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17 最毒婦人心一

第六百二十八章士為知己者死
  趙出息只了解馬成才,不了解馬成才這兩位兄弟,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如果只是馬成才,趙出息是不會有意叮囑的,因為馬成才懂規矩,但有韋陀和胡嗨,趙出息必須得多說兩句,也許馬成才也會告訴他們這句話,但從他嘴里說出來的份量不同。
  趙出息帶著所有東西轉身離開,韋陀這會才悄然打量著跟著趙出息的周易,等到趙出息和周易離開會客廳后才喃喃自語道“仙風道骨,高手,絕對的高手”
  “廢話,不是高手能給趙爺當保鏢?”胡嗨正意淫在自己的世界中,聽到韋陀這話,忍不住打擊道。
  馬成才長舒一口氣,這件事情終于算是圓滿落幕了,他從來不擔心在遂寧出現意外,擔心的是辦不成事,耽擱了趙爺的計劃。
  “韋陀,別羨慕了,老周的境界,你這輩子都達不到,我聽他們說,老周是這個圈子的第一高手,但從不出手”被趙爺肯定,馬成才自信滿滿,底氣十足的說道。
  韋陀并沒有沮喪,人和人本來就是有差距的,他要有這位高手的風范,現在哪還會和馬成才胡嗨混在一起。
  馬成才回過神后喊道“走,吃完晚飯,我帶你們**去,今晚不醉不歸”
  六號別墅二樓書房,趙出息坐在書桌前仔細梳理著馬成才帶回來的材料,陽臺的玻璃門開著,刺骨的寒風涌進書房里,不是趙出息忘記關門,而是故意這么做,饑餓和寒冷會迫使人必須打起精神,不然怎會有飽暖思淫.欲的說法。
  趙出息只開著書桌前的臺燈,從這里能眺望到牧馬山的燈火闌珊,只是這會趙出息無暇流連風景,要放以前,趙出息休息的時候會站在陽臺上,抽根煙欣賞這番夜景。
  書房外面,周易坐在客廳里看電視,趙出息已經吩咐他任何人都不要靠近書房,本想早點休息的周易只得加班當苦力,他最喜歡看cctv-9記錄頻道,特別是人物傳記和歷史探索,就像他喜歡讀史書一樣,如癡如醉,周易就像是古代那種淡漠名利千里不留行的大俠。
  兩個小時過后,已經是凌晨,趙出息對于如何針對史家兄弟已經心里有譜,桌上的這些資料都已經被他整理歸檔出來,關于史家兄弟的單獨放在一邊,關于牽扯到其他人的東西,則放在另外一邊,明天正好要帶齊思陪干媽老爺子吃午飯,趙出息在想要不要明天順手把東西交給干媽,由他直接交給省紀委那位新任書記,趙出息也不清楚干媽會不會同意他這么做,畢竟本就動蕩的四川政壇不希望再發生什么波瀾,不管是省委那位還是新任的紀委書記,可能都不希望遂寧出現大的事情。
  最終趙出息還是放棄明天就把材料交給干媽的沖動,他還得再和司徒南謀劃具體的步驟,有些細節需要商量。
  皺著眉頭,趙出息敲打著桌面,旁邊那本晦澀難懂的博弈論還沒看完,但是讓他受益匪淺,任何事情都得有一個平衡點,這和中庸有相同之處。
  思索近半個小時后,趙出息選擇給司徒南打個電話,不過現在已經很晚,更不知道司徒南在干什么,所以趙出息并不打算貿然打這個電話。
  就在趙出息準備放松放松,給最近加班加到沒人性,現在肯定還沒睡覺的宋青瓷打電話安慰安慰時,他的手機倒是響了,趙出息拿過手機,陌生號碼,莞爾一笑,等到響第四聲確定不是推銷騷擾電話后,這才接通。
  “正在考慮給你打電話,卻被你搶先”趙出息不用猜都知道這是誰,知道自己電話的陌生號碼不超過三個。
  趙出息猜的不錯,確實是司徒南,這會司徒南剛剛回到位于紅牌樓的家中,家中現在只有他一個人,那個跟著他顛沛流離的女人如今在上海看病,小保姆也跟著過去照顧,他一直說抽空去上海看她,卻抽不出時間,只能等拿下唐家以后才有時間去上海。
  “那些東西,你應該已經看到了”家中沒有開燈,烏漆墨黑的,司徒南坐在客廳里,將自己隱藏在黑暗中低聲說道,似乎只有隱藏在黑暗中,他才最有安全感,這倒是和別人相反。
  趙出息起身將陽臺的門關住,笑道“現在就放在我的面前,不錯,很有份量,足夠將史家兄弟拉下馬”
  “我該做的走已經做到了,現在輪到你發揮你的能量了,你打算什么時候動手?”司徒南表情冰冷的說道,很直接很凌厲。
  趙出息猶豫片刻道“就在最近,不過你還得幫我辦點事,盡量抹去我在此事背后的痕跡,不然事出反常容易抓住背后的妖”
  “什么事?”司徒南直言不諱道,趙出息說出什么事,他再判斷能夠辦到,不然不會輕易答應,這是原則,話不能說滿,得給自己留出余地。
  趙出息將早已想好的策略說出來道“現在,缺點讓大火燒起來的東風,遂寧商場官場肯定有史可明兄弟的死對頭,或者得罪過的人,你可以利用唐云鶴的勢力煽風點火,讓他們向有關部門舉報史家兄弟,你這邊一旦動手,我這邊就配合將東西直接交到省紀委書記手里,如何?”
  將材料證據直接交給省紀委書記,司徒南不禁驚訝,趙出息的能量果真不小,不過他也有要求,于是回道“我可以辦到,只需兩三天時間,但有有件事我得告訴你,史秀妍讓我盡快動手做掉唐云鶴,而我已經找到最好的機會,這周末,唐云鶴會帶著嚴若語去西嶺雪山,到時候我親自帶人動手,所以你要做的是,在這之前,保證史家兄弟絕對出事,不然我們做的這些,只會給人徒添嫁衣”
  “這周末?”趙出息沒想到司徒南這么快就要動手,咬牙道“應該沒有問題,材料肯定會在這之前交到省紀委,一旦到省紀委那里,史家兄弟的結局就已經注定,剩下的事情,就看你表演了”
  司徒南默默點頭,這些東西的份量,他不會懷疑,除非史可明在上面有天大的靠山,這事才會被壓下來,但證據確鑿,想來不會有人保史可明。
  “希望我們合作愉快,一切順利”司徒南低聲說道。
  趙出息淡淡一笑,很是放松的說道“正好今天你打來電話,我想和你聊聊以后的事情,怎么樣?”
  “以后的事情?”司徒南皺眉說道,不知道趙出息什么意思。
  趙出息打開室內的燈,整個書房一下亮堂起來,他隨意道“是,以后的事情,也就是拿下唐家兄弟以后,你的打算,這個我尊重你的選擇”
  “現在聊這些有些為時過早了,如果失敗了,怎么辦?”司徒南冷笑道,他不知道趙出息怎么突然要聊這個,難道是試探自己?
  趙出息悻悻一笑道“我并不覺得為時過早,如果失敗了,你可以選擇過來,也可以選擇拿著錢和你女人遠走他鄉,我趙出息沒那么不地道,不會因為失敗了就放棄你,你的能力,有目共睹,誰不希望得到你這樣的人才”
  “有意思,那我想知道,如果事成之后,你想如何安排我?”趙出息已經這么說,司徒南倒想聽聽趙出息對他有什么具體的安排。
  如何安排司徒南這件事,趙出息先前已經想過數次,最終才有了心里這個計劃,那就是羚羊掛角。
  “我的意思是,希望你留在唐家,掌控全局”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他不希望這么早的暴露司徒南的身份,這樣他們下一盤棋才能繼續下下去。
  趙出息一開口,司徒南就已經趙出息在想什么,那就是幫他控制唐家,然后逐步滲透直到真正意義上吃透唐家,這樣不僅能控制遂寧勢力,更能借靠遂寧勢力繼續聯盟打壓譚鴻儒,這才是后招。
  “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司徒南依舊不溫不火的回道。
  趙出息呵呵笑道“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簡單,不需要拖泥帶水,怎么樣,你覺得如何,至于到時候利益分成,肯定會讓你滿意”
  “我需要考慮,事成之后,再給你結果”司徒南沒有隨口答應,雖然放在他眼前的是一份天大的榮耀,但待在唐家,有很大的風險。
  趙出息并不著急道“我等著你的結果”
  不用再聊什么,司徒南直接掛掉電話,掛掉電話之后,司徒南的心里有些莫名的波動,望著黑漆漆的客廳,司徒南思緒繁多,那就是趙出息對他的絕對信任,這份信任,任誰都不會輕易給出的,因為后果是,很有可能自己再進一步,直接成為唐家的主子,從此和趙出息再無瓜葛,畢竟這件事,沒幾個知道,更有可能的是,聯合譚鴻儒,反咬趙出息一口,這才是天大的野心。
  司徒南不猜測趙出息是不是真有這個意思,但此時此刻,他至少相信趙出息的話是真的,雖然更多的是趙出息掌控川內的野心。
  士為知己者死,不知為何,司徒南想到這么一句話。
  ...b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