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04 反客為主

淅淅瀝瀝的小雨已經變為夾雜著寒風的大雨,獵鷹孤身一人殺進別墅區,這對于曾經是職業殺手的他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偵查和潛伏以及偽裝等等都是必修課,獵鷹并沒有感覺到隱藏在雨夜中的危機,有人正在等著他,或許是源于自信。
  別墅區的別墅都是獨棟別墅,幾年前建成的,算是廣漢最高端的別墅區,趙洪興的別墅在最里面,從反方向進來那就離的最近,別墅有兩個保鏢一個司機,還有兩個保姆,都住在一層,剩下的就只有趙洪興和他的妻子,他們唯一的兒子如今正在北京上大學,所以并不在廣漢。
  別墅如果算地下室的話一共五層,一樓有廚房餐廳和客廳以及三個臥室,二樓也有廚房餐廳以及兩個臥室一個書房,三樓是幾個客臥,四樓是閣樓以及儲藏室等等。
  如果有客人來訪,趙洪興會待在一樓接待,平時家人在一起都待在二樓,今天趙洪興早早回家,因為意識到最近和譚鴻儒交惡可能帶來的風險,所以晚上他并沒在外面逗留,至少在家里相對來說比較安全,但他估計也沒想到,譚鴻儒依舊敢冒險。
  趙洪興戴著眼鏡,頭發搭理的干凈,只是雙鬢的頭發已經花白,不過臉上皺紋和五十歲左右大多數男人差不多,并沒有顯的很老態。他的妻子周麗倒是看起來比他要年輕很多,顯然是保養的不錯,坐在趙洪興旁邊,相比之下要年輕十歲,也是,周麗沒有趙洪興那么大的壓力,她在政府有份閑職工作,其他時間都是在享受生活。
  兩人在看一部國產婆媳家庭劇,周麗和趙洪興討論著以后兒子要是結婚后,如何和兒媳相處,趙洪興笑著說道你想的還真多,不過兒媳到時候得好好挑選,別讓你兒子把什么女人都帶回家。
  周麗笑呵呵的說道,兒子那性格是不會亂來的,孝順懂事會關心人就行,家世長相等等其實不太重要。
  趙洪興想了想補充道,門當戶對最好。
  周麗瞪眼老頭子,知道這老頑固比較保守和死板,不過回頭想想也沒什么錯,能門當戶對最好,如果不行,再退而求其次,其實兒子的意見才是最重要的。
  這時候,趙洪興音樂聽見樓下有聲響,可是有些不確定,轉頭看向妻子周麗問道“你有沒有聽見什么?”
  看電視看得入迷的周麗一臉疑惑,然后仔細聽了聽,并沒有聽見什么動靜,搖頭失笑道“沒有啊,應該是外面刮風下雨的動靜吧,你這老頭子,這幾天總是疑神疑鬼的,是不是得老年癡呆癥了”
  趙洪興覺得妻子說的對,這兩天確實有些疑神疑鬼,可能是因為譚鴻儒的事情忙的焦頭爛額吧,于是轉過頭繼續陪妻子看電視。
  幾分鐘后,當獵鷹緩緩走進二樓客廳的時候,兩人依舊沒有任何警惕,全神貫注的看電視,期間趙洪興接了一個電話,是跟他走的近的朋友打過來的,朋友勸他不要和譚鴻儒作對,趙洪興并沒有聽。
  “趙老板和老婆真恩愛,這么晚了還陪老婆看電視,真是羨煞旁人啊”一臉玩味的獵鷹似笑非笑的走進客廳,樂呵的說道。
  樓下兩個保鏢和司機以及保姆都已經被解決,獵鷹并沒有動手,只是用了點特殊手段讓他們昏睡過去,等他們醒來估計就是明天中午了,只是不湊巧的遇到那位司機上廁所,中途費了勁把他打暈。
  聽到客廳突然傳來陌生人的聲音,趙洪興和妻子周麗同時轉頭看向獵鷹走來的方向,獵鷹那陰霍的面貌讓周麗嚇的差點失聲尖叫,趙洪興臉色突變,他沒想到譚鴻儒真敢對自己動手,難道他的眼里沒有法律了么。
  “是你,我認識你,你是譚鴻儒的人”趙洪興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并沒有被嚇著,盯著獵鷹沉聲說道。
  獵鷹這時候已經走到距離兩人兩米的位置,坐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回道“深夜來打擾趙老板,實在是沒有辦法,誰讓趙老板不聽話,我只能幫主子解決點小麻煩”
  寬敞的客廳里回響著獵鷹的話,趙洪興已經恢復平靜,呵斥道“是譚鴻儒讓你來的?哼,他也就只會這些下三濫的手段,我趙洪興并不怕他”
  “怕不怕不是嘴上說的,好多人都說不怕紅爺,可到頭來呢,你們這些老板心里怎么想的,我很清楚,你真以為有五爺撐腰,我們就不能把你怎么樣,笑話,你不想想我們是干什么的?”獵鷹冷笑道。
  譚鴻儒的一些事跡,連周麗也聽說過,大晚上闖進自家別墅,周麗再傻都不會認為他是來聊天的,所以周麗大腦已經有些當機,緊緊抓著趙洪興的胳膊。
  “你想殺我?”趙洪興擲地有聲的問道。
  獵鷹敲打著沙發的邊沿笑道“這是最壞的打算,我不過是來和趙老板做生意的,長話短說,我們的時間都很寶貴,我想趙老板也不希望我在這里多呆一分鐘,很簡單,放棄你要做的事情,紅爺饒你全家一命,包括你在北京讀書的兒子,相反,你要是堅持一意孤行,那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
  趙洪興臉色凝固,望向這個譚鴻儒的司機,據說沒少替譚鴻儒辦哪些見不光的事情,他有些惱火,沒想到自己一個在德陽好歹有頭有臉的人,居然被譚鴻儒這種人渣威脅,他不信譚鴻儒真敢殺自己,難道他不怕這件事引來的風波么?
  “我不信譚鴻儒敢動我,你以為我是嚇大的,這么多年過來,我被威脅的次數不在少數,可我現在還好好活著,當年他李公權都沒能把我怎么樣,現在譚鴻儒想殺我,有本事你們動手啊”從來不懂屈服的趙洪興徹底被激怒,大聲說道。
  獵鷹沒想到趙洪興這么不識好歹,冷哼道“趙老板這么不識好歹,那看來我今天得先給你點顏色看看,接下來我們再慢慢玩游戲,我要玩到你求我們為止”
  獵鷹手上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多了一把軍用匕首,徑直起身走向趙洪興和周麗,周麗拉著趙洪興的胳膊說道“老公,你快答應他們啊,你快答應啊”
  趙洪興一言不發,并沒有就此退讓,這是他做人的底線和原則,命可以沒有,但絕不退后一步。
  就在這時候,整棟別墅的電源卻突然被斷掉,二樓客廳瞬間陷入黑暗當中,烏漆墨黑根本看不見任何場景。
  早已等候出場的趙出息和周易站在樓梯口,望著獵鷹的后背說道“譚鴻儒也就這點本事,明爭不過,就玩陰的,可惜人家趙總剛正不阿,并不怕你啊”
  等電源被切斷,客廳陷入黑暗的下一秒,獵鷹便已經意識到不對,螳螂撲蟬黃雀在后,難怪這個趙洪興并不怕自己,感情他早就準備著后手,樓下的保鏢和司機不過是障眼法而已。
  不過他并不知道,這并不是趙洪興請來保護他的,趙洪興此刻也不知道不遠處隱藏在黑暗的兩個人是誰又是什么身份,更不知道他們想干什么,今晚先后兩批人闖進他家,這讓趙洪興對自己的安全十分擔憂,如果能僥幸躲過這一劫,以后一定要加強自己的安保。
  “沒想到趙老板居然有準備,我實在是小瞧趙老板了”獵鷹對著不遠處的趙洪興喊道。
  聰明的趙洪興意識到譚鴻儒的司機把這兩個人當成自己自己的幫手了,他很識趣的不說話,如果讓獵鷹知道這不是他的幫手,那就糟了。
  趙出息聽到獵鷹的話搖頭呵呵笑道“不不不,我不是趙總請來的幫手,我是來找你的,沒想到堂堂獵鷹居然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我是該高興呢,還是該失望呢”
  “你是誰?”獵鷹皺眉問道,他確實沒聽出來這聲音是誰的,只是覺得有些熟悉。
  趙出息冷笑道“我是誰?我是趙出息”
  當趙出息自報家門后,獵鷹瞬間反應過來,就說怎么這么熟悉,原來是他,意識到自己陷入危機的獵鷹毫不猶豫的放棄這次任務,他沒想到趙出息居然悄無聲音的跑到廣漢來找自己,他也知道趙出息為什么來找自己,一星期多以前那場車禍就是自己找人干的,連紅爺都不知道,他本打算事成之后再告訴紅爺,不過僥幸讓趙出息躲過一劫,所以并沒有告訴紅爺,當時他的車就跟在后面,如果趙出息落單,他會毫不猶豫跟上去補一刀,可惜趙出息出事的地方處于十字路口,當時人太多,沒有下手的機會。
  趙洪興并不知道這個趙出息就是和譚鴻儒齊名的趙爺,他只是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的譚鴻儒的司機在聽到這個名字后,突然向著反方向的窗戶處逃離。
  沒錯,獵鷹想跑了。
  趙出息敢孤軍深入廣漢,肯定是帶著高手來的,他手下有芙蓉有那個周易,看旁邊那人的輪廓,極像那個周易,連鬼叔都不能殺掉周易,自己更不是對手,留下來只有死路一條。
  獵鷹剛剛啟動,站在趙出息旁邊的周易早已等候多時,他們今晚等了這么久,怎么可能讓獵鷹逃掉?
  周易的速度要比獵鷹更快,當獵鷹還沒有沖到床邊的時候,周易已經到他的身后,一把抓住獵鷹的肩膀,借勢往后猛的一拉,獵鷹大感不妙,抬腳踢在墻上,靠著反力,一躍而起,從天而降的重腿踢向周易,周易立即松掉,腳步靈活的躲過這一腳,沒等獵鷹落地,周易閃電般出手,一腳踢中他的后背,猝不及防的獵鷹直接被踢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倒地后的獵鷹幾乎沒有停留,徑直起身再次向著另一個方向跑去,他知道自己留下來就等于沒命,只是還沒跑兩步,他便停住,因為另一個方向,還有個人等著他,不是趙出息,而是別人,獵鷹能聞到危險的味道。
  知道自己無處可逃了,獵鷹索性站在原地,看向趙出息道“看來今天我是逃不掉了”
  “我如果是你,肯定會繼續試試”趙出息搖頭苦笑道。
  獵鷹一臉不屑道“可惜我不是你”
  “那你死有余辜”趙出息低聲道。
  獵鷹故意道“三個對一個,算本事?”
  “本事?你也有資格和我談本事,你的本事就是偷偷摸摸對我的車做手腳?原來譚鴻儒身邊都是些跳梁小丑”趙出息很不客氣的奚落道。
  坐在沙發上沒敢動的趙洪興和周麗已經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不過看來已經沒自己什么事了,但自己能不能躲過這一劫,目前還未知。
  獵鷹沒反駁趙出息的話,而是說道“沒錯,我承認,你出車禍是我的干,我只是幫主子解決麻煩,至于手段是否光明,我不在乎”
  趙出息用手摸了摸額頭道“你可以有活命的機會,如果你選擇投靠我”
  “你覺得我會么?我獵鷹不是那種人,來來來,要殺要剮隨便,大爺今天就把所有看家的本領拿出來,好好陪你們玩一場,贏了那是運氣,輸了那是命”獵鷹直接脫掉外套,露出自己的身材,異常興奮道。
  趙出息瞇著眼睛道“不錯,還算有點底線,沖你這點,我是不能放你走,但能選擇你死在誰的手里,三個人,選一個”
  “我選你”獵鷹想都沒想的說道,如果能死前帶走趙出息,這是絕對賺翻的買賣。
  周易沒想到趙出息如此冒險,皺眉看向趙出息,趙出息搖搖頭,也脫掉外套,人畜無害的笑道“希望你別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