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600 女王大人

第六百一十章反客為主
  趙出息真動怒了,這次算是自己走運,如果人品差點,那估計真有可能把命丟掉。
  芙蓉周易自然支持趙出息的決定,有時候一味的隱忍避諱不是什么好主意,要適當的露出自己的鋒芒,讓別人知道自己的手腕和能耐。
  其余人不知道的是,趙出息如今是雙線操作,一邊要配合唐家針對譚鴻儒施壓,另一邊要配合司徒南針對唐家,這場局的結果越來越明顯,趙出息如今要做的是加大自己的影響力。
  這幾天,唐家和趙出息這邊的合作已經逐漸展開,廣元那邊黃土已經順利接手,以他們先前在廣元的根基,加上黃土大小王孔林等人坐鎮,趙出息相信能十拿九穩,何況遂寧勢力這邊也開始力。
  現在趙出息穩如泰山,并不著急,只等著司徒南那邊落子收官,到時候著急的那就是譚鴻儒了。
  那司徒南這邊現如今具體是什么情況呢?
  作為現如今唐云鶴身邊最大的紅人,司徒南算是對唐家圈子徹底了如指掌,更是和史秀妍成功接頭,但司徒南還不能配合史秀妍針對唐云鶴動手,因為史秀妍背后的史家還在,只要有史家支持,到時候唐云鶴一死,這個圈子依舊還是支持史秀妍,立唐寧為主,他就徹底被淪為旁觀者,所以司徒南要等趙出息那邊對史家兄弟十拿九穩以后,再配合史秀妍拿下唐云鶴,到時候剩下的事情就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了。
  時間過的很快,眼看再四天十月就要過去,周五晚上,已經多年沒有離開遂寧的史秀妍終于移駕成都,她并沒有隱瞞自己前往成都的意圖,眾人其實也明白,她這是要給兒子唐寧站臺,以保護唐寧在唐家的利益不受損失,畢竟唐家的江山是唐家兩兄弟一起打下來的。
  史秀妍來到成都,自然要住在龍泉驛的唐家別墅,那是唐云龍買的,可不能便宜給賤人嚴若語,她也想見見這個嚴若語,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能把唐家兩兄弟迷的神魂顛倒,不過唐云鶴知道史秀妍對于嚴若語肯定不待見,所以提前帶著嚴若語離開龍泉驛,住在位于天府新區那邊一處四百多平的豪華公寓里,兩人算是擦肩而過,不過史秀妍肯定不會輕易放過嚴若語,唐云鶴只能盡量避開。
  史秀妍來到成都的第二天晚上,便直接約見司徒南,對于史秀妍要見自己這件事,司徒南毫不避諱的告訴了唐云鶴,唐云鶴有些意外,不過能理解,史秀妍是想從司徒南這里打探一些關于自己的消息,這位先前一直吃齋念佛的大嫂在大哥去世后的種種舉動讓唐云鶴極為不滿,現如今更是多方插手唐家圈子和公司事務,生怕誰奪走他兒子的股份,傷害他兒子。
  “去還是不去?”天府大道唐云鶴的豪華公寓里,站在唐云鶴面前的司徒南沉聲問道,沙上的唐云鶴懷里抱著穿著黑絲蕾絲透視裝的嚴若語,端著威士忌有些迷離,風情萬種的嚴若語給他按摩著小腿,可嚴若語的眼神總是有意無意的飄向司徒南,更像是調戲司徒南。
  正宗的蘇格蘭威士忌,唐云鶴的最愛,烈酒配美女,總是別有味道,唐云鶴思索良久后回道“去,為什么不去,你去幫我試探試探我這位大嫂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了?”司徒南沉聲問道。
  此話一出,唐云鶴的眼神瞬間凌厲,死死的盯著司徒南,這將是他的心病,永遠都不可能根除的心病,他不愿意任何人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
  司徒南知道自己戳到唐云鶴的痛處了,連忙告辭道“那我先走了”
  司徒南走后,唐云鶴卻在琢磨著司徒南這句話,如果這位大嫂真的已經知道一些事情,那對他來說將是威脅,那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唐云鶴不禁猜想,自己這邊是不是有人吃里爬外了?
  唐家龍泉驛別墅,離開了嚴若語和唐云鶴,卻迎來了史秀妍,這是史秀妍第一次踏進這里,更是以唐家女主人的姿態入駐這里,這是種象征。
  晚上八點過后,司徒南準時來到龍泉驛別墅赴約,之所以如實把史秀妍要見自己的事情告訴唐云鶴,無非是七分真三分假,真真假假,到最后只有自己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
  唐寧沒在龍泉驛別墅,被史秀妍借故支開,至少目前,她是不想讓唐寧牽扯進這件事。這次跟著史秀妍一起來成都的還有史可力,史可力要帶史秀妍見一些人,都是遂寧系出來的大佬,以此強化史秀妍的根基。
  唐云龍這棟別墅的中式會客廳里,司徒南來過數次,不過這次的意義不同。客廳里除過史秀妍和史可力,還有已經過關的張幸。
  司徒南坐在下面喝著茶,絲毫不落下風,到是讓史秀妍和史可力刮目相看,史秀妍拿捏分寸,輕聲道“聽說現在大家都稱呼你為司徒先生,那我也就隨大流叫你司徒先生,有些事,我挺好奇,不知道司徒先生這傷都是怎么來的?司徒先生也可以不用回答,畢竟是司徒先生的**和往事”
  “您這是要問我的過去?”司徒南看向史秀妍和史可力,沉聲回道。
  司徒南關系到整件事情的關鍵,史秀妍自然得拉攏住他,連忙回道“這倒不是,只是感興趣,覺得如果司徒先生沒有這些傷,以司徒先生的能力,完全可以能站在更高的層面”
  雖然話是這么說,可史秀妍心里還是有些怨氣,唐云鶴對唐云龍的陰謀中,司徒南肯定是沒少出謀劃策,她都沒質問司徒南為何要對她丈夫痛下殺手,為何不阻止唐云鶴做大不韙的事。
  “當過特種兵,出國干過雇傭軍,殺過不少人,結了不少仇家,能保住這條賤命已經是萬幸”司徒南隨口說道,只是敷衍,沒有具體。
  史秀妍對于司徒南的一些事只是有所耳聞,具體的根本不知道,這次司徒南親口說出,倒是讓她震驚,連史可力都沒想到司徒南的過去會如此的精彩。
  史可力插話道“我想知道,司徒先生為何要幫我們?”
  “你們手握我的把柄,我沒有選擇的余地,其次,對于你們,對于成都來說,我不過是個過客,只想賺到足夠的錢帶著女人過安穩的日子,這些年提心吊膽鋌而走險的日子過膩了,不想牽扯進你們的風波,而兩億對我來說是天文數字,足夠安穩渡過余生”司徒南如實回道,真實想法,不過并沒有對史秀妍用把柄威脅自己而憤怒。
  史秀妍呵呵笑道“事出有因,沒有辦法,還望司徒先生見諒,司徒先生已經表現出足夠的誠意,我們也肯定會信守諾言,事成之后,兩億如數奉上”
  “這話,你覺得我會信么?爾虞我詐的環境里,信任是建立在實力前提下的”司徒南臉色平靜道,不卑不亢的氣勢很是有男人味。
  史秀妍不禁欣賞道“我喜歡司徒先生的坦誠,但是我想知道,如果我到時候出爾反爾,司徒先生會怎么做?”
  “會怎么做?那就是我的事了,只要我沒死,就會有報復,至于你能不能承受,不在我的考慮范圍之內”司徒南冷哼道。
  這話讓史秀妍覺得這個司徒南果真威脅巨大,最重要是有實力的威脅,難怪唐云鶴會如此信任他,這次要不是下功夫攻破司徒南,還真不知道怎么對付他。
  “我越來越覺得司徒先生有梟雄的潛力”史秀妍不加掩飾的說道。
  司徒南搖搖頭道“我只不過是個俗人,沒那么大的野心”
  “不知道老二要是知道司徒先生來見過,會是什么反應?”史秀妍故意這么說道,顯然是不想被司徒南壓住氣勢。
  司徒南淡淡的說道“忘了說,我已經給二爺說過,我來見嫂子”
  “什么?”此話一說,張幸史可力以及史秀妍的臉色皆突變,史可力大聲質問道。
  史秀妍覺得自己看不懂這個司徒南了,她讓自己冷靜,不要慌張,而是問道“司徒先生,你這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們就這點本事的話,我失望了,有時候最大的坦誠,就是最大的謊言”司徒南一字一句的說道。
  聽到這句話,史秀妍等人恍然大悟,感情他們被司徒南擺了一道,這城府,真是讓人嗔目結舌,司徒南果真老辣。
  史可力率先鼓掌說道“聞名不如一見,司徒先生果真厲害,今天我算是長本事了,這幾年,難得見到像司徒先生這么有趣的人物”
  司徒南不想浪費時間,一個知道賭桌所有底牌的人,你說讓他怎么和賭桌上的賭客們玩陰謀詭計,這根本就是單方面的游戲。
  “我覺得我們彼此試探的都已經差不多了,是時候談正事了……”司徒南徑直說道。
  史秀妍和史可力有些憋屈,整晚都被司徒南反客為主掌控節奏,這樣他們心里有些不踏實,不過,反過來想想,這樣的人物反水,唐云鶴離死不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