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77 善意的提醒

唐寧聽到二叔唐云鶴給出的條件后,下意識愣住,以為二叔說錯了,不是說好廣元廣安一起給么?怎么最后關頭變卦了,不過下一秒唐寧便已經想明白了,談判得一步步來,利益得一點點給,這叫戰術,不然趙出息會得寸進尺要的更多。
  可他們并不知道趙出息早已經知道他們的底牌,這就像是賭桌上的兩伙人火拼,這邊已經知道對面的底牌,對面再怎么使詐,都是徒勞無功的。所以趙出息真想罵唐云鶴,尼瑪的,到頭來卻是你們玩虛的。
  行啊,你們玩虛的,那勞資也陪你們玩,這次非得狠狠的敲詐你們一筆。
  唐云鶴見趙出息不說話,身體前傾壓低聲音對著趙出息道“出息,你覺得這條件怎么樣?”
  趙出息遲疑幾秒,隨后才笑呵呵的說道“三家場子的股份,四家場子經營權,每年也能有幾千萬的收入,二哥還真是大手筆,至于這廣元的地盤,貌似以前就是我們的,是譚鴻儒送給唐家的,不過二哥現在轉手送給我,我也很感謝”
  唐云鶴聽這話,覺得有機會,追問道“那你覺得我們之間的合作怎么樣,我希望盡快敲定,也算是告慰哥哥在天之靈”
  “我也挺希望早點敲定,不過二哥,這個我得回去和手下們商量商量,你看這樣,容我們考慮考慮,過兩天給你答復如何?”趙出息沒把話說絕,不答應也不拒絕,就是吊著你們,既然你玩我,那我也得把你們狠狠的玩一次。
  唐寧聽到這種模棱兩可的話很是不爽,要么答應,要么拒絕,大老爺們,就不能爽快點。
  唐云鶴略顯失望,倒是意料當中,趙出息要是直接點頭,那才讓他意外,如果是自己,自己也會這么做,譚鴻儒還沒開條件,趙出息至少得等到譚鴻儒開出條件以后,才會權衡利弊做出選擇。
  “行,那我就等你的消息,如果這次出息能幫我唐家,我唐家以后就是出息忠實的盟友”唐云鶴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反正承諾又不掏錢,隨便給。
  趙出息起身道“哈哈,二哥放心就是,二哥如果沒什么事,要不要一起吃晚飯”
  “晚飯就不必了,我還有些瑣事,等我們達成合作后,我設宴招待出息你們”唐云鶴委婉拒絕道,趙出息其實也不過是客氣話而已,兩人心知肚明。
  唐云鶴和唐寧離開茶樓走遠以后,黃土坐到剛剛唐云鶴的位置上笑道“三家場子股份,四家經營權,如果拿下這單生意,成都一半的場子都由我們控制,廣元那座城市太小,除非我們在那里大舉投資,其實沒多大的利益”
  “是啊,所以說,唐家想的很美,就這點東西便想讓我們支持他們,做夢去吧”趙出息一副嫌棄的樣子說道。
  黃土瞅見趙出息那副地主老財的樣子,好笑道“接下來就等譚鴻儒那邊了”
  “譚鴻儒其實等的就是唐云鶴來找我們,他比唐云鶴沉得住氣,不過過不了幾天,也許就是明天,也許是后天,他就該來了”趙出息底氣十足道,老謀深算的譚鴻儒這是以靜制動,唐家先開口,他就掌握了主動權,唐家不開口,他也不著急。
  聊完這些事,趙出息起身拉著黃土和周易道“走,喝酒去,今天什么都不想,好好放松放松”
  在唐云鶴和唐寧回龍泉驛唐家別墅的時候,有輛車卻前往遂寧唐云龍妻子史秀妍的別墅,別墅佛堂里,史秀妍依舊穿著素衣,坐在佛堂里靜心念經。
  唐家在西寧村的老宅估計從此就要荒廢下去了,那晚死了那么多人,光是那股怨氣,誰都不愿意再進去。
  這件事情目前已經告一段落,唐云鶴已經把后續的事情全部處理干凈,現在就只剩下給唐云龍報仇的事,可唐云龍的死,史秀妍一直覺得有些蹊蹺,一來死的時間點蹊蹺,二來他一直弄不明白譚鴻儒為什么要冒險殺唐云龍,三來那晚為何唐云鶴離開后唐云龍就被殺了,難道有內鬼,可誰是內鬼?
  所以,最近這段時間里,史秀妍一直在秘密調查這件事,她能相信的人也只有丈夫生前的心腹,因為只有這些人是可靠的,之所以要調查這件事,除過讓唐云龍死得瞑目,讓自己安心,最重要的是,保證接班的唐寧的安全。
  保姆走進佛堂后,心神不定的史秀妍也沒心思再念經,睜開眼睛后問道“張先生到了?”
  “已經在客廳等著”保姆小聲回道。
  史秀妍點點頭道“告訴張先生,我換身衣服馬上下來”
  客廳里,唐云龍的心腹張幸正打量著這棟裝修簡單的別墅,唐云龍的遺像擺在偏廳里,讓人看見后,有些慎得慌。
  幾分鐘后,換好衣服的史秀妍來到客廳,張幸連忙起身道“嫂子”
  “別客氣,坐吧”史秀妍揮揮手,這個很多年前便已經和唐云龍名存實亡的婦人一直對唐云龍所干的事情嗤之以鼻,現在卻也因為兒子不得不親自沾手這些事,兒子是她的一切,她必須為兒子以后著想。
  史秀妍給張幸添滿茶,輕聲道“老張啊,托你辦的事情怎么樣了?”
  “已經有些眉頭,但尚未得到確認,不過嫂子的猜測倒是有些是真的”張幸若有所思的說道。
  史秀妍皺眉道“不著急,你慢慢說”
  “大爺死的那天,嚴若語本來被人送去了溫江一家酒店,那家酒店二爺先前一直住在那里,不過當天又被人送回了龍泉驛的別墅,二爺前天回到龍泉驛以后,嚴若語已經直接住進二爺那棟別墅,嚴若語給下人們說是怕見到唐寧尷尬,我的眼線卻發現,這兩天嚴若語都和二爺住在一個房間”張幸壓低聲音,小聲混報道,這些都是史秀妍讓他查的。
  史秀妍微怒道“這個婊子,老大尸骨未寒,她又和老二鉆到一起了,我一定要殺了她”
  “嫂子如果想動手,我有辦法”張幸主動請纓道。
  別看史秀妍一直待在遂寧吃齋念佛,可她沒那么笨,要不然能忍這么多年,一直拖著不離婚。
  “不著急,先說說讓你查的那天晚上的事情怎么樣?”史秀妍不想打草驚蛇,現在整個唐家都是老二說了算,沒有絕對的把握,他不會動手。
  張幸看眼站在旁邊的保姆,史秀妍立刻明白,讓保姆說上樓休息去,等到保姆走了,張幸這才說道“前幾天,我的人請那晚跟著二爺一起回遂寧的兩個手下喝酒,當晚把他兩全部灌醉了,裝作隨口問那晚的事,有位手下說漏嘴了”
  “他說什么?”史秀妍激動的問道。
  張幸猶豫道“我不敢說”
  “你有什么不敢說的,說”史秀妍惱火道。
  張幸顫顫的說道“他說那晚,二爺去市區前,大爺已經死了”
  “什么?”雖然一直猜測這件事和老二脫不了關系,保不準是老二里應外合別人干的,卻沒想到老二直接參與了,史秀妍有些震驚道,殺自己的親哥哥,老二的心有多狠啊。
  良久,史秀妍平靜下來,壓住自己的怒火道“你的意思,老大是老二殺的?”
  “我不知道,沒法判斷,何況這事牽扯太大”張幸道。
  史秀妍起身,在客廳里走來走去,想要想一個應對的方法,過了十幾分鐘,史秀妍一狠心問道“如果要扳倒二爺,你有什么辦法?”
  “扳倒二爺?”張幸惶恐道,這可是把唐家的根基都斷了。
  史秀妍瞪著張幸道“你不敢么?放心,事情一旦成了,你是第一大功臣,以后還得你輔助唐寧,你想什么,我都能給”
  張幸臉上露出激動的表情,可還是在猶豫。
  史秀妍步步緊逼道“張幸,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你想想,你是大爺的人,老二現在掌權,以后還有你的地位么?”
  張幸想來想去,最終說道“嫂子,如果想要扳倒二爺,你得拿下一個人,如果拿下他,再加上聯絡遂寧比較有勢力的幾位老大,給足利益,事情有八成的概率”
  “誰?”史秀妍連忙問道,這個女人為了丈夫為了兒子已經陷入瘋狂,哪還是那個只知道吃齋念佛的婦道人家。
  張幸堅定不移道“二爺的心腹司徒南”
  半個小時后,商量過一些具體的細節以后,張幸從史秀妍的別墅離開,走出別墅那一刻,張幸的手都已經被汗水打濕,因為他現在才發現,自己好像已經被卷入一場天大的陰謀,想要脫身已經是不可能的,因為要脫身付出的代價就是命。
  至于這次來遂寧,他只是演一場早已排練好的戲……
  和手下們回到酒店以后,張幸沖了個冷水澡讓自己冷靜,幾分鐘后才拿起手機撥通一個電話號碼,等到電話接通后,張幸這才沉聲道“已經按照你說的辦了,史秀妍已經知道唐云龍是唐云鶴殺的,她想要鏟除掉唐云鶴,她的意思是盡量讓唐云鶴死的意外點,到時候唐寧接班,她和唐家其余人在幕后扶持唐寧”
  “你辦的很好”電話對面的男人低聲說道。
  張幸詢問道“接下來怎么辦?”
  “過兩天告訴他,你已經想到辦法,到時候我會通知你怎么做,等我電話就是”男人吩咐道,說完便掛斷電話。
  張幸徹底迷茫,他不知道,這次風波的背后,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獵人?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