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578 匆匆國慶

作為已死的唐家老大的心腹,張幸先前的地位不低于這個圈子唐家兩位以外任何一個人,可人只要有缺點,就會有破綻,有破綻就會被有心人抓住把柄,很不幸的是,張幸沒有像他名字那樣幸運,被人抓住了這個把柄,這個把柄足以致命,恰巧有人幫他擺平了這件事,所以張幸現在沒有辦法,只能替人賣命。
  但張幸沒有想到的事,他做出的那個選擇,說出的那句謊話,卻讓唐家老大喪命,得知唐云龍死的時候,張幸就知道幕后的兇手不是所謂的紅爺,而是唐家自己人,唐云龍的親弟弟唐云鶴。
  本以為這些事情全是唐云鶴做的,唐云鶴要干掉老大,獨掌唐家大權,可是事情并沒有結束,現在的展越來越離譜,張幸不知道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幕后大佬,但絕對不是唐云鶴,因為唐云鶴現在自己已經成為獵物。
  是他?
  如果真是他,那只能說,這個男人的手腕讓他徹底震撼,如果不是那張臉那條腿,光憑這次翻云覆雨的計劃,足以讓他堪比譚鴻儒簡姨之類。
  抽完幾根煙,張幸才去睡覺,作為風波中的棋子,他沒有力挽狂瀾的本事,只能隨波逐流,因為他得活著。
  昨晚趙出息宋青瓷等人就住在黃龍溪古鎮的特色客棧里,客棧那張紫檀大床很有逼格,又給人異樣的感覺,所以趙出息和宋青瓷很不客氣的在那里梅開二度。
  本以為昨晚會下雨,可惜天公沒有做美,反而早上更加的悶熱,趙出息等人在黃龍溪古鎮的小攤吃完早點后,直接開車回市區,趙出息和黃土在三環分開,黃土要去郫縣,趙出息和宋青瓷得回保利中心換衣服。
  周易和小馬在保利中心外面等著,趙出息和宋青瓷上去換衣服,宋青瓷的衣帽間里,如今一半的衣服都是趙出息的,幾乎每次逛街,她都會給趙出息挑選衣服鞋子等等,春夏秋冬四季各類衣服備齊,比齊思都要把趙出息當回事。
  今天趙出息要去西蜀集團見兩個人,這兩個人是徐林費盡千辛萬苦才挖來的,因為當年徐林對他們有恩,他們欠過徐林的人情,所以這次徐林才能把他們挖來,徐林要組建的是國內頂級的投資團隊,不僅僅能在國內混的游刃有余,還要兼備國際視野,他有自己的目標和野心,所以這個基礎必須夯實。
  “嗯,很有男神的味道”幫趙出息選好衣服以后,宋青瓷盯著西裝革履白襯衫黑領帶的趙出息,單手撐著下巴說道,也不知道是夸趙出息的身材好,還是夸自己的眼光好。
  不得不說,有一身肌肉的男人身材絕對沒得說,標準的衣服架子,穿什么衣服都能穿出感覺,趙出息雖然長的中等,但勝在不同于年齡的氣質和味道上,眉宇之間那股氣勢,足以鎮住很多人。
  聽到宋青瓷夸自己,趙出息嬉皮笑臉回道“那必須的,要沒有男神的潛力,怎么可能把西蜀集團最驕傲的黑玫瑰給摘下來,你說是不是?”
  “你就自戀吧”宋青瓷瞪著趙出息好笑道,這身巴寶莉的西裝讓趙出息像是縱橫商場多年的大佬,趙出息自己也很滿意。
  到西蜀集團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九點半,要不是陪趙出息一起,宋青瓷很少這么晚到西蜀集團,頂樓的會客室里,徐林帶著兩位客人已經等候多時,早上的幾個會議,徐林已經推出去讓其他人主持,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讓趙出息敲定這兩個人。
  “四叔,真沒想到你又卷土重來,有這么大的家底,我想這次,你一定能完成當年未竟的事業”徐林面前坐著一位年輕才俊,除過長的帥氣,一身正裝從上而下透出股渾然天成的自信,這種自信不是裝出來的,而是底氣十足。
  徐林的旁邊還有位中年男人,叫姜知名,四十多歲,穩重老成,中等身材,眼睛不大,但有種精光,看起來很是睿智,他是當年徐林公司的席智囊,履歷可算豐富,精通法律和金融業,不僅在頂級外企待過,也在國企和私企待過,當初徐林找到他,他之所以選擇跟著徐林,不是看中徐林別的東西,而是看中徐林這個人。徐林出事后,他被高盛挖去,后來進入高盛全球總部,幾年時間成為高盛全球合伙人,主持高盛亞洲區業務,高盛對中國的各項投資背后都由他的影子,可是前幾年他又突然從高盛離職回到國內,居然進了體制,參與中國經濟金融政策方針的制定,直到今天再次被徐林請出山。
  姜知名笑呵呵的說道“徐盛,你四叔如今的野心,可不比當年小,你這次給他打工,保不準會累個半死”
  徐盛,也就是把徐林喊四叔的年輕人,三十歲,和徐林是本家,諾大的徐家他佩服的人物只有一個,別看徐盛只有三十歲,能讓徐林親自回徐家請他來成都,就知道他的份量,以前的公募一姐,如今的私募一姐王茹遠是他的干姐姐,他和私募界諸多大佬關系莫逆,每次去朝陽永續的內部聚會,都是焦點人物,關于他有個傳說,說當年有個二十出頭大學還沒畢業的小屁孩拿著三萬元走進證劵營業部,三年后,他靠在權證市場的游刃有余,拿著六千萬走出來,這個小屁孩就是眼前這位把徐林喊四叔的徐盛。
  相比于如今更多私募走陽光化路線,徐盛依舊走的是老路子,他只操作自有資金以及親朋友好友間的資金,至今沒有過產品,至于他每年的收益率,除過熟人知道,外界對此只是猜測,可能不如徐翔黃平這類傳說,也可能不如他那個從公募轉私募卻創造傳奇的干姐姐,但肯定不會比他們差多少,誰都不敢小覷他,因為知道他的潛力和天賦是無限的,因為知道他如今才三十歲而已。
  對于錢,徐盛覺得夠花就行,剩下的都是數字,但又玩轉這個行業,肯定有理由,徐盛的理由就是他喜歡博弈,喜歡廝殺,喜歡碾壓他的對手。
  徐林挖來的這兩位大神級別人物都是靠的交情,當年他敗的一塌涂地,如今他就要卷土重來,但如今的格局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他能比的,而且如今資本市場政策法規的放開,讓他終于可以一展身手。
  “跟著四叔,就算是一個月給我一千塊錢工資,我都愿意,是四叔帶我走進這個行業,我愿意跟著四叔鞍前馬后”長得帥又有錢還特么有能力,說的就是徐盛這種人,有些人生來就是受上天眷顧的,這就是命。
  徐林聽到這話罵道“你小子別拍我馬屁,你要是干的不好,就給我卷鋪蓋滾回天津去,至于工資,你本事有多大,我就給你多錢”
  “四叔,談錢傷感情,我又不缺錢花”徐盛貧嘴道,如今的小屁孩已經成年,別看徐盛在徐林面前嬉皮笑臉,可進入工作狀態時的徐盛,冷靜到令人指。
  徐林不以為然的說道“談感情傷錢”
  姜知名笑瞇瞇的看著徐林,當初徐林徹底失敗的時候,那一蹶不振的樣子他記憶猶新,如今的徐林,似乎讓他看到了當年堵在他家門口來找他時候的那個徐林,正因為再次看到這個徐林,他才會毫不猶豫選擇跟著徐林。
  趙出息一直沒來,姜知名無所謂,徐盛撇嘴道“四叔,你老板怎么還不沒來?”
  “老板事多,經常不來公司,這公司除過股份不是我的,其余的都是我的,所以你就放心的干,就算是賠光了,也沒人怪你”徐林這也算是給兩人提前透出底線,畢竟西蜀集團的實際控制人不是他,生怕兩人有負擔。
  徐盛聽到這話便笑道“有四叔這句話,那我就放心了”
  十幾分鐘后,趙出息帶著宋青瓷和吳欣終于來到會客室,會客室里只有三個人,趙出息自然而然的打量起除過徐林的另外兩個人。
  “這就是我老板,趙出息”徐林故意開玩笑介紹著趙出息,這樣氣氛一開始就比較輕松,不那么嚴肅。
  趙出息點頭樂呵道“老徐已經給我說過了,姜叔,徐哥,都是傳說級的人物,難得一見”
  趙出息客氣的和兩人打招呼,隨后握手。
  姜知名把眼神都放在趙出息身上,徐盛倒是打量起趙出息背后的宋青瓷和吳欣,這種級別的美女,不是沒見過,只是少見而已。
  徐林在他耳邊提醒道“左邊的名花有主,右邊的,你有本事,我支持”
  徐盛多聰明,一聽這話,已經明白四叔想給他說什么,明擺著提醒他別打左邊那女的注意,估計就是這個趙出息的女人,不過右邊那個也不差。
  “你也讓我們很吃驚,果真和徐林所說一樣,年輕有為”姜知名呵呵的說道。
  趙出息笑著回道“那是老徐抬舉我”
  “能讓徐林給你掌舵,那肯定是有過人之處”姜知名開門見山的說道,徐林的傲氣,不是一般人能夠壓住的,趙出息能讓徐林心甘情愿的掌舵,又能讓徐林用面子請他們出來,那只能說,兩人的關系絕不一般。
  趙出息沉聲說道“要不是徐哥幫我,我這一攤子的事,真不知道怎么收拾”
  幾人寒暄客套過后,坐下來開始詳細的聊天,宋青瓷和吳欣都留在會客室里,對于徐林他們是愈的佩服了,平常人想要見到這兩位大神,那是想都別想的,徐林現在卻親自把他們請到西蜀集團,絕對是讓整個西蜀集團高管層震撼的事情。
  徐林看向趙出息,笑道“我把西蜀集團的計劃已經給他們說過,西蜀控股成立后,將接手西蜀集團金融和投資這方面的所有業務,主要由姜哥負責,前期的籌備,以及高管團隊的選擇我會和姜哥一起負責,短時間我們不會有太大的動靜,等到團隊成立,我們再制定具體的策略”
  “四叔,那我干什么,你把我叫來,不會是來旅游的吧”徐盛打趣道,他就喜歡和四叔開玩笑。
  徐林瞪著這玩世不恭的侄子道“你別高興的太早,下周開始,你直接上班,接手西蜀集團旗下的金融業務,在西蜀控股成立前負責具體操盤,同時你要組建你的團隊,別管價錢,我只需要人才,不過風控的負責人,我會親自篩選,你小子的投資策略比較激進,得有人管住你”
  “四叔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逼急我,我把王家兄妹的團隊給撬墻角了”徐盛哈哈大笑道。
  徐林一臉黑線,這話也就他敢說。
  趙出息琢磨著,感情自己又是甩手掌柜,問道“徐哥,總得給我分配點任務吧”
  “你以為你沒有么?你有最重要的”徐林一本正經的說道。
  趙出息詢問道“什么,你說”
  “這次,我們需要很多錢,你得動用你的關系,從銀行方面給我們拿到大額的貸款,西蜀集團現在的額度不夠用,其他融資渠道的成本過高,會給我們增加負擔”徐林盯著趙出息說道。
  趙出息信誓旦旦道“放心吧,你們放手干,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穩固的大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