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第6章誰又懂誰的世界


  第四章傻子,二胖
  這一刻,在幽暗的燈光下,趙出息的背影顯的無比滄桑。最窮不過要飯,不死總會出頭,看似簡簡單單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可誰又知道,這要經歷多少的挫折和磨難?
  趙出息沒有注意到的是,在奧迪A8L的旁邊,一個化淡妝穿紀梵希女式黑白套裝的精致女人正盯著他,盤起的頭發讓女人韻味十足,頗有些成熟少婦的味道,卻又不失性感和嚴肅,只是和周圍的環境頗為不和。
  女人微微皺眉,趙出息的眼神和氣勢讓她很不適應。對于女人來說,這樣的男人她見過不少,他們多為草根窮苦人家出身,為人處世圓滑低調,精神世界和自制力無比強大,有自己的底線和目標,彎腰屈身牟足了勁往上爬,比如被她爸收作義子的男人,也就是她的干哥哥。
  在這里遇到這樣的男人,女人怎能不意外?
  趙出息吃完飯,閑來無事打算在工地轉轉熟悉環境,走到兩輛奧迪A8L旁邊的時候,不出意外遇見了女人。趙出息對著女人微微一笑,故作鎮靜,在擦肩而過的時候不動聲色的偷瞄了眼女人被窄裙包裹著的翹臀,那眼神如同大多數男人一樣充滿侵略性。
  等到走遠后,趙出息長呼一口氣道“這娘們真漂亮啊,以后要是娶個這樣的媳婦回鳳凰村,不得被虎子他們給羨慕死么?小王這王八犢子說得對,大城市的美女真多”
  之所以經過女人身邊時趙出息能坐懷不亂八風不動,這完全是李青衣交給她的小竅門,和任何漂亮女人初次見面時,不需要急于表現,只需冷靜沉著,微微一笑便行,不至于被她留意,但至少不會讓她反感,這樣下次相遇,你的起步就會比別人高一個層次。李青衣說完沒忘記打擊趙出息道,如果長的帥點,估計效果會更好,不過趙出息你這樣子是沒戲的。當時氣的趙出息一陣白眼。
  接下來的一個月,趙出息便開始按部就班的在這個國際公館工地上當小工,每天的工作千篇一律,剛開始趙出息不熟悉,比如細沙和粗沙的區別,各種情況下水泥和沙子的比例,混凝土的比例等等,被老師傅帶了幾天便都熟悉,加上悟性不錯又肯吃苦,現在尤為熟練。由于工地距離西安城墻很近,早上五點半趙出息便起床繞著南城墻一個來回,饒有興趣的時候跟著晨練的大爺們耍耍太極,招式有模有樣,之前在鳳凰村的時候,對面山上那老和尚經常耍太極,不過他一直不愿教趙出息,教的多是防身的把式,可趙出息的身子骨弱,有形無意而已。如果有老爺子拉二胡吼秦腔,趙出息耍完太極便蹲坐在旁邊,聽著這些老人們用著經歷了世間各種滄桑后沉浮下來的嗓音吼著厚重的秦腔,別有韻味。
  一曲‘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改換素衣回中原,放下西涼無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寶釧’,頓時讓趙出息激動不已,鳳凰村的老人們最愛秦腔,山上的老和尚除過京劇便是秦腔,趙出息的前半輩子便是聽著秦腔和京劇渡過的,他最拿手的便是那一曲《伐董卓》,手持三尺龍泉劍,殺了賊人萬事休。
  青磚灰瓦的城墻,一身素衣的老人,太極、二胡、秦腔和刁民,如此的和諧……
  從南城墻下回來,六點半開始上工,忙碌兩個小時八點半早飯,接著繼續干活,十二點半午飯,一直忙碌到晚上八點晚飯,晚飯過后如果加班則會到十二點,不過加班自然會有加班費。
  如果不加班的話,趙出息大多數的時間是去幫同為一個工隊的幾個四川人干活,有男有女。四川人吃苦耐勞,干活拼命,效率驚人,一般工地都喜歡用四川人,或許是因為小王的緣故讓趙出息對四川人很有好感。一開始這幫四川人對趙出息很有警惕性,后來慢慢熟悉,趙出息幫忙又不要工錢,頂多他們改善伙食的時候蹭吃蹭喝,四川人也樂于他來,廢話,也就趙出息這種傻子愿意白干。
  四川人的包工頭叫張大山,典型的四川人,個子不高偏瘦,皮膚黝黑,川普說的讓人真想揍他,讓趙出息意外的是他們都帶著老婆,男人是匠人,女人是小工,女人干活那勁頭讓其余工地上的男人都汗顏,果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最讓趙出息意外的是,這些女人是和他們睡在一個豬窩里的,一對夫妻兩個床鋪,用床單圍成一個小世界,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也就算了,可是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這些夫妻們總喜歡干一些最原始的活動好發泄白天用不完的勁,那放蕩的呻吟聲和木板床頗有節奏的吱吱聲讓整個豬窩里其他男人欲火焚身,于是你便能看見,第二天晚上不少男人便會去工地后面那條巷子的發廊里解決生理問題,至于還是個處男的趙出息來說,他不會也不可能花這個錢,這對他來說真特么奢侈,趙出息怎么辦?實在無可奈何的他只得和大多數民工一樣卷著鋪蓋隨便在工地建成的樓層里打了個地鋪,還好是夏天,外面更涼爽。
  除過這群奇葩的四川人,最讓趙出息好奇和感興趣的則是工地上另一個小工,整個工地干活最賣力的除過趙出息,便是這個小工,可惜是個傻子。
  工地上的人都叫他傻子,二十左右的年齡,卻只有八九歲孩子的智商,近一米九的身高,體型很壯,臉蛋圓乎乎,總是喜歡齜牙咧嘴的笑,那一口大白牙比趙出息的牙都白,眼睛清澈的讓人不得不信他是個傻子。
  工地上的人都以為他是傻子,可趙出息不以為然,他從看工地的老頭那里得知這孩子的名字叫林三無,來工地已經整整一年,工地上很多人都喜歡欺負他找樂子,可誰都從來沒見過他生氣過,每次他都是齜牙咧嘴的笑著,笑的人畜無害更讓人心疼,慢慢的,大家都叫他傻子,就連包工頭都欺負他,趙出息也是最近才知道,一般的小工干的好都給近四千的工資,連他這個剛來的也都兩千三,可工地上下苦最重最賣力的林三無卻一直只拿九百塊錢的工資,趙出息對此憋著一股火。
  林三無在工地上很少和人說話,大多數時候都在拼命干活,大家拿他打趣欺負他,他不過一笑而過。唯有吃飯的時候,趙出息才有機會和林三無搭訕,林三無的飯量很大,每頓都要吃至少六七個大饅頭,不過工地對每個工人的飯量都有標準,頂多給你四個,去的晚了可能一個都沒了。所以林三無總是吃不飽,于是趙出息每次都將自己的饅頭分給林三無一半,外加他經常幫做飯的大嬸干些零活,大嬸偷偷給他多留兩個饅頭,趙出息也都一并給了林三無。趙出息記得特別清楚的是,第一次將自己的饅頭遞給林三無的時候,林三無的眼神很復雜,警惕疑惑意外激動,這也是趙出息確定林三無不是傻子的原因,試想一個傻子怎么會有如此復雜的眼神,可趙出息不知道為什么他要裝傻?
  林三無這個名字很特別,有時候工地上的人叫他三無產品,一開始趙出息不知道什么意思,經人提醒才知道是次貨的意思,趙出息捉摸了半天給林三無起了個綽號,二胖。每次叫林三無二胖的時候,趙出息便會想到鳳凰村里那個他最喜歡的孩子,那孩子聰明伶俐,和林三無一樣愛笑,比林三無的笑還純潔,那孩子叫平安,趙出息叫他二蛋,就連李青衣都說二蛋能考上大學,趙出息經常意淫二蛋要是考上大學會是什么樣子,可惜狗娘養的老天爺太嫉妒這孩子了,提前把他收了,趙出息這輩子再也看不到這孩子走出大山的那一刻。
  趙出息清楚的記得,小平安死的那天晚上,外面下著瓢潑大雨,他背著小平安的尸體走了整整一夜才回到鳳凰村,親手將小平安埋在半山腰上的小學旁,那里每年冬天一過,便會開滿漫山遍野的野花。
  每次想到小平安,趙出息都會唏噓感慨不已,再看到二胖被人欺負,他多次差點暴走。
  這天上午工地設備出問題,趙出息那邊工地開不了工,閑著沒事他便跑到二胖的工地上,期間正好碰見那兩輛奧迪A8L開進工地,趙出息這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已經碰見四五次,不出意外那個美女也來了,聽其他民工說這女人便是國際公館的開發商,趙出息聽后不禁咋舌,這特么得多有錢啊。
  女人叫蘇西洛,工頭們叫她蘇總,雖然穿著很成熟,不過也才二十六歲,那天晚上趙出息沒看清楚蘇西洛的樣子。上次趙出息出去給工頭王哥買煙,回來正好在大門口碰見,那一刻趙出息差點失魂落魄,還好想到李青衣的叮囑要淡定,再次微微一笑擦肩而過,心里卻早就把蘇西洛意淫了不知多少遍,再怎么說,趙出息也是個有欲望和欲火的帶把爺們。
  二胖將自己的活已經干的差不多,正坐在窗臺口發呆,趙出息對著二胖負責的幾個匠人打過招呼便溜到二胖身邊,這幾個匠人對二胖不錯,至少不會像其他人那樣欺負二胖,趙出息為了能讓二胖輕松點,私下里給幾個大工買過幾盒煙。
  好笑的是,二胖正盯著蘇西洛看,趙出息嘿嘿道“二胖,咱們努力攢錢,以后也娶個這么漂亮的娘們養著”
  二胖轉過頭,盯著趙出息嘿嘿笑著點頭,那樣子像個小孩,他早已默認趙出息這么叫他,趙出息真不知道二胖要是娶了這么漂亮的女人會不會用,如果是那幫四川人,肯定是每天晚上狠狠的日。
  趙出息的眼神略顯淫蕩,這個時候正在視察工地進展的蘇西洛似乎感覺到了趙出息和二胖的眼神,猛的轉過頭,皺眉表情不悅的瞪著趙出息和二胖,二胖傻不啦磯的笑了起來,趙出息也不躲避,學著二胖同樣傻笑,眼神充滿放肆和挑釁,最終蘇西洛落敗,轉身離開。
  “二胖,看,她也不過是個普通娘們,下次我們就看胸和屁股”趙出息舔著嘴角繼續意淫道。
  誰知道,二胖笑的更歡樂了。
  趙出息沒好氣的罵道“你個傻子”
  沒過多久,便到了午飯時候,今天那幫四川人開小灶弄了一鍋紅燒肉,早上就喊趙出息午飯過去蹭吃蹭喝,趙出息對二胖說道“一會你把我的饃都吃了,我去小四川那邊吃紅燒肉,吃完給你帶點過來”
  二胖一聽今天可以吃十個饃,還有紅燒肉吃,頓時嘴角流起了口水,像個十足的吃貨。
  趙出息屁顛屁顛的拿著自己的碗跑到小四川那里吃紅燒肉,工頭張大山看見趙出息過來,招呼道“出息,今天紅燒肉管飽,隨便吃”
  趙出息笑著回道“要得要得”
  張大山的媳婦叫王翠花,是他四川老家鄰村的,連忙給趙出息盛了大半碗,又給趙出息弄了一小盆子米飯,趙出息和一幫四川人邊吃邊聊。
  張大山提醒道“出息,你來工地一個半月了,干活怎么樣,大家心里都有譜,這兩千三的工資有點低”
  趙出息微微抬頭道“兩千三管吃管住我知足了”
  張大山瞪眼道“知足那是另一回事,你干什么活就要拿什么錢”
  出門在外,不是誰都在乎你,至少張大山的話讓趙出息很舒服,趙出息搖頭道“我知道了,張哥,你看能不能讓老王給二胖漲工資?”
  王翠花給張大山使了使眼色,張大山面露難色道“不是哪個工地都敢要傻子,再說你要知道,老王每年能從傻子身上扣兩三萬,大家都清楚,我也不好意思得罪他,畢竟我得靠他吃飯”
  “我也就說說,沒事”趙出息尷尬的笑道。
  趙出息急忙吃完,想到二胖還等著自己的紅燒肉,趕緊讓王翠花又弄了大半碗,走在路上,趙出息想到二胖才拿九百塊錢,心里愈發的不舒服。回到灶房門前的時候,正好看到讓他再也憋不住火的一幕。
  趙出息瞇著眼睛沉著臉向著二胖身邊的一群人而去……
  (收藏和紅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