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81 排練好的戲

有人說,人性本善,有人說人性本惡,各有各的說法,各有各的論據。不過趙出息向來覺得人性本善,后天的善惡環境才會決定人性最終的善惡。
  就像如今的紅爺,想來那位摯愛女人的死,讓他改變了太多東西,關于紅爺的感情生活,趙出息倒是知道些,女人是有幾個,但迄今為止一直沒有結婚,似乎也沒有結婚這個打算,一個男人能為一個女人如此癡情,也真是執著,如此執著的男人,能有今天這番成就,也就不無道理。趙出息有時候很欽佩這個男人,能和他做對手,對自己來說,未嘗不是一種幸運,輸了也無悔。
  不想過多糾結紅爺的感情生活,那是他的.,想來那個能讓紅爺癡情,彈得一手好琴的女人,肯定是傾城傾國。
  “出息,我想知道這次,你會選擇支持誰,譚鴻儒?唐云鶴?”芙蓉知道趙出息已經見過唐云鶴,也知道唐云鶴開出的籌碼,還算滿意,不過談判么,不可能一次就能談成,漫天要價就地還錢,總得來來回回幾次,何況他們還得看看譚鴻儒要給的,權衡利弊,再做選擇。
  不得不說的是,趙出息這次的計劃,很漂亮。
  聽著雨聲,抽著煙,趙出息默不作聲,良
  “誰給的利益多,我選擇誰”黃土實話實說道,很現實。
  趙出息搖搖頭道“你沒說實話,如果前提是兩家差不多呢?”
  芙蓉也很在意黃土的選擇,畢竟現在趙出息大多時候的重心是放在西蜀集團上的,對此芙蓉不想議論太多,簡姨時期有簡姨的想法,現在趙出息時代,有趙出息的計劃,圈子是有影響力,但畢竟屬于灰色地帶,走的是擦邊球路線,有太大的風險。西蜀集團走的是商業帝國路線,同樣會帶來影響力,還有光明正大的財富,最重要的風險小。
  “譚鴻儒”黃土直言不諱的說道。
  趙出息意外道“哦,為什么?”
  芙蓉也等著黃土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黃土沉思片刻便說道“譚鴻儒是餓狼,唐家是病虎,川渝這些年除過小勢力,大多數時候都是三足鼎立,這個局面已經延續很多年,因為三家誰都不可能真把誰咬死,沒有那么大的勝算和機會,可這次不同,唐家內亂,對我們來說是機遇,只要聯手譚鴻儒,可以一舉拿下唐家,至此川渝大的勢力,只有我們和譚鴻儒,以后各走各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退一步,就算是拿不下唐家,也足以讓遂寧人徹底龜縮在川東遂寧附近,以后別想東山再起,但要是選擇唐家,死磕譚鴻儒,我們就會陷入持久戰”
  黃土說完后,芙蓉和趙出息同時拍起手,顯然黃土堅守的還是這個圈子的那四個字,弱肉強食,和強者合作,才是最大的利益最大化,而不是只注重眼前的利益。
  “姐,你覺得呢?”趙出息看向芙蓉問道。
  芙蓉很是直接的說道“我同意黃土的選擇,不過做決定的是你,你怎么選擇?”
  “我也同意,所以,明天看看紅爺帶給我們的是什么,或許他也是這么想的”趙出息若有所思道。
  聊過明天的事情,黃土便率先離開牧馬山,他現在早已不住在六號別墅,畢竟趙出息已經不是去年內憂外患的處境。
  黃土離開后,芙蓉準備去休息,趙出息叫住芙蓉道“姐,改天我想去看看簡姨,你要不要一起?”
  “好,隨時”芙蓉干凈利落的說道。
  趙出息點點頭,芙蓉便回自己房間去。
  隔天雨沒有停止的意思,更是越下越大,熟悉趙出息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歡下雨天,更喜歡下雪,可惜成都的冬天,看到雪的機會太少。
  大清早,六號別墅門口已經停著一排奔馳s600l,四輛黑色奔馳很是大氣,這讓小馬哥多少有些心胸澎湃。
  幾分鐘后,趙出息帶著一幫人從六號別墅出來,穿著黑色西裝打著傘站在第三輛車前的小馬瞬間激動起來,這場面像是電影中的黑手黨一樣。
  比起和唐云鶴見面時的低調,今天趙出息見譚鴻儒可謂是高調,黃土芙蓉大小王王勝河以及負責西南實業的喬峰,趙出息單獨坐一輛車,小馬開車,周易副駕駛,這是最近這段時間固定的搭配。
  這次見面的地點是譚鴻儒選的,沒有跑很遠,就在成都市區里,現如今的成都第一高樓,國金中心1號樓。
  位于春熙路的ifs國際金融中心落成后,再次刷新成都的天際線,這個當年的成都地王,一次性建成四棟超高大廈,其中兩棟超越二百四十米,可謂是成都的雙子塔。
  成都人口已破千萬,大量人口集中到城市以后,城市不僅要變大,而且要變高。馬來西亞前總理曾說過,每座城市都該有抬頭仰望的建筑。那么成都就是ifs的雙子塔,不過據說幾年后建成的綠地中心將一舉達到四百六十八米,直接翻倍。
  四輛奔馳s600l順著人南大道一路前行,趙出息望著雨中迷離的城市不知在想些什么,過會后問道“成才,你現在還住在華陽鎮?”
  “嗯,準備過段時間搬到天府大道那里,這樣不管去牧馬山還是到市區,都比較方便”小馬沒想到趙出息會問自己的私事,連忙回道。
  趙出息繼續道“回頭我讓黃土給你在市區安排一個住處,你就搬過去,華陽鎮太遠,住在市區,晚上如果沒什么事,可以讓別人帶著你轉轉場子,至于上次跟著你一起打架的那兩個兄弟,如果他們愿意,讓他們也過來,到時候我會讓人給他們安排”
  “這……”小馬有些感動,能讓趙爺把自己當回事,這特么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周易笑而不語,這說明趙出息現階段對小馬很滿意,也算是獎勵,如果不滿意,估計早已經讓小馬卷鋪蓋走人了。
  趙出息揮揮手然后閉上眼睛道“照我說的做”
  趙出息已經這么說,小馬也只能坦然接受。
  二十分鐘后,四輛奔馳s600l停在國金中心1號樓地下停車場,趙出息帶著芙蓉黃土等人直奔樓頂。
  國金中心1號樓的樓頂,此時已經被譚鴻儒的人所控制,譚鴻儒打著雨傘站在護欄前,后面是他的一干心腹。
  正如趙出息所想的,他一直在等唐云鶴見趙出息,唐云鶴見完趙出息以后,他這才打算見趙出息,看似被動,實際主動。
  “爺,他們上來了”李文清在得知趙出息等人已經抵達國金中心后,迅速上前報告。
  譚鴻儒眼神如炬,望著成都的南面,可惜大雨造成的濃霧并不能看到什么,他也沒想到昨天會下雨,既然已經定好時間和地點,也就沒有改變的意思。
  總是帶著危險和暴力的獵鷹跟著過來道“爺,這次你得打定主意,談得攏放他們走,談不攏就把他們留下,兄弟們都帶著家伙,保證誰也別想離開這里”
  譚鴻儒臉色微變,知道獵鷹那句兄弟們都帶著家伙是什么意思,不禁微怒道“獵鷹,你膽子越來越大了,沒經過我同意,誰讓你擅自行動的”
  “爺,出了事,我們頂著就行”獵鷹掙扎道,他是一直力主直接干掉趙出息的人。
  譚鴻儒惱火道“混賬,你真以為政府是吃素的,在成都最繁華的國金中心發生槍戰,你知道影響有多惡劣么?就算是天大的背.景,我們也得被連根拔起,何況,我們未必能留下他”
  “爺……”獵鷹有些失望道。
  譚鴻儒斬釘截鐵的說道“收起你們的東西,誰敢輕舉妄動,我要誰的命”
  “好”看到紅爺是真的發火了,獵鷹這才無奈點頭,倒是旁邊的李文清嚇了一跳,他沒想到獵鷹居然是帶著真家伙來的,這特么的要是擦槍走火了,估計明天全國的報紙新聞都是他們在搶頭條了,獵鷹還真特么瘋狂。
  數分鐘后,趙出息等人終于來到樓頂,黃土等人先出去控制樓頂場面,趙出息和周易最后出來,相比于樓下,樓頂的風大雨大更有些陰冷,還好趙出息今天穿的挺厚,只是嘟囔道,特么的,選這個么地方,也不怕一道閃電劈下來,全軍覆沒。
  沒有劍拔弩張,氣氛還算平靜,趙出息打著雨傘走到譚鴻儒旁邊,兩邊人馬各自站在四十五度的地方,涇渭分明。
  “紅爺選了個好地方啊”趙出息陰陽怪氣的說道,明顯是埋怨。
  譚鴻儒呵呵笑道“天公不做夢,畢竟不是每件事都能心想事成,不是么?不過這大雨天賞景倒也是另一番味道,至少我從來沒在這樣的地方欣賞下雨的成都”
  “托紅爺的好,看來我今天走運了”趙出息樂呵道。
  譚鴻儒轉過頭看向趙出息道“聽說趙爺已經見過唐家的人?”
  “看來什么都瞞不過紅爺,紅爺這情報可真厲害,不錯,我兩天前見過唐家二爺,意料之中的事情,紅爺不也就等著么,從遂寧回來后,我還以為紅爺會先找上門,看來紅爺底氣十足,并沒把這當回事,也是,紅爺有這個實力”趙出息很是直接把譚鴻儒的把戲揭穿,似乎有意表達自己的不滿,都這個時候了,您還玩這套,真把自己當回事了,難道不知道自己的處境么?
  譚鴻儒并不生氣,淡淡回道“古語云,謀定而后動”
  “那我想知道,紅爺是否已經謀定”趙出息輕哼道。
  風大雨大,人卻八風不動,譚鴻儒直面趙出息道“唐家已動,我便謀定,不過我倒想知道,唐家給你開出的什么籌碼?”
  “開出了讓我無法拒絕的籌碼”趙出息玩味道,顯然是在向譚鴻儒施壓,不過并沒說具體是什么,傻子才特么說出來。
  譚鴻儒平淡笑道“看來趙爺已經有選擇了?”
  “至少目前來說是,如果我和唐家聯手,紅爺什么處境顯然自己清楚,哦,忘了告訴你,或者紅爺已經知道,方家那邊已經不再插手這件事,應該說,方家放棄紅爺了”趙出息盯著譚鴻儒,樂呵道。
  難得有這樣的機會,穩壓一籌,趙出息怎能不高興。
  兩個人的交鋒,拼的都是籌碼,趙出息步步緊逼,譚鴻儒見招拆招。
  方家的事情,譚鴻儒早有耳聞,對此不屑一顧,方家什么角色,他還能不清楚,不管是趙出息也好,還是他們自己,或者是唐家,都不過是他敲打別人的工具而已,他們要的是具體的利益,同時和三家保持距離,想要真心合作,妄想。
  譚鴻儒不說話。
  趙出息平靜道“既然紅爺找我來這里,應該也要開出自己的條件了吧,紅爺說說,買賣么,誰開的價高,我選誰,這是最簡單的事情,三歲小孩都會”
  “唐家給了趙爺無法拒絕的籌碼,我不知道,我開出的籌碼,趙爺會不會拒絕?”譚鴻儒終于開始認真起來,畢竟聊到了最關鍵的時候。
  趙出息瞇著眼睛說道“你說”
  “半座唐家”譚鴻儒一字一句道。
  趙出息盯著譚鴻儒微愣,隨后突然哈哈哈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