的貼身保鏢,他此行真正要挑戰要對付的是她。
  一個不浮華卻飄逸的轉身,衛晉已然靠近芙蓉,腿部發力彈地而起,衛晉在短短一秒內連續踢出數腳,讓他吃驚的是,芙蓉紋絲不動,似乎早就意識到他可能攻擊自己,于是靠著輕巧的身手巧妙躲過,更是在他最后一腳踢完的空隙反手一記膝蓋撞向他的側腰,衛晉眼神閃過一絲異樣,卻未慌亂,落地后雙臂靠攏直接碰上芙蓉的膝蓋,兩邊旗鼓相當,力量更是不相上下,所以巨大的反作用力撞的兩人同時向后數步。
  “簡姨的貼身保鏢,果然不簡單”衛晉由衷說道,剛來成都就能碰到這樣的高手,讓他很滿意。
  芙蓉鎮定自若的問道“你又是誰,從哪里來?”
  衛晉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極為不屑的瞥眼旁邊的黃土,然后轉身徑直離開,黃土大怒,這是什么地方由的你來撒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大喝道“想跑?”
  說完毫不猶豫的緊跟著追上去,這樣的高手,如果讓他離開,日后必成大禍,所以芙蓉跟著也追了出去,這時住在四合院里跟著黃土芙蓉來到廣元的諸多心腹們也被驚醒,出來的時候,三人正好越過高墻離開,幾位心腹商量之后,留下幾位守在四合院,其余人也都追出去。
  別看衛晉已經年近五十的高齡,身手絲毫不差,速度極快,一直往西邊的樹林跑,很快便將黃土和芙蓉落在背后。
  數分鐘后,衛晉終于停在林子腹地,那里早已等的迫不及待的安盛和洪河正在抽煙打屁,瞅見衛晉已經過來,安盛扔點煙頭急沖沖跑過去道“晉伯,我們的獵物來了?”
  “兩個人,男人交給你們對付,女人交給我”衛晉語氣平淡的說道。
  安盛不以為然道“晉伯,不就是一男一女么,交給我和洪河,我兩一人一個正好,您來就呆在旁邊看戲吧”
  說完又看向洪河道“你要男的還是女的,算了,我知道你不打女人,女人就交給我吧,反正我不在乎”
  “一人一個?你兩加起來未必能打得過一個”衛晉冷哼道,這算是裸的打擊。
  難得見父親這么慎重,洪河小心翼翼的問道“阿爹,他們很強?”
  “信不信,等會你們就知道了”衛晉背過手,一副宗師的樣子說道,在洪家真正能讓他出手的只有兩個人,如果不是挑戰到他的底線,衛晉幾乎不出手,所以大多洪家人只知道他是一個迂腐的老先生。
  幾乎是衛晉的話音剛落,芙蓉和黃土便已經追過來,這時他們也已經看到站在衛晉旁邊的另外兩個人,黃土和芙蓉眉頭緊皺,沒想到這個男人還藏著一手。
  “雕蟲小技”黃土根本不在意多出來的兩個男人,這川渝能把他和芙蓉姐同時留下的也不幾人,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夠威脅到他們的。
  安盛面對黃土和芙蓉挑釁道“你們就是高手啊,嘖嘖嘖,也不過如此么,我還以為長著三頭六臂似的,瞅你們那傻樣,都不夠我打”
  聽到安盛這話,黃土和芙蓉面面相覷,這特么什么鬼?見過找死的,沒見過這么找死的,是有實力的裝逼,還是沒實力的傻逼。
  “來了三個,這樣正好,不用我們去找你們,一次全部解決”黃土底氣十足的說道,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玩一次了,這次就讓他玩個盡興。
  黃土會說狠話,安盛也會,這是他拿手的,安盛嬉笑道“哥們,比吹牛逼呢?我也會啊,我拳打南山敬老院,腳踢北海幼兒園,猛不猛,服不服?”
  這句話差點沒讓旁邊的洪河笑出聲,還是這逗比厲害。
  “我知道,你們肯定在猜我們的身份”衛晉瞪眼安盛,示意你小子閉嘴。
  芙蓉輕笑道“既然你知道,何不報上名號,想來不是什么雞鳴狗盜之輩”
  “河南,洛陽,洪家,衛晉”衛晉自報家門道,他行事從來都是光明磊落,又怎么可能是什么雞鳴狗盜。
  “洛陽,洪家,洪河”
  “洛陽,安家,安盛”
  衛晉自報家門完,洪河和安盛緊跟著報上自己的名號,以前出去打架,都是二話不說開打,哪里還會這么啰嗦,不過這么一說,好像很有大俠的味道。
  “初入川渝,替人辦事,如有冒犯,得罪了”衛晉沉聲說道,至少從這點來說,他很懂江湖規矩。
  這句話像是一個信號,洪河和安盛立刻把黃土給圍住,衛晉緩緩走向芙蓉,顯然這次是真正意義要挑戰這位川渝的高手,還是位女高手。
  “兩個打一個,哥們,別生氣啊,反正我肯定不會替你收尸的”安盛繼續挑釁黃土,這其實也是戰術,一旦對手越生氣,往往也就越容易犯錯誤。
  黃土擲地有聲的說道“何懼”
  芙蓉面對衛晉,做出一個格斗起勢冷哼道“拳腳無眼,莫怪”
  說完,幾乎是同時,黃土和芙蓉同時動手,這次他們選擇先發制人……
  天微微亮,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路燈還沒熄滅,這里的清晨空氣無比清新,沒有齊思在身邊,趙出息又恢復了規律的作息,六點起床鍛煉跑步,圍著蔚藍卡地亞的環湖路一直跑到筋疲力盡,自從參加過兩次蔚藍卡地亞的業主聚會后,趙出息認識不少蔚藍卡地亞的業主,時常早上跑步或者晚上散步的時候遇到,大家都是客氣的點頭,并沒有深交,有時候就算是有人跟著趙出息一起跑,也都聊些瑣事,從來不說太過正式的話題。
  不過趙出息能從眼神中看出來這些人內心對自己是什么態度,有些人瞧不起,有些人忌憚,有些人又很矛盾,不過趙出息很樂于跟他們打交道,這樣有利于他去發掘人性洞察人心。
  當跑了十圈的趙出息回到六號別墅準備洗澡吃早餐的時候,李漢拿著六號別墅的移動電話走到趙出息面前道“趙哥,廣元電話”
  趙出息接到電話,是芙蓉姐親自打來的,數秒后臉色微變,兩死一重傷,黃土輕傷。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