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9 試試


  第五十五章生于安詳,死于安詳
  這段日子身體已經慢慢恢復的老太太突然昏倒,讓趙出息多少有些震驚,不笑時候的二胖愈發的讓人感到恐怖和陰暗,奶奶是他這輩子唯一的親人,含辛茹苦獨自將他撫養成人,期間受盡辛酸和屈辱,現在出現如此意外,等于二胖的世界已經崩塌。韓三強聽這大嬸說那位讓他如履薄冰的老太太昏倒嚇了一跳,連忙問道老太太現在什么情況。張嬸緩著氣回道老太太已經被送進醫院,你們趕快去吧。
  趙出息沒敢耽誤,顧不上徐林,問清醫院,連忙上了本該給徐林攔下的出租車,徐林一聲不吭的坐了進來,趙出息有些不解,徐林解釋道“或許我能幫上什么?”
  多個人,多份能力。趙出息沒推辭,幾個人直奔距離最近的大差市第四人民醫院,和平里離大差市很近,走路幾分鐘就到,不明所理的司機很郁悶的剛起步踩了腳油門,便已經到市第四人民醫院門口。
  市第四人民醫院急救室外的走廊里,二胖心情復雜的坐在走廊的長椅上,沒了往日的嬉皮笑臉,整個人有些失魂落魄,有些懊惱自己沒有照顧好奶奶,早就應該聽出息的話讓奶奶來醫院檢查,從小到大聽慣了奶奶的話,奶奶說沒事,他就真以為沒事。
  “二胖,奶奶沒事的,放心,奶奶是富貴命,老天爺會讓她安享晚年的”此時此刻,韓三強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二胖,畢竟事情沒有發生在自己的身上,老太太不是他的奶奶,他無法體會二胖和老太太之間的感情。
  二胖一言不發,他在猶豫一些事情,要不要通知那兩個位高權重的男人,對于那兩個男人和他的關系,以及他們對奶奶畢恭畢敬的態度,二胖不想做太多的聯想,他只知道過年離開西安,奶奶帶著他走進那座權利之都的時候,這兩個男人是唯一能走進寒酸破落只剩下二進院的林家大院的男人,至于見到的其他男的女的老不死的,二胖沒細想。
  最終二胖否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自己做不了主,得等奶奶決定……
  畢竟是急匆匆趕來醫院,二胖和趙出息身上都沒帶太多的現金,只有幾百塊錢,幸好徐林跟著來,住院費押金等等一切都是徐林先墊著,對此趙出息十分感激,徐林一笑而過,對他來說這不過是些小事而已,徐林從來不介意做這些舉手之勞,或許有些天得到的回報是天壤之別。
  “謝謝”當徐林忙完一切坐在二胖旁邊的時候,從小到大幾乎很少說謝謝二字的二胖罕見的對著徐林說道,這讓韓三強愣了半會,在工地這兩年,他可從沒見過二胖說這兩個字。
  徐林淡淡搖頭,拍著二胖的肩膀,心中卻滿是好奇,他能感受到二胖肩膀的渾厚以及那恐怖的肌肉力度,收回手,徐林安慰道“我們很多時候都會很無奈,比如此刻,里面的親人生死未卜,你卻束手無策。你曾經以為自己憑靠自己的能力和本事能改變很多東西,到頭來才發現自己能力有限,很多東西是你無法改變的。聽趙出息說,老太太已經年過八旬,能活到這個年齡已經是大富大貴之人,多陪陪老太太,畢竟這樣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少,以后說沒了,就這沒了”
  話糙理不糙,人們往往是在自己擁有的時候不去珍惜,等到失去的才知道珍貴,有些人和事情可以彌補,迷途知返善莫大焉,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補就能補的,比如子欲養而親不在。
  徐林這話不過是對二胖善意的提醒,他說的這些,二胖或許比他都要懂,這些年他一直和奶奶生活,親眼看著奶奶一天天老去,這也是他不想離開奶奶一步真正的原因,正如老太太所說,三無,奶奶知道你這傻孩子的心思,你是想讓奶奶走的放心。
  趙出息辦理好住院手續趕過來的時候,急救室的門剛好推開,除過韓三強有些坐不住,其余人都穩如泰山,并沒有誰沖上去拉著醫生問老太太怎么回事,趙出息將徐林的卡還給徐林,沉聲道“徐哥,今天多謝了”
  徐林話里有話道“付出總會有回報”
  幾個人不急不緩的跟著醫生進病房,直到醫生將一切都收拾好后,趙出息這才拉著醫生在走廊外面詢問,醫生搖頭苦嘆道“沒多大病,可情況不容樂觀”
  這話說的前后矛盾,趙出息是云里霧里一臉不解,醫生詳細解釋道“八十多歲的人了,身體器官都已經開始衰竭,心臟上的問題比較大,最近這身體更是嚴重透支”
  身體嚴重透支,趙出息瞬間便想到老太太年前的遠行,前前后后近兩個月的時間,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這是拿命在折騰,趙出息明白老太太不可能不知道做這些事情的后遺癥,唯一能說明問題的是,有些事情,值得她透支自己的生命去做。
  “哥,有什么辦法能治么?”趙出息眉頭緊皺道,剎那間他似乎回到一年前,他很反感醫院,如同上次頭破和蘇西洛去醫院,要不是蘇西洛堅持不松口,他可能隨便處理下便好,醫院是他這輩子最厭惡的地方,沒有之一。
  醫生苦笑搖頭道“治,怎么治,除非你給老太太全身器官都換一遍,別說你有這個錢,老太太也禁不起這個折騰,都這么大歲數的人了,別讓老太太受苦,再者,我也沒說老太太情況真的很危急,器官衰竭,或許明天某個器官就停止工作,或許一兩年都沒事,這得聽天由命”
  醫生拍著趙出息的肩膀說道“你們這些兒孫多陪陪老太太,這才是正事”
  趙出息點頭,明白醫生的意思,能不折騰便不折騰,善始善終最好……
  正如一聲所說,老太太身體沒多大的病,連平常老人幾乎都有的高血壓糖尿病等等她都沒有,這和老太太的生活飲食習慣不無關系,老太太每天早晚鍛煉,吃飯偏向素菜雜糧,身體保養的很好,可到了一定的年齡,這器官衰竭不是誰能限制的,生老病死,這是自然規律,改不了。
  醫生走后,徐林走出病房,輕聲問道“老太太沒事吧?”
  趙出息輕聲道“就是年前出過一次遠門,勞累過度,身體留下些后遺癥,沒多大事”
  “那就好”徐林若有所思的點頭,心中卻疑云重重,他剛剛站在老太太的病床前仔細觀察過老太太,老太太的面相不簡單,更是有種氣場,就算是躺在那里,也不敢讓人輕視,這種底蘊可不是一般普通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回過神,徐林悻悻搖頭,將銀行卡遞給趙出息道“要是沒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卡你先拿著,別推辭,應急用,等忙完再還我就是”
  趙出息接過卡,笑著將徐林送出醫院,心中對徐林略有感激,更多的是對這個男人的敬重,兩人談不上交情,只能說是認識,才見兩次面就敢把自己的銀行卡交給一個男人,這份大氣和從容,不是他能夠相提并論的。
  送完徐林,回到病房,二胖和韓三強坐在病床前,趙出息吩咐道“三強,你先回去吧,晚上我和二胖留著就行”
  “趙哥,沒事,我留下幫忙”韓三強連忙說道。
  趙出息回道“兄弟之間沒必要客氣,老太太沒多大事,真有事我也不會讓你走,你明天還要上工,順便給二胖請假,這段日子二胖就不去工地了,有事我會給你打電話”
  韓三強聽趙出息安排的這么妥當,便不再多話,安慰了二胖幾句,便起身離開。
  韓三強走后,空蕩蕩的病房里除過熟睡的老太太,便只剩下趙出息和二胖,這是間新病房,旁邊空余兩張床位,沒其他病房入住,或許是覺得燈光有些刺眼,趙出息關掉燈和二胖兩人坐在老太太病床前,二胖的表情很沉重。
  “出息,說吧”二胖聲音渾厚的說道,趙出息一愣,從來沒見過二胖如此認真的時候,讓他感覺有些陌生。
  趙出息平靜道“器官衰竭的比較嚴重,其余都是小問題”
  似乎在二胖的意料之中,二胖并沒有感覺到意外,說白了,奶奶的身體,他懂,良久二胖說道“醫生是不是說,奶奶老了,別讓她受苦?”
  趙出息皺眉點頭,習慣了二胖的嬉皮笑臉,習慣了二胖的沉默寡言,如此認真又多言的二胖,趙出息真不習慣,可他知道,或許這才是真正的二胖,一個叫林三無的男人……
  “出息,你知道奶奶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么?”二胖一本正經的問道。
  趙出息搖頭不知。
  二胖輕笑道“生于安詳,死于安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