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567 對是我

送裴卿回學校已經是晚上十點,接吻對于趙出息來說已經是目前的極限,再進一步就算是裴卿愿意,趙出息也不會考慮,最美的不是應該留在最后么?
  九月的最后一天早上,倔強的朱逸影依舊堅持自己單獨前往機場,死活不讓胡雨嘉送她,老爺子也早早起床,就等著外孫女回心轉意跟著去機場送她,奈何朱逸影心意已決,老爺子也不好說什么,只得神情落寞的躲進房間里,拋去身上曾經的光環和身份,他如今也不過是個普普通通頤養千年的老頭子,逸影是他唯一的外孫女,這一去再回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老爺子怎么能不傷感。
  本來前一天晚上,胡雨嘉是要組織兩家的親戚聚聚,也算是和女兒道別,不過這個決定愣是被朱逸影拒絕,胡雨嘉氣的沒辦法,加上還不讓人送她,無奈胡雨嘉只好給趙出息打電話,希望趙出息能勸勸她,趙出息試了,可朱逸影主意已定,縱然是趙出息也無法說服。
  所以,九月最后一天早上趙出息接到第一個電話,便是胡雨嘉打來的,這個在四川商界頗有人脈和能量的女強人哭的語無倫次,趙出息使出渾身解數安慰都無法讓他平靜,無奈趙出息只好邊安慰她邊讓周易師叔準備車去桐梓林。
  趙出息和周易下樓的時候,在樓下大廳見到早早已經趕來牧馬山的馬成才,小馬安安靜靜的坐在大廳邊上等著趙出息,是李漢接他進來的,告訴他趙哥等會下來,讓他在這等著。小馬客氣的和李漢客套,可惜李漢不吃這一套,小馬悻悻然,只得等著。
  有過昨天的經歷后,小馬今天已經足夠淡定,不再那么的激動和興奮,其實他昨天整天都在想些事情,也沒著急著把這件事告訴自己的兩個兄弟,打算等段時間再說,只說自己要幫這幾個人辦點小事。
  急急忙忙下樓的趙出息見到小馬,這才想起昨天的事情,小馬連忙起身問候道“趙爺”
  趙出息平淡道“以后叫我趙哥就行,會開車么?”
  “會”小馬干凈利落的回答道。
  趙出息猶豫片刻便吩咐道“好,從今天開始給我當司機”
  聽到這個安排,小馬瞬間給愣住,他昨天還想過這個男人會讓自己干什么,卻沒想到是給他當司機,這待遇跟自己想的完全是天壤之別,給他當司機,那接觸的層面根本不是所想的那些事情能夠相提并論的,小馬不禁陷入沉思當中。
  趙出息好笑道“怎么,不愿意?”
  “愿意,愿意,就怕做不好,讓您失望”小馬回過神趕緊回話道,他是傻逼才會拒絕這份工作,但小馬心里同樣清楚的是,自己如果做不好,那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把自己撤掉,心里暗暗下定決心,罵了隔壁的,**絲逆襲就靠這次機會了。
  趙出息不悅道“沒有做就已經做好最壞打算,這可要不得”
  小馬沒敢反駁,趙出息這時候已經快步走向外面,倒是周易有意打量著小馬,對于趙出息的安排,周易并不反駁,反正不管什么時候,他肯定是待在趙出息身邊的,開不開車當不當司機無所謂,至于小馬,周易猜測這是趙出息對這個年輕人的試探,如果他能勝任這份工作,趙出息可能會給他一個更好的平臺,或者繼續一直做司機,畢竟留在趙出息身邊學到的東西是其他地方不能比的,但是他若不能勝任,趙出息對他便不會有太多期望。
  瞅見這個留著胡子的中年大叔在看自己,小馬很是客氣的笑著點頭,算是打招呼,雖然不知道這個男人是什么身份。
  “好好干”周易善意的說道。
  門外,李漢已經把奔馳g65從車庫開出來,小馬看見野性十足的奔馳g65又是一愣,雖然沒少見百萬級別的豪車,可奔馳g65還是見的不多,更別說他開過最好的車也不過是奧迪a6l,哪里開過這種級別的車。
  沒有辦法,小馬只得硬著頭皮上車,不動聲色的開始打量奔馳g65的中控以及各種按鍵功能設置,趙出息明白小馬是第一次接觸這種車,平淡道“開穩點,慢慢接觸就會熟練。以后每天八點到牧馬山,如果有變化,周易師叔會通知你,能做到么?”
  “能”小馬鄭重其事的點頭。
  小馬當司機,周易坐副駕駛,趙出息后排,趙出息吩咐前往桐梓林胡姨所在的別墅小區,小馬便啟動奔馳g65出發,他開車本來就穩重,這時候更加沉穩,不急不躁,邊開邊熟悉這兩大怪獸。
  桐梓林胡家,當趙出息趕到的時候,朱逸影已經坐上前往北京的飛機,這一去,何年何月再回來誰也不清楚,再見的時候,長大的朱逸影是什么樣子,誰又能知道?
  周易和小馬在別墅外面等著,周易只是說著趙出息的一些習慣,并沒有叮囑他該注意什么,這些都要看小馬自己在為人處世這方面的天賦,也是趙出息想要看到的東西。
  別墅里,趙出息安慰著胡姨,胡雨嘉的心情很不好,一直埋怨女兒狠心,習慣了女兒一直待在自己身邊,這下以后幾年里再也沒有這樣的日子,胡雨嘉又怎能不傷感,再強的商界女強人,終究也不過是個女人,是個孩子的母親。
  趙出息只得各種安慰,告訴她如果想她了隨時可以去倫敦看她,她有假期也可以回國探親,直到讓胡雨嘉心情平復下來,趙出息這才離開胡家別墅,反正他晚上還得過來,今晚他要陪著胡雨嘉去參加四川商會的國慶活動。
  到西蜀集團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快十點,西蜀集團上下已經忙碌起來,徐林也好宋青瓷也好開著各種大大小小的會議,安排國慶放假的一些事宜和活動安排等等。
  趙出息周易以及小馬做專用電梯直接到達頂樓辦公室,吳欣已經接到周易的短信通知,在電梯口等著趙出息,看見趙出息等人從電梯里出來,對于多出來的小馬,吳欣只是略微有些詫異,便開始給趙出息提醒今天要處理的一些事情。
  小馬哪里來過這種地方,緊緊的和周易跟在趙出息吳欣的背后,對于眼前這個自己第一次見到穿著ol套裝如此漂亮的美女,小馬難免有些激動,但臉上保持的很平靜。
  頂樓辦公室很大,相比于下面的熱鬧,這里依舊冷清,偶爾會有西蜀集團的高層經過,見到趙出息都笑著低頭喊趙董。
  小馬.眼看六路耳觀八方,悄然打量著這里。
  周易經過休息室時直接離開,趙出息卻讓小馬跟著自己繼續進辦公室,整個路上,遇到任何人,小馬都會報以微笑。
  門口的秘書團隊此刻只有一個人,其余人都跟著宋青瓷去開會,趙出息和吳欣以及小馬進辦公室以后,放下吳欣遞給他的文件和今天的日程安排,對著正準備泡茶的吳欣道“吳欣,先停下,今天有任務交給你”
  吳欣隨機放下杯子走過來笑道“董事長,你說”
  趙出息指著有些局促的馬場才道“這是小馬,馬成才,這段時間是我的專職司機,今天放下你手中的事情,先帶他辦理入職手續,編制放在董事長辦公室,工資福利等按照中層管理最高標準,然后你再帶他出去買幾身合適的衣服,當我的司機,這行頭有些寒酸。”
  趙出息吩咐完以后,吳欣看眼確實很寒酸的小馬,雖說很不情愿,可這是趙出息吩咐的事情,她就算是一百個不愿意,也得照辦。剛剛還在猜這個男人的身份,原來是趙出息新找的司機。
  不過吳欣清楚,能給趙出息當司機,說明趙出息對這個男人很看重,而且給趙出息當司機,可不僅僅是只是司機,要做的事情很多。
  “好的,董事長”吳欣帶著招牌式的笑容點頭。
  小馬這時連忙對著吳欣點頭道“麻煩吳姐了”
  吳欣并沒有回他,和宋青瓷差不多,在公司內部,對于不熟悉的外人,吳欣保持著足夠的距離。
  趙出息思索片刻又補充道“小馬,以后如果我在西蜀集團,干什么待在哪,聽周易師叔安排”
  “趙哥,我知道了”小馬回道。
  趙出息揮揮手道“吳欣,帶他去辦理入職手續吧”
  兩人隨即離開,趙出息開始忙碌起來,看一些財務報表,簽署該簽署的文件,審核最近的投資計劃等等,如今再看這些東西,趙出息已經沒有剛開始時候那樣一抹子烏黑的感覺,基本都能看懂。
  十一點的時候,宋青瓷開完會回到辦公室敲門進來,她敲門和別人不同,不緊不慢的五聲,趙出息只要聽到這聲音,便知道是她,何況能進這個辦公室的,整個集團也就那么幾個人,其他人都要經過門口秘書同意,秘書才會詢問他。
  “什么時候回來的,怎么都不通知我”宋青瓷看到趙出息桌上沒有以往的茶杯,便給趙出息泡茶。
  回成都趙出息確實沒通知宋青瓷,不過先前和徐林通過電話,以為徐林會告訴宋青瓷他回成都了,趙出息笑道“我還以為老徐給你說了”
  “他這兩天忙的快暈了,正喊著讓你給他加工資,目前集團股改計劃已經基本成型,他現在全權負責這個計劃,要和投資西蜀集團的各家財團公司會面談判,還有分拆兩家子公司上市的計劃現在也已經開始,如果這兩家公司不上市,緊靠我們僅有的一家上市公司,他的資本運作計劃也開展不起來,現在西蜀集團已經不用像以前要忌諱很多東西,上市可以獲得足夠的資金支持,更能加快集團發展的步伐”如此多的大計劃,可見西蜀集團如今的野心有多大,這是徐林的野心,也是趙出息的野心。
  趙出息有些頭疼道“得,本來還想一會找他聊聊,看來我還是別打擾他了”
  “他把國慶去云南度假的計劃都已經取消了,為此嫂子還給我抱怨過,我看你得多給他點期權,上那里去找這么拼命的總裁?”宋青瓷泡好茶以后,端給趙出息,開玩笑道。
  趙出息苦笑道“看來回頭見到嫂子,嫂子又得埋怨我了”
  “那肯定的,誰讓你剝削她老公”宋青瓷呵呵笑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那你呢?”
  “國慶加班,事情太多,處理不過來,還得參加集團內部、分公司以及外面的一些活動,集團高管里,也只有你過的這么舒坦”宋青瓷有些不滿道。
  趙出息聳聳肩反駁道“我哪里舒坦,我國慶也是一大堆的事情,對了,別忘了晚上陪我去參加四川商會的活動”
  宋青瓷無語道“我都快成你的管你婆了”
  趙出息傻樂道“你難道現在不是么?”
  下午下班以后,趙出息和宋青瓷一起離開,換身衣服的小馬立刻展現出年輕帥氣的樣子,跟早上大有改變,見到宋青瓷的時候,小馬又是一陣頭暈目眩,果真上位者的身邊都是美女如云。
  趙出息坐宋青瓷的保時捷,給宋青瓷當專職司機,小馬和周易開車跟在后面,到保利中心以后,兩人上樓去換衣服,宋青瓷早已經準備好晚上要穿的禮服。
  望著一起上樓的兩人,小馬似乎在猜測什么,周易不動聲色的說道“青瓷是出息的女人”
  小馬聽到這句話以后,一切便已明白,反正跟在趙出息身邊,他已經給自己定了規矩,不管是看到的還是聽到,都得管好自己得嘴,少說多做,用得著他拼命的時候就得毫不猶豫的上,死了都值。
  當趙出息和宋青瓷換好禮服出來的時候,小馬只覺得天生一對四個字就是這個意思,特別是宋青瓷那紫色的拖地長裙,實在是太驚艷了。
  兩人依舊是坐著宋青瓷的保時捷,現在他們要去桐梓林接胡雨嘉,跟胡雨嘉一起去錦江飯店。
  于此同時,麓山國際高爾夫那邊,蘇家的兩位掌門人,蘇秦和蘇西洛也已經出發前往錦江飯店……