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70 蘇遠平的心事

第五百八十章事與愿違
  在川渝這個大圈子里,如果是普通老百姓可以不論,但要是站在一定的層次,可以不知道趙成是誰,可以不知道趙出息是誰,可要是不知道趙爺是誰,別人只會笑話你的孤陋寡聞,所以說啊,權勢是男人最好的外衣,如果披上這層衣服,就算是再滑稽可笑的小丑,也會成為任何場合的焦點。
  湊巧的是,不管是蘇西洛也好,還是蘇秦也好,都知道關于趙爺的故事。不是他們想知道,而是這一年以來,不管是哪種場合,大家都會有意無意的聊起這個話題,雖然沒有幾個人見過他,但關于他的各種故事,一直流傳于這個圈子。
  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八個字形容這個男人不為過。
  簡姨入獄,他橫空出世,強勢繼承簡姨的位置,內憂外患之下,他外拒紅爺唐家,內平賀元山郭青松劉嵩等等元老,改革西蜀集團,掃平一切障礙,開啟西蜀集團新的開始。
  這個男人的手腕,足以讓人目瞪口呆。
  “趙爺?他就是趙爺”回過神的趙成已經沒了剛剛被趙出息輕視的不悅,取而代之的是不加掩飾的激動和興奮,他怎么都沒想到這個叫趙成的男人就是川渝這一年以來最搶風頭的趙爺。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父親蘇遠平,妹妹蘇西洛都認識他,如果能攀上趙爺這棵大樹,那他以及他們蜀都集團以后,絕對不是今天可以同日而語的。
  這是蘇秦的想法,他根本沒注意那些細節,也根本猜不到趙出息和蘇西洛的關系是多么的復雜。
  蘇西洛呢?
  此刻她的心里又在想些什么?
  眾人尋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這句詞,正好形容她此刻的感受,從趙出息狼狽離開西安那天開始,她就在想趙出息會在哪,在干什么,過的好與不好,愧疚、后悔以及無奈已經快把她折磨瘋,不知道多少個夜晚是用安眠藥渡過的。香港的偶然再遇,對她來說是個意外,雖然被趙出息冷漠,雖然兩個人的關系變的陌生,雖然知道趙出息在恨她。可那次香港之后,她的心結卻解開了一半,因為她知道趙出息過的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再也不是那個鳳凰村出來的土包子,還有個不比自己差的未婚妻。
  這一切讓她感到欣慰。
  回到西安以后,徐少卿要找趙出息,她攔住了,用生命威脅徐少卿,因為她不想讓徐少卿去打破趙出息寧靜的生活,不管如今的趙出息怕不怕徐少卿,她都不想讓徐少卿再次威脅到趙出息。
  她想過很多,想過或許兩人再也不見是最好的結局,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彼此只是過客,從此再無瓜葛,
  同時她也想過,可能有一天還會見到趙出息,那就是趙出息回西安報仇的那一天,以她對趙出息的了解,趙出息是不可能放下西安的那些事,這是最壞的結局。
  也或許,漫長的時間以及新的生活會慢慢磨平趙出息對西安的記憶,現實會讓他認識到報仇是件遙不可及的事情,畢竟徐少卿的背.景不是趙出息輕易能撼動的,短短半年的時間,趙出息就算是再厲害,積累的資本也不可能和徐家抗衡,何況當時她認為趙出息的所有成就都是和他的未婚妻有關。
  可事與愿違,事情的發展方向和她所想的各種結果都沒有吻合,而且徹底偏離軌道,像是天方夜譚。
  她和他再次相遇,偏偏卻是成都,這個生她養她,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城市。
  他不是別人,卻偏偏是那位在川渝有著翻云覆雨能量的趙爺,而她到知道現在才知道,他就一直在自己身邊。
  這次,蘇西洛的內心徹底凌亂了,她有些不知所措,她在想很多事,趙出息的身份背.景,趙出息如今擁有的能量,趙出息怎么會和爸爸認識,趙出息想干什么,以趙出息如今的實力,他對付徐少卿不知道是否有勝算,可她對付根基在成都的蘇家以及西蜀集團來說,根本不需要費多大的周章。
  蘇西洛又異常的惱火,他為什么不是個普通人,卻偏偏是趙爺呢?他為什么不再別的地方呢,卻偏偏在成都。
  為什么這一切就這么巧?
  又或者這一切都是趙出息故意為之,一切都為了報仇。
  蘇秦并不知道趙出息在想些什么,他更在意怎么跟趙出息搭上關系,追問道“西洛,你和趙成關系怎么樣?”
  回過神的蘇秦又仔細想了想剛剛事情的經過,明顯兩人都沒想到會在這里相遇,從蘇西洛的失態以及趙出息意外的表情便能看出來,不過兩人說的話有些讓他弄明白,所以蘇秦想要從蘇西洛這里弄清楚怎么回事。
  “他不叫趙成,他叫趙出息”蘇西洛臉色蒼白的說道,有些反感和冷漠,說完蘇西洛有搖頭道“或許,他現在是叫趙成吧”
  蘇秦被弄的更糊涂,索性道“趙成也好,趙出息也好,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身份,趙爺。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和他攀上關系么,他不僅西蜀集團的董事長,還認識不少政界大佬,你知道胡雨嘉吧,就是剛剛那位和他站在一起的女人,川府集團的董事長,那女人的父親以前可是我們省的二把手,現在的影響力依舊不減當年,還有他最讓人忌憚的那個身份,如果你能把這份關系維持住,我們蘇家將大有改變”
  依舊是這些話,蘇秦永遠都只在乎利益,而自己不過是他結交權貴的工具,心情極度復雜的蘇西洛憤怒道“蘇秦,你夠了”
  蘇秦沒想到蘇西洛會發火,這讓他肯定趙爺和蘇西洛的關系不一般,說不定兩人以前還有一腿,瞥眼蘇西洛胸前的雄偉,蘇秦并不生氣,笑道“是我太著急了,這事情得慢慢來,不過我想說,現在我們得過去了,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確實,這會大家都已經前往晚宴所在的錦江廳,酒會這邊已經的人已經所剩無幾。
  蘇西洛雙手揉著自己的頭,痛苦道“我不想去,我想一個人靜靜,你自己去吧”
  說完,蘇西洛也不理會蘇秦,直接轉身離開。
  “裝,我讓你裝”望著蘇西洛離去的背影,蘇秦舔著嘴角,陰森森的說道。
  還真是對有趣的兄妹,也是,畢竟不是親兄妹,沒有血緣關系。
  正式晚宴所在的錦江廳里,趙出息和宋青瓷坐在一桌,他們這桌屬于第二排,胡雨嘉坐在第一排正中間的那桌,除過四川商界的幾位執牛耳者,那桌其余人都是省里領導,可見胡雨嘉的能量不菲,此刻她正和省政協的副主席聊天,兩人是老熟人,趙出息也認識這位領導,由于茶與酒就在省政協的旁邊,所以省政協的某些領導經常過去喝茶,因此趙出息并不陌生。
  兩人不時看向趙出息,好像是在聊關于趙出息的事情。
  不過此時的趙出息根本心不在焉,他還在想關于蘇西洛的事情,旁邊那位男人本來還想和他聊幾句,看到他心情很差的樣子,打過招呼后便沒有繼續。
  另一邊的宋青瓷有些擔心趙出息,毫不忌諱外人的眼神,緊緊的握住了趙出息的手,趙出息的手有些冰涼。
  趙出息看向她苦笑道“我沒事”
  “沒想到會遇到她?”宋青瓷輕笑問道。
  趙出息嘆口氣苦笑道“遲早的事,你可能不知道,年前我在香港就見過她”
  “你已經見過她?”這倒是宋青瓷沒想到的,驚訝道。
  趙出息點點頭道“嗯,我也沒想到會在香港遇到她,上次只是匆匆一別,這次意義不同,既然再次見到那就見到吧,我所謂了,有些事情提前就提前吧,最難的時候都熬過去了,還怕現在,現在的我,也不是以前在西安那個任人宰割的羔羊”
  “不管如何,我都支持你”宋青瓷握緊趙出息的手,堅定不移的說道。
  整個晚宴,趙出息都心神不寧,上面那些領導啊嘉賓啊在講些什么他都沒聽進去,只是隨著大流鼓掌而已,就這樣一直堅持到晚宴結束。
  領導們走后,大家便紛紛起身離開,胡雨嘉早已察覺到趙出息有些不對勁,走過來后關心道“出息,怎么了?身體不舒服?”
  趙出息搖搖頭笑道“姨,我沒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你這孩子,齊思不在也沒人照顧你,自己得多注意身體”胡雨嘉有些埋怨道,并沒有多想,說完又看向宋青瓷,拉著宋青瓷笑道“青瓷啊,你多幫我照顧照顧出息,盯著他點”
  胡雨嘉那眼神,像是婆婆看兒媳婦,這讓宋青瓷很不好意思。
  對于男女之間的事情,胡雨嘉向來看的開,這個圈子的男人,誰又沒幾個紅顏知己?宋青瓷和趙出息的事情,眼睛毒辣的她早已瞧出些端倪,只是不點破而已,這些事情至少目前不用她操心。
  三人沒待多久,等大家走的差不多后,便起身離開錦江廳。
  剛走出大廳沒多遠,趙出息便被某個女人攔住,宋青瓷有些不悅,胡雨嘉倒挺好奇怎么回事。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自然是蘇西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