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62 發飆的二胖


  第五十八章雨夜迷離
  趙出息真喝醉了?
  是,喝的是有點多,能撂翻三個灌暈兩個,自然是傷敵一萬自損八千,自己肯定好不到那里去,可還不至于徹底斷片,沒一點知覺,他本來的意思也是讓耿師傅將他送回工地,躺樓上睡一晚上便沒事,顯然不能去醫院,一身酒氣惹老太太生氣和擔憂,誰曾想到蘇西洛居然菩薩心腸,金口一開,自己再次踏入龍湖曲江盛景,酒壯人心膽,何況是美女溫如玉在懷,蘇西洛迷離的體香飄進趙出息的鼻子,趙出息不禁走神,想入非非。
  耿師傅偶然從后視鏡瞥見靠在蘇西洛身上的趙出息嘴角的弧度,不禁心里咒罵,這山里出來的狗犢子心眼真多膽子也真夠大,居然正大光明的吃蘇總的豆腐,就連徐少卿也沒這本事。想到這貨喝的八九不離十,晚上還住在別墅里,會不會趁著酒勁來個霸王硬上弓?
  雖然晚上路上車少,耿師傅也沒敢開快,后面那狗犢子喝的迷糊,這一路顛簸回別墅肯定吐的昏天暗地,白酒不比啤酒,啤酒是能喝能尿續航能力強大,白酒這酒精全特么跑身體里了,后遺癥比較大,喝大一次就得好幾天才能緩過來,他每次喝大吐的胃難受都發誓再也不碰酒,可過不了十天半個月又饞了,到頭來還是自己遭殃。
  本來十五分鐘就到,耿師傅求安穩開了半個小時,車停穩后,耿師傅連忙下車幫著蘇西洛扶著趙出息下車,送到門口的時候蘇西洛轉生讓趙出息的胳膊搭在自己脖子上說道“耿師傅,你回去吧,我自己來就行”
  蘇西洛不讓幫忙,耿師傅也懶得客氣,滿臉堆笑的回道“蘇總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你給我打電話”
  蘇西洛淡淡一笑,轉身扶著趙出息進別墅,晚上執勤上夜班的正好是張茅盾這貨,張茅盾瞅見蘇西洛和趙出息如此親密的樣子,差點眼珠子都瞪出來,有些羨慕嫉妒恨的跑上前道“蘇小姐,怎么喝這么多,來,我幫你,里面的路還長著”
  蘇西洛讓耿師傅先行離去是實在受不了耿師傅那曖昧的眼神,她從來沒和一個男人如此近距離接觸,當年的徐少卿也不過僅限于拉手樓胳膊,耿師傅走了,蘇西洛也沒什么顧忌的,聽張茅盾這么說,二話不說便把趙出息扔給張茅盾,誰知道趙出息這貨居然厚顏無恥膽大包天的摟著蘇西洛的脖子不松手,這讓蘇西洛尤為惱火,要不是這么多人在,她早就一巴掌煽上去了。
  張茅盾喊了兩個手下,三下五除二就把渾身無力的趙出息給拿下,特么的,我們的女神你也敢調戲,找死,兩個手下下手也重,趙出息恨的是牙癢癢,蘇西洛走在前面,一幫人走在后面,沒過多會便將趙出息送到蘇西洛的別墅門口,趙出息趁著路燈的燈光,不經意間轉身瞪了眼張茅盾,意思兄弟你不厚道啊。
  張茅盾沒想到趙出息還清醒著,嚇了一跳,一想到自己押的可是趙出息,半個月工資呢,連忙說道“蘇小姐,我們就送到這,不進去了”
  蘇西洛也不想讓外人進入別墅,這里是她唯一能讓自己清凈的地方,點點頭,接過趙出息,踉踉蹌蹌走進別墅。張茅盾瞅著兩人的背影,小聲嘀咕道“我要是能草這么個大美女,這輩子是死而無憾啊”
  兩個手下你瞅我我瞅你,不約而同淫.蕩的笑起來,想來里面晚上肯定是一夜風流,不都說酒后亂性么……
  別墅里,保姆阿姨尚未睡覺,一直在等蘇西洛回來,除非加班或者有事會提前通知,蘇西洛平時回別墅不超過晚上十一點,保姆阿姨沒想到趙出息會再次跟著蘇西洛回來,這大出她的意料,趙出息這醉醺醺的情況,顯然今晚又要在別墅休息,這個看似普普通通的男人居然能一而再的進入別墅,還在這里連續過夜,保姆阿姨不得不猜忌趙出息和蘇西洛的關系。
  “蔣姨,你去睡吧,不用管我”蘇西洛扶著趙出息上二樓,一樓是餐廳客廳保姆房,二樓是客房,三樓才是蘇西洛的主臥,有個露天的大陽臺,蘇西洛收拾的很干凈,像個空中花園,還有個竹藤編織的秋千。
  喝那么多酒,耿師傅開車再怎么小心也肯定顛簸,趙出息下車時胃里早已經翻江倒海,一直忍著不想出丑,剛上二樓便再也忍不住了,急匆匆的沖向洗手間的方向,畢竟上次來過熟門熟路,燈也沒開趴在馬桶上吐的昏天暗地,讓人不忍直視,晚上吃的東西差不多又要全部報廢,比起上次來,這次更加的慘不忍睹。
  微醉的蘇西洛臉色緋紅,眼神有些迷離,瞅著趙出息發呆,苦笑搖頭后才去倒了杯水,開燈走進洗手間,拍著趙出息的后背將水杯遞給她,嘔吐物那股惡臭飄上來讓她不禁皺眉,享受精致生活的她肯定不習慣,本想離開,最終還是沒有挪步,忍著惡臭繼續拍著趙出息的后背,冷哼道“不能喝,非要逞能?”
  大爺這是為你擋酒,媽的,要不是你長這么漂亮,我能喝這么多,現在你還說風涼話,趙出息氣的就差吐血,扭過頭惡狠狠的說道“這話你晚上怎么不說?”
  趙出息兇神惡煞的樣子嚇了蘇西洛一跳,沒敢反駁,孤男寡女在樓上,真怕趙出息被逼急了做出點什么人神共憤的事情。蘇西洛沒說話,趙出息便繼續吐,蘇西洛像個小媳婦一樣不離不棄的站在背后,直到趙出息吐的差不多,漱完口后,兩人這才走出洗手間,趙出息臉色蒼白,整個人無比虛弱,走路都有些飄,蘇西洛連忙扶著他。
  “你每天這么繃著臉,不累么?”趙出息瞅著蘇西洛眉頭緊皺的樣子,啰嗦道。
  蘇西洛頭也沒回的回道“習慣了”
  “長這么漂亮就應該多笑,這樣世界才充滿愛”趙出息嘿嘿的開玩笑道。
  蘇西洛沒想到趙出息都成這樣了,還敢貧嘴,冷哼道“看來你沒事啊”
  說完整蘇西洛便松開趙出息,趙出息沒預料到,整個人直接向斜后方倒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坐在地上,趙出息怒氣沖沖的爆粗口道“你大爺”
  蘇西洛沒生氣,冷笑道“繼續貧”
  蘇西洛顯然是沒扶趙出息起來的意思,趙出息只能自己狼狽的起來,跟著蘇西洛進他之前住過的那間客房,趙出息站在門口,蘇西洛自顧自的給他收拾鋪床,這個時候的蘇西洛很有女人味,充滿魅力,雖說那彎腰翹臀的樣子誘惑力十足,可趙出息不知是喝多了還是怎么的,絲毫沒亂想,只是靜靜的欣賞著。
  過了會,蘇西洛收拾好床,轉身正好瞅見趙出息那柔情似水的眼神,多少有些不適應,躲閃道“早點睡吧,晚上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床頭的電話是內線,撥1就行”
  說完蘇西洛便離開房間,從趙出息身邊經過時,能夠感受到趙出息那炙熱的眼神,心境稍顯凌亂,蘇西洛走后,趙出息平躺在床上,靜靜的想著一些事,現在已經三月底,來西安已經大半年,算不上混的有模有樣,只能說站穩腳跟,蘇西洛是他的第一個跳板,注定不會永遠停在這里,他需要學的地方還很多。
  不知不覺中,趙出息被酒精麻痹便已睡著,睡夢中他再次回到祁連大山,可再怎么都找不到李青伊,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種夢,直到半夜胃里再次翻滾起來,趙出息壓不住那股嘔吐感,再次起床踉踉蹌蹌的沖進洗手間吐了起來,這次比起第一次來更加的兇猛難受,連膽水都差點吐出來,到最后只能干嘔,只是這次趙出息卻異常的清醒。
  吐完后,趙出息用冷水洗了把臉,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苦笑搖頭,躺在床上趙出息怎么都睡不著,只好起床跑到二樓的小陽臺上,陽臺上有對沙發,趙出息在客廳里找到茶葉泡了杯茶,獨自坐在陽臺上,用茶潤胃醒酒。
  不知什么時候,窗外開始下起小雨,春雨潤如酥,離離漸漸,偶有幾滴飄落在趙出息的臉上,冰冷刺骨,這應該是今年西安的第一場雨,冬天就這么悄無聲息的走了,冬去春來,春走夏歸,四季來來回回,舊人是否如當年。
  “這么晚,你還不睡?”趙出息的警惕性很高,這跟他在大山里打獵養成的習慣有關,要想干掉你的對手,你就得比他們更加的有耐心和耐力。當穿著真絲吊帶睡衣,披著外套的蘇西洛穿著拖鞋下樓時,趙出息瞬間便察覺到,轉過頭疑惑道。
  “你在下面這么大的動靜,我怎能睡著?”蘇西洛埋怨道,她睡覺很淺,趙出息吐的聲音那么大,早就吵醒她,她只是在猶豫要不要下來看看,最終還是下來,卻沒想到趙出息在陽臺上喝茶。
  洗過澡的蘇西洛隨意披著頭發,略顯慵懶,女人味更盛,此時此刻的她和平時有著明顯的差距,很自然的坐在趙出息的對面,蘇西洛輕聲問道“好多了?”
  “好多了”趙出息點頭回道,眼神卻在盯著披著外套卻遮掩不出胸部風情的蘇西洛,還有那修長的美腿。
  蘇西洛算是放心,抬頭正好瞅見趙出息毫不掩飾的眼神,瞇著眼睛問道“好看么?”
  “好看”趙出息正看的出神,想都沒想便回道,剛說完便已經回神,正好和蘇西洛的眼神對神,狼狽的不知所措,只能尷尬的傻笑。
  蘇西洛不知葫蘆里買著什么藥,鋌而走險的脫掉外套,只剩下紫色真絲吊帶睡衣,深V的睡衣被酥胸高高撐起,乳溝讓趙出息早已經擎天一柱,整個脖頸和胳膊全部暴露在趙出息的面前,有些挑逗的說道“這樣好看么?”
  趙出息口干舌燥,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強行壓著欲.火道“蘇西洛,你不怕我把你給生米煮成熟飯了?”
  “你敢么?”蘇西洛難道真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在一個男人面前如此的誘惑,這等于狼入虎口。
  趙出息估計是被逼急了,猛的起身,直接沖向蘇西洛,兩手撐著沙發,幾乎是壓在蘇西洛的身上,兩人零距離接觸,彼此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趙出息呼吸急促,蘇西洛也有些凌亂,這姿勢實在是太過曖昧。
  “你說我敢嗎?”趙出息一臉淫.蕩的問道,說完更是用手挑著蘇西洛的下巴摩挲,這是他第一次如此接觸蘇西洛,還是自己主動,這膽子要是耿師傅看見,估計大拇指喊你小子牛.逼。
  蘇西洛嘴角突然上揚,有些玩味,毫不示弱的回敬道“就這點本事?”
  趙出息心里大喊特么的,真以為老子是當事柳下惠,逼急勞資真把你就地正.法。心里這么想,趙出息手上的動作也沒停下,摩挲著蘇西洛精致的下巴,順著脖子往下,停留在鎖骨處,她很喜歡女人的鎖骨,覺得這是女人最性感最迷人的地方,比臉蛋屁股胸部強百倍。
  “你這是玩火自焚”趙出息冷笑道。
  “是么?”蘇西洛翹起自己的美腿,慢慢的伸進趙出息的兩.腿之間,柔若無骨的手攀上趙出息的臉,美腿緩緩向上,直搗龍門而去,趙出息的呼吸越發的急促,蘇西洛卻相反冷靜,當蘇西洛的修長美腿要和趙出息的小弟弟零距離接觸的時候,趙出息終于全線崩潰,借著沙發的助力,猛的向后倒飛出去,連滾帶爬頭也不回的沖向房間。
  蘇西洛終于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
  顯然易見,趙出息輸了,蘇西洛贏了,窗外的雨越下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