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58 雨夜迷離


  第五十四章往事如煙
  小竹簽烤肉攤子人不少,這才三月剛過,天氣便炎熱起來,有些暖春的味道,不些日子定然是春暖花開,日子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慢慢前進,等你猛然回頭時,卻已是一眼萬年。
  徐林是真來喝酒扯淡,還是想從他口中套出蜀都集團一些事情,趙出息已經不關心,有酒有肉那就喝酒吃肉,就算是他想和徐林斗智斗勇,也得掂量自己的本事。
  以往能說能笑能講葷段子的韓三強今天徹底啞口,在徐林面前屁也不敢放,總感覺這個男人很陰暗,眼神太過刁鉆毒辣,卻又道不明說不清,加上那道觸目驚心的傷疤,韓三強很識趣的閉上嘴,何況趙出息和徐林聊的話題都是他插不上嘴的,至于二胖,則自顧自的喝酒吃肉,偶爾抬頭才會不動聲色的瞅一眼徐林,無太多敵意。
  “徐哥,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問,雖說不該問的不問,可有時候好奇心真能害死人”酒過三巡后,趙出息不禁鼓起勇氣說道,與人交談自然不能揭人短,這是規矩,可和徐林見過兩面后,趙出息特別想知道誰能在徐林臉上劃道疤,讓本來慈眉善目的臉變的猙獰,除去這道傷疤,歲月在徐林臉上留下的痕跡讓這個男人很有味道,一種油然而生的滄桑感可是少婦少女們的殺手,絕不是趙出息能夠擁有的,也不是能刻意裝出來的。
  徐林喝了口啤酒,盯著趙出息冷哼道“明知好奇害死貓,你還要問,不怕我惱羞成怒?你小子是算準我不會就此生氣才敢問,這點小心思能瞞得過我”
  “反正你會回答,這才是目的”和徐林聊天讓趙出息很累,這人太過聰明,又懂得什么時候聰明,什么時候裝傻,社會經驗豐富,不是他這樣的毛頭小伙能夠相比的。
  徐林故做深思狀,長吁苦嘆搖頭,似乎里面的故事很復雜,將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后這才抬頭說道“你信不信我不到三十歲的時候身家已經破十億?”
  十億?
  趙出息聽到這句話,剛喝的酒一口全噴在了韓三強的身上,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徐林,十億是什么概念,他完全無法想象,對他來說十萬一百萬已經是極限,眼前的男人曾經身家十億,真假?
  韓三強也嚇了跳,拿著烤肉張大嘴目瞪口呆,唯有二胖依舊不動如山,或許他不知道這是什么概念?
  “十億啊”趙出息一臉癡呆的咋咋稱奇。
  趙出息和韓三強的反應子啊徐林意料之中,是個人都很難相信這個現在在大排檔吃烤肉喝啤酒,臉上有道觸目驚心刀疤的中年男人曾經身家十億?太過匪夷所思,大多數人會以為他喝多酒吹吹牛開玩笑而已,就算是承認他曾經有過故事,估摸著更相信他是金盆洗手的黑社會大佬。
  “不信?”徐林自嘲笑道。
  趙出息連忙搖頭嘿嘿回道“信,信,信,徐哥這本事,我真心信”
  “不信才是真話,是人都不信,這話是真是假,你們就當吹牛,有錢的時候,什么都享受過,買過私人飛機和游艇,住豪宅開跑車,后來家道中落,遭人陷害算計,差點連命也沒有,欠下一屁股債,因為個女人,便留下這道疤,從此就滾出那個圈子,全中國游蕩,在榆林和鄂爾多斯倒過煤,和人一起賭過明盤,在云南那邊賭過石頭販過玉,在福建折騰過木頭,紅木紫檀沉香黃花梨都有,跟著溫州幫炒過房,現在幫以前倒煤認識的這老板搞房地產,總之這些年什么都干過,就差殺人放火販毒。說出來有些不可置信,你們就當下酒菜聽聽”徐林悻悻笑道,眼神里滿是滄桑,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回憶過這些往事,就當提醒自己記住曾經的屈辱,站的越高跌的越慘,他身心體會過這種落差。
  往事如煙,不如不提……
  老辣沉穩的徐林不可能如此的冒失浮躁,本來趙出息對徐林說的話三分信七分疑,徐林這番話一說,便成了七分信三分疑。如果是初次見面,并沒有了解過徐林,這番話趙出息打死都不信,可趙出息曾經聽過這男人的高談闊論,那里面的眼界遠不是自己能夠相提并論的。
  “你喜歡那個女人?”趙出息不想在別的問題上糾結,更在意的是這道傷疤。
  徐林從桌上拿過煙盒,點燃一根煙,笑道“以前喜歡,實話說是愛,現在沒什么感覺,當初為了救她,臉上才留下這道傷疤,比較諷刺的是,后來她的老公便是那個給我留下刀疤的男人,你說我現在是該恨她么,恨她說明我還愛她,只有放下,才能什么都放下”
  “真夠狗血的”趙出息罵道,有女人的世界便不缺恩怨情仇。
  徐林不置與否,這故事是夠狗血的,能說出口,說明他已經把這不當回事了。
  “那男人的背景很大?”趙出息很好奇道。
  徐林淡淡點頭道“算得上紅色子弟,走的路子比較野,人脈比較廣,能做他的對手也算榮幸”
  “你不想報仇?”
  徐林哈哈大笑道“我又不是圣人,怎么會不想報仇,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小人報仇隔夜也長。不管是君子還是小人,都會報仇。”
  “飯要一口一口的吃,事要一件一件的做,真要能報仇,我早就報了,現在的我和他是天壤之別,說是喪家之犬也不為過,當初欠下的一屁股債,現在還的差不多,希望能東山再起”徐林苦笑道。
  趙出息端起酒杯,敬徐林道“徐哥,我堅信你肯定能東山再起”
  韓三強連忙端起酒杯,二胖憨笑緊隨其后,幾個人大笑碰杯。這次,趙出息從徐林這里學到,不屈和隱忍,只是這里面的故事,終究離他太過遙遠,他不過是個有點小野心的小年輕而已。
  趙出息和徐林能夠有交集,算是緣分。如果趙出息不跟著蘇西洛,如果兩家公司沒有合作,徐林或許只不過是趙出息人生中的過客,兩人也不能現在在這里把酒言歡,人生就是這么有趣。
  至于徐林為何對趙出息如此上心,或許是從趙出息身上看到自己曾經的一些影子,惺惺相惜罷了。
  不過趙出息的人生自然不會像他的人生那么的生猛狗血,至少是現在看來……
  “出息,你和蘇西洛怎么樣?關系有沒有再進一步”徐林說完自己,便開始拿趙出息打趣開玩笑。
  趙出息沒好氣的回道“再進一步,我敢肯定第二天就被徐少卿拋尸荒野。不說這個,喝酒喝酒,我可是請假出來和你喝酒,機會難得”
  “大晚上你上什么班,貼身二十四小時保鏢?”徐林打趣道。
  趙出息搖頭道“之前我在西影路一家洗浴中心上班,這段時間蘇西洛讓我學車,還沒正式入職公司,沒什么事,我那邊的工作還沒辭,多掙一分錢么,等這邊開始了,那邊就辭了”
  “洗浴中心,干什么?”徐林很感興趣的問道,眼神略顯淫.蕩。
  趙出息哈哈笑道“徐哥,咱能不亂想么,我可不當拉皮.條的,只是在那里當保安隊長,不過那場子有會所,你要想瀉火,我帶你去,打五折”
  對于趙出息有份這樣的工作,徐林多多少少有些意外,笑罵道“真要瀉火,我有情人”
  趙出息嬉皮笑臉道“漂亮么?”
  徐林不言不語,老僧入定……
  一箱啤酒喝完后,徐林起身便打算離開,晚上大老板還有個局應酬,都是些局長處長級別的,牽扯到接下來這個項目。
  趙出息很自覺的買單,徐林沒推辭,打算自己打車過去。韓三強屁顛屁顛攔了輛出租車,就在幾個人準備分開時。
  一經常和老太太一起在和平門外環城公園的大媽氣喘吁吁的跑向一幫人,臉色沉重的喊道“出息,老太太……老太太……”
  “張嬸,奶奶怎么了?”趙出息大驚失色道。
  “老太太昏倒了”
  張嬸剛說完,二胖臉上的笑容已經蕩然無存,整個人無比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