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573 他是趙爺

趙出息不想一蹉而就直接拿下蜀都集團,這對現如今的他來說沒什么難度系數,就算是徐少卿想阻止,恐怕在川渝這一畝三分地上,他徐大少的能量還沒那么大。趙出息要的是一點一點的摧毀蜀都集團,這不是你蘇西洛一直拼命想保護的東西么,既然你如此在意蘇家的利益,那我就讓你為當初的選擇付出代價。
  安排好該安排的,趙出息這才從錦江俱樂部離開,黃土回自己家,趙出息和徐林一起,路上打算和徐林商量一些事情。
  蘇西洛打車沒有回金沙華潤金悅灣自己的家中,而是回麓山國際父母這邊,因為爸爸叮囑過今晚讓她住在家里,蘇西洛知道他要問什么,可畢竟是自己的父母,沒有辦法逃避,只能去面對。
  坐在出租車里的蘇西洛有些疲憊,馬不停蹄從西安趕回成都,沒怎么休息直接去參加晚宴,卻怎么都沒想到會在那里再見故人。
  不理會出租車司機從后視鏡里偷窺她傲人的酥胸,蘇西洛覺得有些委屈,不禁紅了眼睛,似乎不想讓出租車司機看到她落淚的樣子,她悄悄擦掉眼角的淚水,畢竟在外人眼里,她是一個永遠不知疲憊的女強人。
  似乎自從遇見趙出息以后,她平靜的生活便被徹底打破,好像一切都亂了套,所有的一切都和趙出息有關,好的不好的。
  如果老天爺能讓她再做一次選擇,她會毫不猶豫的和趙出息撇開關系,半點交集都不想有。
  落魄寒酸的農民工,如日中天的趙爺,一個地上,一個天上,誰能想到趙出息的人生會如此的狗血,或許這就是老天爺對她當初那個選擇的懲罰吧,所有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她出賣了趙出息,這是事實,也是她欠趙出息的,現在趙出息要報仇,她能理解,可是如果任由趙出息毀掉蜀都集團,傷害她的家人,這也是她不能承受的,她以前所做的一切,不就是為了不讓爸爸失望,得以繼承他的心血么?
  告訴徐少卿,借徐少卿牽制趙出息?
  先不說徐少卿能不能對抗現在的趙出息,她已經出賣過一次趙出息,難道還要再傷害他一次,這一切什么時候才是個頭。
  蘇西洛內心很煎熬。
  “趙出息,我上輩子是不是欠你的,這輩子你才來折磨我”蘇西洛眼神有些痛苦,自言自語的說道。
  出租車到麓山國際社區后,回過神的蘇西洛這才發現自己沒帶錢包,錢包手機什么都在自己的奧迪a8l上,瞅見蘇西洛尷尬神態,老道的出租車司機已經猜到她肯定沒帶錢包,穿著這么漂亮華貴的禮服,哪有地方放錢包什么的,難得拉一個這么漂亮的美女,已經算是大飽眼福,出租車司機索性不要錢了,反正也就幾十塊錢而已。
  蘇西洛謝過出租車司機后便下車,暗暗記下車牌號,明天派人把錢送過去,她不愿意欠誰的,幾十塊錢也是。
  麓山國際蘇遠平的家中,蘇秦正陪父母看電視,妻子在樓上客房哄兒子睡覺,他的妻子是位大學老師,姿色算是中上,但貴在有氣質耐看,是蘇遠平大學同學的女兒,性格比較和善,頗得蘇遠平夫婦喜歡。
  蘇秦對于妻子很滿意,找情人可以找漂亮的,性格什么都是其次的,但找老婆可以不漂亮,但必須性格好,不然以后家里鬧的雞飛狗跳就得不償失了。
  時間已經很晚,蘇西洛還沒有回家,蘇遠平的妻子嘟囔道“都這么晚了,西洛怎么還沒回來,是不是有事”
  蘇遠平心平氣和道“蘇秦不是說她遇到一個了老朋友么?這么長時間沒見,敘敘舊晚點什么擔心的”
  蘇秦嘴角那么弧度有些玩味,不禁猜測,這么長時間,兩人應該會發生點什么,說不定正在哪個酒店做點喜歡的事情。趙爺有權勢,蘇西洛有姿色,何況兩人的關系耐人尋味,發生點什么都是正常的。
  沒說幾句,門鈴聲響起,蘇家的保姆連忙去開門,從門禁系統看到是蘇西洛,轉頭告訴蘇家眾人道“大小姐回來了”
  “這不是回來了么?”蘇遠平輕聲道。
  端著茶杯的蘇秦有些洋洋得意,攀上趙爺以后,那就是自己大展身手的時候,到時候自己一定會讓別人驚訝。
  蘇西洛進來以后,蘇遠平的妻子埋怨道“你這孩子,出去怎么連手機都不帶,真讓家人操心”
  “忘記了,我先去樓上換衣服”疲憊不堪的蘇西洛隨口說道,然后徑直上樓回自己的房間。
  蘇遠平覺察到女兒的異樣,轉頭看向蘇秦,蘇秦淡淡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來是老情人見面,今時不同往日,有些傷心吧。保不準當年蘇西洛拋棄趙爺,如今趙爺厚積薄發出人頭地,形成鮮明的落差,讓蘇西洛后悔了。
  二十分鐘后,蘇西洛換好寬松的居家服下來,蘇遠平對著妻子說道“你先去睡吧,我和孩子們說點事情”
  蘇遠平妻子知道他們要聊什么事了,起身叮囑幾句不要太晚,讓西洛早點休息,便回樓上臥室看孩子。
  蘇西洛拿著自己的水杯,從飲水機里倒滿水,坐在爸爸蘇遠平的旁邊,蘇秦笑瞇瞇的盯著她,那眼神極其讓她討厭。
  此時的蘇西洛已經恢復常態,沒有了剛剛在出租車里那柔弱的樣子。
  “西洛,那個趙成真是趙爺?”縱然蘇秦已經告訴過他,可蘇遠平還是有些難以置信,在他眼里,經常去麓山國際高爾夫打球的趙成外表普通,根本沒什么讓人忌憚的氣勢,總是笑呵呵的稱呼他蘇叔,接觸以后也只是感覺,他只是個謙遜和氣的年輕人,為人處世拿捏的很穩重,談吐格局也都不錯,蘇遠平一直以為他是哪家的孩子,感覺現如今這樣不浮躁的年輕人很少見,卻根本沒想到,他會是這一年多以來在川渝強勢崛起的趙爺。
  趙成和趙爺,蘇遠平怎么都不能劃上等號。
  蘇西洛喝口水后放下水杯,瞪著蘇秦,不善道“爸,看來蘇秦什么都告訴你了?也是,以他的品性,不說我才會意外”
  “怎么說你哥呢?”蘇遠平知道蘇西洛對蘇秦很有意見,這在她很小的時候就是這樣,估計以后也改變不了了,當年是自己覺得家里沒男孩不行,以后要是有人欺負西洛怎么辦,所以才領.養的蘇秦,這算是埋下了隱患,蘇西洛從那時候便和蘇秦爭,蘇秦學習好,她就學的更好,蘇秦考國內名牌,她就努力出國讀世界名牌,她就是要證明,她不比蘇秦差。
  在蘇遠平面前,蘇秦自然沒有外界那么高調,很是低聲下氣道“爸,沒事,西洛就這樣子,我都習慣了”
  蘇遠平嘆口氣道“我剛問你的事,是真的?”
  “是,他是趙爺,不過他不叫趙成,他叫趙出息”蘇西洛隨口說道,顯的有些不耐煩的樣子。
  趙成也好,趙出息也罷,確定這個答案后,蘇遠平依舊有些吃驚,喃喃自語道“這個趙成,還真是深不可測,沒想到啊沒想到”
  蘇秦趁著這個機會問道“西洛,你們晚上聊的怎么樣?沒想到今天會見到老朋友吧,高興不?看起來你們應該好久不見了,估計你也沒想到再見他會是趙爺的身份吧?”
  “蘇秦,你想說什么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的”蘇西洛很不客氣的說道。
  蘇遠平冷哼一聲,意思讓蘇西洛對蘇秦客氣點,想了想說道“給我說說這個趙出息和你是怎么認識的?我對他的故事很感興趣,現在外面想和他攀上關系的人可不少,西蜀集團據說已經徹底和他的灰色世界沒有關系,也難怪如今的西蜀集團發展勁頭很大”
  蘇西洛本不想說,可知道爸爸以及蘇遠平想借著她認識趙出息的關系,和蘇西洛攀上交情,這樣對蘇家或者蜀都集團來說,都是有利可圖的,可她和趙出息的關系哪是他們所想那樣,所以,蘇西洛必須警告他們,遠離趙出息。
  “你們肯定不知道,現在的趙爺,兩年前只是我們蜀都集團在西安項目工地上的農民工”蘇西洛開始說道。
  “農民工?”蘇秦驚訝道,蘇遠平也明顯一愣,顯然他們都沒想到趙出息兩年的身份如此的卑微,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人物。只是兩年時間,從農民工到趙爺,這跨度也太大了,是誰都不敢去想的,更別說去做。
  蘇西洛繼續說道“可如果你們覺得他只是個農民工那就錯了,不然他也不會成為趙爺,他來工地沒多久,工地上的工人們便以他為中心,那些經理工頭都得靠他管著工人,前年過年,集團財務危機,發不出工資,工地工人鬧事,就是他幫我壓下去的,不然當時就是群起性.事件。再后來,我看他人很不錯,還有些身手,便讓他給我當司機。不過他的野心很大,也有能力和膽量,給我沒當幾天司機,便被西安那邊一位大哥相中,從我那里離開,走上了另一條路,從此我們再無聯系,直到今天再見”
  蘇西洛半真半假的說道自己和趙出息的關系,也算是敷衍過去,總不能告訴他們事實,那是他們不能承受的,這些東西,就然她自己去承擔吧。
  “那說明你們交情不淺啊”蘇秦意味深長的說道,司機,他沒想到趙爺居然給蘇西洛當過司機,聯想到兩人見面時的一樣,蘇秦幾乎肯定,兩人肯定有過感情糾葛,不然普通的關系能那樣?
  “蘇秦,我知道你想借我認識他攀上這根高枝,我提醒你,離他遠點,趙出息這個人手腕很強勢,先不說我和他不和,何況我們蜀都集團的發展也不需要他,李公權簡姨的入獄難道不是例子么,跟著他們的多少人出了事?哪個不比我們蜀都集團實力強?”蘇西洛直言不諱道,警告蘇秦打消這個念頭。
  蘇遠平也默認道“西洛說的對,我們最好遠離他,保持普通朋友關系就行,不能牽扯到利益往來”
  “爸,我知道了”蘇秦嘴上只能如此說道,但心里已經打定主意,借蘇西洛認識趙爺這層關系接近趙爺。
  蘇西洛這時候起身道“爸,要是沒什么事,我就去睡覺了,今天太累了”
  “等等,我還沒問完你事情”蘇遠平示意她留下,自己最想問的事還沒問,趙出息的事情都是小事,和徐少卿的婚事才是大事。
  蘇西洛皺眉道“爸,我知道你想問我什么時候結婚,我已經說過了,我有分寸,該結婚的時候會結婚,但不是現在”
  說完,蘇西洛頭也不回的上樓,氣的蘇遠平在背后直說“你說的這是什么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