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19 一環套一環一

和西安、南京、北京、開封、杭州并成為中國六大古都的洛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和四千年的建城史,先后有諸多王朝在此建都,因此這里是一座人杰地靈的城市,淵源流傳著很多低調而又神秘的家族,就算是到現在,洛陽也是除過鄭州外經濟最發達的城市,重工業城市,不過洛陽最有名的還得是花開富貴的牡丹。
  文化的延續和經濟的發展給了洛陽很多機會,于是就有很多逐浪者在這場盛宴中重新崛起,洪家和安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家大業大的洪家安家對于兒女婚姻和大多名門外族差不多,刻意安排,門當戶對者優先,可不管是洪家還是安家的女兒,卻恰恰無比叛逆,還好兩家向來男多女少,不然真讓人頭疼,這其中最有名的就當屬譚鴻儒的女人了,為了當初默默無聞的譚鴻儒,甘愿受苦,遠走他鄉,直到死在外面,再沒回過洛陽。
  雖然譚鴻儒的女人跟著母姓姓安,但她終歸是洪家的女兒,所以譚鴻儒算是洪家的姑爺,而這次跟著鬼叔一起來成都的另一位四十不惑的男人也是洪家的姑爺,跟譚鴻儒有些同病相憐,當初洪家讓譚鴻儒入贅,譚鴻儒沒有選擇這條路,而是遠離河南來到成都,一鼓作氣,成為今天的紅爺。不過那個男人,并沒有選擇反抗,而是妥協入贅洪家,從此過著平淡普通的日子,譚鴻儒的女人和這個男人的女人是堂姐妹,就像是兩個姑爺同病相憐,兩個堂姐妹也是同病相憐,都在芳華正茂的時候香消玉損,不得不讓人惋惜。
  這個男人一直待在洪家,并沒有選擇離開,因為他們還有一個兒子,他悉心教導著兒子,希望著有一天他能不像他爹那么窩囊,在洪家站穩腳跟,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至于男人和鬼叔的關系,那有的說了,男人從小進洪家,算是洪家養大的,鬼叔手把手教著他,他是鬼叔手下最聰穎的弟子,只是生性淡薄,沒有野心,加上刻意低調,所以在洪家不顯山不露水。
  之所以這次選擇跟著鬼叔出來,除過報鬼叔當年的恩情,其次就是帶兒子出來鍛煉,見見世面,看看大山大水,忍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一個男人以后能站多高,就要看他以前經歷過什么。
  廣元南河濕地公園附近,有家隱藏在林木當中的四合院,院子很大,三進三出,是廣元有名的富豪建的,這位富豪如今和天陽集團合作開發項目,所以這棟四合院便讓最近一直待在廣元的孔林住,黃土等人也就跟著住在四合院里,孔林已經于昨天回到達州,他還要去參加巴中市政府的會議,所以行程比較近,剩下的事情就讓心腹配合黃土等人執行。
  此時已經是凌晨一點,四合院里除過四五個工作人員,其余都是黃土和芙蓉帶來的,譚鴻儒雖然放棄廣元,但短時間他們是無法吃透廣元的,這次拿到廣元,以后就不打算再吐出去了,所以必須得有一個周全的計劃一步步滲透廣元,因此芙蓉和黃土大晚上還沒有睡,正在商量事情。
  “已經這么晚了”聊完一些事情后,黃土抬手看眼時間,發現不知不覺已經凌晨一點了,不禁好笑道,面對任何人黃土都可能很冷淡,不茍言笑,但在簡姨和芙蓉姐面前,他會稍顯輕松。
  芙蓉也沒意識到時間過的這么快,這會都這么晚了,揉了揉頭問道“明天我們幾點出發回成都?”
  “中午得見那幾個老板,不過肯定趕晚飯前能到成都,倒時候直接回蔚藍卡地亞”黃土低聲回道,明天那幾位老板都是廣元有頭有臉的人,必須得到這些人支持,日后他們在這里才能獲取更大的利益。
  芙蓉長舒一口氣道“這次齊思回國,他們結婚的事情就要提上日程了”
  “青瓷怎么辦?姐,我們都知道他們的關系,他和齊思結婚,那青瓷怎么辦?難道青瓷一直就要藏在人后,給他當情人?”黃土本不愿提這個話題,但芙蓉姐的話到這里,那他就只能多說幾句,不管別人如何看,在他眼里,如果真讓趙出息選擇一個,他支持青瓷,青瓷絕對是他的賢內助。
  關于趙出息感情方面的事情,芙蓉一直不愿插手,也不愿過問,感情是彼此雙方的事情,她這個外人不好說什么,何況那是趙出息的私事,趙出息喜歡誰,想和誰結婚,有幾個女人,都不是她能控制的。
  “主子說過,女人不過是上位者的附庸品,結不結婚又如何,我能看得出來,青瓷很愛他,他對青瓷也不錯。但他選擇誰,那是他決定的事情,齊思也好,青瓷也罷,或者其他女人,他們既然選擇愛上出息,就得承受以后的一切,如果不能接受,那就早點離開,這樣對彼此都是最好的結局”芙蓉很是中肯的說道,并沒有因為和宋青瓷熟悉,就幫著宋青瓷說話。
  黃土有些替宋青瓷不值,回道“青瓷哪點不如齊思,我不是說齊思不好,只是覺得青瓷更適合他”
  “適不適合,你說了不算”芙蓉很直接的回道。
  黃土苦笑道“姐,簡姨把青瓷當女兒養,青瓷本就身世不好,現在又為西蜀集團鞍前馬后,不管是你還是我,難道不希望她以后幸福么?”
  “如果你想青瓷幸福,當初簡姨把青瓷許配給你的時候,你為何拒絕,現如今又說這樣的話?”芙蓉沒好氣的說道,也算是質問。
  這句話,讓黃土當場無言。
  良久,黃土自嘲笑道“她跟著我不會幸福,再者,她也未必會喜歡我”
  “那你呢,你是否喜歡她?”芙蓉沉聲問道,她很在意黃土這個答案,不過從黃土此刻的表情來看,她儼然已經知道答案了。
  黃土在外面有女人,也不止一個兩個,不管她們是否愛上自己,但對他來說,那都無關愛情,不過是解決生理問題和消磨孤獨寂寞的工具。
  芙蓉見黃土還是不說話,只得喃喃自語道“幸福不是別人的定義,而是自己的感覺,青瓷愛出息,她覺得和出息在一起踏實高興舒服,對她來說那就是幸福,她覺得幸福才是幸福,而不是你我在這里說,我想她也想到了這些事情,至于名分這種事,對于普通人來說,也許是約束,但對于上位者來說,不過是一張紙而已,根本不算什么,不少大佬不照常幾個女人生活在一起么?這些事,我們就不要操心了,留給他們自己解決吧”
  四合院院子外面,此時已經站著三個男人,這三個男人就是從洛陽遠到而來的洪家安家人,四十不惑的洪家姑爺衛晉,他的兒子洪河以及他發小安家的小少爺安盛,也是他從小教出來的。
  衛晉蓄著山羊胡,臉上皺紋橫生,說是四十不惑,其實已經四十有九,眼看要邁入知天命的門里,穿的很古樸,有點像刻板的老派教書先生。
  他和安家少爺是發小,小時候洪家人瞧不起他,也就這位發小一直把他當朋友,所以他和安家的關系還不錯,再后來兩人都有兒子了,靠著這層關系,晚輩們就走的近,也成了發小。
  這就像是傳承,一代一代的傳下去,于是就成了世交。
  洪河和安盛都是二十四五的年輕人,玩心頗重,一直沉淀不下來,先前在洛陽那一畝三分地上沒少闖禍,因為從小被衛晉手把手教武藝,身手在同齡人當中算是翹楚,兩人性格又都爭強好勝,喜歡打架,又喜歡打黑拳,沒少拿各種比賽的冠軍,雖然在私底下經常切磋,但他兩從來沒在擂臺上較量過,用他們的話來說,拳頭是來對付敵人的,不是來對付兄弟,所以兩個牲口關系特鐵。洪河在洪家因為衛晉的身份,所以不受洪家子弟待見,一直被排斥,但安盛是安家的小少爺,頗得安家老爺子喜歡,比較得寵,所以洪河大多時候是跟安家子弟走的近。
  洪河比安盛大一歲,所以安盛喊洪河哥,要說本事,洪河要比安盛厲害那么一絲半點,這哥兩雖不是親生兄弟,卻勝似親生兄弟。
  “阿爹,高手就在這里么?”洪河躍躍欲試的問道,洛陽那地方,除過一些厲害的角色,同齡人當中,已經沒有他們的對手。
  衛晉摸著胡子打量著四合院,回道“應該就是這里,鴻儒說里面有兩位高手,在整個川渝可以排上號的,一會我把他們引出來,我對付一個,你們倆對付一個,我說走就走,我不說走,你兩就算是被打死,也得拼命”
  “晉伯,什么高手,有多高,我兩打一個,還能打不過,你就放心吧”穿著一身潮牌的安盛更像是花花公子,頭發倒是梳的發亮。
  “安盛,這里不是洛陽,小心駛得萬年船,我知道這些話你聽不進去,但這次四川之行結束后,你自己會有有所體會的”衛晉轉頭盯著安盛,不輕不重的說道。
  安盛依舊不放在心上,樂呵道“晉伯,是不是我們干掉這個高手,明天就能去成都玩幾天了,好多朋友都給我說,成都美女超級多”
  “先辦完事再說,到時候你姑父會有安排”衛晉隨口敷衍道,知道安盛玩心重。
  聽到姑父二字,安盛就有些激動,直到來成都前,他才從晉伯口中知道關于這個小姑夫的故事,不禁有些崇拜,想想,一個普通人,憑著自己的能力,一步一個腳印走到今天這個位置,放眼整個安家和洪家,都沒有誰能相提并論,安盛怎能不崇拜。
  洪河這時候也忍不住問道“阿爹,這個紅爺真是我媽說的那個男人?”
  “不是他,又有誰能讓老祖宗八年后再回洛陽呢?”衛晉解釋道,誰都知道老祖宗不管是待在安家的時候,還是待在洪家,都只為一個女人,安如意。
  那個總是瞇著眼睛的老頭就是阿爹一直所說的老祖宗,想到阿爹說的關于老祖宗的那些故事,洪河就不禁在問,自己是不是也有這么一天?
  “好了,該忙正事了,你們去一里外那林子等我,如果半道。
  洪河和安盛還想說什么,看到衛晉的眼神后,都識趣閉嘴,因為衛晉在外人面前人畜無害,在他們面前,十分嚴厲。
  還沒等他們回過神,衛晉轉眼間就已經不見了。
  洪河和安盛相視一眼,都能看出彼此眼神中的期待,并肩向著樹林而去……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