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18 最毒婦人心二

第六百二十九章洛陽來客
  夜深人靜,萬家燈火大半已熄滅,卻不知有多少在黑夜中迷失方向,都說每個人都要找到屬于自己的那條路,可又有多少人能如愿以償,又有多少人不是被逼無奈,最終卻背道而馳,再也回不到初心。
  司徒南的初心是什么?趙出息的初心又是什么?
  川北德陽上水山莊,放棄廣元的譚鴻儒最近似乎沒有功夫跟趙出息和唐家對抗,因為他在掃清障礙,既然已經選擇攘外必先安內,他自然要徹底執行這條政策,于是最近川北圈子完全處于高壓政策,譚鴻儒連五爺的話都已經不聽,更是變相將五爺軟禁起來,任何人靠近五爺那棟跟上水山莊差不多的宅子時,都得經過譚鴻儒的批準,對此元老們爭議很大,但是礙于譚鴻儒的高壓政策沒人敢出頭反抗,何況已經有前車之鑒,譚鴻儒在短短一個月之內半掉兩位元老,將他們的勢力和利益完全打掉,成為普通人,更有一位直接被送進監獄,如此殺雞儆猴的政策,又有誰敢違抗他的命令。
  已經很多年沒有離開譚鴻儒身邊的鬼叔,在離開成都一星期后終于回來,不過跟著他一起回來的還有四個男人,兩個已經四十不惑,剩下兩個卻是還不過三十歲的小年輕,但這幾個人的出現最近打破了川北圈子的平衡,譚鴻儒對他們的信任度似乎要比老派核心要高,最讓人出乎意料的是,獵鷹死后,譚鴻儒終于迎來新司機,一位三十而立卻又清心寡欲的男人,一張從來不會笑的臉,就像是整容過度導致面部神經麻痹。
  徐守望和老賀等人帶著兩個四十不惑的男人熟悉這個圈子的規則,剩下兩個不到三十歲的小年輕自然跟著李文清,但是這兩個小年輕卻把譚鴻儒喊小姑夫小姨夫,這讓李文清很是小心翼翼,似乎已經猜到這伙人是從哪里來的,那就是那個在紅爺面前如同禁忌一般存在的女人的故鄉,洛陽。
  不過今天晚上,上水山莊里面人并不是很齊,除過那位早早已經去睡覺的司機,鬼叔帶過來的那四個男人只有一位四十不惑的男人在,其他剩下三個都不在,除此之外還有徐守望和老賀以及鎮守德陽的李東年,有打壓就有提拔,譚鴻儒要打壓元老們在德陽的氣勢,老李在德陽經常這么些年,必然會重新得到重用。
  最近他們這幫人都睡的比較晚,因為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們操心,今晚要操心的對趙出息那邊的報復,獵鷹的死不能白死,更不能讓趙出息覺得他身邊已經無人可用,所以必須報復。
  “老祖宗,您還是去休息吧,這里我幫您給鴻儒留點心”這位說話的男人,正是今晚留在上水山莊的那位四十不惑的男人,如果按輩分去算,他算是那位女人的表哥,所以也算是譚鴻儒的表哥,但他們家跟洛陽那邊鬧的很崩,早就聽說過譚鴻儒在川內勢力很大,因此這次才選擇跟著老祖宗來成都。
  “左福,你多幫鴻儒出謀劃策,在洛陽洪家里,你也算是聰明人”鬼叔瞇著眼睛淡淡說道,對于這幫后生,鬼叔都是看著長大的,更是親手教過不少人武藝,所以在洛陽洪家,他算是老祖宗,但他鬼叔的這一輩子,只屬于洪家一個人,那就是讓他再入紅塵不忘反的安如意,安如意死后讓他照顧自己女兒,鬼叔就繼續照顧她的女兒,那位驚若仙女的女人死后讓他幫譚鴻儒,他就幫譚鴻儒,似乎鬼叔這一輩子都是為別人活著,其實為別人活,何嘗不就是為自己活著,因為心里裝著別人,別人就是自己。
  洪家和安家,算是永遠都糾纏不清的兩個家族,安如意嫁進洪家,鬼叔也就跟著進了洪家。
  “老祖宗,您就放心吧,左福沒別的本事,就是替人排憂解難”四十不惑的左幅樂呵的說道。
  坐在下面的徐守望李東年以及老賀若有所思,對于這個男人的能力,他們確實很佩服,最近針對元老派的很多計謀都是這個男人設計出來的,只能說,看著客客氣氣,實際心狠手辣。
  譚鴻儒恨洪家和安家所有人,左福同樣不喜歡洪家和安家的人,所以他們算是一路人,而且性格相仿,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左哥,鬼叔已經習慣這樣,你就隨他吧”譚鴻儒對著這位遠道而來的表哥淡淡說道,能被鬼叔帶到成都,譚鴻儒是相信他們的實力的,左福善謀略,在左家很有威望。
  左福樂呵道“也就只有你有這福氣,讓老祖宗守著你”
  “我們還是說點正事吧,這會那邊應該已經動手了”譚鴻儒看了眼時間,淡淡說道。
  徐守望思索幾秒后回道“廣元那邊的情報,他們住在郊區一家獨院里,趙出息的左膀右臂芙蓉和黃土都在那里,文清對廣元很熟悉,如果按時間算,這會已經交手”
  “芙蓉和黃土的身手可不差啊,何況還有其他人,就他們三個,可以?”老賀有些半信半疑道,不是說他瞧不起鬼叔從洛陽帶來的這幾個人,任何圈子都比較排外,何況是最近譚鴻儒完全信任這幾個河南佬呢?
  “哎,老賀啊,這話我就不喜歡聽,你要說我身手差點,我承認比不上那些年輕人,我這人喜歡動腦子,不喜歡打打殺殺,這點把式都是防身用的,但你要說他們三個,那我可得叨叨幾句了”面對鬼叔和譚鴻儒,左福可以客氣,可面對老賀這幫人,他沒必要客氣,他們左家在洛陽算不上什么有名氣的,洛陽那塊,低調的大家很多,都說一個洛陽抵半個河南,說的就是那邊出來猛人的能量,洪家和安家就屬于這種類型的。
  被人如此反駁,老賀面子不好過,自然得多說幾句道“我倒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說芙蓉和黃土的實力不可小覷,這是眾所周知的,我想紅爺也知道,芙蓉可是簡影的保鏢,黃土是后起之秀,先前被簡影賞識,如今被趙出息重用,要想拿下他們,我怕有些難”
  “這個么,我懂,川渝么,也多出驚世駭俗之輩,袍哥滿天下,猛人虎人自然不少,就是洪河和安盛這兩個年輕人火氣旺,他們都是洪家和安家最有潛力的年輕人,被鬼叔連哄帶騙弄到成都,心里傲著呢,我看就該打壓打壓,讓他們知道這里不簡單,再說,不還有洪家那位姑爺么?”左福看到譚鴻儒的眼神后,本來很是強硬的態度,稍微有所轉變,心里想想也是,畢竟要給譚鴻儒面子。
  譚鴻儒這時候適時說道“芙蓉和黃土,確實不簡單,今晚未必能拿下他們,但至少能讓他們知道,我譚鴻儒沒那么簡單”
  “對對對,就是這個理”左福呵呵笑道,滿不在意。
  李東年到是不說話,只是靜靜聽著,不過倒是知道,這幫河南佬不好對付,以后還是的維持住。
  這時候徐守望小聲問道“五爺那邊如何,最近反彈力度很大啊”
  “壓下去,不管是誰,想要見五爺都得我同意,包括他們兒女,不識象的,就別怪我翻臉”譚鴻儒毫不猶豫的說道,這次他不會心慈手軟,面對這幫一直給他起內訌的元老,必須一次性把他們打趴下。
  徐守望點點頭,對此他很贊同,因為這幫元老已經觸及譚鴻儒的底線,必須針對。
  “還有唐家那邊,史秀妍已經回話,想要和我們談談,他的意思是讓我們支持她,她能讓唐家停止針對我們的政策”徐守望繼續說道,這些事情都是由他負責。
  “她有這樣的本事?”譚鴻儒好笑道,一個婦道人家,他不信能控制唐家。
  徐守望平靜道“她說,會讓我們看到她的實力,現在不用著急下結論”
  “那就安排我和她見見”譚鴻儒想想,見見無妨,至少能加大唐家內部矛盾,減少針對自己的壓力。
  “嗯,我知道怎么做了”徐守望回道。
  接下來,眾人繼續聊一些對策,不過今晚最大的事情,還是廣元那邊,而此時,廣元那邊的好戲已經上演……--50266+d4z5w+15755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