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0 配不配


  第五十六章林家
  老太太突然住院打亂了趙出息很多計劃,讓趙出息本就忙碌的生活變的有些狼狽,山水情的工作趙出息思前思后本想放棄辭職,最終還是沒有下定決心,終歸結底還是一個字,錢。
  資助伊伊每月六百的生活,答應李青伊每月風魂村孩子們的開銷以及她的工資,其實趙出息出山的時候,李青伊沒給他定過每個月必須打多錢,只是讓他按照自己的工資標準盡力而為,趙出息是實在人,他生怕錢少了李青伊會放棄整個鳳凰村孩子的前途而走出大山,所以拋去自己日常的開銷,他將剩下的工資全部打給李青伊,只求問心無愧。雖然李青伊因錢離開鳳凰村的可能性很小,趙出息也知道李青伊不是為錢留在鳳凰村,更知道李青伊要走,他想留也留不住。
  現在老太太又住院,二胖再不能去工地上班,三個人的開銷是大問題,他早已經把二胖和老太太當做親人,自然而然的要擔起這個擔子。清晨,趙出息醒來的時候,二胖已經不知所向,趙出息沒多想,或許二胖是去上廁所,按照昨晚醫生的叮囑,趙出息開始檢查儀器是否正常,隨即找來醫生繼續給老太太打吊瓶。老太太還未醒來,或許是太過疲憊加上昨天的麻醉劑量有些大,前前后后忙碌大半小時后,二胖才提著早點回來。
  豆漿油條,都是在醫院附近的早點攤買的。二胖放下早點,從兜里拿出一張銀行卡,再次恢復以往的嬉皮笑臉,將卡遞給趙出息道“給他還錢”
  不管里面有多少錢,二胖早已經完全信任趙出息,就算是趙出息卷錢跑了,他也不后悔。趙出息接過卡,徐林的錢要還,老太太在醫院的開銷也不小,二胖已經將所有事情都交給他處理,這是兄弟之間的感情。
  “等奶奶身體恢復差不多,就可以出院”趙出息平靜說道,二胖嘿嘿點頭。
  老太太沒有醒來,趙出息按照醫生的話叮囑二胖一些事情后,便離開醫院去和耿師傅學車,耿師傅已經到醫院門口接他,上車后,耿師傅瞧見趙出息有些疲憊,自然而然的問道“誰住院了?”
  “二胖的奶奶”趙出息盯著清晨的東大街,隨意回道,心里卻在做一種最壞的打算,他在想,如果老太太真的駕鶴西歸,二胖的前途又會是什么樣子,以后的二胖會不會還是今天的天真無邪。
  “沒事吧”耿師傅對于二胖不陌生,相反很喜歡這個傻乎乎的胖子,二話不說就敢跟著趙出息一起鬧事,一句誰敢欺負出息,震驚全場,一聽是二胖的奶奶出事,耿師傅擔憂道。
  “八十多歲的人了,老了”趙出息苦笑解釋道。
  耿師傅點點頭,也是,人老了,身體到處都是毛病,活一天是一天,與天爭命,難……
  來到駕校后,耿師傅按照既定的計劃教趙出息,先是花兩個多小時熟練一些基本功,隨即便讓帶著他去老孫的汽修廠跟著一幫師傅學修車,并告訴他接下來一星期都是這樣的工作,半天時間學基本功,半天時間去修車了解車,又丟給他幾本書,讓他熟記理論知識,都是些開車的常識以及行車安全,到時候考試用,這玩意耿師傅也記不全,大多數常識開車的時候已經教過,剩下的便得靠他自己去背去記。
  下午,就在趙出息準備提前離開去醫院待會然后去山水情上班的時候,蘇西洛打來電話讓他晚上陪著去參加一個酒局,都是市里幾個部門的頭頭腦腦,關于接下來和陜北煤老板那個項目的審批程序,這種頭等大事,蘇西洛必然得親自出馬,作為名義上的助理,實際上的擋酒者,趙出息顯然得去。
  這多少讓趙出息有些頭疼,蘇西洛沒給他遲疑的機會便掛斷電話,這等于山水情這邊又不能去,只能請假,更別提給老太太陪床,趙出息無可奈何,這便是生活和現實,只得厚著臉皮給于叔再次請假,理由則是老太太住院這事,于叔意料之中答應,并沒有問太多,反正趙出息月底就要離開。
  趙出息接到的是蘇西洛的電話,耿師傅接到的則是秦焉的電話,已經提前離開去開奧迪A8L,等到趙出息下班后,耿師傅已經開著奧迪A8L在等他,晚上的酒局可都是些頭頭腦腦,趙出息自然不能穿的如此寒酸的去,得先回去換衣服。
  回和平里換好衣服,反正離市四院不遠,趙出息又殺奔醫院,這次耿師傅和他一起,走進病房的時候,老太太已經醒來,背靠著枕頭和二胖聊天,臉色越發的蒼白無力,不過卻滿臉慈祥的笑容,至于說些什么,只有老太太和二胖知道。
  “奶奶,你醒了”趙出息連忙走到老太太病床前,喜笑顏開道,老太太對他跟親孫子似的,跟二胖不無兩樣。
  “昨晚嚇著你們這些孩子了”老太太嘆氣道,瞅見有外人,連忙起身招呼道“你朋友啊,坐,三無,去倒茶”
  “老太太,我是教出息開車的師傅,姓耿,我們待會就得走,您躺著,不用客氣”耿師傅客氣的回道,老太太雖是躺在病床上,可對于耿師傅來說,這老太太和普通老太太的氣質有明顯的區別,就比如有種人,他再怎么的平庸,都掩藏不住鋒芒。
  出生于民國上海大家閨秀的老太太,底蘊十足,經歷過太多的大起大落浮浮沉沉,這份歲月沉淀下來的氣質,是無法改變的,舉手投足之間都有種旁人無法比擬的氣勢,總是在不顯山不露水的情況下讓人心有余悸,老太太要是進了北京城里,可得如今不少身居高位的紈绔子弟流氓大亨喊一聲老佛爺,再往前推,在老上海灘的時候,老太太也是有名的千金大小姐,可比張愛玲筆下那些亂搭男人關系的小資們大氣。
  為人處世,老太太算得上祖宗,輕笑道“那你隨意,我躺在這床上,也不能招呼你,既然是出息的師傅,那也是自己人”
  二胖嘿嘿傻笑坐在一旁,趙出息拉著詢問幾句,給二胖也說了晚上不能上班得去陪蘇西洛的酒局,奶奶這邊他多留點心,這些話趙出息不說,二胖都知道做,可說與不說是兩回事。
  轉過頭,趙出息嘿嘿笑道“奶奶,晚上我有些事,不能陪你,回來的可能有些晚”
  “跟奶奶還客氣什么,沒事你不也得上班,盡耍些滑頭,不入流”老太太沒好氣的罵道。
  趙出息學著二胖嬉皮笑臉,反正老太太對他和二胖現在都是一個樣,趙出息又聽著老太太叨擾了幾句,這才帶著耿師傅離開,任何一個明眼人見到老太太,都會有些震撼,站的越高,震撼越大,比如徐林和耿師傅,耿師傅只覺得老太太有些不同,徐林則覺得這老太太不簡單,只是一個照面的功夫而已。
  趙出息離開后,二胖給奶奶熱了杯牛奶,放下杯子,二胖正襟危坐在床頭,陰著臉道“奶奶,不通知他們?”
  “都是些狼子野心的畜牲,沒用,奶奶得讓他們內疚一輩子”老太太冷哼道,眼神有些冰冷。
  二胖嘿嘿笑著,笑的卻有些玩味道“奶奶,他們欠林家的,欠你的,欠爺爺的,二胖有一天總會讓他們還的”
  “奶奶知道,所以奶奶才帶你去見見那些人,讓你記住他們,老林家樹倒猢猻散,墻倒眾人推,可不代表老林家就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有你在,老林家就能等到那天,吃過老林家的,坑過老林家的,你都得拿回來”老太太擲地有聲的說道,額頭青筋暴起,一臉堅毅。
  當年在老北京東西城里,有幾個人不知道老林家的,都說富不過三代,可老林家幾輩人風風光光了兩百多年,這是何等底蘊,再往細分的話,那就更不得了,現在又有多少人能記得起,當年的林家。
  深夜北京城某條胡同巷子里,有個沒人住卻也沒人拆更沒人管的四合院,院子破落不堪,顯然已經有些日子沒人搭理,里面盡是落葉蜘蛛網以及夜貓,這院子叫林家四合院,猶記得當年,林家可是占了整整三條胡同的宅子,那是何等的輝煌。
  四合院大院子里,一個微躬著身子有些駝背的男人抬頭望著院子里一顆參天的梧桐樹,自言自語道,快二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