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86 等我電話

本來是要商討的事情,唐云鶴直接拍板決定,李叔同有不同意見,卻也沒法開口,他知道唐云鶴現在根本不信任他,所以還是識趣點。
  安排好這一切后,唐云鶴帶著李叔同出門,晚上他已經約了幾個領導吃晚飯,是唐家在龍泉驛山下的某家會所,唐家專門開辟出來的地方,比較偏僻,最重要的是安全,只有唐家請的座上賓才能進來。現在反腐三公消費等等事情讓官員們根本不敢見他們,但唐家好歹是和簡姨紅爺并稱的川渝三大響馬,官員們想要在地方有所作為,就必須和他們打好關系
  這次川內官場地震也牽扯到唐家很多事情,唐家損失了不少盟友,不過相比于紅爺那邊,對于唐家的影響還算有限,畢竟唐家在川東地方的影響比較大,在成都以及省內沒有太大的關系,這也是唐家最大的短板,唐云龍死后,這個短板更明顯。
  唐云鶴和李叔同離開別墅后,唐寧和司徒南還留著,司徒南對于這位被毀容還是個瘸子的智囊很感興趣,不是誰都能讓二叔徹底信任的。
  作為晚輩,對于司徒南,唐寧自然客氣尊重,笑著問道“司徒先生是哪里人?”
  現如今,唐云鶴大小事務都會跟司徒南商量,要不是司徒南這張臉被毀,太過嚇人,出門辦事見客人也都會帶著他,不過司徒南有自知之明,并沒有讓唐云鶴為難。
  聽到唐云龍這個乳臭未干的兒子的話,司徒南緩緩轉過頭,來到成都這幾天,唐寧有意接觸他,想要和他打好關系,這種小伎倆,司徒南看在眼里,也放任自由,他估計還不知道他母親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吧。
  “內蒙人”司徒南隨口說道,具體點,他是內蒙呼.和.浩.特土默特左旗人,土默特左旗在內蒙是個顯赫的地方,不過他跟這種顯赫沒任何關系,出身平民家庭,倒是她那位癱瘓的妻子跟土默特左旗的顯赫有著復雜的關系。
  唐寧繼續笑著搭訕道“有年暑假我和朋友去過內蒙,很向往那種藍天白云草原的美景,記憶最深刻的是,內蒙人能喝酒,我當時每次喝酒都被徹底灌醉。呵呵,不過還沒和司徒先生喝過酒,不知道司徒先生酒量如何”
  “很多年前已經戒酒,我滴酒不沾”不喝酒,很少抽煙,這是司徒南的規矩,只有這樣,才能保持身體狀態。
  唐寧不知道這是司徒南婉拒自己的邀請還是司徒南真不喝酒,悻悻笑道“司徒先生,這些年我一直在國外,對家里的事情不了解,現如今回來,什么事情都不懂,希望以后司徒先生多教教我,讓我少走些彎路”
  “只要用心,這社會到處都是學問”唐寧既然虛心問,司徒南也不能總板著臉,也不知道是不是認真的說出這句話。
  唐寧點點頭,沉聲道“謝謝司徒先生,我會的”
  沒再聊什么,唐寧回到他們家那棟別墅,他最近正在整合自己在國外這些年結交的關系,在國外這么多年,倒是認識不少川渝的朋友,有些是真朋友,有些只是酒肉朋友,但不管是什么朋友,只要能用的上,這時候對他來說都是朋友。
  司徒南正準備坐車離開,他還有重要的事情,這時候嚴若語派人出來喊住他道“司徒先生,嚴小姐請你上去”
  司徒南皺起眉頭,說實話,現在這階段,他是不愿意接觸嚴若語,也知道嚴若語找他干什么,本來他是打算事情結束后送嚴若語離開成都,這是他答應嚴若語的,但是計劃有變,所以嚴若語還得留在這里。
  司徒南跟著下人上樓時,嚴若語已經洗完澡換好衣服,那包臀的緊身裙正好展示她翹臀完美的弧線,果真是個讓人欲罷不能的妖精,也難怪唐家兩兄弟為之癡迷。
  “你們都下去吧”嚴若語冷冰冰的說道,把下人們都打發走,這才能給她和司徒南騰出空間。
  等到下人們都離開后,嚴若語踩著優雅的貓步,緩緩走向司徒南,那盤起的頭發讓她高貴迷人,妖艷的大紅唇比以往更加的誘人。
  “司徒南,你不怕我把你的計劃全部告訴唐云鶴?”嚴若語一點都不怕司徒南這張臉,更覺得像藝術品,單手摸著司徒南的臉,嚴若語咬著紅唇說道。
  司徒南抓住嚴若語的手,并沒有讓她放肆,冷哼道“不怕,因為你不會這么做,聽我的話,你會活著,不聽我的話,你只有死路一條,而你告訴唐云鶴的結果,也只是死路一條,至于我,未必會死,你所看到的只是表象,而你,也不過是整張棋盤上一顆小棋子,我的背后還站著別人”
  “司徒南,你到底是什么人?”嚴若語本來想威脅司徒南,卻沒想到司徒南根本不怕威脅,正如司徒南所說,她根本不敢告訴唐云鶴,因為唐云鶴絕不可能讓她活著,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抓緊司徒南。
  司徒南松開嚴若語的手道“我,一個被毀容的廢人,一個瘸著腿的殘廢,我能是什么人?”
  “能把唐家徹底玩弄于鼓掌當中,會是廢人?司徒南,你的優勢就是善于抓住別人的弱點,無限擴大,繼而為你所用”嚴若語媚眼如絲的笑道。
  司徒南冷哼道“嚴若語,知道的少點對你越好”
  “你想干什么我不管,你想把唐家怎么樣,我也不管,我只想知道,我什么時候才能離開成都,答應你的所有事,我都辦到了,希望你信守諾言”嚴若語一字一句的說道。
  司徒南笑道“你害怕了?”
  嚴若語沉默,是的,她害怕了,她從來沒有這么害怕過,一點安全感都沒有,司徒南在她眼里就是惡魔,越來越多的人死了,她生怕她會是下一個,她還年輕,她那么漂亮,她想活著。
  “是,我害怕了,我怕死”嚴若語承認道。
  司徒南淡淡搖頭道“放心,我說到做到,再等等,應該差不多了,到時候我親自送你離開成都”
  “你不騙我?”聽到這話,嚴若語喜笑顏開道,抱緊司徒南,故意挑逗。
  司徒南推開她,沒說什么,轉身徑直離開,婊子無情戲子無義,從古至今都是如此……
  離開龍泉驛別墅后,司徒南開車回市區,車還沒離開龍泉驛,在盤山路的時候,兩輛車突然一前一后將司徒南的途銳給逼停,司徒南沒有慌張,鎮定自若的下車,兩輛車上已經下來數人,看向司徒南道“司徒先生,有人請你聊聊”
  這些跳梁小丑,司徒南根本不放在眼里,別看他瘸腿,照樣能一個人挑翻這六個人,這就是實力,不需要任何陰謀詭計。
  “好,我倒要看看是誰”司徒南并沒有反抗,簡單直白的妥協。
  司徒南上前面的車,他的車被其中一個人開著,于是三輛車像是什么都沒發生一樣,徑直離開龍泉驛,前后不過三分鐘而已。
  三輛車離開龍泉驛,上了成渝高速,一路馳騁直接開到簡陽市,直到簡陽郊區一家偏僻獨院才停下,司徒南下車后便直接被帶進去。
  等著他的正是受史秀妍托付辦事的張幸,坐在客廳里的張幸見到司徒南后玩味道“司徒南,沒想到會是我吧”
  “張幸,你我無冤無仇,找我來有什么事?”司徒南沉聲說道。
  張幸冷哼道“司徒南,找你來什么事,我想你應該知道吧”
  “我不知道”司徒南搖頭回道。
  張幸冷笑道“好,那我就告訴你”
  說完,張幸看眼自己的手下道“你們都出去,沒我的命令誰都別進來”
  等到張幸的手下都出去以后,司徒南卻反客為主的坐在沙發上,張幸反而沒了剛剛的氣勢,瞬間癟了下去。
  “不錯,這戲演的還算逼真”司徒南低聲說道。
  沒錯,這是一場戲,一場司徒南自導自演的戲,主角是他,配角是張幸,至于演給誰看,自然是演給想看戲的人看。
  “接下來我該怎么做?”張幸小心翼翼的問道,任誰都不會想到,唐云龍生前的心腹,如今居然成為唐云鶴心腹的狗腿子,還真戲劇性。
  司徒南淡淡說道“演戲么,就要演的逼真點,我讓你做的你都做了?”
  “已經派人去了內蒙和上海,都是我絕對可靠的心腹”張幸回道,他做的都是司徒南讓他做的。
  “史秀妍那邊什么動靜?”司徒南點點頭,很滿意的說道,可不是誰都能壓住像張幸這種人,但他能。
  張幸回話道“史秀妍現在正在聯絡史家的人,遂寧其他勢力,是我在聯系,事情沒有眉目之前,她不想驚動太多人”
  “看來她是等著我反水?”司徒南猜測道。
  張幸思索后回道“應該是這樣,只有你反水,她才有最大的勝算”
  “行,半個小時后,等我離開這里,告訴他我的要求,事成之后,我要兩個億現金”司徒南獅子大開口道。
  張幸沒想到司徒南要這么多,疑惑道“她會答應?會不會懷疑?”
  “和唐家諾大的家產比,兩億算什么,她肯定會答應,但絕對不會給我,完事以后,自然是卸磨殺驢過河拆橋,讓你掏兩個億,你愿意么?至于會不會懷疑,你控制著我女人和家人的命,我會反抗?”司徒南不屑的說道,嚴若語說他最大的優勢是利用別人的缺點,但司徒南不這么認為,他最大的優勢是,洞察人性。
  張幸聽到這話,心里嘀咕,奶奶的,我都不知道你女人和你家人在哪,拿什么控制?
  “好,我會照做”司徒南讓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張幸不敢亂來,走錯一步,司徒南可能沒事,但他肯定會有事,除非現在逃離成都。
  半小時后,司徒南驅車離開簡陽回成都,而張幸等他走后直接撥通史秀妍的電話,按照司徒南吩咐的照做,史秀妍深信不疑,也正如司徒南猜測的,她想都沒想,直接答應。
  司徒南這個無間行者,又吃下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