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80 逗老子玩呢

相比于西蜀集團,徐林更在意的是他的金融戰略,當年德隆系給國內資本大佬們上演了一幕什么叫金融混業經營策略,那個時候的德隆系不可一世,奈何當年國內金融市場管理嚴格,最終德隆系踐踏到監管紅線,才轟然倒塌。
  徐林當年和德隆系走的路是一樣的,所以他也敗了。徐林破產后,要不是有朋友們傾囊相助,估計他和唐萬新一樣,也會踉蹌入獄,能接觸到高層的朋友告訴他,當時監管層面早就注意到他們這些人,只是當年國內金融市場規則的不健全需要摸著石頭過河,而他們就是摸著石頭過河的那批人,高層也想看看他們能走多遠,能走出什么路,可惜的是,他們最終因為走歪了路而被叫停。
  這些年,有多少大佬在這條路上折戟沉沙,德隆系、華晨系、科龍系、歐亞系、涌金系等等等等,但他們的犧牲是有意義的,就是讓今天國內金融市場愈發的開放,規則愈發的健全。
  就像當年被叫停的混業經營,如今又有哪家在資本市場有野心的集團財團走的不是這一條路,因為政策已經開放,不用再擔心觸碰紅線。
  徐林望著大廈林立的天府廣場,內心波瀾不驚,混業經營、金融全牌照等等,只有拿到一手好牌,你才能翻云覆雨,怎么走,每一步徐林都已經想好對策。
  關于徐林讓他找簡姨簽股份無償轉讓協議這件事,趙出息除過最開始的驚愕,并沒有想太多,幾十億對他來說那是天文數字,沒錢的時候他是很愛錢,覺得越多越好,因為有更多的錢就能干更多的事,但這個更多對于當年的他來說,也不過是幾百萬而已,因為他覺得幾百萬已經很多很多了。
  但現在呢,幾百萬對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簡姨留給他的錢,完全可以自由支取,身上裝的那幾張信.用.卡,哪一張透支額度不驚人?
  所以趙出息現在又覺得,錢夠用夠花就行了,再多,就只是躺在銀行里的數字而已。
  沒打算著急著去找簡姨,這個得先約好時間,趙出息的心有些浮躁,下午的時候只帶著周易和小馬,獨自跑到川大去上課,葉玄這小子不在,估計應該是去泡妞去了。
  趙出息安安靜靜的上課,兩節課上完的時候,外面卻已經下起瓢潑大雨,醞釀了快兩天的這場雨終于到來了,狠狠的殺了秋老虎的氣勢。
  趙出息沒帶傘,還好極為有眼色的小馬已經買好傘送過來,趙出息拿著傘去找裴卿,他知道裴卿今天在哪個教室,所以直接過去,并沒有打招呼。
  成都是一座讓人來了就不想走的城市,那種安逸到骨子里的悠閑實在是太讓人癡迷,下雨天的成都給人另一種感覺,淅淅瀝瀝的倒像是在江南,可惜的是,冬天的成都很少下雪,去年整個冬天也就只有兩場雪,據說這已經是奇跡了。
  裴卿上完課后和同學一起出來準備去吃晚飯,吃完晚飯打算找個自習室學習,雖然和趙出息確定了關系,但和趙出息在一起的時間依舊有限,不過至少比以前好很多,可以主動任性的發短信,偶爾到晚上打電話聊聊天,不管趙出息回不回短信,接不接電話,裴卿都很滿意,至少心里裝的那個人不再是遙遙無期沒有可能。
  看過的一本里說,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可是我不愿意將就。
  趙出息就是那個人,而裴卿不愿意將就。
  “怎么突然下起雨,這下完了,我連雨傘都沒帶”跟著裴卿一起出來的女同學埋怨道,本以為不會下雨,誰知道真就下了。
  裴卿也沒想到外面會下雨,撅著嘴有些無奈,幸好幸好今天穿著牛仔褲,要是裙子那就更倒霉了。
  “等會吧,等雨停了再走”兩人走出來后,雨那么大,裴卿只得如此說道,研究生生活比本科要乏味很多,影子出國了,薛娜要工作,還要陪男朋友,難得見一面,現在只剩下她孤獨的身影,這讓她很是懷念本科生活。
  兩人站在門口笑著聊天等著雨停,裴卿想要給趙出息發短信,可怕打擾趙出息,知道他的事情比較多,她怕過度打擾趙出息,會讓趙出息煩她。
  兩人并沒有注意到不遠處打著傘站在雨中的趙出息,趙出息只是安安靜靜的看著笑的很燦爛的裴卿,沒著急著喊她。
  過會,裴卿的同學率先發現趙出息,指著趙出息打趣道“哎,裴卿,你看那個帥哥,他好像在看我們啊,你認不認識,西裝革履的,看起來不錯哦,要不要勾搭勾搭”
  裴卿順著同學指著的方向看過去,這才注意到站在雨中的趙出息,瞬間就愣住了,激動的捂著嘴,她沒想到趙出息會在這里等她。
  趙出息只是笑著看著她,他有時候很愿意和裴卿待在一起,就像當初在西安的時候,他很愿意和蘇蘇在一起,不用想任何事,聊的都是校園里的平常瑣事,她們笑起來都那么的純真不夾雜任何雜質。
  良久,沒等到趙出息走過去,裴卿便把書抱在頭頂,淋著雨跑向趙出息,倒是把她旁邊的同學嚇了一跳,不知道這位有無數追求者的大美女在干什么?
  等到裴卿跑到趙出息身邊,被趙出息一把抱住的時候,她才知道,難怪裴卿對任何追求者都委婉拒絕,感情人家早已經名花有主了。
  雨水打濕了裴卿的上衣,趙出息不滿道“淋雨感冒怎么辦?我又不會走”
  “你怎么來了?”被趙出息抱在懷里,裴卿抿嘴笑道,故意轉移話題。
  趙出息打著雨傘,盡量不讓裴卿淋雨,回道“今天臨時來川大上課,上完課便來找你,看來我來的比較及時,不然這雨不停,你還不走了?”
  裴卿嬌笑不止,對著同學揮揮手,這才和趙出息打著傘離開這里。
  雨中漫步在校園里,趙出息和裴卿走的都不快,這浪漫的場景,羨煞旁人。學校東門口周易和這里離錦江俱樂部最近,但趙出息不愿意讓自己女人和那個圈子有太多的接觸。
  晚飯在一家飯店吃的烤魚,趙出息胃口不錯,吃了三碗米飯,裴卿沒吃多少東西便已經飽了。
  吃過晚飯趙出息送裴卿回學校宿舍,在宿舍樓下,趙出息把中午從仁和春天廣場買的一串項鏈拿出來送給裴卿,裴卿看見項鏈的時候有些意外的感動,不過這串寶格麗的項鏈讓她覺得太過貴重,她喜歡趙出息,不是因為趙出息有錢,也不是趙出息有身份,只是純粹的喜歡。
  “這有點太貴了”裴卿有些為難的說道,她脖子上有串周大福的項鏈,是生日的時候父母送的。
  趙出息搖頭好笑道“我第一次送你東西,你難道要拒絕么?這說出去,我以后怎么混?”
  裴卿想了想,只得點頭接受。
  于是趙出息摘下裴卿脖子上那串,又把這串給裴卿戴上,裴卿那齊肩的鎖骨在這串寶格麗的襯托下,更加的迷人。
  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雨夜的牧馬山有些迷離,趙出息和周易進別墅,小馬開著那輛趙出息以前開的奧迪a6l回自己住的地方,命運的軌跡已經悄然發生改變,這一次,小馬知道自己要抓住他的尾巴。
  讓趙出息有些意外的是,芙蓉姐和黃土都在別墅里等著他,顯然是有事要商量。
  幾人坐在二樓客廳里,客廳的窗簾和陽臺的門都被拉開,聽著唰唰的雨聲,倒是很有感覺,趙出息喝著茶,聽著黃土給他匯報一些事情。
  “你吩咐的事情我都已經照辦,蘇西洛四號回的西安,在成都的這幾天,除過見過幾個朋友,并沒有異樣。西安那邊,我們的人已經開始監視蘇西洛徐少卿和周斌三人,這幾天也沒什么動靜,徐少卿和周斌有些麻煩,他們身邊都有高手,我們的人只能盡力而為”黃土詳細說道,這是趙出息那晚交代的事情。
  趙出息點點頭道“徐少卿和周斌的情況,我知道,他們身邊確實有幾個練家子,比較難對付,不用太在意,也不用二十四小時都監控,只要弄清楚他們的動靜就行。還有,關注蘇家在成都的動靜”
  趙出息現在不確定蘇西洛有沒有告訴徐少卿等人自己在成都的消息,但是蘇家肯定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以自己那晚和蘇西洛的交惡情況而言,蘇西洛自然會讓蘇家遠離自己。
  “我知道怎么做”黃土點頭道,這件事他是派的自己心腹去做的,專門從郫縣挑選的人。
  說完,黃土又問道“要不要邀請西安的吳少來成都?你可以見見他”
  “現在不著急,等我們最近的事情結束后,再邀請他”趙出息想了想說道。
  芙蓉沒說話,只是聽著黃土和趙出息說,這件事,黃土已經給她說過,她的意思是由著趙出息去做。
  當初簡姨讓她把趙出息在西安的事情查的清清楚楚,她自然知道,趙出息狼狽離開,如今在成都站穩腳跟,殺回西安是遲早的,當初她還擔心過,趙出息一接手這個圈子就直接無腦殺回西安,不過趙出息的隱忍還算可以,直到今天都比較克制。
  聊完蘇西洛和西安的事,趙出息看向芙蓉道“姐,你有什么事么?”
  “上次在樂山你讓查譚鴻儒身邊那個鬼叔的事情已經查清楚,和周易說的差不多,故事比較曲折,譚鴻儒也牽扯在其中,簡單點解釋就是,譚鴻儒曾經喜歡過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就是讓那位皈依佛門最后又回到紅塵的鬼叔所迷戀的女人的女兒,鬼叔喜歡的女人死后,就一直守著那個女人的女兒,所以才和譚鴻儒有交集”芙蓉極為拗口的解釋道,大概意思就是,譚鴻儒喜歡的女人,是鬼叔喜歡的女人的女兒。
  趙出息皺眉道“譚鴻儒喜歡的女人?”
  芙蓉點點頭道“這個我算是知道,那個女人很漂亮,彈得一手好琴,不過后來死了”
  “死了?”趙出息意外道。
  芙蓉繼續道“是,據說是被譚鴻儒的仇家殺的,也有說,是被譚鴻儒的情敵殺的,也就是那個女人在河南指腹為婚的未婚夫。從那以后,譚鴻儒便性情大變”
  “原來如此,沒想到紅爺也算是癡情之人”趙出息感慨道。
  過會趙出息又搖搖頭道“這些對我們都沒什么用,我感興趣的是,明天和紅爺會面,紅爺會給我們什么?”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