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94 淪陷了

第六百零四章使命?
  離開意味著告別,再見更不知道是何時?李青衣不知道自己下次來鳳凰村是什么時候,但她能保證的是,每年都會回這里看看,沒有太多為什么,只是想告訴鳳凰村這些人,趙出息在外面一切都好。
  二胖依舊在回味李青衣那句他敢娶我就敢嫁,如果趙出息真娶了李青衣,那對于趙出息的前途來說,是莫大的助力,直接能讓他踏進四九城的圈子。
  說實話,二胖不反對白手起家一步一個腳印,但并不欣賞。記得某人說過,我不太喜歡從低處慢慢往高處爬,生命太短暫,要讓你的思想和靈魂永遠在高處飛翔,那么你就要積蓄并具備這樣的能量,不能在意那些柴米油鹽般的痛苦,時間不等人,歲月不饒人。
  二胖在出神發呆,李青衣同樣也是。
  兩人回過神后,知道再待下去,太陽就要落山了,走夜路出山并不是什么明智之舉,于是果斷離開鳳凰村,李青衣有些依依不舍,一步三回頭,似乎不像是她的性格,這次再回北京,她要面對很大的壓力,本來已經選擇妥協,可二胖的話,讓她又有些動搖。
  回到村子外面停車的地方時,二胖和李青衣感覺氣氛有些古怪,保護李青衣的那位蘭州軍區的警衛和跟著二胖的另外一位男人身上都占滿塵土,似乎發生過什么?
  “中藏,怎么回事?”二胖主動問道那位消瘦雙手卻滿是繭子的男人,他叫林中藏,是林鎮北比較看重的后起之秀,名字也是林鎮北重新起的,現在一直跟著二胖。
  從昨晚到現在沒說過幾句話的林中藏正準備要回答,夏登搶先說道“沒事,我們剛不是閑著沒事么,就隨便聊天,然后知道他們都是高手,我就讓他們兩過過招切磋切磋”
  李青衣饒有興趣的問道“誰贏了?”
  保護她的警衛員微微低頭有些自責道“李小姐,對不起,我技不如人”
  李青衣淡淡搖頭道“不用和我說對不起,勝敗乃兵家常事,何況,人外本就有人,只是你能否遇到”
  二胖這時候也開口說道“有些東西,不禁需要勤奮和努力,還得必要的天賦,你輸給他不是什么意外,輸給他的人太多了,這輩子,也未必能贏”
  這是**裸的打擊,還是夸張?警衛員有些不明白……
  沒再繼續聊下去,幾個人迅速上車,啟程回祁連縣……
  回到祁連縣已經是晚上十點,不過這里天黑沒多會,吃過飯以后二胖帶著其他人回酒店,李青衣留在黑子的鳳凰飯店,和黑子卓瑪聊會天,也早早休息。
  第二天,天亮沒多久,眾人在鳳凰飯店吃過早飯后,再次啟程回西寧,李青衣下午要趕回北京,晚上有個比較重要的聚會。二胖要帶著夏登飛哈爾濱,至于那個林中藏,則要去另外一個地方。
  臨走時,黑子又給李青衣和二胖拿了不少祁連縣的特產,都是他昨天出去買的,李青衣邀請黑子和卓瑪有機會可以來北京旅游,到時候她親自接待,黑子和卓瑪笑呵呵的答應,現在的生活對于他們來說很滿意,并沒有什么別的要求。
  二胖也和黑子卓瑪告別后,眾人這才上車離開,畢竟還有幾個小時的路程。
  數個小時后,西寧曹家堡國際機場,李青衣回北京的飛機已經起飛,兩人日后見面的機會很多。
  接下來要離開的是林中藏,二胖和夏登去哈爾濱的飛機是最后,林中藏要登機前,二胖再次問道“中藏,此行成都,可能你要待數年時間,直到有一天你的使命完成,你才能回到林家,我再問最后一遍,你后悔不?如果后悔,你還有選擇的余地,一旦坐上飛機,就再無回頭路”
  林中藏眼神如炬的說道“林中藏的命是林家給的,林家讓林中藏去哪,林中藏就去哪,沒有選擇的余地,也不會選擇”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等你回到林家的時候,我會給你一份厚禮”二胖滿意道。
  夏登拍著林中藏的肩膀笑道“林哥,以后希望還能坐在一起喝酒,走吧”
  林中藏轉身,拿著自己的行李出發,目標成都。
  半小時后,二胖和夏登也踏上去哈爾濱的旅途,他要替林鎮北還一個人情去……
  天府之國成都,昨天趙出息幾乎所有時間都陪著宋青瓷,本來是要早上過去找蔣開山和王一鳴,誰知道王一鳴這次回成都居然是擅自離隊,并沒有請假,部隊領導聯系不上他,直接把電話打到他老爹那里去了,最后他老爹又打電話找蔣開山問,蔣開山本來想隱瞞,可知道這事情不是小事,跟王一鳴商量過后,讓他主動回家承認錯誤,王一鳴鐵了心要退役,于是毅然決然的回家和老頭子攤牌,到現在為止,也不知道什么情況。
  宋青瓷是晚上和徐林等人出發離開成都的,白天趙出息陪她逛街看電影吃飯,宋青瓷其實完全沒必要讓自己這么累,趙出息知道,她如此要求自己,只是希望能為他多分擔點事情,所以趙出息也想在能力范圍之內給予她最平淡的幸福,他給不了宋青瓷什么大的承諾,能做的只是盡力而為。
  最后晚上,趙出息親自送她去機場……
  昨晚事情挺多,趙出息一直忙到半夜,黃土帶著大小王等人剛到達州和孔林匯合商量關于關于接下來對策的時候,廣元便發生比較大的沖突,雖然沖突的雙方是譚鴻儒和唐家這邊,但影響比較惡劣,廣元市局已經介入,更是敲打過雙方不要亂來,這下事情有些棘手,唐家已經要撤離那里,自然懶得費心思經營,到是給他們留下爛攤子。
  雅安那邊,曾誠的事情也要結束了,因為設計這個局的人比較狠,把路都堵的死死的,所以曾誠一時半會出不來,只能盡量輕判,不過這次倒是林國棟幫忙了,林國棟去雅安辦事聽說過這件事,于是主動給趙出息打電話,說雅安那位一把手和他父親有交情,自己可以試著說服,人家主動表示愿意幫忙,趙出息自然不會拒絕,欣然答應。
  倒是昨晚有件事情讓趙出息挺好奇的,那就是已經見過兩次的蘇西洛那位哥哥蘇秦居然主動約自己見面。這倒讓趙出息覺得有趣,不禁猜測是什么意思,難道他不知道自己和蘇西洛的關系,還是蘇西洛根本沒給蘇家說這件事?
  趙出息懶得理會,他現在沒時間去管蘇西洛那邊……
  今天是周末,趙出息早上要帶老爺子去醫院體檢,以前這份工作是胡姨的,現在趙出息欣然接手過來,像老爺子這種退休的老領導,退休后會有各種級別的待遇,老爺子自然是省部級醫療待遇,體檢什么都有固定的醫院。
  忙前忙后整整一早上,各項檢查都得去做,老人不像年輕人,身體出現問題的器官很多,如果不及早扼殺病患,很有可能日后釀成大禍。
  體檢結束后已經是正午,胡雨嘉已經在家里做好午飯,老爺子的司機送他們回銀都花園,趙出息今天沒讓周易師叔跟著出來,回去的路上,老爺子主動說起那天的事情道“你胡姨已經給我說過那件事,我沒什么意見,你胡姨一直想要個兒子,現在也算是滿足她的心愿了,不過這兒子,未必會繼承她的事業。你和林家緣分很深,林家對我們胡家算是有恩,你剛來成都的時候,你胡姨幫你,大多都是因為林家,就當是我們還欠林家的人情,現在看來,一切都是你和我們林家本來就有緣,還好是良緣”
  “爺爺,只要你和胡姨不嫌我出身卑微就行”趙出息沉聲道,老爺子的話表明這件事情已經定下來了。
  老爺子轉過頭輕哼道“你這有點過度自謙了?出身卑微的人大有人在,可未必一輩子就得平庸卑微,你現在這地步,還談得上卑微,你已經是站在這座城市金字塔頂端的那一小挫人了”
  “我怕有一天給您和胡姨抹黑”趙出息有些擔憂道,他對自己在干什么很清楚,雖然已經竭力避免涉及這邊的事情,但很多事情都是沒有辦法的,這很有可能會成為有一天推到自己的源頭。
  老爺子不怒自威的說道“年輕就要有敢闖敢拼的那股勁頭,不怕犯錯不怕試錯,但如果顧慮太多,那就得不償失了,至于抹黑,這輩子給我抹黑的人太多,也不差你這一個,只要我這老頭子沒死,還是有點能量的”
  這是老爺子的底氣……
  回到銀都花園后,胡雨嘉已經做午飯,菜什么都已上桌,正等著他們,胡雨嘉詢問今天體檢的事情,體檢報告還得幾天才能拿到手,不過醫生倒是說老爺子身體不錯。
  吃飯的時候,有說有笑,老爺子于是道“雨嘉,出息認你當干媽這件事,我看就今天吧,擇日不如撞日,也不用刻意選日子,至于隆重不隆重,這些過場,也沒有必要,讓他給你敬杯茶,改個口就算成了”
  胡雨嘉聽后看向趙出息問道“出息,你覺得呢?”
  “聽爺爺的”趙出息點頭接受道。
  于是胡雨嘉親自去泡茶,兩杯茶端過來,趙出息第一杯遞給老爺子,喊了聲爺爺,然后恭恭敬敬的磕頭,第二杯遞給胡雨嘉,喊了聲干媽,然后恭恭敬敬的磕頭。
  簡簡單單的儀式,卻已經改變趙出息的身份,以后趙出息和胡家的關系,也算是徹底亮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