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15 歡迎回家

(上)
  不管是家庭還是學歷,馬成才都要比韋陀和胡嗨高,可惜遠離家鄉來到成都的他沒有任何根基,只得在此廝混,一直不溫不火到今天,不是馬成才不愿意回去,只是覺得現在回去太丟人,當初放下狠話說不靠父母也能打出一片天地,現在屁都沒打出來,孑然一身回去,不被親朋好友們笑掉大牙才怪,在馬成才眼里,人可以沒錢沒權沒本事,但至少得有骨氣,骨氣不是傲氣,不是自負,不是不懂圓滑,而是堅守心底那點底線。
  所以,厚積薄發的馬成才才能在今天被趙出息識中……
  胡嗨聽到現在還不能回去,有些沮喪,在這破地方提心吊膽一個月讓他已經受夠了,迫不及待的想回成都享受生活,韋陀倒不在意,他聽從馬成才的吩咐,馬成才說干什么,那就干什么。
  見胡嗨有些沮喪,馬成才解釋道“見完這個人,拿到該拿的資料,我們就立刻回去,回去以后,我自己掏腰包,給你找兩個美女,讓你飛起來,如何?”
  “此話當真?”胡嗨就喜歡亂嗨,聽到這話,趕緊追問道。
  馬成才樂呵道“瞧你那點出息,我什么時候騙過你,放心,以后大把的美女隨你挑,走吧……”
  半個小時后,三人出現在遂寧一家品味不錯的咖啡廳,里面的裝修風格比較復古,有點蒸汽朋克風格,馬成才的注意力放在他要找的人身上,胡嗨還是那副老樣子,喜歡搜索這里最漂亮的美女,不過換來的確實別人的鄙視。韋陀則注意這里有沒有異樣,比如比較危險的人物,畢竟這是遂寧。
  很快,馬成才便找到要找的那個男人,男人穿著比較正式的西裝,還打著領帶,領帶是風騷的大紅色,這是他們接頭的暗號。
  馬成才對著胡嗨和韋陀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們坐一旁喝咖啡去,自己單獨過去,韋陀點點頭,帶著胡嗨坐到旁邊。
  馬成才腳步輕緩走過去,走到男人面前后,微微躬身打招呼道“毛先生?”
  “小馬哥?”男人臉色平靜,不茍言笑,頭也沒抬的回問道。
  確定是自己要找的人后,馬成才緩緩坐下來,男人似乎沒工夫和馬成才寒暄客套,直接把放在旁邊的手提包遞給馬成才道“這是他要的東西,全部都在里面,至于剩下的事情,如果事情按照他所說的發展,那我會配合他,如果沒有,就當什么都沒發生過,我已經做到我該做的”
  “這話,我會轉達給司徒先生”馬成才不卑不亢的說道,男人的年齡要比他大不少歲,看起來已經三十五六,姿態明顯很高,沒把馬成才放在眼里,馬成才也不在乎,自己又不和他打交道,做好該做的就是了。
  “謝謝”說完這兩個字,男人起身徑直離開,絲毫不拖泥帶水,這干凈利落的讓馬成才很意外。
  思索良久,馬成才給一直和他手機聯系的那個號碼發過去一條短信,東西已經拿到,任務完成,回成都。
  過會,馬成才一杯咖啡要喝完的時候,那邊回過來短信,只有一個字,嗯。
  于是馬成才結賬起身,帶著胡嗨和韋陀,直接殺回成都,他已經看到,一條前途無量的康莊大道正等著他。
  這個男人自然是司徒南安排的人,趙出息有安排,司徒南也有安排,他不是不相信趙出息派的這幾個人的能力,只是他從來不愿意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這樣一旦別人失敗,會徹底影響自己的計劃,所以在馬成才這邊動手的時候,他那邊也在動手。
  趙出息下午陪齊思回娘家,完全成了打醬油的,齊建國夫妻三個月沒見寶貝女人自然十分想念,夫妻倆徹底無視趙出息,拉著閨女各種噓寒問暖的關心,什么瘦了白了變漂亮了,越來越有氣質了,旁邊的趙出息小聲嘀咕,是不是我也得去歐洲鍍鍍金,不然出門都不敢和媳婦走在一起,反正簡姨在法國有酒莊,在倫敦和巴黎都有投資的物業。
  齊思給齊家上下都帶著禮物,給爸爸媽媽自然比較貴重,齊建國是寶璣的最新款手表,不過只是入門款的,并不是很貴重,還有一套合身的西裝,給潘玉英的是兩條絲巾,一條寶格麗和一條愛馬仕,還有一條項鏈和一瓶香水。這次歐洲之行,齊思可沒少花趙出息的錢,本來以她的性格是不愿意花趙出息的錢,也不會去花,畢竟她和趙出息還沒結婚,可禁不住趙出息的各種勸說,齊思能花掉自己所有積蓄給趙出息買一塊合適的手表,所以她就算是花上千萬,趙出息都沒半點怨言,相反心里高興。
  于是,有了趙出息財力支持的齊思到了歐洲后,便徹底放開,不過以她的品味是不會亂買的,除過給眾人的禮物,也就是她和趙出息自己的東西了。
  坐在齊思旁邊的趙出息安安靜靜聽著夫妻兩人嘮叨,偶爾附和配合齊思,比如他們問禮物貴不貴的時候,直到齊建國夫妻主動提起結婚的事情后,趙出息這才認真起來。齊建國和潘玉英的意思是,兩人訂婚都已經快一年了,感情也沒出現什么危機,加上現在年齡都不小了,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了,趙出息也不算是處于奮斗期,顧不上家庭,先打算忙事業,齊思也不是那種女強人,所以也該定個日子了。不過結婚這種事,畢竟是齊思和趙出息的事情,他們只是關心而已。
  齊思聽到爸媽問關于結婚的話題,轉頭看向趙出息,笑的很有意思。于是趙出息把自己想法說出來,打算過完年正月和二月挑個日子把結婚,齊建國和潘玉英沒想到他們早有打算,聽后很是高興,他們只有齊思這么一個寶貝女人,等這一天已經等了二十多年了,現在終于要如愿以償了。
  潘玉英高興道“這事,你干媽知道不?”
  趙出息輕聲笑道“這不齊思剛回來么,我們準備下午過去再告訴她”
  潘玉英和齊建國點點頭,潘玉英笑的合不攏嘴,想了想說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回頭我們兩邊商量商量把日子訂下來,不過你們也有要操心的,比如拍婚紗照呀,選擇在哪結婚等等”
  “媽,放心吧,這些就不用您操心了,我們知道”齊思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回道,這是她一輩子的大事,她在少女的時候就憧憬著結婚的那天,所以關于結婚的每件事,她都想親自參與。
  從蜀都花園出來,趙出息帶著齊思又前往茶與酒,胡雨嘉已經在那里等著他們,他們到的時候,胡雨嘉和老爺子正聊著趙出息,老爺子對于趙出息在西蜀集團的所作所為很滿意,評價很高,不管以前如何,至少以后,西蜀集團走的是條睿智的路線。
  齊思的變化讓老爺子和胡雨嘉眼前一亮,不由的點頭,他們對齊思很滿意,光是齊思在趙出息尚未出頭的時候便選擇趙出息這一點,就讓他們知道齊思不是一個庸俗的女人,不管外界怎么說,反正他們很認可這個兒媳婦。
  沒過多久,老爺子和胡雨嘉也問到關于結婚的問題,趙出息又把在蜀都花園所說的話重復一遍,老爺子和胡雨嘉都沒意見,聽從趙出息和齊思的決定,胡雨嘉的意思也是,別看還有幾個月時間,但要忙的事情很多,所以要規劃好,于是趙出息聽從胡雨嘉的建議,準備成立一個團隊專門負責結婚的事情,他肯定沒工夫操心,所以就由齊思負責,胡雨嘉和齊家人都會參與,力求給他們辦一個完美的婚禮。
  兩人一直在茶與酒待到傍晚,感覺時間差不多的時候,才從茶與酒離開前往長富廣場的譚家官府菜,明天晚上他們去胡雨嘉那里吃晚飯。
  趙出息和齊思最先到在譚家官府菜訂好的包廂,將給齊家眾人準備的禮物擺放好,靜靜等著齊家眾人過來。
  最先到的是舅舅外公他們,潘曉曉跟著一起過來,不管是舅舅潘岳剛還是舅媽顧唯在見到齊思后,都忍不住夸了幾句,倒是讓趙出息疑惑的是,平日里沒少跟他開玩笑打哈哈的潘曉曉今天卻根本不搭理他,他準備打招呼的時候,潘曉曉直接躲開去找齊思,這倒讓趙出息不禁皺眉。
  趙出息沒多想,因為很快齊家其他人也都過來了,劉臨帶著女朋友也來了,見到趙出息的時候,劉臨有些緊張,他和女朋友現在都在西蜀集團工作,待遇不低,所以趙出息算是他們的老板,直到現在,劉臨都還有些恍惚,自己這位表姐夫,居然是西蜀集團的董事長,更是讓川渝禮敬三分的趙爺。
  趙出息走過去笑著拍拍劉臨的肩膀,示意他好好工作,畢竟是自己人,如果能力不錯,他自然會給一個合理的平臺讓他展露鋒芒。
  人到齊以后,眾人上桌,趁著還沒上菜,齊思將準備好的禮物給眾人紛發下去,齊建國夫妻不識貨,不過潘曉曉顧唯母女以及劉婕都是購物狂,齊思買的這些東西,可都價值不菲,還沒等她們說話,齊思就趕緊用眼神制止住,眾人笑納,又夸獎起齊思,說齊思懂事,從小沒白疼她等等一些話。
  中途,齊建國夫妻主動把趙出息和齊思準備結婚的消息告訴大家,大家聽后都很高興,由衷的祝福兩人能夠幸福,唯獨潘曉曉不屑一顧,冷眼盯著趙出息。
  晚飯結束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多,本來趙出息帶著齊思要和蔣開山蕭湘去時光酒吧,可因為一些事,趙出息把這個局推掉了,于是齊思跟著齊建國夫妻回蜀都花園,潘玉英有很多話要和齊思說。
  趙出息匆匆忙忙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別墅一樓會客廳,馬成才三人已經在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