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96 一對怪人

第六百零六章女王大人
  王一鳴就這樣匆匆離開觀南上域,趙出息蔣開山蕭湘雖然從王一鳴的表情看出事情的結果應該很理想,不然他也不會如此激動,放棄退役的沖動想法,直接選擇回部隊。
  奈何王一鳴不說,他們只能猜測,趙出息也不好再次給朱逸影打電話詢問,只得悻悻搖頭苦笑,兩人能在一起,那是最好的結局。
  蔣開山和蕭湘下午要去軍區,明天他們就要去度蜜月,父母那邊也得打招呼,晚上會在軍區吃完晚飯再回來,明早直接飛香港轉機去毛里求斯。
  趙出息打車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今天天氣還不錯,這會已經沒有那么熱,氣溫終歸是越來越冷,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蔚藍俱樂部有個小型聚會,都是蔚藍卡地亞的業主,能在這里買得起別墅的,身價至少也都是上億級別的,蔚藍俱樂部那位負責人前段時間主動來六號別墅拜訪趙出息,詢問趙出息有沒有時間參加這個聚會。趙出息見過蔚藍俱樂部那位性感美人的少婦姐姐,風騷到骨子里,最誘人的是翹臀,走路來會自然而然的吸引男人的眼神,不過蔚藍俱樂部背后那位負責人,趙出息倒從來沒見過,據說也是女人,那天倒是第一次見,只不過和那位少婦姐姐比起來,這位可是正兒八經的女王級別的,高貴冷艷。
  出于對這個女王負責人的好奇,趙出息欣然答應今天的聚會,所以這會趕回蔚藍卡地亞去參加聚會。
  小范圍的聚會,人自然不多,女王負責人也說過,只有十五個人,都是住在蔚藍卡地亞比較執牛耳者的大佬,畢竟都是住在一起,也算是鄰居,走動走動算是人之常情。
  回六號別墅換身比較舒適的衣服后,趙出息徒步前往蔚藍俱樂部,沒有帶任何人跟隨,反正又沒幾步路,走著過去就行。
  蔚藍俱樂部的保安都是自己人,路上有偶然遇到趙出息的也都趕緊打招呼喊聲趙爺,走在蔚藍卡地亞這湖邊,倒是讓人心曠神怡。
  趙出息到蔚藍俱樂部的時候,那天拜訪他的女王負責人正在大廳坐著,似乎在等誰,旁邊就是趙出息已經見過幾次的少婦姐姐,那迷人的笑容讓趙出息心猿意馬。
  少婦姐姐看見趙出息后,立馬喜笑顏開,儼然是有些驚喜,隨即走到女王負責人面前,傾身在她耳邊細語,于是女王負責人轉過頭,正好看到緩緩走過來的趙出息,饒有興趣的盯著趙出息。
  少婦姐姐叫童湘,蔚藍俱樂部的日常工作都由她打理,算是女王姐姐的左膀右臂,趙出息走過來后,童湘嬌呼道“真沒想到趙爺會來,我們都沒報什么希望,也算是給我一個小小的驚喜了”
  對付這種為人處世游刃有余的人精,趙出息信手拈來,很是自然的說道“湘姐我們都是熟人了,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何況女王大人都親自上門邀請,我要再不來,怕以后再來蔚藍俱樂部,你都不會給我好臉色”
  “女王大人?”站在趙出息對面的孔穎自言自語道,她就是蔚藍俱樂部的幕后負責人,應該說她和蔚藍卡地亞集團以及背后的財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孔穎應該對今天的聚會很重視,精心打扮過,盤著頭發穿著黑色的長裙,露出雪白的雙臂,那復古的黑紅唇色很是霸氣。
  童湘抿嘴笑道“這難道是趙爺給孔姐的獨特稱呼?”
  趙出息盯著孔穎道“湘姐難道不覺得你老板很有女王范么,估計我不是第一個說的人吧,高貴冷艷女王范”
  “趙爺還真是會開玩笑”孔穎似乎并不買賬,隨意打發掉這個話題。
  在趙出息的眼里,再女王的女人,都比不過一個女人,那就是簡姨,這已經是川渝女人的巔峰了,能面對簡姨,自然就能面對道行差太遠的孔穎。
  趙出息樂呵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孔姐這是在等我,能讓孔姐賞臉等我,我趙出息也算沒白活這一輩子”
  “你倒是自信,怎么就確定我是在等你”孔穎左手握著右手的手腕,啞然失笑道,趙出息瞥見她的左手戴著塊皮帶腕表,不像是女款,更像是男士專款。趙出息猜的沒錯,孔穎帶的正是積家的系列機械男表,這表值一輛奧迪tt,女人戴男表,往往都十分強勢。
  趙出息搖搖頭回道“不不不,我沒那么自信,我只是在猜而已,猜么,就跟賭一樣,可能錯,也可能對”
  “那看來你這次猜對了,我正是在等趙爺,想知道,趙爺會不會信守諾言,畢竟我這小廟,裝趙爺這樣的大菩薩有些寒酸”孔穎針鋒相對的回道,其實趙出息可能不知道的是,這位孔穎倒是和簡姨熟悉,關系還不錯,按道理來說孔穎對趙出息應該客氣,怎么會這般態度?
  趙出息呵呵笑道“這不是來了么?”
  眼力勁不差的童湘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勁,也不知道為什么會如此,連忙笑道“既然趙爺已經來了,那就進去吧,總不能讓其他人等我們,畢竟大家最值錢的都是時間”
  女王么,要是像花癡少女,那怎么稱得上女王,趙出息在那天就已經見識過孔穎的女王范,所以并不生氣。
  蔚藍俱樂部的紅酒室趙出息是來過的,這里的藏酒比六號別墅要豐富的多,不過要說平均檔次,六號別墅要稍勝一籌,那都是簡姨多年的珍藏,有不少上世紀中旬的好酒,都是別人送給簡姨的,趙出息沒敢動一瓶,他喝的最多的就是簡姨在法國買的那家酒莊的酒,每年產量不多,基本都是送人的。
  算上趙出息,孔穎邀請了十五位業主,但最后來了十二位,有三位有事無法參加,或許是并不給孔穎面子,今天能來的,身價都是在十億以上級別的,趙出息倒是見過其中一半,不是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而是在外面的各種場合。
  所以趙出息和孔穎進來后,所有人的焦點自然而然的轉移到趙出息和孔穎的身上,有些客氣寒暄打招呼,有些表現平靜點到為止。
  這次小型聚會除過拉近蔚藍卡地亞業主之間的關系,希望大家以后能有多方面的合作,除此之外還有幾個議題,有探討國內國際經濟形勢的,有探討中小企業發展的,還有在經歷過地震后的川內,政商關系的分寸。
  不是正式場合,所以大家都比較放松,孔穎已經明確表示過今天都是代表個人言論,更不會傳播出去,所以大家盡可能的暢所欲談。
  所以在孔穎的主持下,這個小聚會氣氛還算不錯,坐在趙出息旁邊的兩位,一位是搞能源和醫藥的,一位是搞高科技軟件電子的,搞能源和醫藥這位趙出息見過兩三次,大家都叫他董總,據說有兩家水力發電站,在青藏那邊還有幾處風力發電項目,這可都是一次性投入后幾乎媲美印鈔機的項目,所以看得出,他的底氣十足,身價數十億,福布斯四川富豪排名前列的主,孔穎有意安排他坐在趙出息的旁邊,其實他們的別墅離的很近,但私下并沒有接觸。
  趙出息在那天就已經給孔穎說過他不會發言,這次來就當是學習取經的,畢竟這幫大佬說出來的話,多少還有些干貨,孔穎顯然答應。
  所以今天趙出息只是安安靜靜的聽著大佬們談論發言,實在無趣的時候看向旁邊的董總,打趣道“聽說董總今年在福布斯上給我們川內爭光了”
  董總已經五十多歲,笑呵呵的回道“比起你們這些隱藏在水面的富豪,我們這又算得上什么?”
  “我就是給人打工的”趙出息呵呵笑道。
  董總盯著趙出息道“打工要是能到趙爺這地步,我想別人只能望塵莫及了”
  這場聚會持續不到兩個小時,到后面大家都是把酒言歡,趙出息覺得無趣,不過關于政商關系那部分的討論,讓他有所感悟,不過有些法眼也太多淺顯,也不知道是敷衍過場,還是真不明白。
  其實趙出息明白,走到一定位置的他們,何嘗不想保持獨立性,可中國商場的規則就是如此,想要獨善其身談何容易。
  趙出息離開的時候,孔穎再次出現在趙出息的面前,低聲道“趙爺這是要走?”
  “差不多了,我也有點事,就先告辭了”趙出息笑著回道。
  孔穎露出玩味的笑容道“看來是佳人有約?”
  “孔姐對我這么關心”趙出息打趣道。
  孔穎淡淡回道“不是關心,只是敢興趣而已,能跟譚鴻儒較勁,能把川渝的地下世界攪的不得安寧,我怎能不敢興趣?”
  “我奉勸孔姐保持距離,別玩火**”趙出息冷笑道。
  孔穎并不理會這個善意的警告,而是回道“聽說趙爺的高爾夫技術不錯,哪天趙爺有空,我們可以玩玩”
  “隨時”趙出息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然后揚長而去,他倒想知道這個孔穎葫蘆里賣的什么藥,畢竟自己接手簡姨的位置已經這么長時間,入主蔚藍卡地亞也已經一年多,以她的層次不可能不知道,但直到現在才接近自己。
  事出反常,往往都會有妖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