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4-0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4-0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4-05)     

混世刁民593 干媽

第六百零三章有女青衣
  祁連山,山連山。
  這里的風景多姿多樣,有蔥蔥郁郁的樹林,也有光禿禿荒涼的山脊,更有遠處山巔終年不化的積雪,還有山下那幅員遼闊的平原,大西北的風景在這里一覽無遺,基本上沒來過西北的夏登幾人倒是被這樣的風景吸引住,琢磨著有機會自駕游走西北路線。
  鳳凰村遇難村民的墳地就在先前的村子原址上,那次要不是李青衣動用家里關系,想來光是清理泥石流留下的狼藉就得廢不少功夫,諾大的空地上分散著六十多座墳堆,沒有紀念碑沒有標志,如果是陌生人闖進這里,根本不知道這里發生過什么,又有什么樣的故事,或許長眠于此地的他們更不希望被誰記著被誰打擾。
  墳地的周圍種著不少樹,將這里環繞著,后山先前那塊泥石流留下的荒涼,也都重新修整過,以防再次發生這樣的事情。
  李青衣帶著二胖開始給每個墳堆上香燒紙,鳳凰村每戶人家的每口人李青衣都熟悉,墓碑上沒有照片,因為鳳凰村的大多村民一輩子都沒照過相,上面只有每個人的名字和出生于哪年又離世于哪年。
  上香燒紙,李青衣給二胖講關于每個人的故事,二胖靜靜的聽著,遇到喜歡抽煙的燒包煙,遇到喜歡喝酒的倒幾杯好酒,等到老村長墓前的時候,李青衣和二胖停留的時間最長,燒完紙上完香,李青衣親自給老村長將一瓶酒倒完,感慨道“整個村子里,嘴上總是罵出息,但心里最疼出息的是老村長,老村長知道出息一直想去山外看看,村子里大多數人都覺得出息的想法是天方夜譚,他們覺得生在這里就要老老實實的待在這里,這是老天爺安排好的,先別說山外是什么樣子,你一個農民什么本事都沒有,誰知道會遇到什么事,保不準連命都沒了,出人頭地那是癡人說夢,只有老村長支持他,村子里沒人去過大城市,你就要打破這種枷鎖,告訴他們,山外的大城市到底是個什么樣子,不是生下來是農民,子子孫孫就得是農民”
  “老村長是好人”二胖聽趙出息說過很多老村長的事,小時候他去村里人家蹭飯,大家都是給一點點打發他,只有老村長讓他管飽吃,盡管他們家自己人都填不飽肚子,但對他最嚴厲的也是老村長,有次他實在餓的不行了,就偷東西吃,被老村長抓住,老村長狠狠的揍了一頓他,說你餓可以自己想辦法,也可以求別人,以后再還,但不能偷,所以后來他有能力打獵了,每次打回來的獵物,分給老村長家的也是最多的。
  李青衣有些傷神道“老村長是好人,鳳凰村的村民都是好人,只是好人不長命啊”
  二胖不說話了,李青衣也不說話了,兩人很有默契的繼續上香燒紙,光是在這里就用了一個半小時時間,等到忙完的時候已經是下午,還好今天有太陽,不然天就要開始變冷了。
  祭奠完鳳凰村村民后,兩人這才并肩走向村西頭那里,就在學校的旁邊不遠處,那里埋著隱世埋名半輩子的老和尚,埋著受病痛折磨到死也沒出過山的小平安,埋著無法看到兒子如今顯赫的趙出息的父母。
  三座墳堆相隔不遠,最邊上的是趙出息父母的合葬墓,中間的是老和尚的,旁邊則是小平安的。
  看見老和尚的墳堆,李青衣不禁要多想很多事,這個一身功名的老人最后卻死于無名,生來一世,經歷過戰亂和民族動搖,打過仗參過軍見證過解放建國,卻無法忍受最后那段屈辱的歲月,也許老人的選擇是對的,那個時候,又有多少能熬過去,又有多少人不昧著良心,至少他可以問心無愧。
  老人走進鳳凰村就再沒走出去過,或許走出鳳凰村的趙出息,就是對老人生命最好的延續。
  至于小平安,李青衣不知道說些什么,這個鳳凰村最聰明的孩子的命運最為忐忑,他是李青衣覺得,除過趙出息,以后最有可能出人頭地的孩子,這孩子除過懂事,特別聰明,腦子很靈活,想象力更是豐富,可惜天妒英才。
  最后是趙出息的父母,李青衣沒見過,村里人說,趙出息的母親很漂亮,本分老實又善良,趙出息的父親勤勞質樸,也許是他們幾輩子積下的德,才能讓趙出息這輩子站在山巔,不再渺小。
  相比于李青衣,二胖想法倒不多,對趙出息有恩的人,就是對他有恩,趙出息在乎的人,他就在乎,趙出息的父母,那也就是他的父母。
  離開這里,此行鳳凰村的旅程已經到了尾聲,最后李青衣和二胖來到躲過一劫的學校,如今已經空蕩蕩的有些冷清,再也聽不到孩子們爽朗的笑聲。
  或許不想回憶在這里的人和事,李青衣沒有進去,只是親手換下已經褪色破爛的國旗,看著嶄新的國旗重新迎風飄舞,這一刻,似乎是讓她回到了幾年前,她剛到鳳凰村的時候。
  那個時候,山花爛漫,一片和諧……
  沒著急著離開鳳凰村,兩人走到山邊望著祁連大山似乎有話要談,李青衣率先開口道“看來你是要繼承林鎮北的衣缽了?”
  “這是奶奶交代的事,我得照辦,何況,這一切本來就是我們林家的”二胖低聲回道,林鎮北的是林家的,林家的就是他的。
  李青衣笑了笑說道“也是,游走于各色人物當中,上達廟堂下至江湖的林鎮北確實在四九城這大圈子里排的上號的,有一天,你也終歸會站在這個位置,你比趙出息多很多優勢,這些優勢,是后天很難彌補的”
  川渝的水再深,又怎能和京津唐相提并論,這里是充斥著來自于全國的各色人物,各行各業的精英,哪個人的背后,不是一連串的利益鏈,要是能在這里混的風生水起,去哪都是獅子搏兔。
  “現在說這些太早,我的路還長著,至少出息現在的成就,已經讓很多人目瞪口呆”二胖搖搖頭說道,同時也是對趙出息的肯定。
  李青衣有些擔憂道“就怕他不知道自己的風險在哪里?”
  “聽說你要訂婚了?”李青衣的話,二胖默認,有些風險是隱藏的,連他們都不知道風險的底線在哪里,只有趙出息自己去慢慢試探。
  李青衣微微皺起眉頭道“你聽誰說的?”
  “這算是默認了?”二胖反問道。
  李青衣好笑道“還沒譜的事情,只是家里的意見而已,門當戶對,年輕有為,他們覺得是最適合我的人選,畢竟我是個女人,相夫教子是最終的歸宿”
  二胖轉頭看向李青衣,想了想說道“其實,如果說以前的出息配不上你,我承認,但現在的出息我覺得比所有人都適合你,你不要告訴我,你對他沒有感情,如果沒有感情,你也不會做那么多事”
  “他都要結婚了,你說這些還有用么?”李青衣淡淡的說道,這句話,似乎不否認二胖說的,她對趙出息有感情。
  二胖感慨道“有些事情,不說破,可能就是一輩子的遺憾,等他結婚了,你也結婚了,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這話讓李青衣有些莫名的觸動,心底一些東西開始悸動起來,可是卻又被壓下去。
  李青衣苦笑道“感情是兩個人的事,不是我一個人的事,趙出息在我面前太過自卑,他總是習慣仰望著我,從來沒把我當做一個普通的女人,如果有一天,他能放下這些東西,他敢娶,我就敢嫁”
  他敢娶,我就敢嫁,最后這句話鏗鏘有力,帶著無比的堅毅和信念,這就是李青衣,向來這么直接,今天也是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正視自己的對趙出息的感情,也是,和一個男人朝夕相處兩年多,又看著這個男人用兩年多時間從祁連山走到大城市,脫離平庸,站在眾人之上,說沒有感情,誰信?
  可以這么說,到目前為止,她比所有人都了解趙出息,比所有人都懂趙出息,沒有之一。
  李青衣不禁想起當初那個戲言,那是她為鼓勵趙出息的承諾,兩人好像也是在今天這個位置,夕陽西下,趙出息來給她送飯,她穿著新衣服,順著夕陽的方向走向趙出息,陽光照在她的身上,長發飄舞,讓趙出息看的癡癡發呆,好久都沒回過神。
  她問趙出息,趙出息,我漂亮不。
  傻乎乎的趙出息嘿嘿笑著點頭。
  她又問,那你想不想娶我這樣的漂亮女人當媳婦?
  趙出息愣了愣,然后先是點頭,又是搖頭。
  她沒好氣道,說實話。
  趙出息這次堅定的點頭,那眼睛里透出一種**和野心。
  于是她說,趙出息,如果哪一天你能給村子建一所嶄新的希望小學,我就答應嫁給你。
  這個承諾已經過去快四年,她還記得,不知道趙出息是否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