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6)     

混世刁民595 他替趙出息

(大家為什么認為齊思肯定會死?我很喜歡齊思,怎么可能把她寫死呢?)
  老爺子今天不去茶與酒,下午要見幾位老友,胡雨嘉陪著一起去,趙出息要去觀南上域那里找蔣開山,吃過午飯沒待多久便要離開,胡雨嘉知道趙出息沒開車,問趙出息用不用司機送他回去,趙出息搖搖頭說不用,有個朋友就住在對面的觀南上域,他要去那里。胡雨嘉并沒問什么朋友,由著趙出息離開。
  觀南上域里,蕭湘昨晚已經從北京回到成都,所有手續都已辦妥,以后她除過經營自己的畫廊,就是相夫教子,這是她覺得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蕭湘不是事業型的女強人,不然蔣開山也不會選擇她。
  王一鳴中午也已經過來,昨天回家沒少挨罵,當他給自己老頭子說要退役的時候,要不是親媽攔著,老頭子一巴掌就要甩在他的臉上了,他們家和蔣開山家差不多,都是三代從軍,退役那是家族的恥辱,老頭子怎么可能同意。
  蔣開山給趙出息打電話說的時候,趙出息覺得這小子實在是有些沖動,也是,這正符合他那脾氣。
  趙出息進屋的時候,一身雪紡居家服,隨意綁著頭素顏的蕭湘正在給他們剝桔子,那溫柔體貼的樣子真是醉了歲月,對于任何一個男人來說,能把女神娶回家,讓她與柴米油鹽醬醋茶打交道那都是本事。
  客廳的角落里放著畫板和顏料盒,上面有副未完成的畫,從輪廓來看顯然是蔣開山,能讓蕭湘這樣的大美女專職伺候,也就只有蔣開山了。
  蔣開山正在抽煙呆,趙出息瞅見這貨那副頹廢的樣子就懶得搭理,對著蕭湘半開玩笑道“蕭湘,什么時候也給我畫幅肖像,回頭我掛在家里”
  蔣開山呵呵笑道“畫倒是可以,但得給錢,看在你是熟人的份上,打八折吧,回頭我卡號你”
  蕭湘瞪眼蔣開山,忍不住捂著嘴笑起來,趙出息知道這貨是開玩笑,配合道“行,多少錢我都愿意,反正都是自家人”
  “齊思怎么還不回來啊,我在成都都沒幾個朋友,挺無聊的”初來成都的蕭湘除過表姐幾個朋友,便沒什么認識的人,還好蔣開山把自己的朋友介紹給她認識,不然還真挺寂寞的。
  趙出息拿過一個橘子吃起來,邊吃邊說道“等你們度蜜月回來,她也就差不多要回來了”
  “她這次求學回來,會不會自己開工作室或者公司?或者你當她的投資人?”蕭湘打趣道,關于趙出息的身份問題,蔣開山已經給她詳細說過,畢竟作為蔣開山最親近的朋友,蔣開山也希望蕭湘能和他們打到一片。
  趙出息呵呵笑道“她目前還在她舅舅的公司,等她回來,看她自己的選擇,如果她想自己成立公司或者工作室,我肯定會支持”
  “如果那樣,到時候我和她說不定還會有合作,我也認識不少玩設計的朋友,美術和設計其實也是相通的”蕭湘淺笑道,她自己輔修過設計,也算是有所涉獵,而且也認識不少有名的設計師,因為從一些設計師那里也能找到美術的靈感。
  趙出息抬頭看向蕭湘道“其實我覺得你可以當大學老師,比較輕松有趣點”
  “我倒是有這樣的想法,等到畫廊開業以后,平常也沒什么事,應該會很閑,到時候再去試試,川大美術系,川音的美術學院,川師的美術以及西南民族都有相關的專業”蕭湘柔聲說道,她倒是挺喜歡當老師的,不過畫廊到時候至少會有額外的生活收入,蔣開山和她對錢都不看重,但生活么,總歸要有些保證的。
  蔣開山見趙出息和蕭湘聊的開心,忍不住插嘴道“出息,我還是覺得,你現在看看這貨該怎么辦?”
  趙出息有意無視王一鳴前天晚上喝的酩酊大醉,今天又一根接著一根的吞云吐霧,把自己的命不當回事,又怎么能把別人的人生當回事?
  “有些人自甘墮落,由著他去吧,他這樣別說逸影瞧不上,我也瞧不上”趙出息故意刺激王一鳴說道。
  王一鳴這時候反駁道“誰自甘墮落了?我只是在想事情,在想逸影為什么不辭而別”
  趙出息冷哼道“要想好好談這事情,先把煙給我扔了,不然你就自己想辦法”
  王一鳴沒辦法,現在能把事情弄清楚的只有趙出息,何況趙出息還真有可能成為自己的小舅子,哪敢得罪,屁顛屁顛的把煙捻滅。
  趙出息一本正經的說道“現在問你幾個問題”
  王一鳴抬頭看向趙出息,等待詢問。
  趙出息思索后問道“你是真喜歡逸影,還是像以前那樣,隨隨便便的,男人么,我能理解,花心是正常的,你的性格,我也清楚,可人是自私的,如果我不認識逸影,那倒無所謂,但現在她是我妹妹,我得管”
  旁邊的蔣開山尷尬咳嗽,換來的是蕭湘溫柔的眼神。
  趙出息的話很認真,他不管王一鳴怎么樣,但以他和胡家的關系,他不希望看到朱逸影受到傷害,不然到時候大家連朋友都做不了。
  “這次我是認真的,除過喜歡,她也是最適合我的結婚對象,不然我也不會連假也不請跑回成都,這是要受處分的”王一鳴如實說道。
  趙出息繼續道“好,下一個問題,你喜歡逸影,但逸影現在在國外求學,三年時間,期間回來次數肯定很少,你怎么做?”
  “如果我問清楚,她對我也有感覺,我愿意等三年,如果她把我當普通朋友,我也會等,但能不能等下去,不知道,如果三年后我還是放不下,我會繼續追她,如果這三年中,我已經放下,那以后就當是普通朋友”這次,王一鳴很理智的回答。
  這個回答讓趙出息很滿意,趙出息點點頭道“我現在就打電話,一會你和她親自談”
  于是,趙出息撥通電話,這會倫敦時間早上六點多,天還沒徹底亮,朱逸影有沒有起床趙出息不清楚,要是沒起床,不接電話還好,接電話了保不準被臭罵一頓。
  幾遍盲音以后,朱逸影接通了電話,迷迷糊糊的說道“趙出息,大清早的,你讓不讓人睡覺啊”
  “逸影,沒辦法,有重要的事情問你,人命關天的大事”趙出息聽聲音就知道還沒睡醒,不過為王一鳴,也只能厚著臉皮一次。
  朱逸影嚇了一跳問道“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這倒沒有,是關于王一鳴的”趙出息直接點破道,也沒藏著捏著。
  朱逸影微愣,隨即似乎猜到什么,小心翼翼問道“他怎么了?”
  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你還問我,你兩的事情我一直不清楚,現在才知道,既然你們已經相互了解,那怎么不告訴他你出國的事情,他現在連假都沒請跑回成都,估計保不準也受處分”
  朱逸影聽到這消息,連忙著急道“那你讓他回去啊,他還想不想當兵了”
  趙出息搖頭無奈道“這個我估計不行,得你出馬,不過我得先問清楚你,你兩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朱逸影有意不想談論這些。
  趙出息直言不諱道“我就問你,你對王一鳴什么有沒有感覺”
  “有又能怎么樣,沒有又能怎么樣,我要出國三年,你覺得他能等么,男人是什么樣子,我還能不知道”靠在床頭的朱逸影嘆氣說道,她對王一鳴是有感覺,也覺得王一鳴挺不錯,為人風趣幽默,最主要是軍人,讓她很有安全感。
  趙出息不懷好意的笑起來道“看來是有好感,既然這樣,剩下的事情你們談吧”
  “什么意思?”朱逸影有些不解的問道。
  趙出息揮揮手,示意不遠處的王一鳴來,就差喜極而泣的王一鳴狼狽的跑過來,趙出息把電話遞給他低聲道“剩下的事情是你們的了”
  王一鳴跑到臥室打電話,趙出息回到沙上和蔣開山夫婦聊天。
  蔣開山皺眉問道“怎么樣?”
  趙出息低聲說道“能怎么樣,這事由不得我們,他們談開最后,怎么辦那是他們的事,我們插不上手,不過我倒是希望他們能在一起”
  “希望吧”蔣開山聳聳肩,將蕭湘摟緊懷里,**裸的給趙出息秀恩愛,換來的是趙出息的一個飛腳。
  二十分鐘后,王一鳴終于從臥室里出來,臉上紅光滿面,整個人精神煥,顯的很興奮,和先前是天壤之別,這讓趙出息蔣開山蕭湘面面相覷,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讓王一鳴有這么大的變化。
  王一鳴走到趙出息身邊后,將手機還給趙出息道“你們先聊,我要回部隊了”
  “不退役了?”蔣開山詫異道,這小子變臉度真快
  王一鳴嘿嘿笑著搖頭,那眼神跟吃了蜂蜜一樣。
  趙出息摸不著頭腦的問道“結果怎么樣?”
  王一鳴給趙出息一個神秘的笑容,并沒有回答,拿起自己的外套徑直離開觀南上域,也不管身后追問的趙出息和蔣開山。
  趙出息和蔣開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知道答案。
  蕭湘望著兩人的異樣,忍俊不禁道“你們兩別猜了,顯然他們是有希望在一起了,不過,應該是要等逸影回國”
  趙出息聽到這話,罵罵咧咧道“馬丹,還真要當他大舅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