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07 雨夜送人行

第六百一十八章保守政策
  獵鷹的死,確實讓譚鴻儒感到狼狽不堪,翻云覆雨等閑間的紅爺什么時候會落到今天這等地步,只是這樣的處境不禁讓譚鴻儒心中那股戾氣爆發出來,他不僅不擔憂不退縮,相反充滿自信和狠勁,這似乎讓他回到十多年前剛剛出來打拼的那會,沒人瞧得起他,也沒人覺得他有潛力,他沒有錢,沒有地位,幾乎一無所有,可那個女人卻義無反顧的愛著他,更是不惜跟著他私奔而和家族決裂。
  以前的他,能白手起家打下今天這份基業,今天的他,也一定能渡過這次的難關。獵鷹的事讓他終于放下一切規則和底線,誰敢挑戰他,他就得讓他們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五爺那幫元老也好,趙出息也好,唐家也好,都一樣。
  一小時后,徐守望李文清等人來到廣漢見到譚鴻儒,獵鷹的死他們已經知道,得知消息的那一刻異常震驚,要知道獵鷹那可是紅爺的心腹,誰敢動他?何況獵鷹實力又那么的強悍,誰又能動的了他。
  可事實確實是,獵鷹已經死了。
  在沒有見到紅爺之前,李文清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獵鷹都能被殺,那他們同樣會有這樣的危險,看來自己最近出門辦事什么都得多帶點人。徐守望倒無所謂,人死人活,都有命數,該死的時候活不了,該活的時候也肯定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徐叔,你覺得獵鷹是被誰殺的?五爺那邊的人,還是唐家或者那個趙出息的人,我想除過他們,別人還沒這么大的本事吧”李文清小心翼翼的問道,他心里也有自己的猜測,但還是想知道軍師的想法。
  徐守望神色凝重,他比李文清要想的多,知道這意味著很多事情,獵鷹的死對紅爺的沖擊力應該很大,可能會影響到他最近階段的所有決定和計劃。
  “五爺還不至于這么鋌而走險,就算是對鴻儒再不滿,也不會做這種事,所以這件事情不用去猜,都知道是趙出息和唐家那邊做的,也只有他們有這個實力”徐守望語氣輕緩的說道,這答案似乎是顯然易見的。
  李文清搖頭嘆氣道“我們的處境堪憂啊”
  “有起自然有落,這都是規律,任何人都不可能長盛不衰,李叔和簡姨曾經站的那么高,不也墜落神壇”徐守望看向李文清,繼續說道。
  李文清點點頭道“徐叔覺得主子接下來會怎么做?”
  “避其鋒芒,嚴陣以待,攘外必先安內”徐守望思索片刻后,給出這么一句話,李文清自己琢磨后,覺得確實如此,看來廣元是要被放棄了。
  獵鷹的死,目前沒有幾個人知道,譚鴻儒嚴禁任何人將獵鷹死訊傳出去,這會對他們現在的士氣很不利,同樣會造成一系列連鎖反應。
  酒店里,李文清和徐守望終于見到譚鴻儒,譚鴻儒把自己關在臥室里已經一個多小時,不抽煙也不嗜酒,只是望著下雨的窗外陷入沉思當中。
  李文清不知道說些什么,雖然在圈子內部,他和獵鷹算是競爭對手,可畢竟共事多年,他們又不是什么鐵石心腸的人,自然也有感情,前幾天還在一起吃飯喝酒的人現在就已經離去,難免會傷心。
  李文清能感受到紅爺的傷感,感慨道“爺,節哀順變,我想,獵鷹如果在的話,也不希望看到你現在的樣子,他心目中的紅爺,是殺伐果斷頂天立地的梟雄”
  譚鴻儒揮揮手回道“文清啊,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你覺得我是這樣的人么,我不是在傷感,我只是在想接下來的事情”
  這話讓李文清心里多了些底氣,回道“爺,李文清沒有別的本事,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力去完成爺交代的每一件事情,替爺分擔解憂,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不管李文清這話是虛情假意還是真心實意,譚鴻儒聽在心里,也格外的舒服。
  軍師徐守望不會說這些話,但他更愿意去做一些實事,軍師的職責就是在主子迷茫的時候,告訴主子該干什么,他們要比主子更加保持清醒。
  “鴻儒,接下來怎么做?”徐守望盯著譚鴻儒,沉聲說道。
  譚鴻儒知道最懂自己的除過鬼叔和她,就是眼前的徐守望了,如果再加一個,那就是已經入獄的簡姨,連五爺都不知道自己內心到底是什么樣子。
  “說說你的想法”譚鴻儒看向徐守望道。
  徐守望鄭重其事的說道“放棄廣元,扔給趙出息”
  “同意,廣元已經是沒有意義,可以放棄”譚鴻儒直接同意道。
  徐守望繼續道“殺雞儆猴,壓住元老派,誰敢在這個時候亂來,不管付出什么代價,都得拿下,決不能讓他們趁勢以下犯上。”
  “可以,這個交給文清去做,他在這方面比較擅長”譚鴻儒看向李文清吩咐道。
  “聯系唐家,許諾足夠誘人的利益,我知道唐家現在分為兩派,一邊是唐云鶴,一邊是唐云龍妻子那邊被邊緣的一派,兩邊都接觸,給我們爭取足夠的時間”徐守望眼神如炬的說道,可見他在來的路上已經想好對策。
  譚鴻儒點頭贊賞道“妙計,不需要拉攏過來,只需要給我們爭取時間”
  “最后,坐穩綿陽、德陽、瀘州,防備其他地方,尋找機會,再做打算”聽到軍師徐守望這一番話,李文清覺得自己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不然以后很難堪得大任。
  譚鴻儒不禁說道“老徐啊,不管什么時候,你都是這么冷靜,不過我還得交代幾件事,獵鷹的死,必須控制消息,不能泄露出去,同時,這件事情交給你去查,死也得讓我們知道死在誰在手里,最后最關鍵的事情”
  李文清和徐守望一臉緊張的盯著譚鴻儒,譚鴻儒的語氣讓人覺得此事很重要。
  譚鴻儒沉聲道“鬼叔要離開幾天,這個消息也要封鎖,在鬼叔沒回來之前,你們注意自己安全”
  “鬼叔要干什么去?”李文清皺眉道,鬼叔可從來沒離開過紅爺啊。
  譚鴻儒轉身說道“等鬼叔回來,你們就知道了”
  進入十一月,趙出息安安靜靜的養了兩天傷,前面車禍的傷還沒好,現在又加重,想想也是醉了。
  趙出息受傷的消息自然不會告訴自己的女人,他不想讓她們擔心,和她們聊天,也都小心翼翼生怕說漏嘴,不過最后還是沒瞞住讓宋青瓷知道了,這不怪趙出息,得怪黃土,趙出息一直找理由避開青瓷,盡量不見面,就是怕青瓷知道,誰知道三號黃土回成都后,宋青瓷打電話問他趙出息最近都在忙什么,一問之后,這才知道趙出息受傷了,而且前段時間還出了車禍。
  打完電話,宋青瓷心神不安,直接放下手頭工作,急急忙忙跑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那時趙出息正在后院里曬著太陽昏睡過去,手上纏著繃帶,臉上的傷痕很明顯,站在趙出息面前,宋青瓷看在眼里很心疼。由于最近在籌備西蜀控股的成立,還有負責西蜀集團日常管理,所以她的工作很忙,幾乎是馬不停蹄連軸轉,到處出差、拜訪政府官員以及合作伙伴,并沒有時間關心和照顧趙出息,按理說,齊思出國不在成都,趙出息的所有事情都得她操心,現在趙出息連出兩次事情,她都不知道,這讓她很愧疚。
  宋青瓷坐在趙出息的旁邊,她知道趙出息警惕性很高睡眠很淺,所以并沒有打擾趙出息,想著想著宋青瓷紅了眼睛,低聲啜泣。
  聽到啜泣聲,趙出息緩緩睜開眼睛,看見紅了眼睛的宋青瓷,好笑道“哭什么呢?難道青瓷想讓我成為眾矢之至”
  “你都這樣了,還不讓我知道”宋青瓷擦掉眼淚,內心堅強的她幾乎很少哭,可是卻已經為趙出息哭過幾次,或許,這就是愛情,因為在乎,因為動情。
  趙出息搖搖頭道“別亂想,這不是怕你擔心么,沒事,我命大,死不了,一點小傷而已,養一個月就好了”
  “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都得讓我知道,不要再像這樣”宋青瓷固執得說道。
  趙出息嬉皮笑臉道“嘿嘿嘿,放心吧,以后會的”
  于是接下來的幾天,宋青瓷推掉了出差的事情,交由別的高層負責,每天晚上宋青瓷都會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這樣好照顧趙出息,徐林也知道趙出息出事的事情,便由著宋青瓷。
  譚鴻儒那邊選擇保守政策,唐家矛盾激發,趙出息這邊拿下廣元在休養生息,于是趙出息又可以享受一段平靜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