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88 怎么想

大家誰都沒想到,趙出息大清早把眾人喊來,宣布的會是這樣的消息,如果真是這樣,那么接下來好不容易平靜幾天的日子就要打破了,他們即將面對的是目前實力絲毫不弱于他們的紅爺了。
  不過大家都在想,趙出息為什么要這么決定,難道他還有別的安排,畢竟趙出息的心思,也不是他們能猜懂的,別看年紀沒他們大,可城府遠勝于他們。
  望著一片嘩然隨后低聲議論的眾人,穩坐釣魚臺的趙出息沉聲道“你們肯定要問為什么?”
  “是,為什么,相比于鐵板一塊的川北,沒了唐家老大的唐家已經開始動蕩不安,這是最好的機會”作為目前份量最重的一位,黃土代表大家質問趙出息。
  趙出息心平氣和的說道“原因有兩個,第一,唐家提高了籌碼,這次的籌碼絕對讓我們沒有拒絕的理由,就算是我們和譚鴻儒一起對付唐家,輸贏先不論,就算贏了,到時候又能拿到多少,能真把唐家壓死,頂多是打的再無翻身之力而已”
  “唐家提高籌碼了?”小王迫切的問道。
  趙出息回道“除過先前廣元的地盤,成都的七家場子,現在再加我們丟失的廣安的地盤,怎么樣?”
  “這特么是砸鍋賣鐵啊”聽到這個籌碼,小王不禁目瞪口呆的,唐家老大一死,唐家老二這是要敗家啊,要知道得到這些地盤,唐家可是煞費苦心,沒少付出代價。
  趙出息繼續道“第二,我們終究要面對的是譚鴻儒,唐家已經不足為患,威脅不到我們,譚鴻儒不同,一旦讓他強勢發展起來,終究會成為我們的大患,所必須要遏制這個趨勢”
  眾人一時沒了聲音,總之心理各有答案,不過不廢一兵一卒就能收復簡姨先前所有的版圖,這對于他們來說有著不同的意義,等于從今天開始,他們再次成為川渝最大勢力。
  “姐,你的意思呢?”趙出息看向芙蓉詢問道,芙蓉有時候代表著簡姨,未必就不是簡姨的傳話筒。
  芙蓉沉聲說道“你的決定,我無條件支持”
  既然芙蓉已經表態,這時候眾人也緊跟著紛紛表態,皆無條件支持趙出息的決定,從今天開始,直面紅爺。
  趙出息徑直站起身開始命令道“好,那么接下來聽我說,下午我們和唐云鶴面談細節后,喬峰負責接收唐家在成都的場子,黃土帶大小王去達州,配合孔林接手廣元廣安地盤,一定要小心為上,廣元尤為要小心,譚鴻儒一旦得知消息,將會和我們撕破臉皮。川南地區,由陳濤統一調度,徹底消除先前譚鴻儒在川南針對我們的影響,積攢實力,嚴正以待,等到時機成熟,配合唐家在川東南對付譚鴻儒的勢力。如有變故,隨機應對,開始行動”
  很快,趙出息這個圈子所有人都忙碌起來,比每年政府面對政府的嚴打都要小心數倍,不過讓趙出息沒想到的是,他本沒想這么早宣布聯手唐家的消息,畢竟譚鴻儒那邊晚點知道更好,但是唐云鶴卻率先宣布了,這讓趙出息多少有些不滿,但唐云鶴給出的解釋是,唐家已經消沉這么長時間,士氣低落,必須用這個消息激勵大家。
  對此,趙出息也沒有辦法。
  于是,不出意外,趙出息接到了來自譚鴻儒的質問電話,電話里譚鴻儒冷笑道“趙出息,這就是你的選擇?”
  “紅爺,不好意思,這就是我的選擇,相比于空頭支票,我更喜歡真金白銀,時世在變,誰都不能保證會遇到什么,能看得見摸得著的才是真的,所以,不好意思”趙出息很直接的解釋道。
  譚鴻儒壓制著心中的憤怒道“你讓我失望了”
  趙出息客氣道“抱歉,讓您失望了”
  “既然已經如此,那我們就看看誰能笑到最后,簡姨都不能贏我,就憑你?”譚鴻儒擲地有聲的說道,這話才像那位讓人忌憚的紅爺。
  趙出息毫不退讓的說道“就憑我”
  掛斷電話,不歡而散,趙出息知道,游戲這才變的有趣味了。
  武侯區,譚鴻儒的院子里,氣氛有些凝固,誰都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局面,他們本都以為趙出息會選擇他們,到沒想到趙出息最后的選擇會是唐家,大大出人意料,消息一出,他們便知道,最艱難的時候要來了。
  譚鴻儒這次失策,再一次敗在趙出息的面前,他本以為趙出息會是和他一樣的人,畢竟是簡影選出來的,不會看重這些蠅頭小利,吃掉唐家才是真正的目標,到頭來誰曾想到,趙出息如此的不堪,居然看重目光短淺,看重眼前利益。
  “刁民”譚鴻儒沒好氣的罵道。
  徐守望擔憂道“鴻儒,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你要考慮考慮,我們接下來的該怎么應付這場變故了”
  “怎么應對,逃避是不可能的,何況我譚鴻儒的字典里沒有這兩個字,川北我不擔心,我唯一擔心的是川東南那里,山高皇帝遠,而且先前都是李叔和老頭子的人,我們的影響力不大,他們要是真拿那里開刀,我們就要頭疼了”譚鴻儒已經在考慮這些事情。
  老賀這半年一直在川東南,所以他對那里情況比較了解,直言不諱道“自貢還能好點,瀘州局勢微妙,你知道,瀘州很復雜,本地勢力很排外,當年李哥好不容易打進去,以他和瀘州高層的關系才壓住,后來接手李哥的也是死了的那位,現在很亂,重慶人也在那邊有勢力,我們無法全盤控制”
  “實在不行,那就放棄瀘州,全力守住自貢,內江那邊老賀親自坐鎮,我們在內江要比唐家占優勢”譚鴻儒考慮后吩咐道。
  徐守望笑了笑道“其實沒有那么復雜,瀘州那邊既然復雜排外,那我們就加以利用,他們想進去,也很難,何況我們和市里關系很密切,他們不敢亂來”
  “爺,就這么便宜趙出息那道,被趙出息再次擺了一道,他比譚鴻儒都要憤怒。
  意料之外的是,這次譚鴻儒并沒有阻止獵鷹,笑道“獵鷹,只要膽敢犯我川北者,你可以隨意處置”
  獵鷹興奮道“爺,您放心”
  徐守望對此不予評論,而是說道“鴻儒,我想五爺那邊已經知道了,是不是給五爺解釋解釋”
  “解釋?還用解釋,事情已經這樣,老頭子不傻,可能會對我抱怨,但會埋在心里,趙出息和唐家要針對的可是我們川北,他們誰要敢托我后腿,后果就是瀘州那位”譚鴻儒陰狠道。
  下午,趙出息帶著眾人前往龍泉驛唐家的私人會所,這次他們要談各種細節問題,趙出息帶著自己幾乎所有核心實力,孔林和陳濤都已經從達州樂山趕過來,加上芙蓉黃土大小王王勝河陳安逸,這是趙出息所有的力量。
  唐家那邊也是如此,唐云鶴把不管是當初老大的心腹還是現如今自己的心腹也都全部集合,早上他們已經探討過很多問題,如何合作,怎么合作,雙方利益怎么分享等等問題。
  如此大場面也算是少見,趙出息這邊來了整整六輛車,會所的紅酒室被開辟出來,兩幫人馬坐在沙發上吞云吐霧你來我往,為各種事情爭吵議論,不過最大的問題還是,趙出息這邊明確要求唐家必須現在就把答應的條件落實,這樣他們才能整合力量,在川北針對譚鴻儒,畢竟在川北他們才是主力。
  唐家的意思是,不能這么做,誰知道我們把地盤場子交給你們,到時候你們反水,我們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兩邊為此據理力爭,爭吵一個小時都沒有結果。
  最后只能談成折衷的辦法,成都要轉讓股份的場子直接轉讓,廣元也可以直接交付,至于剩下的場子和廣安的地盤,等到半程以后再交接。
  這樣,這件事情才談成。
  談成這件事情,接下來要談,就是如何面對譚鴻儒,整個下午,趙出息這邊所有人都在唐家會所。
  傍晚,唐家會所早已經準備好晚宴,場面很是奢侈,說是要慶祝兩家結盟,本來趙出息這邊想幾時趕回去開始準備,無奈只得留下來。
  直到晚上十點,趙出息這邊的人才離開龍泉驛,黃土大小王跟著孔林直接趕回達州,陳濤也連夜回川南。
  氣氛劍拔弩張,隨時大打出手……
  雨夜,趙出息的奔馳g65進入市區后,便和大家分道而行,走三環轉二環,最后在一個不起眼的小超市停下,趙出息單獨下車,小馬開著奔馳g65和周易隨即離開。
  十幾分鐘后,趙出息戴著口罩跟著一大波人群出來,坐出租車離開,最后在川大附近停下,隨即打著雨傘來到錦江岸邊,那里已經有人在等他了。
  趙出息這么做,自然是避免被人跟蹤,這個關鍵時候,小心使得萬年船,何況他要見的是司徒南,司徒南要是暴露了,他的局就輸了。
  依舊是司徒南主動要見他,新的手機號發的短信,地址也是他約定的,趙出息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是去年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當時也是司徒南主動找到他,獅子大張口要了三百萬。
  “你倒是選了個好地方”打著傘的趙出息走到司徒南旁邊后,半開玩笑道。
  司徒南頭也沒回的說道“史秀妍開始行動了,我用張幸循循善誘,最終使她上鉤,開出兩億價錢反水,他也答應了”
  “兩億,乖乖,你還真敢要,史秀妍也還真敢給”趙出息目瞪口呆道,現在都玩這么大么?錢不當錢啊。
  司徒南沉聲回道“相比于唐家幾十億家產,兩億又算得了什么”
  “說正事吧,你冒著風險在這個時候找我來,肯定不是這點小事”趙出息知道司徒南喜歡直接,投其所好道。
  每次都是司徒南展開話題,這次倒是趙出息,司徒南也不矯情,直接道“遇到了我解決不了的麻煩,如果不能解決,我們的計劃就得有誤”
  “什么麻煩?”趙出息皺眉道,能讓司徒南覺得麻煩,那不是小事。
  司徒南解釋道“史秀妍的娘家人,史家兄弟,他們在遂寧根深蒂固,必須得解決,特別是史可明,遂寧政法委書記”
  “這個有點難度了,如果是清官好官,我有底線,不會亂來”趙出息如是說道,這是做人的底線,這世上好官難見,他不能干損陰德的事情。
  司徒南微愣,倒沒想到趙出息會這么說,回道“放心,史家和唐家利益縱橫,糾纏不清,這其中的貓膩,誰都清楚,只要用心查,自然能查出來問題”
  即然不觸及自己的底線,趙出息沉思后回道“好,交給我,我來辦”
  “我會配合你”司徒南附和道。
  解決掉史家,這場局就沒任何風險了,只等著到時候驚艷所有人的結局……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