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574 事與愿違

別說蘇遠平為這件婚事操碎了心,對這件婚事一直抱著積極態度的蘇秦也是,雖說有些羨慕嫉妒恨徐少卿能抱得美人歸,可能找到徐少卿這樣的姑爺,蘇秦心里早就偷著樂了。徐家的背.景他們都是清楚的,在陜西算得上名門大戶,家里不僅有軍方背.景,現如今更是有兩位副省級的大佬坐鎮,這種底蘊,放在任何省份都是不可小覷的地方勢力。
  如今西安已經成為蜀都集團除過成都以外投資最大的城市,幾個項目的同時開要是沒有徐家的幫助,怎么可能有這樣的實力,光是融資貸款這方面他們就很難拉到足夠的資金。
  奈何蘇西洛和徐少卿的婚事一直拖拖拉拉,蘇秦對此很惱火,兩人不結婚,這層關系就不踏實,蜀都集團在西安的項目就得承擔一定的風險,可這不是他能左右的,就算是他說,蘇西洛也未必會聽。
  不過現在蘇西洛又認識趙爺,這確實讓蘇秦沒想到,如果蘇西洛和徐少卿結婚,陜西有徐家的關系,川渝有趙爺的關系,那他蘇秦還不一飛沖天了?
  蘇遠平長吁苦嘆,本想好好聊聊這件事,卻沒想到女兒會是這樣的態度,氣的他真想罵她兩句,都多大的姑娘了,再不嫁就真沒人要了。
  蘇秦笑著安慰蘇遠平道“爸,放心吧,西洛就是不想太早被婚姻束縛住,她的性格比較獨立,你要理解,少卿那么愛她,結婚是遲早的事情,您就等著抱外孫吧”
  “希望如此吧,你和唐雅也得再努力努力,爭取給我再生個孫女,一對兒女成個好字”蘇遠平點頭說道。
  蘇秦呵呵笑道“這得看唐雅的意思,對了,爸,那和趙出息那邊怎么辦,說實話,如果能打好關系,以后如果我們蘇家出點什么事,說不定關鍵時候能用上”
  “他是趙爺,不是趙成,與虎謀皮,你有這個能力?”對于蘇秦,蘇遠平自然了解,他想什么,蘇遠平心里清楚。
  蘇秦底氣十足道“爸,放心,我有分寸,只是做朋友而已”
  蘇遠平揮揮手,示意由著蘇秦去做,何況他會在背后盯著點,不會讓蘇秦亂來……
  趙出息回到牧馬山的時候已經很晚,在徐林的家中小坐了會,意料之中被嫂子埋怨,自從入駐西蜀集團以后,徐林的生活就像是上了條,二十四小時轉動,加班出差熬夜,像是回到當年年少輕狂的時候,可以說是煥第二春。
  趙出息有野心,徐林照樣有野心,他的野心就是做成當年沒做到的事情,現在有西蜀集團這么一個大的平臺,他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有徐林負責西蜀集團,趙出息是一百個放心,如果沒有徐林,趙出息真心不知道自己目前是什么亂攤子,西蜀集團那么大的企業,根本不是他能掌控方向的,他能做的,頂多是守成,但徐林能做的是,開疆拓土。
  洗完澡躺床上以后,趙出息給宋青瓷打了個電話,告訴她自己已經回來,別讓她再擔心,宋青瓷其實很希望趙出息今晚去保利中心,但趙出息沒有,宋青瓷有些小失望,兩人沒聊多久,便掛了電話休息。
  隔天趙出息又跟著胡雨嘉去參加省政府的招待會,這個招待會的級別比較高,在這里自然遇不到蘇西洛,倒是見到數位朋友,不過這種場合,他身上帶著別的標簽,主動和他打招呼的人不多,讓趙出息比較意外的是,林國棟的父親林副省長過來和胡雨嘉打招呼的時候,主動和他聊了幾句,顯然應該是林國棟在他面前提起過自己。
  三號的時候,好久沒見的蔣開山和蕭湘終于回到成都,他們六號要在成都辦婚宴,自然得提前回來,這次算是雙喜臨門,趙出息早早便已經從新聞報紙上得知蔣開山的父親升職了,再進一步只是時間問題了。
  相比于北京婚禮的正式,成都的婚宴簡簡單單,估計都沒有濟南婚宴場面大,蔣家向來低調,只是在岷山飯店定下一個小宴會廳,預定了十桌酒席,何況都是蔣開山自己在成都的朋友,蔣家長輩不會出席,至于蔣家的朋友,到時候會單獨擺幾桌請客。
  蔣開山已經結婚,自然不能再和父母住在軍區,他在成都也有房子,不大不小的三室兩廳,都是父母攢下的積蓄買下的,上班的時候他都住在那里,只有周末節假日住在軍區家里。
  蔣開山和蕭湘沒有去度蜜月,雖然蔣開山請了一個半月的婚假,可蕭湘說和蔣開山在一起的每天都是蜜月,這錢省著用,瞅瞅人家媳婦說的這話,先不說浪漫,這才剛過門,就開始精打細算過日子,難怪大家都說蔣開山真是八輩子積德,投胎投了個大戶人家,娶個媳婦都讓人羨慕。
  回到成都以后,蔣開山和蕭湘先去軍區父母那里,整個上午都陪著父母聊天說話,吃過午飯后兩人說要回去打掃衛生,這才從軍區離開。蔣開山的房子在桐梓林新光路的觀南上域,不大不小的樓盤,這里比較繁華,桐梓林也是富人區,房子買的早,這些年早已升值不少,以后離開成都時也能賣個好價錢。
  司機把兩人送到觀南上域后便離開,蔣開山回到久違的狗窩,十分熟悉,只是剛開門蕭湘便忍不住捂住鼻子,好長時間沒回來,屋子早已經臭,里面衣服什么的堆的亂七八糟,還有廚房里亂成一團。
  蕭湘瞪著蔣開山沒好氣的埋怨著,蔣開山反駁我以前是單身狗啊,你要求一個單身狗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凈凈,那不是癡人說夢么。
  無奈,蕭湘只好挽起袖子準備大掃除,畢竟這將是她以后和蔣開山生活在一起的地方,必須溫馨舒適。
  蔣開山抱著蕭湘親了口,樂呵道“讓媳婦動手,我心疼,沒事,交給我就行”
  “你確定你能搞定?”蕭湘摟著蔣開山的脖子,一臉戲虐的問道,都說女人需要男人的滋潤,如今已從小女兒成為少婦的蕭湘,比起以前來,更是韻味十足。
  蔣開山壞笑道“我找苦力幫忙”
  于是,正在外面談事情的趙出息便被蔣開山一個電話火急火燎的喊到觀南上域,趙出息還以為出什么事了,來了才知道這丫居然讓自己給他幫忙打掃衛生,蕭湘看見趙出息聽到這個消息后那呆的樣子,捂著嘴笑的肚子疼。
  回過神后,趙出息二話不說便要揍蔣開山,兩人像個孩子一樣在屋子里打鬧,最后以蔣開山求饒告終,主動說晚上請他吃飯。
  不過讓趙出息比較意外的是,蔣開山居然住在觀南上域,小區對面便是胡雨嘉住的別墅區銀都花園,還真是緣分。
  人多力量大,反正樓下車里的周易師叔和小馬沒事,趙出息便把他們兩也喊上來,他們上來的時候,趙出息等人已經開始在蕭湘的指揮下大掃除,小馬當場給愣住,乖乖,這女人什么身份,居然敢讓趙爺給他們家打掃衛生,這要是被傳出去,可得多震撼啊。
  趙出息瞥眼愣的小馬,罵道“愣著干嘛,趕緊干活”
  小馬便屁顛屁顛的聽從蕭湘的指揮,搬家具挪東西,只是和蕭湘說話的時候忍不住會紅臉,根本不敢直視,倒是被蕭湘故意逗了幾句。
  整個下午,趙出息都在觀南上域給蔣開山打掃衛生,打掃完衛生以后,開車又帶著蔣開山和蕭湘去家具城買家具,蔣開山以前基本沒買什么家具,而且他的品味一個字俗,哪能和蕭湘的品味相提并論,買完家具又去買一些大小家電,總共花了數萬大洋,這些錢都是趙出息出的,就當是送給他們的禮物。蕭湘有私房錢,本來是想自己掏錢,蔣開山笑著攔住,兄弟兩這點錢要是算的清,那就是見外了。
  最后,傍晚的時候又去不遠處的沃爾瑪添置了些鍋瓦瓢盆以及生活用品,這才算是忙完,基本上都是蕭湘選,趙出息和蔣開山當苦力。
  結婚以后,蕭湘自然要跟著蔣開山來成都,兩地分居是不可能的,先不說蔣開山同不同意,蕭湘自己先不同意,哪有新婚夫妻兩地分居的,以兩家的關系,把蕭湘的工作轉到成都來很簡單。
  女神再高高在上,終究也得做相夫教子的妻子,反正蕭湘已經打定主意,以后蔣開山去哪,她就跟著去哪。
  晚飯本來蕭湘要親自動手,趙出息不同意,他們剛回成都,必須自己接風洗塵,以后的日子長著呢,自己隨時可以過來蹭吃蹭喝。聽到這話,蕭湘便由著趙出息,趙出息帶著他們來到蘭桂坊那邊一家安靜的日本餐廳吃料理,周易則帶著小馬去蘭桂坊南門口的譚魚頭吃飯。
  這家餐廳是齊思以前帶自己來過,味道還算不錯,想來蕭湘應該喜歡吃這種精致的東西,這才選在這里。
  吃飯的時候,趙出息笑著問道“沈妮可不知道你們回成都,不應該吧?”
  “表姐在北京出差,明天才回來,不然以我表姐的性格,肯定第一時間找我”蕭湘抿嘴笑道,這也是趙出息要問的原因,就說沈妮可一整天都沒出現,不是她的風格。
  趙出息繼續說道“那蕭湘辦完婚宴不走了,還是?”
  “辦完婚宴先在成都待幾天,等工作的事情安排好,她要回北京辦手續,到時候再回成都,就不走了”蔣開山笑呵呵的說道,總算是結婚了,現在的生活對他來說很滿意,都說結婚和當爸爸會讓男人徹底成熟起來,這話倒是靠譜。
  蕭湘給趙出息和蔣開山續上清酒,問道“齊思什么時候回來,我在成都除過表姐沒幾個認識的人”
  “下個月初就回來,到時候讓她帶你多認識點朋友,以后這成都就是你的根據地了”趙出息哈哈笑道。
  蔣開山喝口酒笑著問道“我和蕭湘都把事情辦了,你呢,什么時候和齊思結婚?也該到時候了”
  “這事不著急,等她回來再商量,我聽她的,反正都是我的人,什么時候結都行”趙出息嬉皮笑臉的說道。
  蔣開山故意道“我看你是放不下你外面那些花花草草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什么事”
  蕭湘故意盯著趙出息,示意趙出息老實交代,不然我以后給齊思告密。
  趙出息尷尬道“吃飯吃飯,菜都涼了”
  接下來的幾天,趙出息都和蔣開山在一起,幫著蔣開山準備婚宴,沒什么大事,蔣家都已經安排好,趙出息只是跟著跑前跑后。
  婚宴結束后一天晚上,趙出息喊上賈繼恒黃土一起吃飯,都是蔣開山認識的熟人,順便帶著葉玄。
  幾個人性格相近,臭味相投,何況還有葉玄這個活寶,倒是其樂融融。
  國慶假期結束后,趙出息也開始忙碌起來,遂寧唐家終于開始力,處處針對譚鴻儒,唐云鶴回到成都后,第一時間來便找趙出息。
  誰能拉攏到趙出息,確實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