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61 大鬧山水情


  第五十七章回別墅
  奧迪A8L直奔蘇西洛的別墅曲江龍湖盛景,蘇西洛尚未出來,趙出息不禁埋怨女人就是麻煩,光是換衣服化妝等等就得多半個小時,殊不知女人做的這一切還不是為了男人。無所事事,趙出息便找保安們聊天打屁,進出幾次小區,早已和這幫保安熟悉,掏出一直舍不得抽的芙蓉王遞給保安們,都是社會最底層的人,不會端著捏著,別人給你好臉色,那得趕緊揣兜里,何況在保安們眼里,趙出息算得上有頭有臉的人,不然怎么能和這小區里有名的美女總裁走的這么近,要知道蘇西洛住進這曲江龍湖盛景這兩年半里,可沒男人進過她的別墅。
  趙出息本就年紀不小,二十四五的人,加上沉穩老道,年少老成,還真難讓這幫保安猜出真實年齡,只得開口閉口都是哥,反正又不會吃啥虧。聊了些生活不易,家長里短,跟著罵了句社會黑暗,世態炎涼,趙出息這才笑呵呵的問道“蘇總這沒什么事吧?”
  趙出息拋磚引玉,保安們知道他問的是什么事,和美女走得近的男人,又有幾個不是想泡美女,就連他們都有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想法,何況是別的男人。趙出息給他們好臉色,他們自然得投桃報李,在保安里算是小隊長的張茅盾瞇著眼睛回道“趙哥,我挺佩服你,蘇小姐住進曲江盛景這么長時間,除過物業工人,還沒一個男人能走進他的別墅”
  張茅盾這名字起的很有意思,他爹以前是個算是有點文化的農民,一直想寫一本能拿茅盾文學獎的小說,便給他起了個張茅盾這名字,從小到大沒少被村子里的人嘲笑,后來進城打工以后才終止這種情況,畢竟是有點文化的農民的兒子,多少懂點道理,在保安隊里混的算是游刃有余,和小區的業主們也能聊到一起,嘻嘻哈哈愛開玩笑,懂的察言觀色,所以才能混成小隊長。
  趙出息抽口煙,多少有些欣喜,沒想到自己比徐少卿都要牛叉,不輕不重的回道“誰能進蘇總家,得蘇總說了算”
  “那是,那是”張茅盾笑瞇瞇的點頭,他們保安隊們一直在打賭,誰能拿下這白富美,之前大多數人都壓經常送蘇西洛回來的徐少卿,可徐少卿從來沒進過蘇西洛的別墅,每次都是在別墅門口戛然而止,這趙出息倒是先拔得頭籌,更是在里面住了晚,當時讓一群人目瞪口呆,大呼坑爹,現在以他為首的一幫人,已經悄然將賭注下到趙出息的身上,至少趙出息領先,近水樓臺先得月。
  曲江龍湖盛景里住的雖不是西安城里頂級的有錢人,但多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畢竟一棟別墅五六百萬不是普通人買的起的,張茅盾能在這里混的滑頭,肯定有兩把刷子。趙出息拍著張茅盾的肩膀勾肩搭背道“矛盾,改天請你吃飯,以后蘇總這邊你多照應著,我現在是蘇總的私人助理兼保鏢,她的安全我得多操點心”
  張茅盾一點就懂,客氣回道“趙哥,放心,您留下您手機號,這邊一有風吹草動,我就通知您”
  “兄弟”趙出息一愣,沒想到張茅盾如此上道,心滿意足的回道,同時將剩下的半包煙塞給張茅盾,他哪知道,張茅盾在乎的可是他的賭注,半個月的工資呢。
  趙出息和張茅盾稱兄道弟嬉戲笑罵沒多久,畫著淡妝的蘇西洛踩著高跟鞋便緩緩走了出來,趙出息連忙迎上去,很自然的拿過蘇西洛的包包,有意打趣道“今天比較漂亮”
  對于女人,李青伊曾經站在女人的立場上給趙出息深層次剖析過,什么女人得哄,什么女人得寵,什么女人得硬,要對癥下藥,蘇西洛這種女人,李三生總結就是不能太把她當回事,你越把她當女神,她越端著瞧不起你,你把她當普通人該怎么怎么著,她才會走下神壇搭理你,以往趙出息拿捏不好分寸,生怕用力過猛得不償失,現在已經心里有八分底,開始慢慢發力。
  對于趙出息的油嘴滑舌,蘇西洛有些鄙夷道“難道以往不漂亮?趙出息,你這馬屁功力還差點”
  趙出息瞥了眼張茅盾一幫保安,心中竊喜道“沒拍馬屁,說的是實話,哪天都漂亮,今天尤為漂亮”
  蘇西洛冷哼一聲,徑直上車,趙出息瞅著蘇西洛那包裹渾圓的屁股,惡狠狠的說道“屁股大,能生兒子,適合老漢推車這體位,總有一天大爺得試試”
  奧迪A8L,一溜煙沒了影,張茅盾樂呵呵的對著一幫手下說道“瞧見沒,我說讓你們押趙哥,你們不聽,你們瞅瞅誰敢調戲蘇小姐,沒文化,真可怕”
  一幫人溜須拍馬,張茅盾有些沾沾自喜,似乎忘了自己也不過是初中畢業……
  請市里幾個部門的頭頭腦腦吃飯的路上,蘇西洛表情千年不變,很少看見她發自內心的笑容,更多的是她敷衍般刻意的虛偽,趙出息習以為常,心里卻在嘀咕這樣的大美女笑起來的話,肯定是顛倒眾生。
  “感覺徐林這個人怎么樣?”一直瞅向窗外的蘇西洛突然開口問道,將透過后視鏡打量她完美胸部的趙出息嚇了一跳。
  趙出息干咳幾聲,隨即回道“很有能力和手腕的一個人”
  “昨天,你們只吃飯喝酒?”蘇西洛點點頭,從各方面的情報來看,那個由徐少卿拉來要和自己合作開發長安路和南二環十字那塊地的李太和的軍師能耐很大,蘇西洛很奇怪,這樣的人站在李太和那個摳門的人背后,是不是太過屈才,正因為他的手段,李太和才躲過了橫掃神木的借貸風波,安全著陸,不然他現在早已經幾個億打水漂,談不上傾家蕩產,卻也損失慘重。
  “吃飯喝酒聊天,后來我那邊出了點事,他幫了我點忙。”趙出息自然不能將徐林給他講的那些或真或假的事全盤拋出,只是隨意的說道。
  蘇西洛慢慢說道“徐林這人很有本事,和他走近點對你好,至少能學到不少經驗”
  趙出息點頭,這也是他所想的……
  蘇西洛和神木老板李太和請客的地方在南二環一家有名的海鮮酒樓,等到他們到的時候,徐林和神木老板李太和已經等候多時,各為其主,李三生和徐林淡淡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李太和是個快五十歲的男人,趙出息早已見識過,滿臉油光大腹便便瞇著眼睛,從識人相面術來看,這男人是富貴命,心計卻比較多,摳門貪錢好色,不過命好,祖輩積下的德。
  “小蘇啊,又變漂亮了”李太和色瞇瞇的盯著蘇西洛打招呼,眼神更多求留在蘇西洛那呼之欲出的酥胸上,誰讓蘇西洛今天穿著淺V卻被撐的飽滿的衣服。
  “聽說李哥又在音樂學院養了個金絲雀,今天沒帶來?”蘇西洛畢竟已經在社會上打磨多年,不是小女孩,隨意的回應道,男人有錢就變壞,雖說不是千篇一律,卻也是大多數有錢男人的寫照,有錢的男人玩車玩表玩豪宅玩收藏玩女人,無非這幾樣。
  李太和搖頭道“她哪能和小蘇比,小蘇你在,我帶著她不是打我臉么?”
  “李哥這話說的,小心被你那金絲雀聽見,回頭你這錢包又要遭殃了”蘇西洛心中盡是鄙夷,嘴上卻半開玩笑道。
  “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算事”李太和笑呵呵的打趣道。
  至于趙出息,李太和早已清楚他的身份,理都沒理,大佬和大佬對話,小弟和小弟扯淡,徐林和趙出息走在背后,對于趙出息能來,徐林不意外,今天晚上只有蘇西洛一個女人,蘇西洛要是帶秦焉來,那肯定是遭殃,這幫人都是酒鬼和色鬼,何況蘇西洛他們有求于他們。
  “能喝么?晚上你鐵定要擋酒”徐林打趣道。
  “見見世面,喝點酒沒事”趙出息笑道。
  徐林搖頭道“這能算什么世面,都是些尸位素餐的蛀蟲,沒多大本事,不過這就是國內的政府,大勢所趨,沒辦法。”
  “反正沒見過,見見也好,看看什么人能當官”趙出息打趣道。
  徐林苦笑,不以為然,往前走了幾步才問道“老太太怎么樣?”
  “已經醒了,醫生讓在醫院調養好身體,老太太說改天請徐哥吃飯,她親自下廚”趙出息傳話道,徐林昨天晚上幫忙的事,二胖已經給老太太說過,老太太一輩子不欠人情,特意叮囑。
  “一點小忙而已”徐林平靜道,卻沒推辭,他現在對二胖和老太太的興趣比對趙出息的興趣都大。
  “老太太做的一手好菜,我跟著徐哥沾光啊”趙出息嘴饞道,誰讓老太太廚藝精湛,都能去當五星級酒店的大廚,趙出息有時候真懷疑老太太得是那個廚神的徒弟。
  兩個老板先到,趙出息坐在蘇西洛的旁邊,徐林自然坐在李太和的旁邊,兩個老板聊著關于項目的一些具體的事情,趙出息和徐林都在一旁聽著,不插話,照這級別,徐林可比趙出息高出數個檔次,徐林那是李太和的心腹軍師,李太和這兩年的布局都是徐林一手促成的,趙出息不過是蘇西洛的擋酒客。
  四個人等了足足半小時,市規劃局市建委市國土資源局三個部門的幾個拿著實權的領導才姍姍來遲,西安是副省級城市,這幫領導的地位比其他市都高出半個規格,能來的都是正處以上的,五個人,兩個副廳兩個手握實權的正處,都是徐少卿的關系動員來的,不然以蘇西洛和李太和的人脈關系,很難請得了這幫大佬來,除非用別的門路。
  五個人,有大腹便便的,有能說會道的官場油子,有端著架子的副廳領導,也有看似正直實則虛偽的,各色人物都有,不過所有人在見到蘇西洛后都亮閃了眼睛,你一言我兩句爭相夸著蘇西洛,這其中自然徐少卿的面子更多,有美女在,自然熱鬧,有爭風吃醋故意出風頭吸引注意力的,也有有意貶低自己抬高別人做嫁衣的,里面頭頭道道,一場浮世繪。
  徐林坐在旁邊,看在眼里,很不厚道的推波助瀾,和剛剛穩如泰山的作風判若兩人,讓趙出息瞪傻了眼睛,溜須拍馬巴結討好趨炎附勢,做的是熟練老道,堪比高手,再配合李太和的吹捧,算是天衣無縫。
  至于蘇西洛,偶爾才會討好幾句,很會找準關鍵點,讓一幫領導們喜笑顏開,趙出息剛開始落了下風,畢竟尚不知道每個人的口味,等徐林和李太和暖場后,趙出息這才進場,學著徐林努力的拍馬屁,雖稍顯稚嫩,卻也是孺子可教。
  酒席開場后,這幫領導們便開始前后灌蘇西洛,蘇西洛不是那種誰都不給面子的冰山美人,她懂得拿捏男人的心思,推辭起來不讓你生氣反感,自己也不會喝酒,每逢這個時候,趙出息就上場擋酒,讓趙出息有些惱怒的,徐林的大老板李太和有意助紂為虐,想要灌蘇西洛,有幾次蘇西洛實在沒有辦法,只得喝酒。還好有徐林在,慢慢穩住這位好色又摳門的老板,不至于他在節外生枝。
  中途,趙出息去了趟廁所,徐林緊隨其后,兩人沒急著進去,躲在廁所里抽煙,趙出息感慨道“這幫貨是沒見過女人么?”
  “我說過,男人是食色動物,大多數男人站在對立面,都會如此”徐林笑著說道,他的酒量可不比趙出息差,都是當年喝出來的,多半斤下去,一點事都沒有。
  “只能看又不能吃”趙出息笑罵道。
  徐林回道“正因為只能看不能吃才會這么做,要是能吃,自己還心疼呢,比如你”
  徐林將了趙出息一軍,趙出息趕緊轉移話題,嘆氣道“這就是官場,商場,唉”
  “別唉聲嘆氣,這是現實,趕緊回去吧,回去晚了,蘇西洛估計要被灌暈了”徐林哈哈大笑道,他倒是想看看蘇西洛和趙出息兩人之間,到最后誰能把誰給吃了。
  果不其然,等兩人回包廂的時候,一幫人正慫恿著蘇西洛敬酒,都是酒場上的老油條,要讓你喝酒,有千百種理由,何況以后用他們的地方還很多,蘇西洛沒有辦法,只能喝酒,沒有徐少卿給她撐場面,這幫人沒幾個真把她當回事,就這一會,她已經被灌了數杯,還好李三生趕回來的比較及時。
  有美女在,這幫人喝起酒來,都跟千杯不醉似的,都想證明自己酒量大,這可苦了趙出息,不停的擋酒,到最后趙出息也被逼急了,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不要命似的不停敬酒,反正他們年齡大,沒他能喝,放倒幾個是幾個,徐林也算是厚道,幫著他對付。
  最終的結果便是,趙出息幾乎被撂翻,只剩下最后的知覺,五個領導被掀翻三個,剩下兩個也差不多醉醺醺,徐林喝的比趙出息少的多,比較清醒。李太和安排人送領導們回家,蘇西洛沒有辦法只得扶著趙出息,趙出息整個人都靠在她的身上,似乎知道被蘇西洛扶著,趙出息趁著酒勁很不要臉的蹭著蘇西洛,徐林哭笑不得,就差捧腹大笑,這貨膽子真夠大的,蘇西洛不知趙出息是真喝醉還是假裝,反正瞅著這樣子,真醉的概率比較大,趙出息喝了多少酒,她都看在眼里。
  李太和叫了幾輛車,先送領導們走,他喝的也差不多,本來酒量就差,徐林瞅著蘇西洛和趙出息這狀態,有意給他們留下空間,拉著李太和坐車先離開。
  耿師傅過來后,幫著蘇西洛扶著趙出息上車,瞅見趙出息喝成這樣,耿師傅有些無奈搖頭,問道“蘇總,怎么走?”
  “先送趙出息回去”蘇西洛皺眉道。
  趙出息喝成這樣,晚上不吐才怪,二胖子在醫院照顧老太太,送趙出息回哪?耿師傅只得說道“二胖的奶奶住院,二胖不再,還是送工地?”
  二胖不再,代表著沒人照顧趙出息,趙出息這狀態,蘇西洛再怎么狠心也不忍心不放心,思前思后,反正趙出息已經在龍湖曲江盛景住過一晚上,也不差這一晚上,嘆氣道“回別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