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576 那太便宜

合縱連橫,向來都是在尋求一個平衡點,這也是博弈的魅力所在,唐寧雖然剛剛接觸家族事務,但他也知道,正如二叔所說,不管是譚鴻儒還是趙出息,都是不是善茬,一個是餓狼,另一個就可能是下山的猛虎,如果讓他們兩家聯手,唐家這只受傷的獵豹極有可能被分食掉,所以三足鼎立是最好的局面。唐家現在這情況只能扮演平衡兩方利益的角色,等到唐家從這次的事情緩過來,再另謀打算。
  唐寧不反對拉攏趙出息,而且覺得這步必須走,只是覺得付出的代價有些大。
  天已經慢慢變黑,赤水河畔的燈都亮了起來,這會已經沒剛剛那會那么悶熱,而且河畔還有微風吹過,還算涼爽。國慶假期結束后,黃龍溪的游客明顯少了很多,也算是清凈了不少。
  唐云鶴一杯茶見底的時候,趙出息終于出現,只有黃土和周易跟著,比起他這七八個人的場面,倒是灑脫不少。不過在別人的地方,小心謹慎不是壞事,何況沒有司徒南在。
  趙出息走到唐云鶴面前以后,這才注意到唐云鶴旁邊的唐寧,倒是有些意外唐寧會來,難道他不回美國了,想來要不是因為唐云龍的死,他一時半會都不會回國。
  “讓唐二哥久等了,二哥見諒”趙出息伸出手主動和唐云鶴握了握,對著唐寧只是點頭,雖然他比唐寧大不了幾歲,可地位不同,兩家長輩見面談事,唐寧只有聽著的份。
  唐云鶴對趙出息沒有倚老賣老的資格,如果這是趙出息剛剛接手簡姨進入這個圈子的時候,唐云鶴自然瞧不起他,這個弱肉強食爾虞我詐的圈子向來看重的是實力,不是誰年齡大,誰長得帥長得高。現在趙出息手握大權,對簡姨的圈子是絕對的控制,在各自的圈子里比他和譚鴻儒還要有話語權,他不得不正視。
  “趙爺這不是客氣了,我們也沒來多久,難得有這機會,喝茶看風景,也算安逸”唐云鶴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這些場面話對于他這只老狐貍來說,那不過是小孩子過家家。
  趙出息邊坐邊說道“二哥說我客氣,自己比我還客氣,什么趙爺不趙爺的,都是外面亂喊,在二哥面前,我哪有這資格,咱兩兄弟相稱,二哥喊我出息就行”
  趙出息這話也算有趣,他和唐云鶴兄弟相稱,那唐寧不得喊他侄子,所以,心高氣傲的唐寧對此嗤之以鼻,年輕人么,就是血氣方剛。
  “那行聽你的,你說怎么來就怎么來”唐云鶴順勢說道。
  趙出息點了杯峨眉竹葉青,這一年來最習慣的味道,看向旁邊的唐寧道“唐寧沒回美國讀書?”
  “不去了”唐寧搖頭道,對于眼前這個男人,唐寧感覺很復雜,一方面是年輕人的不服氣,覺得趙出息也不過二十六七的年齡,比自己才大兩三歲,就算是坐在這個位置上,又能有多大的本事。可另一方面,他又得承認,這個位置,不是誰都能都敢坐的,沒有那金剛鉆,還真攬不動這瓷器活,連二叔都忌憚他,趙出息真沒本事。
  唐云鶴借著這個話題說道“家里出這么大的事情,我一個人也應付不過來,只能讓他休學,現在跟著我慢慢接手家族事情,真希望唐寧能像出息這樣,那到時候,我也就省不少心了”
  “二哥這話說的,我有什么本事,粗人一個,連學都沒上過,唐寧是國外名牌大學的學歷,將來的成就肯定在我之上”趙出息謙虛道,這倒是實話,他還真沒讀過書,更別說出國了。說到這,趙出息琢磨著自己得給自己放假,到時候出國轉轉,也算是見見世面。
  唐云鶴笑瞇瞇的說道“出息啊,咱們都是自己人,就別說這些虛的,這川渝放眼望去,能在你這年齡坐到這位置,也就僅此一個,連他譚鴻儒當年,也不過是三十歲以后才跡的,更別說我和我大哥,你算是創造歷史了”
  “那是簡姨賞口飯吃,我就得把這事辦順了,不然對不起她的知遇之恩”趙出息一臉真誠的說道。
  唐云鶴哈哈大笑道“簡姨的,現在不也就是你的,他要出不來的,這些東西永遠都是你的”
  唐云鶴什么意思,再明顯不過,這是在向趙出息暗示,簡姨終歸有一天會出來,簡姨到時候要是出來了,你怎么辦?
  趙出息知道唐云鶴要說什么,可不會真和他推心致腹,樂呵道“二哥這話說的,哪天簡姨出來了,就是我退隱江湖的時候,以后帶著媳婦孩子,找個安逸的海邊城市待著,每年到處走走,那才是享受,不像現在,刀口舔血,睡覺都得操心誰惦記著咱的命”
  “哈哈哈,誰敢要你的命,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唐云鶴指著趙出息一副你小子的意思。
  趙出息半真半假道“成都是小圈子,川渝是大圈子,川渝的外面還有更大的圈子,外面的世界有多少虎人猛人,誰都不知道,在這個江湖混,就得心懷敬畏之心”
  心懷敬畏之心,敬人,敬天,敬地,敬鬼神。
  唐云鶴不禁感慨道“心懷敬畏之心,為這幾個字,今天這是沒酒,要是有酒,我真想和出息你大碰三杯,我在江湖這么多年,還沒你看的明白”
  唐寧附和道“二叔,以茶代酒也可以,何況以后有的是機會”
  “唐寧說的對”唐云鶴端起酒杯道“來來來,出息,咱哥兩以茶代酒,走一個”
  趙出息知道,喝完這一杯茶,就該進入正題了,前面的戲都鋪墊的已經差不多了。
  果不其然,喝完茶,唐云鶴唉聲嘆氣道“唉,出息,你不知道啊,今天我來找你,實在是有些拉不下臉,覺得沒臉見你,可唐家出了這樣的事,我只能硬著頭皮來”
  “二哥這話說的”趙出息低聲道。
  唐云鶴看著趙出息道“我和大哥以前都沒擦亮眼睛,被譚鴻儒這個偽君子騙了,跟著他一起刁難出息你,最后卻沒想到他真正的目標是我們唐家,大哥的死,也算是讓我看清譚鴻儒的本來面目了”
  趙出息瞇著眼睛,搖頭道“二哥,身在這個圈子,我們做事的前提都是為圈子利益著想,上次去遂寧的時候,我也給二哥說過,我能理解唐家的選擇,如果是我,我也會那么選擇,只是后來生這樣的事情,我真是沒想到,不過二哥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地方,盡管開口,我覺對盡力而為”
  “你此話當真”唐云鶴還沒說話,唐寧便忍不住說道,說完就有些后悔,他太激動了,趙出息這只不過是客套話。
  唐云鶴瞪眼唐寧,示意他閉嘴,然后對著趙出息道“唐寧不懂事,出息別怪他”
  “呵呵,沒事”趙出息搖搖頭道,唐云龍這個兒子太年輕,根本沒在社會上鍛煉過,想要成長起來,需要的不是一年半載。
  唐云鶴繼續步入正題道“我想在遂寧的時候,我讓手下司徒南已經把我的想法給出息說過了,我怎么想的,出息也已經知道,這也是我這次來找出息的原因,怎么樣,出息考慮考慮”
  聊到正事了,趙出息可不會輕易給出自己的答案,為難道“二哥,這事有些難辦,我剛也說過,我們做事的前提是為圈子利益著想,就像唐家和紅爺聯手針對我,我能理解,因為這對于唐家來說,能獲取最大限度的利益,所以這事情上,希望二哥也要理解我”
  “出息,我知道這讓你很為難,也不是你自己能做決定的事,所以啊,我們唐家是不會讓你們白幫忙的,既然兩家要聯盟,我們唐家自然得拿出誠意。而且我也知道,我們唐家會找你,譚鴻儒自然也會來找你,他能拿的出手的利益,我們唐家同樣能拿的出手,而且會比他更有誠意”唐云鶴知道趙出息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好不容逮住這樣的機會,還不狠狠的敲一筆,但他的底線就是給出廣元和廣安的利益,再多,承受不起。
  趙出息聽到這話,知道有臺階了,順勢道“二哥能理解我,我也很欣慰,既然二哥都說這話了,我想我回去也能和大家有商量的底氣了”
  “出息,說吧,譚鴻儒給你開出的條件,我們唐家只多不少”唐云鶴試探性問道,這也是他設的套,先得想辦法知道譚鴻儒的底牌,如果知道了譚鴻儒的底牌,自己這邊就可以才去相應的對策,說不定還不用廢那么大的功夫,損失那么大的利益,就能讓趙出息答應。
  趙出息笑了笑,點燃一根煙,他還不知道唐云鶴的想法,回道“實話告訴二哥吧,除過那天在遂寧,我和紅爺見過一面,迄今為止,紅爺還沒來找我,不過我想,既然二哥已經來了,紅爺也差不多了”
  聽到趙出息這洋洋得意的話,唐寧很不舒服,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可這是實話,所以唐云鶴覺得無所謂。
  “此話當真?”唐云鶴自然不信。
  趙出息于是來點煽情的,認真道“在二哥面前,我絕無半點假話,我想,二哥也有自己的眼線盯著”
  確實如此,唐云鶴一直盯著趙出息和譚鴻儒,只要他們見面,自己的眼線就會告訴他。
  “算了,不管他找沒找你,既然我先來找你,那先讓你知道我們唐家誠意”唐云鶴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趙出息吐口煙霧,盯著唐云鶴,等著唐云鶴開口。
  唐云鶴一副咬牙切齒心疼的樣子,良久才說道“如果出息能夠支持我們,我們唐家將讓出廣元所有的利益,同時轉讓成都三家場子的股份,四家場子的經營權,怎么樣?”
  我去你罵了隔壁的……
  趙出息聽后,差點一口煙沒把自己嗆死,你媽了隔壁,逗老子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