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92 風雨欲來風波又起

身高近兩米,體重破兩百,渾身無贅肉,全部都是蘊藏著爆發力的肌肉,又不是那么的夸張,有點剛柔并濟的意思。
  不知什么時候開始,二胖開始留起胡子,加上歲月和經歷在臉上留下的痕跡,估計很少有人能猜出這不過是個剛剛二十歲的孩子,說少年老成不為過,不過大智近妖更適合這個男人。
  飽滿寬敞的天庭,筆直厚實直通額頭的鼻梁,圓潤的顴骨,堅實的下巴,這都是面相學中難得的好面,加上那額頭兩側若有若現的伏羲骨,古時那可是官至將相的福氣,所以說,有些人天生就是被上天眷顧的,不管這輩子做什么,都會成就一番事業。
  這個時節,何況是晚上,祁連縣比起外面要冷得多,二胖穿著皮皮夾克,不過腳上那雙黑布鞋倒是驚‘艷’,和里面李青衣的紅布鞋相得益彰。
  除過二胖,從車上還下來兩個男人,其中一個便是趙出息見過的夏登,夏登大少爺一身英倫風,只是和這偏僻的西北小縣城的氛圍格格不入,倒是另外一個三十出頭的男人穿的樸素,簡簡單單的‘毛’衣外套,有些消瘦,不過這男人的眼神倒是有些兇狠,手上也滿是老繭,這都是日積月累磨下來的,顯然是練家子。
  “這就是我們要來的地方?”夏登抬頭望著鳳凰飯店幾個大字皺眉問道,這種小地方的飯店自然難入他的法眼,北京城里什么樣的飯店會所他沒去過,不過他知道,能讓林三無驅車數小時從西寧趕到這里,絕對沒那么簡單。
  說完這話,夏登把所有的注意力便放在早已看到的那輛東風猛士身上,能在這地方看到掛著蘭州軍區車牌的東風猛士,可算是意外,夏登自言自語道“東風猛士,感情今天這里還來了大人物,三無,不是等我們的吧”
  “老規矩”二胖沉聲說道。
  夏登看向消瘦的男人啞然失笑道“知道知道,充耳不聞,管好嘴巴”
  于是二胖這才帶著他們走進飯店,三人的出現立車成為飯店里靚麗的風景線,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們身上,服務員遲疑片刻才戰戰兢兢的跑過來喊道“三位里面請,想吃點什么?”
  二胖低聲開口說道“我找你們老板黑子,我是他的朋友”
  服務員一聽是老板朋友,連忙道“哦,你們是老板的朋友啊,那行,你們先等會,我去喊老板”
  服務員的普通話不是很標準,但是二胖幾個人還都能聽懂,沒有找位置坐下,只是站在原地等著。
  夏登樂呵道“要是能然我吃一頓烤羊‘腿’,我就滿足了”
  西北向來民風彪悍,少數民族聚集,似乎能感受到三人身上的危險味道,大家對他們都沒什么好臉‘色’,一直盯著看。
  幾分鐘過后,聽到消息的黑子已經從里面的包廂出來,看見是二胖后快步小跑過來道“我就說她好像在等誰,原來是在等你,二胖,一年多沒見,你又壯實不少,不過看起來,比以前蒼老了不少”
  “黑子,她到了?”二胖對著黑子淡淡點頭,隨即詢問道。
  黑子知道二胖就是這種‘性’格,回道“傍晚到的,現在正在里面吃飯,你們肯定也沒吃飯吧,剛好,走,進里面去”
  “早就餓壞了,有沒有烤羊‘腿’”餓了一路的夏登呵呵的笑道,本以為三無要去的地方不遠,所以早上沒吃多少,誰知道會這么遠。
  黑子對著夏登笑道“你要吃,我這就讓廚房給你‘弄’”
  當黑子帶著二胖等人進包廂后,李青衣已經猜到是二胖到了,抬起頭似笑非笑的盯著二胖道“你遲到了”
  “車在半路出了點問題,耽誤了時間”二胖徑直走到李青衣的旁邊坐下,另一邊則是那位對他們開始警惕起來的警衛。
  李青衣這時候也已經注意到緊跟著走進來的夏登和另外那個男人,不過眼神則放在夏登的身上,夏登并不知道二胖要見的是誰,等到看見李青衣的時候,瞬間目瞪口呆,這特么不是李家那‘女’人么?怎么會在這,難道是說,李家這‘女’人和二胖有什么不清不楚的關系?想到這,夏登不禁有些惶恐,誰都知道李家‘女’人都快要和某位皇親國戚訂婚了,這要是被二胖撬了墻角,那可是牛‘逼’大發了,估計整個四九城都要震動了。
  李青衣主動和夏登打招呼,畢竟也是見過幾次面的,笑道“很意外見到我?”
  夏登悻悻笑著,邊往二胖旁邊走,邊說道“沒事沒事,你們聊你們的,我就是來吃飯的”
  李青衣搖搖頭,懶得理會夏登,倒是知道夏登也是有名的‘花’‘花’公子,至于夏登和二胖的具體關系以前倒不清楚,現在有些明白了,能讓二胖帶到祁連縣來,顯然不是普通關系,想想也是,林家世代居住在北京城,林老爺子‘交’友廣泛,林老太太更是豪‘門’出身,將林家經營的四平八穩,林鎮北繼承了林家所有的關系,又與太多人關系莫逆,別說是夏登,就算是二胖現在和更高級別的人在一起也都不意外。
  二胖坐下后直接拿起筷子吃飯,頭也沒抬的問道“離大雪封山還有段時間,怎么突然要過來?”
  李青衣飯量很淺,沒吃多少已經飽了,還好二胖他們及時趕過來,不然黑子折騰的這桌菜就要白糟蹋了,她知道二胖的飯量驚人,這是趙出息說過的。
  “十一月十二月事情比較多,‘抽’不出時間過來,忙完估計那時候祁連山已經白茫茫一片,索‘性’趁早過來”李青衣輕聲解釋道,她的聲音很好聽,趙出息以前用一個成語形容過李青衣的聲音,那就是娓娓道來。
  二胖點點頭道“你倒是有這份心,我替出息謝謝你”
  “不用,這個不關趙出息的事情,是我的事情,兩者,我區分的很清楚”李青衣很是認真的說道,趙出息是趙出息,她是她,這是根本的區別,有些事情,二胖不懂不知道而已。
  二胖沒想到李青衣會這么明確的區別,倒是很意外。
  旁邊的夏登聽到關鍵‘性’的詞語,趙出息,又是那個男人,沒想到那個男人居然和李家‘女’人有關系,還能讓李家‘女’人為他跑這么遠,這哥們什么道行啊。
  這時候黑子進來招呼大家,二胖和李青衣不再聊天,黑子拿出珍藏的青稞酒招待大家,夏登也好還是那位男人都是喜歡喝酒的,李青衣也許可那位警衛員喝酒,男人如果不喝酒,這人生就少了太多趣味。
  古往今來名垂青史的諸公,哪位不是對酒當歌人生幾何的灑脫和豪邁……
  吃過飯,喝過酒,李青衣和二胖約定明天早上出發的時間,二胖帶著夏登和那位男人以及警衛員前往不遠處的酒店,李青衣則住在黑子這里,黑子‘女’朋友早已經收拾好房間,李青衣也不好推辭。
  這一晚上,月明星稀,李青衣睡著的時候已經是大半夜,二胖卻沒怎么睡,一直望著祁連山的方向發呆沉思。
  深處成都的趙出息并不知道二胖和李青衣前往鳳凰村,他在宋青瓷的公寓里洗完澡躺在沙發上,享受著宋青瓷的美‘女’按摩待遇,也算是安逸。
  不知為何,宋青瓷有感而發的問道“出息,你離開祁連縣多久了?”
  “兩年多了,從離開就再沒回去過”趙出息閉著眼睛,聲音有些沉重的說道。
  宋青瓷繼續問道“那你打算什么時候回去看看?”
  對于這個問題,趙出息想過很久,按普通人的想法,自己現在早已經是出人頭地,但趙出息覺得還不夠,至少要等川內的事情平息以后,于是回道“等到川內的事情結束,我就回去看看,其實回去不回去已經沒什么區別了”
  關于那件事情,宋青瓷聽徐林偶然提起過,知道這是趙出息這輩子最大的痛,忍不住握住趙出息的手道“沒事,你還有我們,到時候你帶我也回去看看”
  趙出息開心的笑道“好,帶你看看生我養我二十多年的地方,不過那地方‘挺’荒涼的,比成都差遠了”
  宋青瓷沒說什么,只是抱緊趙出息……
  祁連縣天亮要比成都這邊晚一個小時,天剛剛亮的時候,二胖等人便從酒店來到黑子的鳳凰飯店,李青衣早已經起來,正在等著他們,黑子讓廚房已經準備好早餐,至于一些要買的東西,昨晚他都已經給買齊,煙酒水果以及香紙紙錢等等。
  吃過早餐,兩輛車便出發前往鳳凰村,這路途還有幾個小時,早去也能早回,出發的時候,黑自把東西都搬到車上。
  李青衣本以為黑子也要跟著去,沒想到黑子卻沒去的意思,李青衣不解道“黑子,你不去么?”
  黑子嘿嘿的笑著說道“我就不去了,你們去吧”
  李青衣似乎已經能看到黑子眼中閃爍的淚‘花’,心里很不是滋味,點點頭道“好,那我們出發了”
  路途很遙遠,二胖和李青衣坐在豐田上,二胖開車帶路,其余人坐在后面那輛東風猛士上。
  路上,李青衣和二胖沒什么‘交’談,兩人都是沉默寡言的人,李青衣拿著相機抓拍著路上的風景,這荒僻的大西北有著讓人著‘迷’的氣息,就像大西北男人身上那種粗狂美。
  幾個小時后,兩輛車終于開進鳳凰村,還好到鳳凰村的那條山路上次被大修過,不然還得多費點時間。
  鳳凰村的舊址,一排排的墓碑墳堆格外引人矚目,夏登等人已經瞪大眼睛,不過二胖先前叮囑過,不能‘亂’問。
  除此之外,還有村西頭那山腰上那孤零零的學校還在,學校前面的旗桿上,已經褪‘色’的紅旗依舊隨風飄舞著,李青衣這次帶著新紅旗,會把舊的換下來。
  眾人下車,把東西搬下來,李青衣已經收起相機,關于鳳凰村的一切,留在心里就行了。
  二胖讓其余人都在村外面等著,自己單獨背起那些東西和李青衣進村,李青衣跟在她的后面,兩人不緊不慢的走著。
  站在原地的夏登環視一周,不知道這是什么鬼地方,再看向已經走遠的二胖和李青衣,不禁感慨道,真是一對怪人。;--62428+dsuaahhh+25143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