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569 愿意不愿意

(這章寫的好累,抽了好幾根煙才寫完,大家不來點月票么?)
  相比于趙出息身邊人來人往絡繹不絕的熱鬧場面,蘇家兄妹自然比不上,這里面的大公司大企業太多,他們蜀都集團也不過是中等規模,哪能成為焦點。不過畢竟身處在四川這個大圈子里,認識的朋友以及合作伙伴不少,蘇秦和蘇西洛兵分兩路,和熟識的朋友們聊天,然后在相互介紹下認識一些新的朋友,蘇秦帥氣英俊,蘇西洛年輕漂亮,算得上收獲頗豐。
  今晚的蘇西洛身穿黑色的露背晚禮服,肩帶的設計獨具一格,高貴冷艷,倒也是酒會上的惹眼人物,這會她正和幾個成都有名的年輕老總們聊天,蘇西洛有留學經歷,又有企業管理經驗,算得上見多識廣,和這些老總們聊天話題拿捏的很穩重,整個場面都由她控制著,可見能力不是一般。
  蘇秦將蘇西洛從這里拉出來以后,蘇西洛明顯有些不悅,冷笑道“蘇秦,你還是老樣子,沒有一點變化”
  蘇西洛早已經習慣蘇秦的套路,每次這樣的場合,如果蘇秦有想認識的目標,總會拿自己當槍使,用他的話來說,美女比男人在交際方面有天生的優勢。
  蘇秦并不理會蘇西洛的冷嘲熱諷,耐心的解釋道“這次不同,他是爸爸的球友,兩人經常在麓山高爾夫球場打球,關系還算不錯,爸爸還準備邀請他去咱們家做客,我和他前幾天在麓山高爾夫球場見過,難得在這里遇到,過去打個招呼不為過,爸爸對他很是欣賞,特別叮囑我,可以結交這樣的朋友,所以說,這次不是我的意思,而是爸爸的意思”
  “我爸的意思?”聽到蘇秦的解釋,蘇西洛倒有些疑惑,老爺子可很少說這樣的話,對于這個老爺子的球友,倒多了點好奇。
  兩人端著酒杯,不緊不慢的走向趙出息,偶爾遇到熟人,點頭致意并不停留,不過趙出息被眾人圍在中間,而且還背對著他們,所以蘇西洛并不能看清廬山真面目。
  快要接近趙出息的時候,蘇西洛的好奇心更重,畢竟這男人身邊的朋友可都不簡單,而且在成都頗有名氣的某個女人還站在她的旁邊,看樣子,似乎是他的女伴。
  “他什么背.景?好像認識的人都不簡單”蘇西洛主動詢問道,想要從蘇秦口中得到一些消息,不至于到時候聊天尷尬,畢竟她從沒見過這個男人。
  這也是蘇秦想知道的,不然他不會主動過去打招呼,搖頭道“你想知道,我也想知道,爸爸沒說太多關于他的事情,兩人只是球友,沒有別的接觸”
  “如果我沒認錯的話,他的女伴是西蜀集團的董事宋青瓷,有人說,她是入獄的簡姨的養女,也是西蜀集團的實權人物,這一年來我聽說了不少關于西蜀集團的事情”讓蘇西洛無語的是,蘇秦居然什么都不知道,她只得說出自己知道的事情。
  蘇秦的關注點瞬間放在了宋青瓷的身上,這是男人的本能反應,下意識說道“她就是西蜀集團的宋青瓷?我只是在雜志上見過,并沒有見過真人,她露面的次數太少,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個趙成的身份可一點都不簡單啊,西蜀集團的背后可站著位猛人啊,我們要是能認識,對集團來說也是件不可多得的好事”
  “趙成?”蘇西洛喃喃自語道,搜索著關于這個名字的信息,并沒有理會蘇秦的話,不過想來想去,都沒有找到和這個名字相符合的信息。
  蘇秦想到撈到這么大的魚,激動道“不管什么身份,先認識再說”
  此刻趙出息正在和樂山以及達州的幾位企業家聊天,他們都是和陳濤以及孔林交好的朋友,順著這條關系,和趙出息打招呼不為過,陳濤和孔林并沒有過來,其實以他們的資歷有這個資格。
  “趙成,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啊”這時,蘇秦從背后拍了把趙出息的肩膀,很是自來熟的喊道,這語氣像是遇到老朋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兩人認識很久。
  趙成,聽到這個名字趙出息臉色微變,皺眉喊自己這個名字的男人會是誰?
  趙出息背對著蘇秦和蘇西洛,可宋青瓷是面對著他們,宋青瓷看清楚眼前的這對男女后,眼神立刻變的異常的冰冷,就連蘇西洛和蘇秦對她客氣的點頭致意都絲毫不理會,因為關于趙出息和眼前這個女人,宋青瓷早就猜到其中的故事,先不論趙出息以前讓她關注蜀都集團的事情,記得上次,也是在這錦江賓館,趙出息在看見這個女人后徹底失態,那晚是趙出息第一次向她發火。
  關于蘇西洛,關于西安,到底有什么故事?這是宋青瓷一直想知道的事情,但趙出息不說,她也不能越界,因為知道這是趙出息的底線。
  可是對于蘇西洛,宋青瓷沒必要給她好臉色,她很少討厭一個女人,很榮幸,蘇西洛算是其中之一。
  這時候,趙出息緩緩轉過頭,率先映入他眼中的不是蘇秦,而是一張熟悉的不能熟悉的臉,以及那久違的笑容。
  一瞬間,兩人都愣住,嘭的一聲,蘇西洛手中的紅酒杯落在地上,應聲而裂,隨即彼此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誰都沒想到會在這里再見。
  是啊,蘇西洛,趙出息,他們又見面了,相比于第一的擦肩而過,第二次的香港偶遇,這次的意義不同,因為這次在成都,你熟悉的城市,我也熟悉的城市。
  “哈哈哈……”蘇秦爽朗的笑著準備等候趙出息轉過身后和他打招呼,可惜趙出息的身體已經停住,死死的盯著蘇西洛。
  于是,蘇秦的笑聲變的極為尷尬。
  尷尬的笑聲,杯子摔碎的聲音,氣氛在這一瞬間凝固,唯有宋青瓷明白這意味著什么,但她同樣不知道的是,兩人去年在香港便已經見過,只不過那次,陪在趙出息身邊的是齊思,徐少卿同樣待在蘇西洛身邊。
  蘇西洛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趙出息還算平靜,只是眼神里滿是戲虐,率先打破沉默的也是他,趙出息沉聲道“蘇總,我們又見面了”
  不是蘇西洛,也不是西洛,依舊是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蘇總。
  蘇西洛艱難的開口道“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你”
  “你沒想到,我同樣沒想到,只能說這就是人生,充滿太多未知和不確定性”趙出息苦笑道,確實,趙出息沒想到今天會在這里再次遇到蘇西洛,整晚他并沒有注意到蘇西洛,如果不是兩人主動過來,想來只會再次擦肩而過。
  趙出息說完這句話后,繼續道“其實我很不愿意在成都見到你,我更愿意在西安見到你,畢竟在哪開始,在哪結束會更好一點,不是么?”
  在哪開始,在哪結束,趙出息直接挑明了西安的往事,還有他對蘇西洛的恨意,那是他第一次在一個女人身上吃這么大的虧,付出的代價和受到的教訓,足以讓他銘記一輩子。
  氣氛極度尷尬,兩人旁若無人的交談,只是外人聽著他們的話卻有些云里霧里。
  蘇秦并沒有感到有什么不對,只是沒想到蘇西洛居然認識趙成,這對他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蘇秦想要打破尷尬,笑道“西洛,沒想到你也認識趙成”
  “認識,怎么能不認識呢?”蘇西洛沒說話,趙出息卻搶先說道。
  就在趙出息思考如何處理這個突發的局面時,胡雨嘉的到來才算是幫他解圍,胡雨嘉并不知道這里發生什么,只是站在不遠處對著趙出息和宋青瓷揮手,示意時間差不多了,可以過去了。
  酒會已經到點,正式的晚宴馬上開始,他們得走到另一個宴會廳去,所以胡雨嘉這才過來喊趙出息和宋青瓷。
  宋青瓷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瞥眼蘇西洛,然后挽住趙出息的胳膊道“胡姨叫我們呢,我們過去吧”
  “不好意思”趙出息對著蘇西洛以及蘇秦呵呵一笑,順勢和宋青瓷離開,只留下內心如同打翻的五味瓶一樣的蘇西洛,以及莫名其妙的蘇秦。
  本來主動過來打招呼已經算是客氣,現在卻被趙出息完全無視,蘇秦明顯有些火氣,對著趙出息的背影冷哼道“什么貨色”
  這聲音很小,只是有他自己能聽到。
  倒是旁邊那三個樂山和遂寧的老總饒有興趣的盯著已經走到胡雨嘉身邊的趙出息,其中有位感慨道“都說趙爺和胡家的關系不淺,看來外面的傳聞是真的”
  蘇秦聽到其中的敏感字眼,趙爺?下意識看向旁邊,趙出息正和胡雨嘉說話,對于胡雨嘉蘇秦倒是不陌生,四川商界的大佬,背后站著地方派系的參天大樹胡家。
  “趙爺,哪個趙爺?”蘇秦一臉疑惑問道。
  另一位老總聽到這句話,明顯有些好笑,本以為眼前這對男女和趙爺的關系不淺,還想認識認識,現在看來似乎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
  于是一臉輕蔑的指著趙出息的背影道“哪個趙爺,整個川渝還有誰能被稱呼一聲趙爺?”
  蘇秦明顯有些不解的問道“你說他是趙爺?”
  “除過他,那還能是誰?”這位老總鄙視道,說完幾人便哈哈笑著離開。
  嘭的一聲,又有被子落地碎裂的聲音,只不過這次換成了蘇秦手中的杯子。
  再看向趙出息的時候,蘇秦的臉上已經滿是敬畏和震驚,我了個乖乖,這個趙成居然就是被那位神秘到不能神秘的趙爺。
  同樣震驚的還有尚未回過神,卻又再次失神的蘇西洛,他是趙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