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2-2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2-2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2-21)     

混世刁民608 希望你別后悔

第六百一十九章齊思回國(上)
  (12號的)
  譚鴻儒突然放棄廣元,這對于趙出息和唐家來說是始料未及的,趙出息猜想譚鴻儒肯定是因為獵鷹的死而改變一系列的計劃,但這只是猜測,并不確定,所以拿下廣元后,他們并不急于再進一步,選擇安營扎寨休養生息,全面滲透廣元再說,何況綿陽德陽可不是廣元,那是譚鴻儒他們的根基,一時半會很難拿下。
  唐家也是這么考慮,唐云鶴也選擇穩妥點,就算是再次行動,他們也趨向于在川南動手,給趙出息爭取到了廣元,也該給唐家爭取自貢。再者,唐云鶴現在也很頭疼,史秀妍來到成都以后,各方面給自己使絆子,阻撓自己,特別是唐家公司人事和項目上,她開始指手畫腳,拉攏唐云龍的舊系人馬,想要壯大唐寧的實力。
  兩邊的矛盾一點點的激化,唐云鶴開始懷疑是不是誰走漏風聲,讓史秀妍已經知道那件事,一旦知道,那兩邊的矛盾將徹底激化,不過此時,唐云鶴已經不管史秀妍她們知不知道,本來一開始是謙讓的態度,現在也變為更加強硬的態度,毫不退讓。
  趙出息這邊,圈子最近.平靜,沒什么大事,雅安那邊曾誠已經被取保候審,趙出息讓黃土找曾誠仔細談過一≥↖長≥↖風≥↖文≥↖學,▽▽.≮晚,趙出息的意思是曾誠安安穩穩的退下來,吳道宇接班他,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他操心,有林國棟的關系,足以擺平這點小事,到時候再給他足夠的補償,去國外或者在國內別的地方發展都可以,就算是在川內做生意都行,只是不能再進這個圈子,不沾惹這里的是非。
  趙出息不知道曾誠會怎么想,但黃土最后帶來的結果是,曾誠同意了,會帶著老婆孩子一起去杭州,那里有他的親戚。
  圈子沒大事,西蜀集團卻連軸轉,青城山項目全力推進,峨眉山和蜀南竹海的項目也已經開始論證,西蜀控股成立在即,和先前確定入股西蜀集團的戰略投資者們的簽約儀式也將在近期舉行,各方的資金已經到位。集團各分公司的股權改革也已經開始,似乎在徐林入主西蜀集團后,西蜀集團馬不停蹄的前進,根本不停歇,外界都擔心徐林腳步太快扯著了蛋,但徐林卻說,這才剛剛開始。
  明天要陪省市領導視察青城山項目,簡姨也會參加,后天是集團簽約儀式,不過最讓趙出息高興的是,齊思要回國了。
  三個月沒見齊思,趙出息特別的想她。
  今天是周末,在趙出息的強烈要求下,宋青瓷沒有加班,而是休息一天,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陪趙出息解悶,中午已經度完蜜月回來開始上班工作的蔣開山夫婦也要過來。蔣開山說是過來見識見識土豪的世界。
  六號別墅后院游泳池旁邊,幾個人坐著聊天,最近六號別墅又請了兩位年輕的女孩,也算是給薛嬸他們減壓,是薛嬸親自挑選培訓的,有眼色會說話,干活還很利索,趙出息對她們挺滿意。
  桌上放著水果和紅酒,蔣開山和蕭湘的眼神更多是放在趙出息旁邊的宋青瓷身上,他們再傻都能從眼神看出兩人的關系不一般,今天宋青瓷和蕭湘都是比較休閑的打扮,蕭湘素顏,宋青瓷淡妝,各有特點平分秋色。
  蔣開山見過宋青瓷,也聽趙出息說過關于宋青瓷的故事,知道宋青瓷算是簡影的半個女兒,同時還是西蜀集團的高管和董事,學歷高有氣質長得漂亮耽美這些也都算了,最重要的還有錢,以宋青瓷在西蜀集團的持股比例,她算是正兒八經的億萬富婆。
  蕭湘倒沒見過宋青瓷,趙出息也沒仔細介紹宋青瓷,所以蕭湘除過從宋青瓷的自我介紹這里知道她是西蜀集團的董秘和高管外,其他的皆不知道。
  “有錢人住的地方就是不一樣,我們這小市民今天算是長見識了”蔣開山故意拿趙出息開涮道,想想兩年多以前趙出息才從祁連山里出來,兩年后便有如此成就,這不得不讓人嘖嘖稱奇,這種現象也只能存在于當中,可現實有時候往往比要精彩不知道多少倍。
  宋青瓷和蕭湘都不怎么說話,只聽兩個男人在這開玩笑,宋青瓷知道趙出息和蔣開山的關系非同一般,聽趙出息說過,蔣開山有成都軍區的背.景,父親是成都軍區前三把手,祖上也一直是在軍方深耕,至于蕭湘,趙出息倒沒說什么,不過從這女人的氣質和談吐來看,也都很有底蘊,想來背.景不一般。
  趙出息樂呵的打趣道“你蔣少爺和我走的不是一個路子,你要是想經商,以你們兩家的背.景,那還不是混的如魚得水,我在你面前估計連提鞋的都算不上”
  “你小子就謙虛吧,我現在就是想經商也不行,現在管的太嚴了,都得悠著點”蔣開山搖頭笑道,確實如此,全國至上而下的反腐清廉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可見今上手腕之強勢,最近成都軍區事情不斷,幾位關鍵人物接連下馬,成為軍隊反腐的例子,這對成都軍區來說,打擊很大,要知道全國幾大軍區里,成都軍區一直排前面,所以最近成都軍區人心浮動,老頭子是天天開會天天下基層視察調研,幾乎很少留在軍區司令部,氣氛前所未有的緊張。
  趙出息知道蔣開山想說什么,現在中央對干部子女經商和財產等等管的很嚴,所以以蔣開山和蕭湘的這種身份,經商確實得小心翼翼,所以趙出息說道“這樣的話,蕭湘到時候的畫廊公司,以齊思的名義持股,收益算蕭湘的,這樣也對你們有利”
  趙出息和蔣開山的關系,根本不用考慮別的問題,以后絕對不會因為經濟問題而鬧翻,畢竟趙出息現在可瞧不起這么一點錢。
  蔣開山還沒說話,蕭湘便笑道“還是你想的多,這樣最好”
  中途的時候,宋青瓷接到電話要處理一些事情,于是跑到書房去和公司高管視頻,蔣開山和蕭湘這才放開,蕭湘理直氣壯為齊思打抱不平道“出息,你可不能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齊思馬山回來了,我勸你還是處理干凈這些瑣事”
  “你說青瓷啊,你想多了,青瓷以前就住在這里,她和齊思關系很好,親如姐妹”趙出息笑著打哈哈道。
  一旁的蔣開山憋著,盡量不讓自己笑出來,他早就聽說過趙出息和這個美女的一些傳聞,不過畢竟是兄弟,不能亂拆臺。
  蕭湘瞪眼趙出息回道“你以為我會信?”
  蔣開山生怕趙出息圓不下去謊,連忙扯開話題道“不說這些了,六哥說他明早到成都,是要參加你們西蜀集團的活動?”
  趙出息不理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蕭湘,笑著回道“這個我知道,明天省市領導要去視察青城山的一些項目,野總這才來成都,畢竟他是大股東,在青城山有投資和項目的集團公司領導應該都會出席,晚上到時候有時間,我們單獨再聚”
  “聽六哥的意思,他是想拉近你和方川的關系,你什么意思?”蔣開山試探性問道,畢竟知道趙出息和方川一直不對路,反正他也不喜歡這個方川,西南第一公子,這名頭還真大,也不知道誰給他的底氣,家里連一個進長老院的都沒有,也敢這么橫。
  趙出息想了想才回道“我和方川并沒有根本性的矛盾,先前不過是因為簡姨的原因走的比較遠,這段時間倒還行,畢竟和他相關的利益方也入局青城山的項目,六哥想牽這個線,我肯定會給六哥面子,和他稱兄道弟可以,但要走心,沒機會我和他不是一路人,草根和精英永遠是兩個層面”
  趙出息這話說的有板有眼,面子活得坐,但底線不能忍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