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572 心滿意足

趙出息說過,如果讓他選擇,他不想這么早再見到蘇西洛,更不想是在成都見到,他更愿意在自己回西安報仇的時候再見蘇西洛,可是事情并沒有像他所想的那樣展,他們終歸還是在成都再見了,畢竟成都是蘇西洛的大本營,偶遇到的概率很大,這個趙出息很早就想過。
  不過既然遇見了,趙出息便沒打算逃避,遲早是要去面對的,只不過是讓有些事情提前而已。
  蘇西洛會不會告訴徐少卿自己在成都的消息,徐少卿又會怎么做,趙出息不知道,但他必須提前做好布局,只是為規避一些風險。
  至于蘇西洛所說的,如果你要報復我以及我們蘇家,我會坦然接受,但不會坐以待斃,趙出息不意外,因為這就是蘇西洛的性格。
  仇人見面,沒有分外眼紅,說明趙出息已經足夠克制。
  目送著蘇西洛離開樓頂,趙出息打電話給周易,吩咐他送蘇西洛回家,沒過多久,周易打來電話,告訴趙出息,蘇西洛拒絕讓他送,不過他一直跟著蘇西洛出去,知道她打離開后才回來。
  趙出息沒說什么,掛斷電話,想到自己整晚的表現,趙出息失望之極,覺得自己不夠淡定,內心起伏太大,毫無征兆,趙出息猛的將手中的紅酒杯摔碎在地,他以為自己能夠平靜面對蘇西洛,可不管是香港那次,還是這次,都不盡人意。
  事情突起波瀾,趙出息必須早作打算,抽完幾根煙后,趙出息毫不猶豫打電話通知黃土和老徐來錦江俱樂部,他在這里等著他們。
  在去年接班簡姨后,趙出息便交給徐林過一個秘密任務,這個任務就是密切關注徐家的動靜以及西安那邊的局勢,趙出息知道自己遲早有天要再回西安報仇,這是毋庸置疑的,現在他不僅得關注,還得做出一些布局,一來防范那邊主動出擊,二來為自己進軍西安打好前腳。
  讓趙出息比較慶幸的是,還好目前川渝的局勢對于自己有利,不至于讓自己尾不相顧,看來老天還是眷顧自己的。
  半小時后,黃土和徐林一前一后趕到錦江俱樂部,此時的錦江俱樂部只剩下林敏和幾個服務員,趙出息在這里,林敏自然不敢離開。
  黃土和徐林來到錦江俱樂部的樓頂,看到地上被摔碎的紅酒杯后,不禁皺起眉頭,以被子的碎裂程度來看,不是不小心打碎,而是被人有意摔壞,他們可不會覺得趙出息沒事干摔杯子玩,何況趙出息這么晚喊他們來錦江俱樂部。
  “怎么回事?難道是被哪個美女甩了?沒事,咱們川渝什么都缺,唯獨不缺美女,徐哥給你再介紹就是”徐林并不知道怎么回事,隨口開著玩笑,今天西蜀集團已經放假,徐林加班忙完一些事情后便直接回家休息,接下來幾天他還得出差去北京和香港,去北京是為他的金融戰略挖一個大神級別的大佬,那位大佬目前在中信證券,去香港是為西蜀集團接下來的融資做準備,西蜀集團的調整期結束以后,將是大手筆的并購,以及在金融行業的布局,需要的資金那可是天文數字,必須提前聯系投資者。
  趙出息示意徐林和黃土坐,黃土瞅見桌上還有一個紅酒杯,暗自猜測之前誰來過這里,很快林敏便再次上來,拿著紅酒杯以及幾個果盤,還有從雪茄室拿來的雪茄,他知道徐林比較喜歡雪茄。
  趙出息等林敏再次離開后低聲說道“你知道我今天晚上見到誰了?”
  “誰?”能讓趙出息詢問自己,徐林猜測這個人他肯定認識。
  趙出息沉聲說道“蘇西洛”
  聽到這個久違的名字,徐林瞬間愣住,對于這個女人,徐林不陌生,當初和趙出息第一次見面,便是因為這個女人,那會趙出息是她的司機兼助理,后來兩人之間生太多事情,可以說,趙出息在西安的貴人是蘇西洛,離開西安的罪人也是蘇西洛,難怪趙出息會摔碎紅酒杯。
  不過對于黃土來說,這卻是一個陌生的名字,黃土并不知道蘇西洛是誰,不過以徐林此刻的反應來看,這個女人應該和趙出息的關系不簡單。
  回過神以后,徐林徑直問道“你別告訴我,她剛剛來過這里?”
  “沒錯,她剛剛就坐在你那個位置,我和她在晚宴上遇到,晚宴結束后,她主動找我聊聊,其實我覺得我們之間沒什么要聊的,老徐你說是吧?”趙出息一臉玩味喝著紅酒說道。
  徐林卻搖搖頭道“畢竟當初也算是朋友,她也沒少幫你,聊聊那就聊聊吧,或許當初也有誤會”
  “朋友?”趙出息哈哈大笑起來,對這兩個字明顯充滿不屑。
  “老徐,你覺得朋友是用來出賣的么?你可能不知道,如果不是龍湖曲江盛景的保安給我打那個電話,我可能就會死在西安,周斌和徐少卿滿西安的找我,蘇西洛安排我去重慶,最后卻親自帶著徐少卿去咸陽機場攔我,你說這算特么誤會么?”趙出息很是憤怒的說道,如果沒有她帶著徐少卿去機場攔他這件事,那么他只會恨徐少卿和周斌,根本不會責怪蘇西洛,因為他知道那些事情不是蘇西洛能左右的,可這件事不得不讓他多想,不得不去想那些事,蘇西洛也參與了。
  對于具體的事情,徐林并不是很清楚,他查到的以及趙出息后來透露給他的,只是徐少卿和周斌是主謀,蘇西洛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他并不清楚。
  徐林不是什么圣母小清新,蘇西洛對趙出息是有恩,但她出賣趙出息這件事確實不可饒恕,因為趙出息要付出的代價是命,連命都沒有,談別的還重要么?
  “如果是這樣,那真沒什么必要和她談的,現在呢?她知不知道你的身份?”徐林皺眉道。
  黃土已經聽出來這是趙出息以前在西安的事情,關于趙出息來成都之前的事情,他也只是從芙蓉姐那里聽過一些消息,說是簡姨去西安的時候,兩人有過交集,對于趙出息,簡姨很欣賞,所以才有后來趙出息來成都以后,被簡姨相中的后續事情。
  趙出息冷哼道“已經知道,她肯定沒想到被她拋棄的我會有這么一天,沒辦法,我趙出息命大,沒死還活著”
  “接下來怎么辦?你在成都的消息徐少卿周斌等人肯定會知道,不過他們如果想要在成都對付我們,那就得掂量掂量他們的份量,周斌我們沒什么擔心的,徐少卿這邊倒是得注意。至于蘇西洛,我們根本不用怕她家的蜀都集團,要擔心反而應該是她”徐林底氣十足道,蜀都集團的背.景和資料,他早早就已經了解清楚,以蜀都集團目前的經營狀況來看,對付他們太容易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切斷資金鏈。在國內又有哪家企業的跡史沒有原罪,何況是貪.腐重災區地產業,以他們的本事,只要下點功夫,肯定能找到些東西,到時候司法機構介入,凍結賬戶資金,銀行收縮貸款,債權人清算債務,再大的蜀都集團都會轟然倒塌進入破產程序,可以縱觀國內出事的企業,哪家最后不是死在這條路上的。
  趙出息并沒有著急,而是問道“我以前不是讓你關注西安的局勢,以及徐家的動靜,現在那邊什么情況?”
  “西安的局勢不比我們這邊復雜,不過相對來說還算平靜,周斌現在依托徐少卿的幫忙,現在已經是六叔內定的接班人,其余人根本沒有抗衡他的本事,六叔現在大小事情基本都交給他處理。徐少卿所在的徐家最近有些麻煩,他家那位在青海省的大佬牽扯到了青海前面出事那位常委的事情里,至于涉事多深還不清楚,至少目前沒多大動靜,保不準會平息,不過仕途可能也算是到此為止了,不可能再進一步,這次去北京,我找朋友打聽打聽,徐家在陜西其他人,尚未有什么大的動靜”徐林詳細說道,他每個月都會讓那邊報告關于西安的事情,這件事他一直很重視。
  趙出息聽完以后,點頭道“要動徐家,以我們現在的能量,還差的遠。至于周斌,現在川內不平息,我們的手也伸不到陜西,主動進攻現階段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川內的事情為上,你擔心的是他們主動找我們?”徐林理解趙出息的處境,知道趙出息還算理智,不是沖動的不計代價的現在就和徐少卿周斌算賬。
  趙出息想了想說道“所以我們得監視西安的局勢,同時也可以適當接觸那邊其余勢力,比如吳少馬爺,這兩邊不對路,還有姓孫的也可以接觸”
  “西安的吳少?”黃土這時候插嘴道。
  趙出息看向黃土,若有所思道“你認識?”
  “前幾個月,他來過成都,當時我盡地主之誼見過他,有過幾次接觸,在陜西背.景很深的后起之秀”黃土解釋道。
  “那好,黃土,如果有這條線,接下來你和吳少可以打好關系,西南實業那邊也可以和他有合作,以后有用。還有,明天從郫縣那邊選些人,偵查能力強的,去西安,幫我見識兩個人,徐少卿和周斌,他們最近有任何風春草動,都得告訴我。成都這邊,找人見識蜀都集團的蘇西洛,他有什么動靜,也得立刻告訴我”趙出息徑直吩咐道,只是并沒有主動給黃土說關于西安的事情。
  趙出息不說,黃土也不問,但知道這些人肯定是趙出息的仇敵,趙出息現在是這個圈子的主子,是趙出息的仇敵,那肯定會威脅到這個圈子。
  徐林淡淡笑道“徐少卿和周斌無法吃掉我們,我們現在同樣也不能拿他們怎么樣,但我們可以拿蜀都集團開刀,他們奈何不了我們”
  “不不不”趙出息徑直搖頭道“如果直接對付蜀都集團,那太便宜蘇西洛了,我要的是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折磨她”
  這才是趙出息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