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57 回別墅


  第五十三章喝酒,扯淡
  西安國際高爾夫俱樂部一別也才兩天,蘇西洛有意讓趙出息和徐林拉攏關系,畢竟之后兩家公司將合作開發房地產項目,奈何趙出息一直穩坐釣魚臺,正如蘇西洛所說的,徐林這樣的男人太過心急容易適得其反,心機城府頗深,能讓蘇西洛親自叮囑,可見徐林果真是個人物。
  趙出息對于這個男人的理解便是,見過世面,有故事有眼界。他一直謹慎思考什么時候約徐林,卻沒想到徐林會先給自己打電話,徐林的電話自然是蘇西洛那邊給的,盯著手機上徐林二字,趙出息一言不發,耿師傅疑惑不解道“誰的電話?”
  旁邊的十六號也有些不解,瞅見趙出息猶豫不決的樣子,自認為是某個女人。趙出息輕聲道“那天在國際高爾夫俱樂部遇見的那個男人,蘇總讓我和他搞好關系”
  “這個男人不簡單?”耿師傅猜測道。
  趙出息點頭道“很不簡單”
  “對于這樣的男人,坦誠相見最好,玩虛的你肯定不是對手”耿師傅建議道。
  趙出息心想也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能有多大的事,打定主意便接通電話,接通電話后沒等趙出息寒暄客套,其實他是在思索裝不認識還是直接開門見山,徐林沒給他機會,一切都被他猜中,正陪著陜北榆林那位煤老板在高新區某家私人會所品茶聊天的徐林很直接的問道“這么長時間猶豫接不接我的電話?”
  趙出息臉色微變,顯然易見的是徐林猜到自己有他的手機號,皺眉道“你怎么知道我有你的號?”
  徐林很淡定的回道“兩家公司合作,彼此怎能不了解,蘇西洛不可能不認識我,何況那天我們聊了那么長時間,我不信蘇西洛沒讓你和我套近乎”
  “徐哥,你這樣讓我有些害怕,什么都能被你猜中,很無力的感覺”趙出息有些釋然道,老道的徐林給他又上了膛課。
  徐林盯著會所一高仿景泰藍笑了笑,說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趙出息思索徐林這句話什么意思,眼神陰晴不定,良久才回道“不能當敵人,只能當朋友,最好是推心致腹那種”
  “不錯的選擇。怎么?晚上有空一起喝兩杯,地方你定,我是客人,大老板想讓我從側面了解關于蜀都集團的事情,我得完成任務”徐林很隨意的說道。
  徐林如此直接,到讓趙出息感覺有些匪夷所思,就算是想要了解蜀都集團,自己一個才跟蜀都集團接觸沒多久的小嘍嘍又怎么會入他的法眼,是坑也得跳,趙出息沒得選擇,沉聲道“徐哥找我喝酒,我求之不得。那晚上我在蜀都集團南門國際公館項目工地等徐哥”
  說定時間和地點后,趙出息先掛電話,盯著窗外發呆。十六號善解人意道“怎么了?”
  趙出息回過神輕笑搖頭道“沒事,一個朋友讓晚上喝酒,看來今天我得給于叔請個假,晚上不能上班”
  “哦”十六號稍微有些失落,她已經習慣了有趙出息的日子,似乎趙出息的存在才是她在山水情繼續上班的動力。
  “今天,謝謝你,這是吃飯的錢,給你”十六號柔聲說道,隨即從錢包掏錢給趙出息,自然不能讓趙出息幫忙還出錢。
  正在思考要不要蘇西洛打電話說徐林找他喝酒這事的趙出息一愣,皺眉道“你這是干什么,又沒花多錢,上次你請的我,這次我回請你,正好”
  十六號拿著錢,最終還是收回去。
  沒多久,奧迪A6L已經回到西影路山水情旁邊,十六號對耿師傅連聲感謝后便匆忙下車,耿師傅盯著十六號的背影,苦笑道“好女孩啊”
  趙出息自嘲一笑,說道“希望以后能平淡幸福”
  從山水情離開后,耿師傅先送趙出息回南門國際公館,之后便去還車,趙出息先給于叔打電話請假,隨后才給蘇西洛打電話,蘇西洛聽到徐林這個消息頗為意外,沒想到徐林會主動伸出橄欖枝,再三思索后說道“既然他找你喝酒,那就喝,正好看看他打的什么主意”
  趙出息故意半開玩笑道“報銷不?”
  蘇西洛冷哼道“你這么愛錢?”
  “沒錢才愛錢,你說我愛不愛”趙出息不以為然道,他現在嘗試著拉近和蘇西洛的關系,如果能突破蘇西洛的防線成為朋友,而不是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倒也不錯。
  “報銷”蘇西洛冰冷道,說完便掛斷電話。
  前前后后忙東忙西,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半,穿的光鮮靚麗的趙出息走進國際公館工地的震動非比尋常,有人歡喜有人愁,更多的是對趙出息的羨慕嫉妒恨,很普通很簡單的小人物思想,見不得本來同在一個板凳的人比自己混的好,你說都在工地上打工當苦力掙錢混日子,我還比你干的時間長,你怎么就比我混的好?我怎么就混的依舊這么慘淡?
  乞丐不一定嫉妒百萬富翁,但肯定嫉妒收入更高的乞丐。沒有更高的眼界,永遠都會停留在現在的高度。眾人的反應都落在趙出息的眼神里,趙出息故意在一幫人面前溜達,勞資就是牛.逼,勞資就是混的比你們好,你們能奈我何?
  至于和趙出息關系比較親近的,則更希望趙出息混的好,何況他們本來就覺得以趙出息的能力在工地當苦力,確實屈才,當初初來城市走投無路被逼無奈只能在工地搬磚,現在站穩腳跟,出人頭地,也在意料之中。
  工頭老王再也沒了當初看趙出息那種不屑的眼神,剛來工地都是趙出息趙出息的喊,后來出息,現在則成了小趙。工頭領導層都知道趙出息現在在蜀都集團分公司上班,能耐大的很,和項目經理黃河吳建國稱兄道弟。
  “小趙,不錯么,這套衣服估計不便宜啊”工頭老王主動遞煙給趙出息,嬉笑道。
  趙出息沒拿捏姿態,呵呵接過煙,給老王點上,回道“公司給買的,撐門面,不然丟人”
  “也是,你現在不是以前,得注意形象”老王點頭附和道。
  趙出息輕聲道“要是沒有王哥當初給我口飯吃,哪有我現在這日子,這些我都記著王哥的好”
  “記得就好,記得就好”老王沒想到趙出息會說這樣的話,有些激動的回道,畢竟以后趙出息要真一飛沖天,他也好跟著水漲船高。
  趙出息和老王沒扯幾句,便去找黃河吳建國喝茶,趙出息剛走,老王便對著一幫人吼道“看什么看,羨慕嫉妒啊,你們沒那個命”
  快到六點的時候,徐林打來電話,他已經出發,半個小時到。趙出息換了身衣服,沒敢穿著這休閑套裝繼續溜達,工地灰塵大,臟了還得洗。在十六層看了會書,直到二胖和韓三強找他去吃飯。
  趙出息搖頭道“一會在外面吃好的”
  韓三強有些意外,笑著打趣道“呦,趙哥你今天這心情不錯么,出門撿錢了,還請我們吃大餐?”
  “吃不吃,哪那么多廢話?”趙出息沒好氣的罵道。
  韓三強嘿嘿道“吃吃吃,白吃白喝能不吃么,何況是我趙哥請客,趙哥,什么標準,一人一百還是二百,要是二百的話,能不能折現”
  趙出息起身踹了腳韓三強道“再啰嗦,讓二胖收拾你”
  韓三強瞅向二胖,二胖正對著他嬉皮笑臉,韓三強不寒而栗,趕緊熄火。
  六點半剛過,趙出息瞅見時間差不多,便帶著韓三強和二胖道工地門口等徐林,沒過多久,一輛寶馬X5便停在國際公館工地門前,穿的雖普通卻遮掩不住獨特氣質的徐林下車,路燈下,那道觸目驚心的刀疤更加的猙獰,趙出息連忙迎上去,韓三強為之一震,至于二胖,則依舊沒心沒肺的笑著。
  徐林對著寶馬X5的司機揮揮手,這才轉過頭瞅向趙出息,同時不動聲色的打量趙出息背后的二胖和韓三強,混混模樣的韓三強對他來說,沒任何特點。那如同不動明王怒目金剛的二胖呢?
  高大威猛的體型,傻不啦磯的笑容,傻子?這也是徐林的第一印象,可瞅著不像,為什么不像?眼神,什么都能眼神,眼神卻不能。徐林沒說什么,不禁對今天來找趙出息敢興趣,沒想到還會遇見這么個人物。
  “寶馬X5,嘖嘖”趙出息瞅著寶馬X5,毫不掩飾的嘖嘖稱奇。
  徐林淡定到“老板借給我裝門面的,我買不起”
  “好車,以后有錢一定要買輛,不過X6更好點”跟著耿師傅學車,趙出息對車已經有了詳細的了解,至于徐林的話,他到沒注意,他自然不知道這個男人曾經一口氣提過三輛勞斯萊斯。
  “你朋友?”徐林瞅向二胖和韓三強,隨口問道。
  “兩兄弟”趙出息輕笑回頭。
  兄弟和朋友,是兩個概念……
  這是趙出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說韓三強是他的兄弟,韓三強笑著和徐林打招呼,內心卻異常的激動,至于二胖,依舊是老樣子。
  “去哪喝酒,這塊你熟”徐林輕笑道。
  趙出息早就想好,回道“徐哥要是不介意,我們去吃烤肉喝啤酒”
  “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甚好”徐林沉聲說道,他吃過很多人沒吃過的東西,更吃過很多人不敢吃的東西,烤肉啤酒怎會介意。
  烤肉店在和平里小區門口,趙出息帶著眾人走過去,路過和平門口那老太太老頭子的聚集地,徐林對此興趣很大,更是停下來聽了幾分鐘秦腔,每個城市都有每個城市的特色,秦腔和城墻則是這座城市的標簽。
  趙出息和二胖不出意外的找到老太太的身影,依舊在牌坊下面哼京劇,和整個秦腔的氣氛格格不入,徐林很敏感,順著趙出息和二胖的眼神而去,盯著老太太若有所思。
  很快,幾個人便到了小竹簽燒烤店,點菜點肉要酒,肉筋腰子加9°啤酒,老板的速度很快,沒過多久便開始上菜,趙出息端起酒杯笑道走一個,幾個人一飲而盡。
  放下酒杯,趙出息沉聲問道“徐哥,怎么突然找我喝酒?”
  “電話里,我都已經說清楚,你不信?”徐林笑的比較玩味,韓三強添酒,他很自然的雙手拿杯,似乎是種喝酒習慣。
  徐林不按套路出牌,趙出息也只能劍走偏鋒道“那徐哥信不信,我給蘇西洛打電話所過徐哥找我喝酒?”
  “信,你肯定說過,你猜不到我的意圖,自然要給蘇西洛說,至于蘇西洛一方面也在猜我找你的意圖,另一方面則樂于見到我和你走的近”徐林吃著烤肉,底氣十足道。
  趙出息無奈苦笑搖頭道“徐哥,我真心服你,你什么都能猜到”
  徐林嘆氣道“等你經歷的多了,懂得人性和心理,知道如何站在每個人的角度去想同樣一件事的時候,你也會和我一樣,閱歷和經驗是一個男人最寶貴的東西,比金錢人脈重要”
  趙出息似懂非懂的說道”那徐林說實話,今天找我什么事?”
  徐林哭笑不得,誰讓趙出息一直在糾結這件事,徐林盯著悶頭只顧吃肉的二胖說道“喝酒,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