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75 恨與不恨

方川本來是想說服唐家和譚鴻儒和解,不過唐云鶴等人的態度很堅決,勢必要和譚鴻儒不死不休,剛開始方川本想向唐家施壓,可趙出息主動向方川低頭,這倒是方川沒想到的。
  既然目的已經達到,方川便懶得再理會這些瑣事,由著他們自己去鬧,誰死誰活跟他沒多大關系,畢竟尚不能牽扯到他的利益,何況不管是誰,都得忌諱他的存在,保不準自己在這其中還能繼續漁翁得利。
  于是,唐家便開始報復計劃,譚鴻儒的幾項生意都被唐家攪黃,唐家還在川南向警方舉譚鴻儒手下犯罪的材料,至于一些利益糾結的地方,兩邊人更是大打出手,譚鴻儒似乎也被惹怒了,不再克制和隱忍,雙方爆發了幾場大的沖突,局勢瞬間復雜起來。
  唐云鶴要打壓譚鴻儒,只靠他自己的力量不行的,必須拉攏到趙出息,如果不拉攏趙出息,趙出息這個中間勢力就有可能被譚鴻儒拉攏到,那是他們不想看到的。
  所以回到成都以后,唐云鶴直接來找趙出息,他清楚譚鴻儒肯定會知道自己來找趙出息的事情,自然會從中阻攔,但他勢在必得,因為他帶著足夠的利益讓趙出息站在他這邊。
  兩人見面的地點約在成都城南的4a級景區黃龍溪古鎮,地點是趙出息約的,是他為補償國慶一直加班忙碌的宋青瓷,所以才帶著宋青瓷到黃龍溪古鎮散散心。
  黃龍溪在成都算是很有名的古鎮,不僅風光秀麗環境優美,還是馳名中外的天然影視攝影基地,古街古樹古廟古建筑和古樸的民俗相得益彰,趙出息反正挺喜歡這種古鎮,比如去過的青城古鎮和平遙古城。
  出來放松,宋青瓷穿的比較舒適,水墨色的半身裙和白色t恤,踩著平底涼拖,頭發用條絲綢帶子扎起來,比往日要平易近人。趙出息更隨意,短褲短袖拖鞋,有點二流子的樣子,兩人都帶著大太陽鏡,今天天氣很不給面子,秋老虎熱的人有些受不了,縱然已經到傍晚這會,還是很悶熱,保不準晚上就會下雨。
  唐云鶴還沒到,趙出息便拉著宋青瓷坐船游覽古鎮,一前一后兩條船,趙出息和宋青瓷在前面,周易黃土以及小馬在后面。
  船上擺著桌子,桌上放著古鎮的特色吃的,焦皮肘子、珍珠豆花、素炒野灰菜、紅燒黃辣丁,還有一瓶不貴的瀘州老窖。
  趙出息自飲自酌,笑呵呵道“此刻要是再來點琴聲悠揚,那就完美了”
  “你倒是會享受,不過我只會彈鋼琴,這種氣氛最合適的是古箏和古琴”宋青瓷微嗔道,那舉手投足之間成熟女人的韻味讓搖船的男人面紅心跳,說完宋青瓷想到什么,玩味道“我記得,你不是在川大認識一個會彈古箏的美女么?好像是叫裴卿吧”
  趙出息被翻出老底,有些尷尬,端著酒杯道“喝酒喝酒,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
  宋青瓷也不追問,點到為止,這就是聰明女人的特點,不會在某件事情上去糾結,特別是關于女人的事情。
  在河里飄蕩大半小時后,黃土的船追上趙出息,告訴趙出息唐云鶴已經到那家茶樓,于是兩條船便往回趕,回去的路上,宋青瓷小聲說道“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你可以拒絕”
  趙出息難得見宋青瓷如此緊張的樣子,疑惑道“什么事,你先說說,上刀山下火海倒是可以,可別讓我給你摘天上的星星啊”
  “沒點正行”宋青瓷笑罵道,胸脯卻上下起伏不定,深呼吸讓自己保持平靜以后才回道“我養父母想見見你”
  趙出息聽到讓宋青瓷為難的事情居然是她養父母要見自己,瞬間連他也頭疼了,皺眉道“見家長啊”
  “不愿意?”宋青瓷看見趙出息詫異的樣子,瞬間有些失落道。
  趙出息連忙道“別亂想,你都是我女人了,連后半輩子都交給我了,我有什么不愿意的,就是覺得挺突然的”
  “是我主動告訴他們的”宋青瓷如實說道,在趙出息面前,她不想隱瞞什么,她連身體都給趙出息了,還有什么不能讓趙出息知道的,從她成為趙出息女人那天起,她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趙出息。
  趙出息更有些不解,難道這是宋青瓷向自己逼宮?不可能,以她對宋青瓷的了解,宋青瓷不會做這種事,有些事對宋青瓷確實是不公平的,因為自己給不了宋青瓷名分,而且對她的愛還得分給齊思,但他倆選擇在一起的時候,宋青瓷就已經明白這個前提,如果宋青瓷當時拒絕,趙出息也不會強求。
  所以趙出息等著宋青瓷的解釋。
  于是宋青瓷緩緩說道“我雖然是簡姨從福利院接出來的,也是簡姨供我上學培養我,從大學到現在的一切都是簡姨給我安排好的,但大學以前,大多時候我都是和養父母在一起的,對于他們,要說沒感情,那是假的,他們對我有養育之恩,把我當親生女兒,是除過簡姨之外我最重要的親人。和別人家的父母一樣,女兒到年齡后,父母就會關心女兒的婚姻大事。只是以前有簡姨在,他們知道這種事輪不到他們操心,所以一直沒問,不問并不代表他們不關心,現在簡姨出事了,他們怕我年齡越來越大,耽誤了自己的終身大事,所以這半年來沒少問。這次國慶回家,我不想讓他們再操心,就把我們的事情都說了,他們有些詫異,也有些不滿,畢竟,誰家父母愿意女兒做這種選擇。”
  趙出息沒想到事情會這么復雜,雖然說那只是宋青瓷的養父母,可養父母也是父母,是看著宋青瓷長大的,自然心疼宋青瓷。
  趙出息忍不住把宋青瓷抱進懷里,摸著宋青瓷的頭發愧疚道“對不起”
  “別說對不起,這沒有誰對不起誰的,是我自己的選擇”宋青瓷搖搖頭,用手捂住趙出息的嘴說道。
  趙出息忍不住吻了下她的額頭,問道“那后來呢?”
  “他們問我,這是簡姨的意思,還是我的意思。我怕他們想太多,就說,一半是簡姨的意思,一半是我的意思。他們怕簡姨,雖然不同意,但也沒有辦法,只能說,讓我把你帶回家讓他們見見。我知道他們是怕我吃虧,心里不放心,所以我答應了”宋青瓷靠著趙出息的肩膀,低聲說道。
  趙出息笑了笑回道“沒事,你父母就是我父母,必須見,要不就這周末吧,也不要去外面吃了,我們到時候自己買些菜回家,我掌勺,怎么樣?”
  趙出息如此積極,主動把什么都安排好,宋青瓷很是感動,笑著點頭。
  很快,兩條船便已經回到他們出發的地方,約定的那棟茶樓就在附近,趙出息他們今晚住在黃龍溪一家古色古香的客棧,明早去古龍寺燒香拜佛完后才回市區,所以并不著急。
  讓小馬陪宋青瓷回客棧,趙出息帶著黃土和大小王去見唐云鶴。
  黃龍溪種茶歷史悠久,是歷史有名的茶馬古道,以前這里有武陽買茶一說,所以茶葉在這里隨處可見。
  這棟赤水河畔的茶樓有些年頭,建筑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赤水河邊,唐云鶴正安靜的喝茶等著趙出息到來,幾個手下坐在距離不遠的位置,坐在他旁邊的不是司徒南,而是他的侄子唐寧。
  唐寧已經休學,不打算走了,以后將正式接班唐家的產業,本來唐寧的意思是等碩士畢業再回國接班,但史秀妍死活不同意,更是以死相逼,唐寧沒有辦法,只得開始接觸家族事業。
  這次來成都,便是他主動請纓,想要跟著二叔積累點經驗,這些東西都得切身實際得去經歷,不是誰說什么自己就能懂的。
  唐云鶴雖然不情愿,可畢竟是自己侄子,如果那件事徹底掩埋,他倒是希望唐寧能成長起來。
  “二叔,我們這次真要讓這么多利益?”唐云鶴已經把唐家的底線告訴唐寧,這是他們拉攏到趙出息的談判條件,但唐寧覺得這利益太大,有些劃不來。
  唐云鶴老僧入定般的說道“唐寧,你不懂,這次對于我唐家來說是生死存亡的時候,我們和紅爺的仇是結下了,要是不能一次性把他打下去,讓他短時間不能恢復,我們就得小心了。我們想拉攏趙出息,譚鴻儒也想拉攏他,我們要付出代價,譚鴻儒自然也得付出代價,既然都要付出代價,那趙出息自然看誰給的利益多才會支持誰,我想譚鴻儒不會有我們這樣的大手筆,仔細想想,其實我們并不吃虧,廣元廣安的利益以前本就是簡姨的,只不過是上次我們和譚鴻儒趁火打劫得到的,這次都吐出去,我們其實并不損失什么。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但別開這個口,你爸的仇必須報,付出多大的代價都得報,不然我們唐家以后在這川渝將抬不起頭,遂寧又有誰會服我們?”
  “二叔怎么知道趙出息必定會支持我們?”唐寧本來是想問如果我們選擇隱忍會怎么樣,但想想還是算了,雖然他對老爹沒多少感情,可畢竟是殺父之仇,必須得報,何況二叔也說了,這已經不是唐家的事情,而是關于遂寧人的事情。
  既然唐寧要問,唐云鶴便繼續解釋道“先不說我們給他的利益絕對超出他的想象以及超出譚鴻儒要給的,最重要的其實是這一點,他和我們都忌憚譚鴻儒,以譚鴻儒的手腕和野心,如果讓他越來越大,我們的日子都不好過,所以兩家聯合打壓他,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那如果趙出息偏偏選擇紅爺呢?”唐寧非要問出個死活。
  唐云鶴這時候睜開眼睛,嘆氣道“如果真要那樣,那你就帶著我們唐家的資產和你媽回美國,以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這輩子不要再踏進四川半步了”
  “這是最壞的打算?”唐寧愣住,沒想到最壞的結局會如此慘烈,這等于唐家徹底沒落。
  唐云鶴點點頭道“譚鴻儒也好,趙出息也好,誰都不簡單啊,我們忌憚譚鴻儒,同樣也得提放這個趙出息,唐家現在不穩定,就得在夾縫中生存,絕對不能讓任何一個人起來,三足鼎立,才是最穩定的局面”
  對于二叔這個政策,唐寧很贊同。
  可事情真能如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