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606 婚姻問題

如果獵鷹一開始就閃爍其詞左右搖擺的話,趙出息完全可以放掉他,因為放他回去以此離間他和譚鴻儒的關系后,造成的影響力比現在殺了他更劃算。但獵鷹的忠心讓趙出息放棄了這個選擇,而是選擇讓他體面的去死,畢竟獵鷹是譚鴻儒心腹大將,能折掉譚鴻儒的一位大將,對他以后的策略來說,自然有好處。
  獵鷹死了,就這么死了,死在趙出息的手里,確實讓人很惋惜,可惜命運有時候就是這么回事,任何選擇都得付出代價,如果獵鷹選擇一條平庸平淡的生活,或許還可能會長命百歲。
  終于拿下獵鷹,趙出息整個人有些虛脫,徑直躺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他的情況也不樂觀,身上多處受傷,右胳膊小臂已經高高的腫起來,顯然骨頭受損,嘴角流著血絲,肩膀和左腿也有些問題,還好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終歸是拿下獵鷹,正如周易所猜想的,此戰以后,趙出息的實力將大大的提升。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定然要一鳴驚人,這也算是對趙出息這一年半時間跟著周易芙蓉姐以及黃土偷師的肯定。
  陳安逸和周易這時候走了過來,看向躺在地上的趙出息沉聲道“出息,怎么樣?”
  趙出息目光呆滯的搖搖頭。
  陳安逸伸手摸了摸獵鷹,確定獵鷹已經斃命,這才放心。兩人并不著急,靜靜的等著趙出息恢復過來,外面大風大雨見證了今晚的這場大戰。
  良久后,趙出息終于緩緩起身,陳安逸這才問道“他怎么處理?”
  趙出息思索片刻后吩咐道“處理好現場,將尸體挪走,天亮后再通知譚鴻儒領尸體,至于我們,直接回成都,這里不能在待下去,保不準譚鴻儒一會就會派人過來”
  陳安逸繼續問道“里面的趙洪興如何處理?”
  趙出息有些頭疼,這確實是個問題,畢竟趙洪興目睹整個過程,也知道他們來過這里,最壞的做法就是順手殺掉他們,但趙出息不想濫殺無辜,何況有可能造成始料未及的后果,所以他還是選擇和趙洪興談談。
  于是,趙出息起身走向趙洪興所在的臥室,知道里面的他們肯定忐忑不安,趙出息伸出手輕緩的敲門,幾秒鐘后,趙洪興開門,趙出息進去。
  外面的周易和陳安逸相視一眼,開始打掃戰場,收拾殘局。
  十幾分鐘后,趙出息從臥室走出來,趙洪興夫婦沒有跟著出來,趙出息看向陳安逸和周易微微點頭,表示事情已經處理好。
  于是,三人起身,帶著獵鷹的身體,趁著雨夜離開趙洪興的家中。
  一個小時后,處理好獵鷹的尸體,趙出息等人直接返回成都,大雨夜他們開車很慢,豆大的雨滴打在窗戶上,讓人看不清窗外的世界,每次殺人,趙出息內心都會有些觸動,從小跟著老和尚侵染佛法,佛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自己這手里已經不少人命,估計死后別想駕鶴西歸入西方極樂世界,而是直接墜入十八層地獄吧。老和尚要是知道自己親手教出來的后背是如此模樣,可能會直接吐血而亡吧。地藏王菩薩說,眾生渡盡方證菩提,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六道輪回,善惡也在輪回,照這樣子下去,地藏王菩薩永遠也成不了佛了,也或許,地藏王菩薩早已成佛早已悟出這個佛理,只是替眾生受苦受難而已。
  回成都后,趙出息等人直接前往西蜀集團下面的私人醫院處理傷,除過右臂骨損有點嚴重打上了石膏,其他地方都還好。
  等到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四點,趙出息這才打開一直關機的手機,幾個未接電話七八條短信和十幾條微信,有蔣開山的,有齊思和宋青瓷的,也有裴卿的,還有一條李青衣的,只是問他睡了沒有,趙出息想要回復,想想現在已經很晚,也就作罷。
  放下手機,躺在床上,這種被人牽掛著的感覺讓趙出息很享受,覺得,自己此刻做的這一切不管是對還是錯,至少都是值得的。
  清晨,廣漢市區酒店里,譚鴻儒吃著早點喝著早茶在看報紙,此刻他還不知道自己的心腹愛將獵鷹已經喪命,他對獵鷹很放心,這種小事情讓他去處理太簡單,更不會有半點風險,以前那些危險百倍的事情獵鷹也照樣完成任務。
  只是按照以往的習慣,獵鷹如果完成任務,這會獵鷹肯定會站在自己旁邊像他匯報結果,可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獵鷹依舊沒有出現,譚鴻儒感覺有些不對,事情太過反常,不禁詢問旁邊的手下道“獵鷹昨晚有沒有回來?”
  兩位手下面面相覷,隨后才小聲回道“爺,好像沒有回來”
  “確定?”譚鴻儒皺眉道。
  那位手下連忙道“我再去他房間看看”
  說完這位手下便連忙離開,找前臺打開獵鷹房間,確定獵鷹不在后這才回來匯報道“爺,沒有回來,手機也打不通,會不會出事?”
  “派人出去找”譚鴻儒有些不放心,隨即吩咐道。
  眾人連忙出去分頭尋找,站在譚鴻儒背后的鬼叔也有點擔憂,他對這個小伙子很看好,除過脾氣比較暴戾手段比較陰狠,其他地方還算不錯,最重要的是對譚鴻儒忠心耿耿,這些年辦事也從來沒有出過什么差錯。
  譚鴻儒的手下剛剛離開沒多久,他的手機便響起,譚鴻儒拿過手機,上面是條短信,不認識的陌生號碼,短短一行字,卻讓譚鴻儒整個人暴怒。
  因為最顯眼的兩個字是收尸。
  一個小時后,廣漢某家醫院的太平間里,獵鷹的尸體放在停尸臺上,譚鴻儒和鬼叔以及兩位醫生圍在旁邊,其余人守在外面,禁止任何人入內。
  譚鴻儒緩緩揭開改在獵鷹尸體上的白布,閉著眼睛的獵鷹滿臉鮮血,臉上到處都是淤青和血塊,身體和臉色已經白,顯然已經死了很久。
  “身上多處受傷,膝蓋粉碎性骨折,胳膊脫臼,顱骨破碎,死亡原因是顱內大出血,死亡時間應該是前半夜”見慣生死的醫生一臉平靜的說道,這樣的事情,他見的太多。
  譚鴻儒揮揮手,示意醫生可以離開了,此時他的心情很失落,已經很久沒有什么事情能讓他的心情如此的糟糕透頂。
  獵鷹算得上他的左臂右膀,被人斷臂,這種代價讓他怎能不惱火,何況獵鷹的身手能排進整個圈子的前三,失去這樣一個大將,對他的打擊很大,以后自己的處境將很艱難,鬼叔不可能出去辦事,先前屬于獵鷹的事情,現在也不知道該讓誰去處理。
  “整個川內,能干掉獵鷹的人不多”鬼叔有些惋惜,這樣一個前途無量的年輕人就此喪命,讓他也有些失落。
  譚鴻儒壓著內心的怒火回道“你的意思是,趙出息和唐家的嫌疑最大?”
  “顯然,除過他們身邊的人,川內很少有人能打得過獵鷹,何況是殺了他?這兩家身邊都有足夠多的高手”鬼叔顫顫的說道,他說話很慢,所以很少說話,但今天不同。
  譚鴻儒深呼吸一口氣說道“鬼叔,你知道么,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如此痛心過,獵鷹對我如同親兄弟,這些年形影不離待在我身邊,甘愿做一個司機,外界都說我譚鴻儒無情無義,我譚鴻儒也是血肉之軀,又如何無情無義?”
  “你本就是癡情之人”鬼叔一字一句的說道。
  譚鴻儒一臉苦笑,不說話。
  良久,譚鴻儒蓋上白布,咬牙切齒的說道“獵鷹的仇,等我查清楚,不管是誰,我一定都得報”
  “你手中已無像獵鷹這樣可用之人”鬼叔不加掩飾的說道。
  譚鴻儒冷笑道“鬼叔似乎忘了,西嶺雪山那邊,還有一個人欠我們的人情,是時候讓他還了”
  “就算是他過來,也只能替補獵鷹的位置,面對內部的矛盾和外部的壓力,你需要更多的力量”鬼叔繼續說道,他本不想管這些事,但看在小姐的面子上,又不能不管,畢竟他答應小姐一直守在譚鴻儒的身邊。
  譚鴻儒不說話,事實也確實如此,不過鬼叔既然這么說,顯然他似乎有辦法,所以譚鴻儒轉頭看向鬼叔。
  果不其然,鬼叔淡淡的說道“我回河南一趟,畢竟你算半個女婿”
  譚鴻儒臉色微變,幾乎是氣急敗壞道“就算是我死,我也不會找他們幫忙,鬼叔,你難道忘了那些事?”
  “知道你會火,你放心,我自然不會去找他們,只是去找幾個能為你所用的后輩而已,這樣,也能扭轉你現在的處境”鬼叔解釋道,知道這輩子,譚鴻儒都不會和洛陽那邊和解。要不是為譚鴻儒,連他自己都不會再踏入河南半步,那里是譚鴻儒的傷心地,同樣也是他的傷心地。
  鬼叔如此一說,譚鴻儒這才平靜,同時對自己又有些自責,今天的自己,實在是太狼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