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583 股份轉讓

第五百九十三章你不爽,我也不爽
  先吃飯,再鬼混,酒不停,這是趙出息他們的老套路。
  趙出息約的地方在水碾河路,就在齊思家小區隔壁的街道,這是齊思上次帶他去的地方,叫鑫源碟串串香,味道很不錯,好幾天沒吃火鍋串串的趙出息自然饞這個味道,愉快的把地址發過去,然后率先趕到這里等眾人。
  最先趕到的胡家那位國慶前剛剛調到省廳的世交,正兒八經的刑偵警察,趙出息國慶期間去茶與酒陪老爺子嘮嗑的時候見到,他是突然跑到茶與酒,并沒有提前打招呼,沒想到胡姨也在,于是胡姨把這個男人介紹給他,兩人相互認識留下手機號,胡姨主動提醒他,說這個男人在省廳刑偵總隊,以后保不準會互相幫忙,還說這男人在成都沒什么朋友,都是同齡人,說不定志同道合。
  趙出息當時心里想法是,這男人是警,自己算是匪,怎么志同道合,頂多狼狽為奸,估計胡雨嘉要是知道這貨是這么想的,非罵他不可。
  男人叫馮冠,二十八歲,省廳刑偵總隊正科級,不是靠著關系升遷的,而是靠著功績起來的,正兒八經公安大學畢業的,破過不少案子,得過公.安.部的嘉獎和表彰。
  “馮哥,來了”趙出息見到馮冠從出租車上下來,快步走到門前迎上去。
  馮冠穿著便衣,濃眉大眼不茍言笑,倒是讓人不敢直視,果真是干刑偵警察這一行的,看見趙出息語氣還算和善的說道“怎么突然想起請我吃飯?”
  “這不是你剛來成都么,盡盡地主之誼,前幾天太忙,這兩天才忙完,何況胡姨交代了,我要不照辦,回頭怕挨罵”趙出息樂呵的說道,雖說兩人才是第二次見面不熟,但畢竟有胡家這層關系,趙出息是打算交心的,不是敷衍。
  馮冠坐下后說道“看來是為完成任務”
  趙出息給馮冠倒茶,呵呵笑道“你們這些做警察的啊……,怎么樣?馮哥還習慣成都的生活吧,沒出去逛逛?”
  “還算習慣,就是空氣要比北方潮濕,身上粘粘的,今天下雨還算好點。交接工作比較忙,沒去哪,住的地方離錦里近,去武侯祠和錦里逛了逛,等以后有空再好好看看”馮冠平靜說道,看不出來太多表情變化,很隨意。
  “那馮哥什么時候把嫂子接過來?”趙出息繼續問道。
  馮冠搖搖頭道“不著急,還不知道在成都是長久呆下去,還是只待兩三年,如果只待兩三年,就不折騰老婆孩子了,要是長久待下去,到時候再說”
  “反正啊,你們警察啊,就是工作累忙,真要辦起案子來,回家的次數肯定少,我想嫂子沒少抱怨吧”趙出息開玩笑道。
  出生于政法世家的馮冠有些失神,隨即道“恪守職責,報效祖國,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趙出息點點頭,之所以對馮冠印象不錯,是他從馮冠身上沒有聞到太多的市儈氣,不浮躁很沉穩,他們這個圈子,沒少和警察打交道,里面什么樣的牛.鬼.蛇.神沒有?不過趙出息得承認,不管有多少害群之馬,這里面很多人,也都是為了理想和抱負才選擇這個職業。
  “就我們兩個?沒人了?”馮冠見趙出息似乎沒有選菜的意思,下意識問道。
  趙出息回道“還有幾個,都是和我能聊到一起的朋友,馮哥反正最近幾年肯定在成都,多認識幾個朋友,有時候也能用上,馮哥覺得對自己口味,以后就多聯系,覺得道不同不相為謀,那就打個照面”
  別看馮冠沉默寡言,但他還不至于迂腐,趙出息這是誠心誠意,不是虛情假意,何況對于破案,他往往都是利用自己能利用的所有資源,多認識幾個人也無妨,畢竟在成都人生地不熟的。
  不過,馮冠眉毛微微抬起,看向趙出息道“要說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和你才算真正的道不同吧,趙爺”
  趙出息聽到這個名字,呵呵笑起來,雖說有些意外,倒也在意料當中,想來自己也算是省廳重點關注的人物,不過至少目前來說,自己還算干凈。
  “馮哥的消息很靈通嗎”趙出息開玩笑道。
  馮冠低聲道“到一個地方,總要懂一個地方的規矩,還要了解一個地方的山頭,有時候辦案需要各方資源的協助”
  “馮哥既然知道我的身份,為何今晚還要來?”趙出息很是直白的問道。
  馮冠低頭一笑,只是笑的很難看,可見長時間不笑的人,估計都會忘記笑是什么東西。
  “這是兩碼事,我來,一是因為胡姨的關系,二來,也是想具體了解了解這個趙爺,畢竟這機會很難得,上次只是匆匆一見。不過,如果你犯了事,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抓你。這個世界上有光明的一面,自然有黑暗的一面,政府警察是光明的一面,你們便是灰色的一面,黑格爾說存在即合理,政府警察存在有理,你們存在也有理,任何地方都得有套規則,我不是什么迂腐之人,對此很明白,我們扮演著不同的角色”馮冠侃侃而談道,說的都是大實話,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都會有灰色的一面,這是在所難免的,有利也有弊,如果這個位置不是趙出息,也還會是別人。
  “看來馮哥這個朋友我交定了”趙出息聽后,更加認定這個朋友。
  馮冠看著趙出息道“希望你把握好分寸,我想,不管是你,是我,還是胡姨,都不希望有那么一天”
  “馮哥放心,我不會給你機會”趙出息認真的說道。
  馮冠點頭道“希望如此”
  很快,緊跟著趕來的是賈繼恒和林國棟,這次再見趙出息,林國棟已經沒有上次那么的狼狽頹廢,很是誠心誠意的和趙出息打招呼,兩人倒是沒想到還有個陌生人,不過能讓趙出息請來,肯定不是普通角色,也都客氣的打招呼。
  最后而來的是蔣開山和葉玄,兩人幾乎是同時趕到,瞅見桌上已經坐了這么多人,倒是意外。
  這里面,只有賈繼恒見過蔣開山,知道蔣開山的身份,人家這可是真正的紈绔子弟,成分比林國棟都要深,葉玄就是小屁孩,雖然只認識趙出息,但丫嘴甜活絡自來熟,一口哥一口哥的發煙。
  趙出息相互介紹眾人,自然不會尷尬。
  吃飯喝酒抽煙聊天打屁,趙出息掌控全場節奏,葉玄插科打諢,賈繼恒和蔣開山挑起話題,幾杯酒過后,大家便熟悉起來,更多的是聊些八卦瑣事,偶爾會提彼此干什么的。
  吃過飯以后,馮冠明天還要出差,所以率先離開,婉拒趙出息讓小馬送他回去的建議,趙出息也沒說什么,聽他的。
  等到馮冠走了后,蔣開山在趙出息旁邊道“這男人氣場很強啊,不簡單吧”
  “省廳的刑偵警察,人家可破過不少大案,受過不少嘉獎,你以為呢?”趙出息解釋道。
  蔣開山回味過來,怪不得給人怪怪的,感情是刑警啊,笑道“你怎么和這種人搭上的?”
  “胡家的世交,才調到成都,很有正義感的男人,我挺喜歡”趙出息回道。
  蔣開山冷哼道“怎么,惺惺相惜?”
  從水碾河路離開,眾人換場子繼續喝,選了個安靜的地方,直到晚上十一點才散場,迷迷糊糊的趙出息和蔣開山一起回觀南上域。
  小馬和周易把他們送回去后便離開。
  沒著急著睡覺,兩人坐在客廳里聊天,蔣開山樂呵道“聽說你和方家那邊不對路?”
  “怎么,你要幫我出頭找回面子?”趙出息好笑道,倒是沒想到蔣開山剛回成都就聽到這樣的消息。
  趙出息的回答說明真有這么回事,所以蔣開山難免有些脾氣,冷笑道“西南第一公子,口氣不是一般的大啊,不就是家里老爺子當過政協的副職么,這年頭當過政協副職人大副職還活著的有上百個”
  “他那位伯伯還是叔叔不是正部級么?”蔣開山敢把方川不放在眼里,那是人家有這個家世和底氣,趙出息自然不敢,畢竟方家在川內是根深蒂固的。
  喝過酒的蔣開山口氣確實不小,回道“先不論地方,北京城里正部級好幾百個呢,他家根基不在老北京,又算得上什么?何況只是一個國土資源部而已”
  “你小子啊,沒必要給自己樹敵,再說你以后要走仕途的,我和他那邊已經談和,沒什么事”趙出息可不想讓蔣開山為自己出頭和方川鬧起來。
  蔣開山繼續道“我知道,就是怕你心里不爽,你要不爽,我也不爽,那回頭咱就找他麻煩,踩踩他的銳氣,他不是號稱西南第一公子么?你和六哥在青城山的項目不是被他弄的停工了一段時間么?六哥對此雖然沒說什么,不過我知道,他心里也不爽,但他不像我,他要在成都做生意,不想和地方這些牽扯到什么瓜葛。回頭我從北京城喊幾個真正的大紈绔,給他擺一道,到時候讓他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在你眼里,什么才叫真正的大紈绔?”趙出息好笑道,不知道什么角色才能讓蔣開山覺得是大紈绔。
  蔣開山呵呵一笑,隨即說道“家里要是沒個進二十五人長老院的,沒個在職肩上扛三顆星的,也好意思叫紈绔?”
  聽到這個答案,趙出息瞬間啞然無語,麻痹,跟誰比,都不能跟這些正兒八經的紅色子弟比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