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14 很危險

(下)
  資陽地處四川盆地中部,北靠成都南臨內江,往東走就到了重慶,連接著成渝兩大經濟區,這幾年依靠成渝兩市,經濟發展比較強勁,雖然比不上德陽綿陽兩市,但后勁比較大。
  所以,唐家很重視在資陽的利益,遂寧這幫進入資陽的勢力,唐家穩坐頭把交椅,絕不會讓其他人壓住他們,不管遂寧其他勢力還是資陽本地勢力,都沒人能和唐家相提并論,對此其他勢力頗有怨言,還好坐鎮資陽的呂方是個八面玲瓏的人,處事比較圓滑,能安撫住各方情緒,在很多事情上,也都建議唐家兄弟利益均沾,所以呂方在資陽的口碑不錯。
  正因為如此,唐云龍死后,唐家內部爭權奪勢,呂方這才成為兩派人馬爭奪的目標,成了香餑餑后的呂方自認為自己的分量比較重資格比較老,所以待價而沽,想要給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因此他想看看兩家給自己相應的利益,再作出決定。
  史秀妍此行資陽對呂方很失望,本以為忠心耿耿的呂方能成為她對抗唐云鶴的資本,誰曾想到這呂方卻翻臉不認人,跟她打哈哈,和唐云龍在的時候完全是兩個樣。不過史秀妍也能想明白,如果是她,她也有可能這么做,畢竟唐云龍已經死了,現在是唐云鶴當家,她個婦人沒有半點實權,誰真把前途放在她的身上,除非唐云鶴死了,呂方才沒有選擇,只能支持唐寧,到時候她再秋后算賬。
  相比于史秀妍的沒有半點收獲,代表唐云鶴來到資陽的司徒南倒是和呂方相談甚歡,至于談些什么,也只有他們知道。
  知道司徒南也在資陽,所以史秀妍主動約司徒南見面,這種見面自然是私下里進行的,見面的地方是史秀妍訂的,位于資陽東岳山附近的蓮臺寺,時間是中午剛過,這次算是兩人第二次正式見面,沒有外人,只有他們。
  “我只想問你,什么時候動手?”兩人走在蓮臺寺的荒僻出,低聲細語交談,司徒南帶著鴨舌帽,穿著立領風衣,倒是沒人能看到他那張臉。
  司徒南望著不遠處蓮臺寺那塊大匾,上面游龍走蛇四個大字龍盤鳳翥,乃是唐代高僧智詵和尚親筆書寫,關于蓮臺寺還有一個比較有名的典故,智詵披剃出家后,在蓮臺寺前鑿池種白蓮。蓮花不常開,若遇科場年,蓮放,科名如其數。
  “殺人不難,難的是悄無聲息的殺人,我可不想殺掉唐云鶴后亡命天涯,何況就算是我現在殺掉他,你未必能掌控全局。光是這個呂方你都拿捏不住,何況是別人。到時候紅爺和趙爺要是把矛頭直指你們唐家,那結局,你自己想想吧”司徒南很不客氣的說道,對于這個女人,他沒必要太禮貌,誰讓她只想著唐云鶴死。
  不再清心寡欲,相反劍走偏鋒的史秀妍穿著套裝系著絲巾,有點像職場高管,她停下腳步瞪著司徒南道“司徒先生,這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了,我背后有史家支持,誰又能把我怎么樣,何況唐家內外除過這個呂方沒有表態,其他先前屬于云龍的心腹都已經表態,會全力支持我,至于你操心的紅爺和趙爺,他們現在本就不和,我只要在得勢之后立即選擇陣營,我想難受的就不是我了吧”
  司徒南不動聲色小聲嘀咕道“真如此么?”
  “那好,既然你這么迫不及待的動手,我就照你所辦,兩億資金打進我的賬戶,明天我會給你賬號,一旦錢到賬,我就立即行動,唐云鶴下周要帶著嚴若語去西嶺雪山,到時候是最好的機會,怎么樣?”早已想好對策的司徒南淡淡的說道,為什么要選擇下周,因為他的棋子都已經落比,現在就等收官。
  史秀妍沒想到司徒南心里已經有計劃,皺眉道“下周?”
  “沒錯,就是下周,我會跟著他去,到時候身邊都是我的人,西嶺雪山那樣的地方,一到晚上根本連人都沒有,我想沒有什么機會比那里更適合了”司徒南解釋道,正如史秀妍所想,他早已有計劃,其實他完全可以找到很多次機會,但不能除掉史家那邊,他就不會動手,現在機會已經來了。
  史秀妍皺眉沉思數秒后回道“錢沒有問題,我早已準備好,只要你給我賬號,我立馬打一半過去,剩下的一億事成之后再打,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什么要求?”司徒南轉身問道,至于先只打一半完全不在意。
  史秀妍不輕不重的說道“我的要求就是,到時候我和我的人得跟著一起去,我要親眼看到他死,不然我不會相信”
  “我知道你對我不信任,到時候你和你的人可以待在西嶺雪山附近,地點還是你定,我這邊一旦動手,到時候會把人送過去,你親自動手,如何?”司徒南思索片刻后詳細說道,這對雙方來說,也是最保險的選擇,這樣兩邊就不怕誰到時候反水,來一個諜中諜。
  史秀妍聽到司徒南的話,這才徹底放心,拍著手說道“不錯,司徒先生果然守信,那好,我就靜候司徒先生的佳音”
  司徒南莞爾一笑,這笑容很神秘很隱晦,不再說什么。
  史秀妍自言自語道“唐云鶴,你沒想到你也會有今天吧,我要讓你付出承受不了的代價,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你“
  司徒南往前走了數步,無奈搖了搖頭,小聲嘀咕道“最毒婦人心啊”
  這世上,果真是仇恨和利益最能蒙蔽人的雙眼……
  遂寧,小馬先前蹲守的那家小區外面,小馬的兩個兄弟坐在車里吃著烤鴨抽著煙聊著天,胡海正在胡嗨,也不知道嘴里哼的是什么歌,還是英文的,讓一旁的韋陀無語問蒼天,以自認為很瀟灑的姿勢吐了一口煙霧的胡嗨淡淡的說道“韋陀,你說小馬哥在里面是不是和那女主持人正滾床單呢?真讓人羨慕啊,女主持人啊,我這輩子還沒上過這么漂亮的女人啊”
  “你要是比他長的帥,你也能上女主播”韋陀冷哼道。
  胡嗨嘆口氣道“是啊,這特么是個看臉的世界啊,長得丑又不是我的錯,你不也一樣”
  “但我不羨慕,只要我有能出人頭地,遲早能享受到這樣的女人,這只是時間問題而已”韋陀一本正經的說道,從來沒這么認真過。
  胡嗨嘿嘿笑道“韋陀,你知道我喜歡你哪點,我就喜歡你沒本事還能吹這點”
  “滾”韋陀惱火道。
  胡嗨終止開玩笑的狀態,認真道“韋陀,小馬哥說今天肯定能拿到我們要的東西,你覺得靠譜不?”
  “那女主持人都要和他私奔了,應該沒有問題”韋陀想了想回道,他很佩服馬成才,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做事有底線有想法,所以上天才能給他機會。
  胡嗨哈哈大笑道“別說,小馬哥還真有本事,一個月時間就讓那女主持人愛他愛的死去活來的,不然我們也不能這么輕易拿到東西,話說我們是不是拿到東西就能回成都了,在這破地方待了一個月,我連澡都沒洗過一次,全身都臭了,你聞聞”
  “滾一邊去”胡嗨還沒過來,韋陀就躲到一邊去罵道。
  此時小區女主持人家臥室里,馬成才正在穿衣服,那位漂亮的女主持人躺在床上,用被子蓋著胸口以下的地方,春光乍泄,別有韻味。
  “成才,你不會不回來吧?”女主持人依依不舍的說道,她很感謝這個出現在生命中的男人,要不是她那天救自己,自己就要被那兩個流氓輕薄了。
  馬成才回過頭,吻了吻她笑道“傻瓜,我怎么會不會回來呢,等我去成都把事情辦完,馬上就回來,到時候我們就遠走高飛”
  “史可明的背.景很深,你確定你能扳倒他?成才,我們還是不要冒險了,不然會丟了命,我們還是走吧,我有錢”女主持人繼續挽留道,她跟著史可明這么些年,是史可明最寵的女人,什么不知道?
  “我成都那邊已經打理好關系,這次絕對能扳倒他,我一定要給我父母報仇”馬成才擲地有聲的說道,防佛真有血海深仇一樣。
  女主持人見馬成才如此堅定不移,只得放棄心中僅存的想法,也是,這不正是她喜歡馬成才的地方么?
  這時候馬成才已經穿好衣服,拿起放在旁邊的袋子準備離開,袋子里裝著史可明違紀違法的證據,都是他靠著女主持人拿到手的,加上他們偷拍到的史可明和幾個女人的艷照,想來史可明這次絕對完了。
  女主持人看見馬成才要走,不顧自己根本沒穿衣服,起身猛的抱住馬成才,這場面十分香艷。
  “聽話,乖”馬成才摸著女主持人的頭溫柔道,這個比自己要大四歲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完全就是個陷入初戀的小女孩。
  良久,女主持人這才松開馬成才,馬成才拿起東西,頭也不回的離開,再也沒有再見……
  小區外面,當看見馬成才走出小區后,韋陀和胡嗨連忙扔掉煙頭,快步跑過去,胡海忍不住問道“怎么樣?”
  韋陀也盯著馬成才,迫切的想知道答案,這是他們最關心的事情,關于他們的未來和前途。
  馬成才沉默良久,韋陀和胡嗨都快窒息了,馬成才這才樂呵道“我馬成才有失守的時候?”
  聽到這話,韋陀長舒一口氣,胡嗨哈哈大笑起來,就差大吼一聲。
  “回成都嘍”胡嗨樂呵道。
  馬成才搖搖頭皺眉道“現在還不能回去?”
  “為什么?還有什么事?”胡嗨不解道。
  馬成才若有所思道“我們還得去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